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1195章 第八世!
  • 第1195章 第八世!

    作品:《我欲封天

        “老祖救我!!”在那阵法大手下,一个季家老者发出凄厉之吼,全力抵抗,可无论他展开什么术法,也都瞬间坍塌,连带着他的身体,在这一刻,支离破碎,成为了血水,落入雷云中。

        这虚幻大手,气势磅礴,带着灭绝之意,毁灭一切生命,雷霆无尽,全面爆发,轰轰之声,成为了天地间唯一的巨响。

        一个季家的中年修士,双眼赤红,掐诀间无数法宝从他储物袋飞出,可在那大手的来临中,全部崩溃,他鲜血喷出时,这口鲜血都倒卷扑在了脸上,他的惨叫凄厉,整个人如被毁容,身体碎裂,形神俱灭。

        还有两个季家族人,此刻掐诀间,有季家术法出现,幻化无数因果,可眨眼间,这些因果就崩溃断裂,他们绝望中,被那大手一拍,身体爆开。

        “老祖救命!!”惨叫之声传出,带着绝望,带着骇然,带着恐惧,回荡在这八方,可惜,依旧被雷霆镇压。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起来缓慢,可实际上,只是孟浩的一次拍击,只是这南天杀阵的一次爆发,就一瞬……将这一行十多个季家族人,直接灭杀了近乎全部。

        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正是那季家青年,还有一个,则是此番来到南天星的季家带队长老,只有他们二人,此刻身体疾驰后退,避开了一时的死亡,可那手掌依旧轰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蓦然追击临近。

        “孟浩。你方家。要与我季家开战不成!!”那季家老者怒吼。挥手时,修为爆发,掀起风暴,使得声音刹那间,似要与雷霆争锋。

        孟浩神色冷漠,右手狠狠一按,轰的一声,那阵法组成的虚幻大手。直接落在了下方的雷云上,将那季家老者与青年,轰在了云层中。

        那季家老祖绝望,鲜血喷出,绝望之时,他的身体依然出现了崩溃,可就在要崩溃的瞬间,那季家青年一闪,出现在了这老者身边,右手毫不迟疑的按在这老者的背部。

        “你既然注定要死。那么就……帮我一次好了。”青年喃喃。

        轰!

        大手拍击云层,使得云层强烈的翻滚。回荡无穷轰鸣,传入大地时,使得下方的所有修士,都听到了那惊天动地的巨大声响。

        更是在这乌云的翻滚中,有大量的闪电,如被挤压出来,宣泄在了云层下,大地上,使得云地之间,银龙游走,惊世骇俗。

        与此同时,既然雷霆都无法承受被挤压出来,雨水自然也不可能承受的住,刹那间,倾盆而落,豆大的雨滴,洒落大地。

        在这些雨滴中,存在了不多的一些雨滴……颜色是血色的,那不再是雨滴,而是鲜血,季家的血,可却失去了活力,甚至也少了很多,绝大多数,仿佛消散在了云层内,被这乌云吞噬。

        没有人能看到,此刻在这乌云里,正有一个血色的身影盘膝打坐,他的四周,漂浮了所有少去的鲜血,正全力的吞噬与融合。

        这血色的身影,若仔细去看,可以看到,在其身上,似乎散发出一股季家同源的因果气息,其相貌模糊,可却有煞气弥漫。

        正是孟浩的血身!

        这血身,当年形成之后,因孟浩修为增长,渐渐失去了作用,被他收在储物袋内,甚至孟浩也放弃了让其成为血神的念头。

        直至季天试图抹杀孟浩的父亲,彻底燃孟浩的杀机与愤怒,这才重新祭出,让其吸收季家代代鲜血,重启将其继续培养,成为血神,具备返祖之力的计划。

        雨水洒落,那不多的一些血滴,洒落地面,又被雨水冲洗,无人看到,即便是有一滴落在了一个修士的脸上,他也只是一愣,轻轻擦去。

        雷云上,闪电轰鸣间,孟浩抬起右手,下方那虚幻的大网形成的手,也在这一刻渐渐散去,留下了云层内,一个厚厚的手掌印。

        一掌之力,灭杀季家如碾死蝼蚁!

        这尽管不是孟浩自身的力量,可这一刻,孟浩还是感受到了,那种掌握了天地之力后的强悍与那种天地间,至高无上的霸道。

        随着大手消失,雷云中,掌印内,露出了两个人,这是在这虚幻大网的拍击下,季家没有死亡的族人!

        准确的,不是两人,而是一人!

        那老者,此刻气息全无,他的后背,被人豁出了一道巨大的缺口,在这缺口内,他体内的五脏六腑没有了,整个人成为了一个空壳,在这壳内,那季家的青年,居然藏在里面!

        这显然不是寻常的藏匿,这是一种诡异神秘,甚至歹毒的秘法,这季家青年,正是以这种秘法,在那虚幻大网下,免于死亡。

        咔咔之声,此刻蓦然传出,那成为了壳的老者,此刻身体直接碎裂,其内季家青年踉跄走出,喷出鲜血时,他身体忽然冲起,居然瞬间模糊,他的四周,无数因果线大范围的爆发,似乎形成了阵法,要带动他挪移出南天星。

        而他的那口鲜血,此刻落入雷云内,被藏在其中的血身,带着激动与疯狂,直接一吸而来,猛的吞噬。

        这一切,那季家青年并不知晓,此刻他身体快速模糊,眼看就要消失时,孟浩冷哼。

        “你走不掉!”孟浩迈步间,刹那来临,右手抬起,一拳轰出,这一拳让虚无扭曲,可就在临近这青年的刹那,孟浩忽然内心起了一抹危机,而那青年,居然在这一刻,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你……终于靠近了。”青年轻声喃喃时,居然毫不闪躲,向着孟浩的拳头,猛的扑去,整个人直接就与孟浩的拳头碰到了一起。

        轰鸣间,这青年身躯直接崩溃,刹那间血肉模糊,四分五裂,可却有笑声,在这天地间回荡。

        “孟浩,因果已结,下一次我们见面时……你的,就是我的,记住未来我们共同的名字,我们叫……季东阳!”这笑声带着癫狂,随着青年的崩溃,慢慢的消散。

        孟浩站在那里,皱起眉头,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拳头,目中露出沉思,片刻后轻叹一声。

        “是我欲杀他,也同样是他刻意引我追杀而来……”

        “好一个季东阳,他四周的季家族人,此番来到这里,都只是他的迷雾而已……”

        “而他之所以敢来南天星,就是为了与我结下因果,以季家的秘术,通过这因果,从而展开某种神秘的道法……”

        “我算计他的时候,他也在算计我……他要的,不是死在南天阵下,而是死在我的手中……”孟浩若有所思时,下方雷云内,他之前藏在里面的血身,缓缓漂出,这血身与之前截然不同,气势更强不,隐隐的在身上,露出浓郁的季家因果的气息。

        甚至在这血身中,有即将突破的征兆,它只差一丝,就可再进阶,到了那个时候,距离最终的可以返祖的血神,将更近。

        “不知它若返祖,出现的是否是那……季天的力量!”

        孟浩目光一闪,将季东阳的事情放下,区区一个季东阳,孟浩会警惕,可此人还不配,成为他的夙敌!

        孟浩收走血身,身体一晃,冲入云层内。

        此时此刻,在第九山上,季家内,一处禁地中,有一片葬地,这里有一排棺材,一共九口,每一口都是青铜铸造,其上雕刻着复杂的符文。

        可以看到,其中有七口,没有盖子,棺材内一片空空,没有丝毫物体存在,唯有第八与第九口,盖子紧密。

        可就在这时,突然的,那第八口棺材,轰鸣之声滚滚如雷,片刻后,那盖子直接掀开,轰的一声在半空中碎裂爆开,一股气浪,从这第八口棺材内爆发出来。

        一只手,从那第八口棺材内伸出,刚开始还有些颤抖,可几个呼吸后,就稳定下来,一把按在了棺壁,支撑之下,从其内,缓缓的坐起了一个身影,这身影慢慢的站了起来,那是一个近乎于干枯的身体,仿佛干尸一样,就连样子看起来,都分辨不清容颜。

        可他的眉心上,有一个印记,哪怕是身体枯萎,可依旧还是清晰无比,那印记……居然是序列的印记!!

        这身体,赫然是……序列之一!

        他猛的一吸,顿时四周天地之力,轰然而来,涌入此人口中时,他的身体,肉眼可见的生长恢复,渐渐血肉蠕动,渐渐全身红润,渐渐从枯萎变成了壮年!

        头发也都生长出来,面孔慢慢饱满,最终出现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我还是喜欢……我第七世的模样,那是我最宠爱的晚辈。”此人沙哑开口,很快的,这面孔就幻化,居然变成了……季东阳!

        “因果已结,第八世的身体苏醒,因为第九世的寄身已选好,孟浩……当我与你一体时……我们,就是第九世!”季东阳笑了,他的笑容带着诡异,更有森然,甚至隐隐的,仿佛还有无尽沧桑。

        他抬起头时,在他的上方,虚无中赫然出现了一只庞大的眼,那眼内盘膝坐着一个老者,这老者此刻与季东阳目光对望。

        此刻,如果这里有第三人,那么他会骇然的发现,那巨大的独眼内的老者的目光,居然与季东阳的目光……

        一模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