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1266章 威,还不够
  • 第1266章 威,还不够

    作品:《我欲封天

        “杀!”外婆平静开口,在她话语传出的刹那,立刻她身边的两个外叔公,化作长虹,直奔大殿外的老者而去,孟浩的两个舅舅与舅母,也一样修为散开,直接杀去。

        那大殿外的老者面色变化时,第七脉的族人,全部嘶吼,同时出手,一时之间,天地色变,风云卷到,杀戮之声惊天。

        可随着外婆右手落下,阵阵巨响仿佛苍穹中有巨人在怒吼,孟家的护族大阵,居然被外婆操控,挥手间,一缕缕道光,赫然从虚无出现,直奔四周第七脉的族人。

        道光所过,凄厉惨叫无尽,此光不杀孟家族人,可却在这一刻,爆发出了强烈的压制,使得第七脉的族人,但凡被此光碰触,修为立刻跌落。

        到了最后,护族阵法,成为了无尽的光,将这第七脉笼罩在内。

        哪怕人数众多,可在这一瞬,这些人依旧不是对手,很快的,惨叫回荡,鲜血弥漫,血腥的味道,充斥四周。

        更有阵阵惊呼,带着无法置信,更有震撼,传遍四周。

        “她……她竟能操控护族阵法!!”

        “这是我们孟家的阵法,她不是孟家真正的血脉族人,怎么可能去操控!”

        “这阵法,到底还是不是我孟家的阵法!”众人惊呼时,有不少老一辈强者,似乎想起了什么,面色立刻变的极为难看。

        那大殿外的老者怒吼,可却不是两个外叔公的对手,但这毕竟是孟家九脉中的一脉。强者不少。仙境众多。整个这一脉的族人此刻全部出手,天地轰鸣。

        哪怕他们被压制,可外婆这一脉的人实在太少,眼看不是对手,孟浩正要出手,可就在这时,外婆冷哼一声,她右手抬起。向着大地隔空一按。

        “罪刃,归来!”随着外婆话语传出,第七脉大殿所在的地面,在这一刻轰然震动,突然的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有一道黑光呼啸而出,这黑光内,赫然是一把黑色的匕首!

        这匕首刚一出现,立刻整个孟家的所有族人,全部心神一震。血脉在这一刻如同被刺激,全部脑海轰鸣。

        “……罪刃……居然真的是罪刃。此物怎么还有,这怎么可能!”

        “为斩杀叛族之人,从而凝聚数千年家族血脉,铸造而成的三把罪刃,传中都被毁在了岁月里,可居然还有一把!”

        “她……她只是嫁入我孟家,即便是资格很老,可她不但能操控阵法,还能去控制罪刃!”

        就连那第七脉大殿外的老者,也都在这一刻睁大了眼,露出无法置信,他自然之道罪刃,可却没想到,此物居然就在自己这一脉的大地内。

        且……能被眼前这个老妪所操控!

        外婆看着眼前这把黑色的匕首,目中露出追忆,似有轻叹,右手抬起一抓,立刻这匕首飞到了她的手中,向着下方大殿外那老者,蓦然一斩!

        “以孟家刑堂之封,斩你孟家血脉!”外婆淡淡开口是,她的眉心上,出现了一个血色的印记,这印记一闪一闪,在出现后,在被那些老一辈的族人看到后,都深吸口气。

        “血脉印记……难怪,孟山当年身为家族的大长老,他有资格,将自己的血脉印记,传承给其他人。”

        就在这四周的老一辈族人看到这血色印记的刹那,外婆手中罪人一扫,顿时一道黑光,刹那落入下方大殿外的老者身上。

        这老者身体一震,正要挣扎,却被孟浩的两个外叔公瞬间斩杀!

        直接斩断了头颅,身体轰然爆开,至于第七脉的其他族人,长老,此刻骇然心惊,四下逃窜,外婆没有理会,她身体微微一颤,别人看不出什么,可在孟浩看去,那所谓的罪刃,实际上是一种意志的凝聚。

        这意志,是孟家所有以血祭祀凝聚此刃之人的精神,唯有具备那血脉印记之人,才可以操控,外婆这里尽管看似如常,可实际上,方才那一斩,已有受伤,毕竟,她对于孟家来,终究不是真正族人。

        而对于护族大阵的操控,孟浩此刻也看出了端倪,他在这大阵上,感受到了外婆的气息,也在外婆身上,感受到了此阵的波动。

        “不像是某种道法,反倒像是……这护族大阵,愿意被外婆所操控。”孟浩若有所思,忽然抬头看向孟家祖宅内,最高的建筑,那座……庞大的雕像!

        那里,不但是道境闭关之处,同样也是护族大阵的核心阵眼。

        此刻这大殿内,再没有第七脉的族人,全部都逃出,使得这里顿时空了。

        孟浩跟随在外婆身后,看着这一幕,没有话,他尊重外婆的一切选择,实际上,整个孟家,也就只有外婆这一脉,才是孟浩在意的,至于其他人,他不在意。

        “浩儿,这里是你母亲的居所,今日外婆将这里送给你。”外婆侧头看向孟浩,慈祥的一笑后,转身时,她目中露出冷冽,遥遥望着远处雕像下,孟家祖宅的第一脉所在之处。

        “那里,是我们曾经的家。”外婆向前走去,一行人跟随,前方所有阻挡的孟家族人,都迟疑了一下后,纷纷避开,看向外婆时,都露出忌惮之意。

        能操控阵法,能控制罪刃,有血脉印记,这一切,使得其他几脉,都不愿主动出手,毕竟……他们相信,这第十脉,不可能要去灭杀所有族人。

        可就在外婆等人来到了第一脉所在的区域后,突然的,那巨大的雕像内,猛的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

        “够了,你们终究是孟家族人,不可继续族人相残,今日第十脉归来,当为孟家大喜之日,不必再有杀戮。”

        这话语一出,四周孟家族人一个个立刻低头,唯独外婆这里,抬头望着雕像,目中露出复杂,半晌之后,沙哑的开口。

        “话的,可是孟炎老祖?杀戮不再持续也可,这第一脉所在之地,属于我们,让他们挪开,今日之事,一切休止!”

        “不可能!若非是仗着你身后那辈,你一个区区古境大圆满,即便是操控了半阵法,控制了一把罪刃,也一样没有资格在这里大呼叫!”一个阴冷的声音,蓦然间从那第一脉所在的区域内,轰然传出,随着话语出现的,是一个白发童子。

        这童子面色难看,走出时,他的身上散发出的,竟是准道的气息,只不过这气息带着腐朽,似乎他在准道内,寿元已不多。

        可越是这样,他给人的感觉,就越是疯狂,此刻走出时,他眼中杀机弥漫,大袖一甩,正要继续开口,可却被孟浩直接打断。

        “聒噪!”孟浩淡淡开口,声音平静,可却化作了一股无形之力,让这白发童子面色变化,身体猛地停顿下来。

        “大人话,你这娃不要插口,否则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余下的几百年寿元,顷刻结束。”孟浩目光冰冷,缓缓开口时,声音回荡四周,那白发童子神通颤抖,双眼赤红,死死的盯着孟浩。

        外婆沉默,外叔公也沉默,孟浩的舅舅与舅母,都沉默下来,他们也承认,这一切是因为孟浩,尽管他们也想凭着自己来做到回归,可终究是不可能。

        孟浩轻叹,他又何尝看不出这一,包括外婆之前哪怕受伤也要出手,孟浩就明白了这些,他转身,向着外婆抱拳深深一拜。

        “外婆,浩儿请命出手。”

        外婆望着孟浩,许久之后笑了,笑容更为慈祥。

        “是外婆想多了,罢了罢了,你来处理就好。”

        孟浩闻言抬头,微微一笑,转身时,他目光平静,看向那白发童子。

        “滚!”

        “你!!”白发童子睁大了眼,身体颤抖,当着如此多的族人面,他哪怕不是孟浩的对手,可却忍不下这口气,他连命都有了断绝之日,又岂会怕死。

        正要开口时,孟浩冷哼一声,身体一晃,刹那间出现在了这童子的面前,右手抬起直接一挥,一股风暴轰鸣滔天,骤然爆发,以那童子为中心,成为了一道旋风,向着四周轰隆隆的溃散,眨眼间,这第一脉的区域内,所有的孟家族人,全部都发出凄厉之声,身体不受控制的全部倒卷开来。

        至于那白发童子,他处于这风暴的中心,孟浩恨他之前出口刺了外婆,挥手间,这童子的惨叫更为凄厉,身体颤抖,血肉模糊,本就不多的寿元,此刻被强行榨干,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童子整个人成为了飞灰,消散开来。

        四周瞬间,一片寂静,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孟浩这里,那一道道目光里,充满了惊恐。

        孟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不可能在第八山海留太久,若外婆真的不愿去第九山海,那么孟浩就必须要在这孟家立威!

        他的威立的越深刻,则他走后,外婆那一脉就越是安全,任何人要去招惹,都要考虑一下自己的报复。

        “这威,立的还不够。”孟浩抬头,看向雕像,目光如电,刹那间穿透雕像,看到了其内五个道境身影。

        ------------

        今晚1,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