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四十四章 绝密档案
  • 第一千两百四十四章 绝密档案

    作品:《超品相师

        热门推荐:、 、 、 、 、 、 、

        孩子被救出来了,而秦宇一行人也离开了,秦浩然没有解释他为什么会缩骨功,而秦宇也没有问,曹轩倒是想问,但却被秦宇给拦住了,众人上了车,继续前往古城区。

        相比起新区,古城区这边就要显得落后一些,但比起人流和热闹,却又要更胜新区一筹。

        成_都,是一座和其他城市截然不同的城市。

        同样是大都市,但是相比起北、上、广三城市,成_都完全没有这三大城市那种快节奏的生活,很多行人都在路上悠闲的行走着,不少街坊邻居端着桌子摆在路边,打起了麻将。

        “秦先生,怎么办,这古城区这么大,如果要一处一处的找过去,恐怕要好几天的时间。”车子停在路边,曹轩朝着秦宇问道。

        “找个当地的老人问问吧,没准他们有人会见过这张照片上的地方。”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一个办法。

        “那我把这照片拿去多印几张,然后到老城区的各个区域去问一下,因为没准这上面的建筑已经被拆掉了。”

        曹轩心里清楚,这样的筒子楼,在老城区也都不多了,也许,这照片的建筑已经是变成了废墟,如果真是这种情况的话,那就只能指望这些生活在老城区的本地老人能够认出照片上的地方了。

        “放心吧,这筒子楼应该没有被拆除掉。”秦宇笑着说道。

        “为什么?”曹轩脸上露出困惑的神色,这秦先生凭什么就这么肯定这筒子楼没有被拆掉。

        “因为筒子楼要是被拆掉了的话,我父亲不可能不给我重新发邮件提示线索,而我父亲,去世还不到三个月,除非这筒子楼刚好是在这三个月内拆除的,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也只能说是咱们运气太背了。”秦浩然答道。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听了秦浩然的解释,曹轩脸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秦海风死去还不到三个月,在这之前,这筒子楼一直是存在的,现在也有很大的可能还存在。

        秦宇看了眼秦浩然,笑了笑,实际上,秦浩然还有一点没有明说出来,既然秦海风会将保险箱放在这筒子楼里。而且这老城区改造已经是开始了很久了,秦海风不可能不会考虑到筒子楼被拆掉的可能,那么这么多年来,依然没有将保险箱给换个地方,那就只能说明一点:

        在秦海风的眼里,这筒子楼是不会被拆除的,至少短时间内是无须担心的。

        因为救小孩的事情的耽搁,一行人在老城区开车在各大街道逛了一遍便已经天黑了,但都没有发现筒子楼的踪迹。便决定回到酒店,第二天再来寻找。

        实际上,秦宇心里有数,开着车子寻找到筒子楼的机会很小。这样的老旧建筑,一般是隐在一些密集的居民区里面,甚至是在一些小街道之内。

        所以,对于没有能找到筒子楼。秦宇倒也没有什么失望之色,反倒是曹轩有些不甘心,一回到酒店之后。便安排手下拿着那印刷出来的照片,去老城区找人询问了。

        不过,在秦宇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之后,曹轩眼睛一亮,便又匆匆的离开了酒店,至于秦浩然,一回到酒店,便进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曹轩早就安排好了房间,秦宇的房间在秦浩然的左边,而曹轩的房间在秦浩然房间的右边,而他的手下也就是在秦浩然的对面,反正是以秦好翻的房间为中心,实行了全方面的包围,对面的那两个手下房间的门也一直都是看着的,就连前台大厅里也安排了手下坐着,就是为了防止秦浩然突然逃跑。

        秦宇回到房间,洗了个澡,洗掉一路的风尘之后,打开了房间内的电脑,开始搜索起了一些关键字。

        “成_都石牛事件”,“成_都大剧院”……

        看着网上的这些和关键字有关的资料新闻,秦宇的眼中不时闪过亮光,直到房门传来敲门声,这才从电脑前离开。

        打开门,曹轩和另外一位中年男子站在门口,看到秦宇,曹轩连忙介绍道:“秦先生,这位是我们部门在这边的负责人,姓成,成功的成。”

        “秦先生您好,我叫成榕阳,久闻您的大名,今日终于得见真人了。”成榕阳态度摆的很低,一上来就先给秦宇拍了一个马屁。

        “成处长客气了,现在见到我本人,是不是觉得见面不如闻名。”秦宇打了一个哈哈,领着两人进了房间,将房门关上之后,神情变得正色起来,“成处长,这一次找你来,是有些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嗯,曹处长已经告诉过我了,秦先生,这里便是您要的全部资料。”成榕阳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摆在了茶几上,从分量上来看,这档案袋里的资料应该是不少。

        秦宇也没客气,直接是将档案袋拆开,从里面抽出文件资料,足足有着五厘米厚的资料,一张一张的仔细看过去。

        而在秦宇看这些资料的时候,成榕阳也没闲着,开口说道:“秦先生,这石牛事件发生的时候,我并不负责这块区域,我是前年调过来的,原来的负责人郝处长却是调到了西北那一块去了,除了这些档案资料,却是没法给亲先生提供更多的资料信息。”

        “有这些资料已经是很不错了。”秦宇笑了笑,安慰了成榕阳一句,继续看起了资料。

        等到将这些资料看完,时间也过去了差不多有半小时,五百多页的资料,也终于是看完了,而对于石牛事件,也有了一个详细的了解了。

        根据这份资料记载,要讲起石牛事件,就不能不提到在成_都家喻户晓的一首诗。

        “石牛对石鼓,金银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_都府。”

        这首诗,在成_都人的眼中是一首藏宝诗,谁能解开这首诗,便能找到无尽的宝藏,而这宝藏的来历,就和明末时期的一位起义领袖张献忠有关。

        张献忠在明末与闯王李自成齐名,后来入蜀建立政权,不过被清军击败之后乘船逃走,带走了所有的财富,但是这些财富,后来在张献忠被围剿后,清军也没有能发现,于是便有了张献忠埋宝藏一说。

        而上面一句诗指的宝藏就是张献忠所藏之宝藏,破解开的人,就可以找到张献忠的宝藏。

        然而,三百多年来,寻找这份宝藏的人不少,但却没有一人可以找到,因为,这首诗最前面两句的石牛和石鼓,一直都没有人找到过。

        而关于在原来的钟鼓楼也就是现在的大剧院,被挖出来的一类似牛的石兽,实际上,早在97年的时候便被人发现了,而当时成榕阳所在的部门便安排人接手封锁了区域,等到上面派专业的人过来。

        按照这文件上记载,当时因为国内的情况有些复杂,京城那边只来了几位专家,但是为了预防意外,成_都这边又请了几位玄学界的人过来。

        京城的专家和这几位玄学界的人,资料上都清楚的提到了他们的名字,当秦宇的目光扫到那京城专家一栏时,看到秦海风这三个字的时候,眼中是闪过了一道精光。

        除此之外,对于这成_都当地的那几位玄学界的人,秦宇也有些好奇,因为这些人都是一个姓,这说明,这些人应该是一个家族的。

        姓萧,又是在成_都本地的,秦宇第一时间便是想到了当初的那位萧暖暖,会不会这几位就是四_川萧家的人?

        资料上面写到,这些人一共是呆了七天,七天之后,几位专家建议国家把这石兽给挖出来送到北京,但是那几位玄学界的人却是持不同的意见,要求把这石兽重新掩埋。

        按照这几位玄学界的人所说的,这石兽动不得,一旦挖走,恐怕整个成_都府都会出事,他们不允许这事情发生。

        最终,上面还是选择了再次掩埋这石兽,而京城的这几位专家,也都愤愤的返回了京城,然而,秦宇仔细查看了资料却是发现,秦海风当初并没有和其他专家一起回去,而是比这些人晚了六天,理由是生病了,等病好了再回去的京城。

        然而,在13年的年初,随着钟楼的拆除,大剧院的修建,这石兽再次浮出了水面,而这一次,石兽却是被运走了,负责带队的考古专家就是秦海风。

        当然,资料上面的内容不止着一些,里面记载了石兽被挖掘出来的细节,还有石兽表面的一些特征,甚至这资料上面还有这石兽的照片。

        从照片上来看,这石兽却是是有些似牛,但又和牛有些不像,准确的说是更像犀牛。

        关于这石兽,这些考古专家也分成两大阵营,大部分专家认为这些秦汉时期的建筑,因为犀牛用镇压水怪的说法,所以很有可能是那时候的官员希望借助这犀牛可以让成_都免受水患之灾。

        没办法,成_都作为天府之国,土地肥沃,但土地肥沃的一个很大特点就是雨水充足,多河流,很容易就会出现大雨淹城的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