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卜宅
  •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卜宅

    作品:《超品相师

        秦宇没有理会祭祀,径直走向那陶罐,再离着陶罐还有一尺的距离时,站住了脚。

        此时,这陶罐微微有些颤抖起来,到后面变成剧烈的摇晃,而贴在这陶罐上的封条,也开始出现了一些裂口,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这封条就会彻底断裂开。

        而秦宇站在陶罐前只停顿了几秒,随后,伸出了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朝着陶罐点去。

        一缕光芒在秦宇的手指尖流转,落在那陶罐之上,随着秦宇的这一指落下,那陶罐不在摇晃,开始稳定了下来。

        秦宇收回手指,不远处的那祭祀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有些惊魂不定的看向秦宇,因为他已经可以感觉到,那陶罐中的死者魂魄恢复了平静。

        祭祀从地上站起来,再次朝着秦宇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不过,秦宇却是一个字都没听懂,向着他摊了摊双手。

        “你不是当地人,你是汉人?”看懂了秦宇的手势之后,祭祀突然冒出了一句纯正的普通话。

        “嗯,我是汉族的。”秦宇点了点头。

        “你不是普通的汉族人,和我一样,应该是汉族的祭祀。”

        “我们那不叫祭祀,叫做风水师。”秦宇纠正道。

        萧月月也走了过来,听着秦宇和这位祭祀的对话,却是“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她已经确定,这位来自阿克的祭祀并没有认出她。

        也是。那时候她才几岁啊,十几年过去了,只要自己不透露出自己的身份来历。对方要能认出自己那才奇怪了。

        “朋友,感谢你帮了我的大忙,我没有想到,昊日的魂魄竟然还没有散尽,差点造成了大错。”祭祀向秦宇表示了感激,然后硬拉着秦宇前往他居住的地方,要敬酒表示感谢。

        至于这陶罐。则是由死者的家人先行抬走了,按照陶罐葬的习俗。陶罐得让死者的家人祭拜三天之后,才能下葬。

        于是,这一喝,就是喝到了将近午时。秦宇才从这位好客的祭祀住所处逃离出来。

        “这彝族人也太好客了吧。”一走出这位祭祀的住所,秦宇便苦笑着朝着身边的萧月月说道。

        “彝族人本来就比较热情,加上你又帮了他的大忙,自然要热情款待来感谢你。”萧月月笑嘻嘻的答着。

        不过,除了喝酒,秦宇倒也不是一无所获,从这位祭祀的口中他了解到了彝族的许多古老文化,包括彝族的信仰还有一些古老的咒语。

        “我倒是奇怪了,为什么你不让我在义尔兄面前喊你的名字?”秦宇看了眼萧月月。这问题,换做平时他肯定是不会问出口,只会自己在心里猜测。不过现在喝了点酒,却是没考虑那么多,直接问了出来。

        义尔,是那位祭祀的名字,全名是阿克义尔,先前在对方的住处。自己刚要介绍萧月月的身份时,萧月月冲着自己使眼色。还先一步自己介绍了起来,只是,名字却是变成了秦双双。

        “嘿嘿,我喜欢不行吗?本小姐爱叫什么就叫什么。”萧月月白了秦宇一眼,自顾朝着前面走去,只留下秦宇在身后无奈的摇头,这位萧小姐,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

        次日清晨,一大早,所有人都起来,吃完主人家准备的早餐后,秦宇朝着曹轩招了招手,示意曹轩走到一边来。

        “秦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一会咱们离开的时候,给这几家招待了我们的彝族人每人留下五千块。”秦宇开口说道。

        五千,对于现在许多家庭来说,并不算是一个大数目,但是在这山区,五千块也算是一笔巨款了,抵得上一个劳动力两三个月的收入。

        倒不是秦宇小气,不愿意给更多,凡事过犹不及,五千,不算什么大财,这世上每个人的财运都是不同的,有时候,对方没这个命,妄然给一笔巨款,反而会给对方带来灾难。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许多一夜暴富的人,往往就是因为身怀巨款而出现意外,严重的甚至家破人亡,这就是命,有时候命里没这个财运,或者说,财运未到的话,只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当然,财运是所有气运当中最神奇的,不同于其他气运,一个人的财运的变化是最复杂的,这其中的变化方式,就连秦宇也不敢说百分百就能看准。

        “这笔钱到时候我还给你。”秦宇可没打算花国家的钱,恐怕要不是他要来这盘龙山脉的话,曹轩早就放弃回京城了,所以,这笔钱还是由他来出,国家的便宜还是不占的好。

        曹轩点了点头,他也算明白了,秦大师不差钱,五百万说给就给的主,这几万块,就更不会放在眼里了,自己也不必动用经费。

        “没想到你这人心肠还不错啊,还知道给人家钱。”离着不远处的萧月月,等到曹轩走后,才来到秦宇的身旁,说道。

        “这人家又是杀猪杀鸡的招待,而且还腾出房间让我们睡觉,肯定要有所表示的。”秦宇笑了笑,目光随即看向前面一位急匆匆而来的中年男子,喊道:“扎木大叔这么匆忙干什么呢?”

        “这不是毕摩昨天来了吗,我家今年也打算建新房,便让毕摩给帮忙看看。”这中年男子就是招待秦宇的彝族主人。

        “让毕摩帮看新房。”萧月月眼珠子一转,朝着秦宇说道:“秦宇,你是风水大师,也会看宅地吧,要不咱们去看看?”

        萧月月的提议让秦宇有些心动,作为一位风水师,而且还是以风水晋入五品大师境界的他,对风水是最感兴趣的,他也很想知道,这彝族人看宅地风水是怎么看的。

        当下,秦宇和萧月月两人便跟着扎木朝着村里的一个方向走去,扎木新房的选址在村子口处,左右都是良田,算是一下子从村尾搬到了村头来了。

        而此时,秦宇也看到,义尔正绕着扎木家的地基不停的行走,不时的走走停停,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怎么样,扎木大叔家的地基如何,你这风水大师应该看出来了吧。”萧月月朝着秦宇问道。

        “你以为风水堪宅这么简单?一块宅地的确定,是要经过一系列的验证的,肉眼只能看出一个大概,具体的房屋朝向,厨房,厕所,还有正门的位置,都是需要仔细丈量的。”秦宇答道。

        “那你就先说这地基的风水好不好。”萧月月没从秦宇口中套的话,显然是有些不甘心,继续问道。

        秦宇没有回答萧月月的话,而是眯起了眼睛,仔细打量起了这宅地基,几分钟后,却是收回了目光,心里已经有数了。

        “怎么样,看出了什么没有。”萧月月迫不及待的问道。

        秦宇笑了笑,没有回答。

        “搞什么神秘吗,说说又不会死。”萧月月对秦宇这幅了然于心,却又不敢透露出来的模样是恨得直咬牙,要不是打不过眼前这家伙,非得让他尝尝本小姐的厉害。

        “行有行规,有义尔在,在义尔没有确认这基地的风水好坏时,我是不能发表意见的。”最终,秦宇还是解释了一句。

        这是他们风水一行的规矩,一旦有一个风水师再给人看宅基地的时候,另外风水师不能透露自己的看法出来,只有等对方说完之后,可以选择同样或者不认可,不认可的话,再来和对方争辩。

        萧月月撇了撇嘴,没有再说话。

        宅基地上,义尔朝着扎木挥了挥手,当下,扎木便抱着三块石块上来,叠成了一个三角架,上面架着一张铁锅,此刻,里面正有着滚烫的热水。

        而扎木的大儿子的手里则是提着一个篮子,义尔手从篮子中拿出了四个鸡蛋,从自己的脚下,依次朝着基地的四个方向滚去。

        鸡蛋在基地上滚动,其中有两枚在半途中破掉了,而剩下的两枚,有一枚只滚了几米便停下来了,只有其中的一枚鸡蛋,滚出了有十几米的距离。

        义尔将这枚鸡蛋给捡起来了,然后,直接丢进了已经生起火的锅中,等待着鸡蛋的煮熟。

        这一幕,倒是让秦宇看的兴趣盎然,而随后找寻秦宇和萧月月两人的曹轩和秦浩然两人,来到这宅基地前,也同样是好奇的站在了原地观看。

        而除了这个,义尔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五粒米,找扎木的家人拿来五块碗,每一块碗上放着一粒米,分别利于基地的四个角还有最中心。

        “秦宇,你既然不肯说这基地的风水怎么样,那是不是该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义尔是在干什么?”萧月月最后再次忍不住开口问道。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卜宅。”

        “卜宅?”连秦浩然和曹轩两人也一脸好奇的看向秦宇。

        “看一块宅地的风水,分为两大部分,卜宅和相宅,卜宅在先,相宅在后,两者缺一不可。”秦宇缓缓答道:“一旦卜宅不行,也就没有了相宅。”

        “那卜宅具体是卜些什么?”萧月月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