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1203章 故人(第三更)
  • 第1203章 故人(第三更)

    作品:《我欲封天

        离开了古仙陵,孟浩走在星空中,脑海里浮现当年靠山宗的一幕幕,走了很久,他忽然转身,向着一处陨石传送阵迈步而去。

        这一次,他去的地方,是太行剑宗!

        不是去要账,而是去见故人,他的大师兄,陈凡,当年拜入了太行剑宗!

        对于太行剑宗,孟浩不陌生,尽管从来没去过,可他身为三大道门联合收取的弟子,从某种意义上,太行剑宗,也是他的宗门。

        到来时,太行剑宗响起钟声,有道境老祖亲自来临,孟浩一路进入宗门,拜见了太行剑宗的掌教与老祖后,道明了来意。

        他看到了陈凡,与当年比较,如今的陈凡看起来已是中年,很是沧桑,头发灰白,神情平静,已然成仙。

        尽管在太行剑宗内,他于弟子中没有太多名气,可在宗门的老一辈眼中,陈凡未来的发展,不可限量!

        “因其凝于情,以情化为剑,以剑破苍穹!”孟浩看到陈凡时,陈凡正在打坐,他的身边,无论走到任何地方,都放着一块巨大的山石,那山石内,隐隐似乎存在了一个女子。

        “你的这个师兄,他的剑,不绝情,不斩情,只为铭记,成为了他的心,成为了他的剑,这份情……可修心剑道!

        而他的资质,也适合心剑道,不出百年,他若踏古,必是我太阳剑宗又一天骄!”孟浩的身边,太行剑宗一位道境老祖,缓缓开口。看向陈凡时。露出不加掩饰的赞赏。

        此刻。陈凡双眼缓缓睁开,他的膝前放着一把剑,他先是看了一眼剑,而后抬头,目光落在孟浩身上时,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一如当年在靠山宗,一如当初在一剑宗,笑容温和。带着关怀,只是有了更多的沧桑。

        “师弟。”

        一句话,三个字,在从陈凡口中出的刹那,孟浩的心被触动,仿佛回到了当年。

        “师兄……”孟浩轻声开口,走到了陈凡身边,那太阳剑宗的道境老祖,微微一笑,转身离去了。将此地,留给了孟浩与陈凡。

        在陈凡身边。孟浩先是向着那山石一拜,他知道,这山石内的女子,是大师兄这一生的挚爱,可以正是这个女子,改变了陈凡这一生。

        一生,只爱一个人,你生时,我钟情于你,你死后,我钟情于回忆……你若活着,我陪你一辈子,你若死去,我记忆里的你,陪着我,一辈子。

        这,就是陈凡。

        他的痴,他的执,如当年靠山宗内,面对一剑宗的招揽,他没有犹豫的拒绝,哪怕宗门即将灭亡,他依旧选择……与宗门一起走向死亡。

        他痴执,他是……陈凡!

        看到孟浩对山石一拜,陈凡神色如常,没有变化,因为他知道,孟浩是自己的师弟,那么同样,也是自己妻子的师弟。

        这是他当年最牵挂的师弟,他看着对方一步步成长,一步步走出自己的辉煌,他很开心,他希望孟浩可以更好,他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孟浩走向真正的巅峰。

        “修行之路,心也好,道也罢,终归是要坚定的。”陈凡轻声道。

        孟浩头,盘膝坐在了陈凡的面前,一如当年他面对陈凡时一样,哪怕他现在已具备了与道境平起平坐的身份与修为,可在他的师兄面前,他依旧是当年的……师弟。

        一辈子的,师弟。

        他告诉了陈凡,自己要离开第九山海,要去寻许清回来。

        “我知你的来意,我辈修士,寿元悠久,天地之大,多去一些地方,多走一些路,是有好处的……不要挂念我们,每个人的路不同。”

        “我也好,李富贵也好,你要相信,我们也相信,我们的梦想……终会实现!”陈凡轻声开口,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山石上,看着其内隐约模糊的女子身影。

        “师兄……如果有一天我具备了能帮助你的能力,我一定让山灵嫂子……复活!”孟浩轻声道,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只是他哪怕可以对韩山报恩,但如今的修为,却还做不到,复活一个死亡太久之人。

        “你着像了。”陈凡笑了笑,目中露出柔和。

        “在我眼里,她始终都在的。”

        孟浩一愣,看向陈凡。

        “以心为道,心中有,天地有,心中无,天地无。”陈凡右手抬起,向着四周一挥,这一挥之下,仿佛形成了一片领域,这领域不大,只有三丈。

        可在这三丈内,孟浩却看到了那山石中的女子,渐渐睁开了眼,恢复了生机,迈步中,居然……从山石内走出,坐在了陈凡的身边,向着孟浩笑了笑,依靠在了陈凡的肩上。

        “这……”孟浩深吸口气,这种道法,他第一个感觉是虚幻,可仔细一看,似乎又不是虚幻。

        “她在你眼里,是虚假的,在我眼里,是真实的……真与假,很多时候,看的是不同人,不同的心。”陈凡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轻声开口。

        孟浩内心一震,隐隐的明白了一些什么,闭上眼,盘膝打坐,这一坐,就是三天,三天后当孟浩睁开眼时,他起身,向着陈凡抱拳一拜。

        “多谢大师兄指。”孟浩的修为比陈凡高出太多太多,可在这真假之道上,陈凡有机遇,存在了得天独厚的条件,这也正是他修行心剑的原因,也是太行剑宗,对他极为重视的原因所在。

        “去吧,把许清师妹接回来,很久没有看到她了,我也很想念。”陈凡目中露出鼓励,孟浩深吸口气,了头,起身告辞,拜别了陈凡,离开了太行剑宗。

        离去后,孟浩又去了落月湖,身为五大圣地中的落月湖,在某种意义上来,并非如其名字般美好,甚至孟浩对落月湖的接触也很少,但他知道,落月湖的功法,大都是如魔道一般!

        落月,落月,在有月亮的黑夜,依旧存在了光芒,可若月落,在太阳没有升起的那一刻,才是天地间,最漆黑的时候。

        落月湖,取的就是此意!

        如王有才,他本就是一个狠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当初为了修行,为了自创功法,为了看到……他戳瞎了自己的双目。

        凭着这股狠意,让落月魂的长老都动容,对他起了爱才之意,将其收入宗门,全力培养。

        从此之后,在别人看来,他的世界应该是漆黑的,可实际上,没有人知道,他自己的眼前,是外人看不到的精彩。

        因为,那是他自创的神通,他永恒的将那神通留在了自己的脑海里,从此,不需要眼睛,他可以看到一切。

        来到落月湖后,他的狠辣,更加显露出来,经历了数次的征战,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他魔目煞的名号,就此传开。

        魔,代表外人对他的尊称,目,代表他的空洞恐怖的双眼,而煞……代表,他的杀戮!

        孟浩的到来,当他出要见王有才时,那接待他的弟子,神色一变,似乎在落月湖内,王有才的名字,比孟浩这里,还要有威慑。

        哪怕,王有才只是仙!

        看到王有才时,孟浩看到了一个黑色的水池,在这水池内,王有才盘膝打坐,那些黑水浮现无数狰狞的面孔,环绕在王有才四周,正在吞噬他的血肉。

        “好久不见,孟浩。”沙哑的声音,从王有才口中传出时,他抬起头,以空洞的双眼,望着孟浩。

        孟浩也望着他,轻叹一声。

        “这又是何必。”

        “一切皆有代价。”王有才沉默,许久这才缓缓开口,声音沙哑,他四周那些虚幻的面孔,正在不断地撕咬,可他却眉头都不皱半下,似乎早已习惯。

        “这些,都是我杀的人,我取他们的魂,让他们日夜无时无刻不撕噬我,只有这样,我才可以感受他们对我的恨,才可以让我看到的天地,充满色彩。”

        孟浩沉默,他望着王有才,内心轻叹,当年大青山上的四个人,他,胖子,王有才,董虎……胖子最逍遥,王有才最狠辣,至于董虎,尽管音讯全无,可以当年孟浩对他的认知,他相信,董虎……必定在某个地方,叱咤风云。

        孟浩陪着王有才,在这里打坐了一宿,第二天,孟浩起身要离去时,王有才忽然开口。

        “孟浩……我们是朋友么……”

        “以前时,现在是,未来也是。”孟浩望着王有才,认真的道。

        王有才笑了,笑声沙哑,可却不难听,仿佛当年大青山上,那个淳朴的少年,认为自己是年龄最长的,所以要照顾其他同伴。

        “孟浩,用最快的时间,让自己更强大吧……月已落,可太阳却没有到来,降临在世间的……是那不知多么悠久的……阵阵黑夜。”

        “我能看到,我能感受到,快了,已经很快了……大乱……将起!”

        孟浩身体一震,此事他知道,可他没想到,王有才居然也知晓,孟浩深深看了王有才一眼,沉默片刻,头离去。

        越走越远,消失在了落月湖。

        ---------

        第三更送上,爆发持续中,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