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品相师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五羊宫的道士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五羊宫的道士

    作品:《超品相师

        “师兄!”

        年轻道士身后的另外一位道士,看到自己师兄受伤,连忙跑了过去,目光瞪视着前方的九。③◆③◆③◆③◆,▽.≤.co+m

        “竟然被一只猫给抓伤了,该死。”

        年轻道士感受到手臂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感,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看着门口的九,举起未受伤的手,一拳挥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陈光表别墅的门口,秦宇和孟瑶、秦岚三人正朝着内里走来,当看到停在别墅门口处的一辆suv车子时,秦宇的眉头皱了皱。

        “我先进去。”

        留下这句话之后,秦宇的身形就如同一道风,瞬间和孟瑶、秦岚拉开距离,出现在了门口处。

        “秦大师!”

        在别墅大厅内,陈光表按住自己脱臼的手,被另外一位道士给控制住,不过刚好是脸朝着门口方向,因此一眼就看见了秦宇。

        而那位道士,却是面向着楼梯口,在听到陈光表的声音,才回过头,脸上却是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因为秦宇出现在门口,他竟然没有一丝的感应。

        “秦大师,已经有两个道士上去抓一依了,你快救救一依吧。”陈光表朝着秦宇恳求道。

        “放心吧,他们伤害不了一依姐。”

        秦宇嘴角上扬,给了陈光表一个放心的眼神,而秦宇这话刚落下,二楼处,却是传来两道男子痛苦的哀叫声,那道士听到这两道声音,脸色大变,连忙喊道:“两位师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回答这道士的,却是楼梯的滚动声,只见那两位道士,直接是从二楼滚落了下来。一直跌落在大厅,不但鼻青脸肿,手上还挂了彩。

        “不可能的,那女鬼不过是一普通鬼魂,怎么可能是两位师弟的对手。”道士看到自己的两位师弟受伤,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师兄,不是那女鬼,我们是被一只猫给打伤的,这只猫很古怪,我们不是它的对手。”年轻道士从地上站起。脸上露出一丝羞愧之色。

        “被一只猫给打伤的?”年长的道士眉头皱了皱眉,正要再询问,楼梯口处,却是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迈着优雅的碎步,从楼梯上一步步走向来,朝着大厅门口走去。

        一时之间,这年长的道士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看着这只特别的白色猫优雅的从他身边走过。不过他很快就知道自己被骗了,因为那白色猫走过他的身边后,就一改优雅的步伐,屁颠屁颠的走到了门口那位年轻男子的脚下。

        “这只猫是你的。”年长道士冷冷的看着站在门口处的秦宇。

        “嗯。”秦宇也不掩饰。实际上此刻他也在猜测这三位道士的身份,国内的道士,要判断他们的身份很简单,就看他们身上的道袍。

        “你们是青城山的?”秦宇开口道。

        “不错。我们是青城山五羊宫的,你是谁?”年长道士反问道。

        “青城山的道士?跑到这京城来干嘛。”秦宇出了一句让年长道士无语的话。

        “这个你好像管不着,看样子。你也是玄学界的人,怎么,难不成你和这女鬼还有关系,可别忘了,这在玄学界是大忌。”年长道士看着秦宇,冷哼道。

        “师兄,别和他了,不定这女鬼还是他养的,养鬼害人谋财的事情,咱们又不是没碰过。”边上的年轻道士一边按住自己的手臂,一边对自己的师兄道。

        “既然是玄学界的,那就不要插手这事情,不然的话,就是和我们五羊宫为敌。”年长道士却没有那么鲁莽,他的话,让得身边的两位年轻道士脸上露出困惑之色。

        他们不明白,平日里自己师兄的脾气是最冲的,怎么这时候对眼前的年轻男子这么有忍耐心,两位年轻道士自然不会知道,不是他们的师兄突然又忍耐心了,而是秦宇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门口,让他们的师兄心里有了忌惮。

        “抓鬼除妖确实是玄学界人的本份,但是也别忘了,凡是都要问过青红皂白,不是所有的鬼魂都是为恶的。”秦宇看着这年长道士,淡淡的道。

        “放屁,这世上哪有什么好鬼,而且,鬼自带厄运,只要和人接触,就会给人带来霉运,我们修道之人,遇到鬼就要斩尽杀绝。”年轻道士开口反驳道。

        “师兄,依我看,这男的估计和那女鬼是一伙的,不要和他多了,我们三人将他拿下,再去收拾那女鬼,那女鬼中了困灵咒,跑不了的。”

        “真要和我们五羊宫作对?”年长道士最后朝着秦宇质问道。

        秦宇摊了摊双手,做了一个不置可否的动作。

        “既然如此,那就是你咎由自取的。”年长道士冷哼了一声,却是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桃木剑,喝道:“诛邪!”

        桃木剑红光大涨,瞬间朝着秦宇刺来,不过,让年长道士失望的是,面对着自己的桃木剑,眼前这位年轻男子,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早就听青城山以抓鬼除妖名扬玄学界,现在看来,也不过是滥杀之辈。”秦宇冷笑了一声,面对急速而来的桃木剑,伸出了右手,缓慢的朝着桃木剑抓去。

        “真是不自量力,师兄的桃木剑也敢用手去抓。”

        “看着他一会惨叫吧,师兄这桃木剑可是温养了师傅传下来的,除了师兄,谁敢碰触,这男的真是找死。”

        两位年轻道士看到秦宇伸手去接这桃木剑,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之色,他们已经可以想象这男的手被桃木剑给刺杀的情景。

        只是,最后的结果却让这两位年轻道士目瞪口呆,因为他们引以为傲的师兄的桃木剑,竟然被这男子给抓住了,而且,还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就这么的轻而易举。

        “桃木剑不是这么用的。”抓住桃木剑之后,秦宇直接是把桃木剑给拿在了手中,轻拍了几下,看向三位道士道。

        “放肆,我五羊宫还不需要你来教,快把桃木剑给还过来。”

        “好,还给你们。”秦宇脸上露出笑容,轻松一推,桃木剑就很缓慢的朝着三位道士而去。

        年长道士见到这桃木剑转向而来,脸上露出凝重之色,但是他身边的两位年轻道士可没察觉出什么,看到桃木剑的速度这么慢,同时伸手就要去接,等年长道士反应过来,连忙喊道:“不要去接。”

        但是已经迟了,两位年轻道士的手,已经是碰触到了那桃木剑,接着便是两道一模一样的惨叫声传来,两位年轻道士鲜血淋淋的收回了手,而那桃木剑却是直接插在了大厅的墙上。

        “怎么回事?怎么我听到了惨叫声,跟杀猪似的。”

        门口处,传来了一道女子的声音,接着秦岚和孟瑶两人也走进了别墅大厅,看着大厅内对峙的四人,秦岚脸上露出疑惑之色,“秦宇,这是怎么回事?”

        “你就是秦宇?”那年长道士听到秦岚的话,眼中突然闪过亮光,开口道。

        “师兄,他就是秦宇,就是让得大师兄出动……”

        “住嘴。”年长道士听到自己师弟的话,直接开口打断了对方,目光看向秦宇,“既然是你,那这次的事情我五羊宫就给你一个面子,咱们走。”

        年长道士将墙上的桃木剑拔了下来,看了眼自己的两个师弟,冷声道:“咱们走。”

        “是师兄。”

        两位年轻道士虽然不甘心,但还是跟着年长道士离开了别墅,路过秦宇身侧的时候,还纷纷的冷哼了一声,然后才接着走开。

        秦宇也没有阻拦这三位道士,反而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这年长道士最后喊住那两位年轻道士的话,很明显是和自己有关,到底是有什么关系?

        青城山,秦宇曾经从包老的嘴里得知,青城山平日里很少对外来往的,虽然同为道教四大名山,但青城山五羊宫的道士和其他道教的道士不同。

        五羊宫的道士以抓鬼出名,几乎毫不客气的,一提到五羊宫的道士,玄学界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一群抓鬼的道士。

        五羊宫的道士,以抓鬼为己任,几乎已经是到了变态的地步了,秦宇不明白,这五羊宫的道士,到底是有什么和自己有关的秘密,竟然可以放弃抓捕一依姐。

        “等等,五羊宫,道教……大师兄……难道是?”

        秦宇眼中闪过亮光,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而且,似乎也只有这一个可能了……

        “秦大师,麻烦你救救一依吧,一依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陈光表的恳求声让得秦宇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抬起头看了陈光表一眼,道:“带我上去看看。”

        “好。”

        陈光表不顾自己手臂脱臼,就要朝着楼上走去,秦宇却是一把拦住了陈光表,抓住陈光表的手臂,问道:“一依姐接昏迷了有多久了?”

        “有半个多时了,啊!”

        陈光表一声惊叫,只听得咔擦一下,秦宇放开了陈光表的手臂,淡淡的道:“好了,给你手臂接上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