•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问题出在哪?
  • 第一千两百六十章 问题出在哪?

    作品:《超品相师

        “卜宅,标准的卜宅,首先卜的不是这宅,而是卜的邻居,占卜一下,看看邻居是否可为邻,这是第一步。”

        “看到那五块碗中的米没有,这就是用来占卜邻居的,正常情况下,是五块碗倒扣着的,如果一夜之后,碗内的米消失不见,那碗所在的那一面邻居就不好为邻,有可能是八字相克,或者风水冲突,需要风水师去了解邻居的八字来化解。”

        “而因为扎木大叔这房子是在空地上,四周无邻居,所以这碗是朝天的,意味着以天为邻,以地为友。”

        听了秦宇的解释,曹轩和秦浩然两人眼睛是瞪得大大的,没有想到这中间还有这种说道,要是让他们自己来猜,就是猜上十天半个月都猜不到那方面去。

        “那这鸡蛋是什么意思?”萧月月继续问道。

        “这鸡蛋是在宅基地上滚动过的,如果一会剥壳之后,鸡蛋是正的,那就说明这宅基地没问题,可以建房,如果是偏了的话,那这宅基地却是不适合建房了。”

        “秦先生,那这根本就是碰运气了,要是凑巧拿到了一个偏的鸡蛋,那这扎木大叔就不能建房了?”秦浩然有些怀疑的说道。

        作为一位海外回来的人,对于风水这些,他实际上不相信的,要不是自己父亲的事迹让得他某方面的信念有些动摇,换做以前的话,早就开口嘲讽了。

        “四个鸡蛋。只有一个鸡蛋有用,这可不是运气。”秦宇笑了笑,义尔一开始是拿出来了四个鸡蛋。最后只选中了这个鸡蛋,就是因为这个鸡蛋滚的远,而且还没有破碎,这就是定数,而不是运气。

        不过,除了这两步之外,义尔又从扎木手中接过一块羊胛骨。将羊胛骨平放在地上之后,上面铺了一层火草。然后点燃,这些干枯的火草瞬间燃烧,整个火势十分的旺盛,足足持续了那么十几分钟。

        “秦宇。这又是在干什么?”萧月月再次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了。”秦宇揉了揉鼻子,前面两项,他还能猜的出来,至于这用草烧羊胛骨,到底是什么用意,他也不知道,只能是看下去了。

        卜宅和相宅的区别就在于,卜宅更多的是一和一些神秘的远古巫术文化有关。注重的是仪式,而相宅,却是利用的九宫八卦。或者是玄空以及八宅等各种手段。

        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卜宅是原始的手段,相宅则是经过了千百年来,无数能人发扬和改进的,有着自己的一套系统。

        火草烧尽,义尔将羊胛骨上面的灰烬给抹掉。目光仔细的盯着羊胛骨的表面,观察了一会之后。脸上却是露出了喜色,朝着扎木叽里咕噜的说了一些话。

        扎木听了义尔的话后,脸上也露出了喜色,喜滋滋的将铁锅里的鸡蛋捞出来,把鸡蛋壳给剥掉之后,却是傻眼了。

        不但扎木傻眼了,义尔也是愣住了,这鸡蛋剥了壳之后,只剩下了那么一小坨,下面的一部分,明显的凹进去了一块,完全就是一个变形的鸡蛋。

        “秦宇,这鸡蛋……那是不是说,扎木叔没法在这基地上建房子啊。”萧月月也看到那个鸡蛋,有些疑惑的朝着秦宇问道。

        而在萧月月问话之前,秦宇看到那剥了壳的鸡蛋的一瞬间,眉宇便是微微皱了起来,因为,按照他先前的观察,这基地,用来建房,并不存在任何的风水问题。

        没有回答萧月月的话,秦宇迈步朝着基地走去,走到了扎木和义尔的身边,盯着扎木手中的鸡蛋,沉吟不语。

        “秦宇兄弟,你也是风水师,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义尔看到秦宇走进,朝着秦宇说道。

        “从这羊胛骨上面烧开的纹路来看,纹路在四方,这是大吉之兆,没理由这鸡蛋会是这样的啊。”义尔给秦宇解释出了烧羊胛骨的用意。

        在彝族的卜宅之中,烧羊胛骨,看羊胛骨上的裂纹来判断吉凶,如果四方开纹,这是大吉,如果是一字纹,则是一般,而要是纹路交叉的话,就是不吉,不宜建房。

        义尔将手上的羊胛骨展示出来,秦宇看了一眼,这羊胛骨的四方都有纹路,按照义尔说的,这就是大吉了,可为什么鸡蛋会出现问题呢?

        秦宇不会去怀疑是不是羊胛骨或者鸡蛋不准,这是彝族千百年来传下来的神秘巫术文化,早就经过历史的验证的,而且,秦宇自己先前看这宅基地的时候,也同样是没有发现有任何问题。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这鸡蛋为何会这样?

        作为一位风水师,秦宇此刻却是迫切的想要找出这其中的原因,当下,从怀里掏出了寻龙盘。

        寻龙盘,是秦宇得到的第一件法器,不过这一段时间以来,却是很少使用过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秦宇自然不会召唤出金龙,而是将寻龙盘摆在了正中央的方位上。

        按照寻龙盘上标示出来的方位,秦宇又在这宅基地上的每一个方位都走过,不过,依然是没有发现问题所在,这宅基地,十分的正常。

        排除了基地的问题,秦宇看向扎木,问道:“扎木大叔,能不能告知我,你的生辰八字。”

        地基,除了讲究风水,还有和主人的八字相合,一般来说,好的风水地,一般八字都是没有什么限制的,但也有一些特列,有些人的八字很特殊,必须要契合的风水地才行。

        扎木大叔将自己的生辰八字报给了秦宇,经过一番推算后,秦宇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八字没问题,和这地基的风水不会冲突,那到底问题是出在哪里?

        “怎么,你这位风水大师都没有看出问题?”萧月月看到秦宇皱眉,问道。

        “这地基有些古怪。”

        秦宇答了一句,走出了地基范围,决定将范围扩大,开始绕着这些农田观察起来。

        这一片的农田地势很平坦,第一眼来看,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经过了一番仔细的观察之后,秦宇的眼睛却是一亮,快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那是各块田地汇聚出来的一条水渠,只有那么一尺来宽,深不过一公分,水倒是挺清澈的,顺着这条水渠,秦宇一直走到了几块乱石当中。

        水渠的水到了这里汇聚在了一起,因为几块乱石的阻拦,形成了一个从上面看下去,有那么一米来深的小水潭。

        当然,这是视觉的错觉,实际上这水潭的深度应该差不多有两米,因为光线折射的问题,看起来只有那么一米深,而且,隐约还可以看到有三两小鱼在这水潭里游动。

        “这水潭有什么特别吗?你们风水师讲究来龙得水,难道这水潭就是水?”萧月月一路跟着秦宇,作为萧家人,虽然不懂风水,但多少也是听家里长辈谈过,耳濡目染之下,对于一些专业词汇还是知道一些的。

        “你想多了。”秦宇看了眼萧月月,这小水潭,离着来水还远的很。

        蹲下身子,秦宇将自己的手放进了水潭之中,似乎是在感应什么,半响之后,将手从水潭中拿上来,又快速的走到其中的一块大石块面前,手指在上面无意识的敲击着。

        ……

        村口处,此刻又有一辆车子到来,首先从车上下来的,是一位有着绝美容颜的男子打扮的人,接着另外一侧,一位青年男子也从车上下来。

        “萧兄,我询问过,月月就是在这村子里,只有这个村子,昨天来了一批外地人,而且现在还没有离开村子。”阿克藏尔朝着绝美容颜的男子说道:“不然萧兄给月月打一个电话吧”

        萧暧暧神情有些古怪,半响后,说道:“月月没带手机在身上,我也联系不上。”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询问一下。”

        阿克藏尔也不以为意,朝着路过的村民招了招手,和对方说了几句彝族话之后,脸上露出喜色,朝着萧暧暧说道:“萧兄,月月他们就在不远处的村头那边,咱们现在就过去。”

        “呃……好。”萧暧暧嘴角露出一缕苦笑,他现在只期待,自己这妹妹一会可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

        而此刻,被自家老哥期待的萧月月,正坐在一块石块上,无聊的看着秦宇在那搬动其他的石块。

        “秦宇,你把这些石块搬来搬去不嫌累啊。”

        秦宇看了萧月月一眼,没有说话,继续自己手头的工作,他已经猜不到知道为什么扎木大叔的宅基地会出现问题了,现在,是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

        看到秦宇不理自己,萧月月有些懊恼,脱掉自己的鞋子之后,直接是放进水潭内,然后,脚丫子一翘,一缕水花溅到了秦宇身上,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我说你这人……”

        萧月月正要开口埋汰秦宇,却突然发现,不远处,扎木大叔的宅基地上,出现了两道身影,看到这两道身影,萧月月脸色陡然变化,俏脸上露出着急之色,最后,眼珠子转了一下之后,看向秦宇,眸子闪过一道亮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