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两百二十五章 跑路了
  • 第一千两百二十五章 跑路了

    作品:《超品相师

        手起,刀落,人头掉!

        那掉落在地上的人头带着一脸的困惑的神色,双眼爆睁,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谁?‘

        苗疆五怪脸上带着震惊之色,看着滚落在他们跟前的那颗人头,绿袍老人第一时间朗声朝着四周喊道:‘是谁?‘

        而对面的李家三位老者原本悲愤的神色却是凝固住了,本来已经做好了李家绝后的准备,可没有想到,竟然出现了这么诡异的一幕.

        那位提着长刀的日本中忍竟然人头落地,而李家剩下的两位后辈却是毫发无伤。∈↗小說,

        李家三老也不是傻子,三人第一时间就想到,肯定是有人暗中出手相助了,只是,这人会是谁呢?

        族堂的大门被推开,所有人第一时间都看向那里,当看到站在门口处的一位年轻男子和一位小孩时,李家的那两位后辈,脸上却是露出吃惊之色,而其他人,却是一脸的困惑。

        两位李家的年轻后辈,认出了站在门口的秦宇和柳不怨,尤其是李浩,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两人正是先前被他从外面押进来的。

        “你是什么人?”绿袍老人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秦宇的身上,皱着眉,因为他发现自己看不透眼前这年轻人的修为境界,这样的情况只有三种可能,一种是对方就是普通人,一种是对方修炼了隐匿修为境界的功法,最后一种可能就是:对方的境界比自己高出了太多。

        能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要说是普通人,绿袍老人是不会相信的,可要是说对方的境界比他还要高出许多,他也觉得不可能,毕竟,这人的年纪摆在这里。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年轻人修炼过某种可以隐匿修为境界的功法。

        “什么时候,小日本也可以到我华夏大地来撒野了?”秦宇无视了绿袍老人的问话,目光落在剩下的那十一位日本中忍的身上,讥讽的说道。

        日本忍者分四大等级,下忍、中忍、上忍和特忍,不过特忍据说每一代不超过三位,都是护卫在天皇身边,不会离开日本,而上忍的数量也十分稀少。除了各大忍者家族会有一两位的存在,相当于各家族的老祖宗存在,数量也是屈指可数。

        只有中忍,才是日本各大势力用来对内和对外征伐的主要力量,但要培养一个中忍也不容易,一个中忍,相当是四品境界的实力,偌大个日本,估计中忍的数量也只是在百名以内。

        而此刻。这里一下子便出现了十一位,秦宇眼中杀机一闪,既然敢来,那就全部留下吧。

        “巴嘎。”

        那十一位中忍中的一位。突然怒吼了一声,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秦宇面前,提刀就朝着秦宇砍去。

        苗疆五怪也没有开口阻止。他们也想摸清眼前的年轻人的实力。

        “自不量力。”秦宇冷笑了一声,面对着迎面而来闪着寒光的长刀好不闪避,一手伸出。迎着那长刀抓去,而同时,一脚朝着这中忍的胸口处踢过去。

        这种忍看到秦宇要硬接他的长刀,脸上却是露出欣喜之色,也同样的不躲闪秦宇的脚,因为在他想来,肯定是他的长刀先将眼前这位敢侮辱他们大和民族的混蛋先给劈成两半。

        咔擦!

        骨头碎裂声传来,中忍的身躯如抛物线一样抛落出去,掉在不远处的地上,胸口之处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这一脚,直接是让对方丧命。

        苗疆五怪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尤其是当他们看到那中忍手中的长刀被秦宇一掌给拍碎之后,脸色是更加的阴沉。

        要知道,这些中忍手中的长刀并不是一般的长刀,而是通过某种秘术锻造出来的,对于忍者,长刀是他们的第二生命,没有了长刀的忍者,实力会下降一大半。

        因此,忍者的长刀都是极其的坚硬,苗疆五怪自认就是他们自己出手的话,也做不到一掌就能拍碎这长刀。

        “阁下到底是谁?难道也是李家人?”绿袍老人再次开口问道,而且这一次,语气却是正式了很多。

        “不是。”秦宇笑着摇了摇头,答道。

        “既然不是李家人,那阁下还是不要插手我苗疆五怪和李家之间的事情,现在就可以离开,我们绝不阻拦。”绿袍老人吃不准秦宇的实力,但绝对不弱,因此,他情愿先放秦宇离开,眼下主要的任务是解决掉李家,拿到那东西。

        “你们和李家的事情与我无关。”秦宇摊了摊手,而李家三老再听到秦宇这话时,神色却有些黯淡下来,是啊,这年轻人和他们李家非亲非故的,没理由要为他们李家出头,惹上苗疆五怪。

        “哈哈,小兄弟果然是明智,如此,我们就不送了。”那位穿着花花衣服的老者笑呵呵的朝着秦宇说道。

        不过,秦宇的嘴角却是微微翘了翘,“我可没说我要走啊?”

        秦宇这话一出,苗疆五怪的脸色再次阴沉了起来,绿袍老人阴测测的说道:“你是在耍我们吗?”

        “大名鼎鼎的苗疆五怪,我可不敢耍你们,你们和李家的恩怨我当然不会插手,不过我这人最讨厌小日本,这样吧,你们继续对付李家,这十来个小日本就留给我了。”秦宇笑眯眯的答道。

        “混账,给你机会你不走,那就给我留下。”

        苗疆五怪知道自己等人是被秦宇给戏弄了,一时之间恼火万分,也顾不得秦宇的底细还没摸清了,那一只耳朵黑色的老者手一撮,耳朵之上的生物再次落下,化作一道黑雾,朝着秦宇喷涌而去。

        “小心,这黑雾里的生物有很强的毒性。”李家的一位老者看到这一幕,连忙开口朝着秦宇提醒道。

        看着朝着自己喷涌而来的黑雾,秦宇脸上露出一道讥讽之色,右手食指伸出,朝着黑雾那么凌空一点,一抹星辰炸开,白光闪闪,那黑雾之内传来哀嚎,然后,里面的生物纷纷掉落在了地上,全部死绝。

        这一幕,让苗疆五怪惊呆了,他们五人同出一源,对于各自的手段和实力都很清楚,这黑雾里的生物有多强也是心里有数,换做是他们其他四人,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就击败这黑雾。

        李家三老,尤其是那位先前和这黑色耳朵老者交手的那位,神色也是十分的震惊,先前他就是被这些黑雾给缠住,这些黑雾里的生物有多难缠他是亲身体验过的。

        但现在,就是这些极其难缠的生物,竟然在眼前这位年轻人的随意一指中彻底的灭亡,这让李家三老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面变成欣喜。

        “我来试试。”那养蜘蛛的老者袖袍一挥,一大群的蜘蛛再次从他的袍子内爬出来,组成蜘蛛大军朝着秦宇爬去。

        然而,这些蜘蛛再靠近秦宇还有一丈距离的时候,却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突然全部掉头就往回跑,而秦宇只是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

        “这是怎么回事?”那蜘蛛老怪脸上露出慌乱之色,这些蜘蛛都是他精心饲养的,不但毒性恐怖,而且凶狠异常,哪怕就是遇见天敌也从来不会退缩。

        老者双手开始掐诀,想要控制住这些蜘蛛,而秦宇却只是冷笑着看着老者的动作,这些蜘蛛会逃跑,真正的原因他很清楚,因为他身上的龙脉之气。

        龙脉之气,是天下最精粹的能量,也是蜘蛛这类阴毒类生物的克星,这些蜘蛛要不逃跑,才会让秦宇觉得奇怪。

        这些蜘蛛仓皇而逃,丝毫不理会老者的命令,不过,秦宇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这些蜘蛛,先前走上外面的青石台阶时,他可是看到不少蜘蛛还在李家那些死去的人的尸体上爬着,这些蜘蛛身上可都是沾染了鲜血。

        一指点出,冰霜从天而降,快速的蔓延出去,将那些蜘蛛全部给冰冻在地上,接着,就是碎裂之声传来,那些蜘蛛全部被冻死。

        “上三清神咒之神雪咒。”绿袍老人脸上露出惊骇之色,此刻他的脑海响起而来一个人,一个最近在玄学界风头正盛的人。

        和眼前这年轻男子一样的年纪,都是这么的年轻,而且同样是会上三清神咒之神雪咒,两者身影重叠,绿袍老人脸色难看的说道:“你是秦宇。”

        “什么!”

        苗疆五怪中的其他四人听到绿袍老人的话,脸色也是齐齐面色,人的名,树的影,秦宇这名字他们自然听说过,那是曾经战败过天师府张天师的妖孽般的存在,而且还和控尸一族大战过。

        这样的人,不是他们可以对方的。

        “咱们走。”

        绿袍老人很清楚自己五人的实力,不过是五品中期,面对一位可以和五品巅峰抗衡的秦宇,他们五人就是一齐出手都不一定能赢,更何况,旁边还有李家的那三位在虎视眈眈。

        “中忍听令,全力截杀他。”绿袍老人一边朝着那剩下的十位中忍下令,而自己五人则是飞速的朝着院落外退去。

        十位中忍倒是很坚决的执行绿袍老人的命令,纷纷提着长刀迎向秦宇,几个闪身,便将秦宇包围在中间,而苗疆五怪则是趁机溜走。(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