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1168章 了断故人因果
  • 第1168章 了断故人因果

    作品:《我欲封天

        孟浩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储物袋,又看了看母亲手里的储物袋,他忽然发现,这个孙海,似乎也不是那么的让人讨厌。

        可很快的,在方瑜的一声怒吼中,孟浩哆嗦了一下,他立刻身体一晃,直奔孙海而去。

        “孙海,你敢叫我舅哥?我姐姐貌美如花,温柔典雅,绝世无双,你动了心不是你的错,可没有我的认可,谁也别想成为我姐夫!”孟浩赶紧大吼,刹那临近,目光微微一闪时,双指如闪电般,直奔孙海眉心,一旦中,以孙海的修为,必死无疑。

        这一击速度之快,就算是孟浩的母亲也都大吃一惊,但很快就若有所思,她了解自己的孩子,知晓孟浩不是轻易嗜杀之人,这一指,有其深意。

        眼看临近,孙海面色瞬间苍白,脑海嗡鸣,在孟浩的威压下,他身体疾驰后退,可他的修为与孟浩比较,如同萤火与皓月,又岂能避开,而此刻,在孟浩身后如暴龙般的方瑜,却是急了起来。

        “孟浩,你住手!”

        “姐你放心,我帮你宰了这个登徒子,这样你以后就清净很多,这是弟弟应该做的。”孟浩声音传出时,方瑜更为着急。

        “孟浩你混蛋,不许伤他!”

        几乎在方瑜话语传出的刹那,孟浩的右手,刹那间碰到了孙海的眉心上,孙海身体猛地一震时,忽然看到面前的孟浩冲着自己眨了下言。

        “孙兄,这可是你的一个机会。”孟浩快速传音。

        这孙海本就不是愚笨之人,此刻直接咬破舌尖。喷出鲜血。凄厉的惨叫一声。身体轰然倒退,甚至为了逼真,他不惜让自己修为错乱,立刻全身鲜血从汗毛孔喷出。

        “孙海!”方瑜立刻飞来,临近孙海这里时,一把将其抱住,神色焦急,更有愧疚。

        “我……快不行了。在我死前……我有一个遗憾,我……”孙海赶紧开口,磕磕巴巴时,方瑜忽然皱起眉头,随后面色极为难看,

        “王八蛋!”她咬牙之下,狠狠的一掌拍向孙海,孙海赶紧避开,此刻的他,哪里有什么伤势。方瑜看到这一幕,更为愤怒。狠狠的瞪了孟浩一眼后,索性追杀孙海。

        看到方瑜没有继续找自己的麻烦,孟浩这才松了口气,他就算修为再高,可对他爹娘,还有这个姐姐,是根本就不敢还手,实际上从他看到母亲对孙海的态度,他就明白,他姐姐与孙海这里,是爹娘早就同意的。

        且方瑜虽然口中不,可心底,应该有七八成也认可了孙海,显然孙海这些年来的付出与辛苦,让方瑜内心也有触动。

        “你姐姐与孙海的事,我和你爹都同意,孙海这孩子虽然资质不是特别优秀,可也不错,最重要的是,这孩子对你姐姐是真的喜欢,这些年来,总被你姐姐欺负,却乐在其中,心性方面也不错。

        若没有意外,我和你爹商量,过些年,就让他们两个结成道侣了。”孟浩的母亲来到孟浩身边,看着一个快速逃走,一个在后面不断怒吼追击的孙海与方瑜,目中露出柔和与慈祥。

        “起来,孙海这孩子对你也很尊重,总和我,感谢你当年对他的支持。”孟浩的母亲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孟浩。

        孟浩有些尴尬,当年他忽悠孙海时,也没想到,居然会把自己给坑进去,此刻想想,如果真的是在姐姐与孙海的姻缘上,自己帮了一把,倒也算一件美事。

        “你姐姐那里娘不担心,可你……”孟浩的母亲,望着孟浩,轻声开口,似有些不忍去。

        “娘,这一次我打算离开第九山海,去将许清……找回来。”孟浩沉默片刻,深吸口气,认真的到。

        孟浩的母亲沉默,许久之后,她望着孟浩,了头。

        “去吧,等你爹大礼结束后,这是你的选择与决定,既然要这么做,那么就一定……将我的儿媳妇,带回来见我们。”孟浩的母亲含笑,将内心的担忧埋在心底。

        此刻有风吹来,将这阁楼外的树叶吹动,哗哗作响时,这风也吹过孟浩母亲的发梢,孟浩看着眼前的母亲,看着她额头上的细微皱纹,尽管并非苍老,可与孟浩记忆里,也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岁月,哪怕是在修士身上,也会慢慢的改变很多。

        孟浩上前,轻轻地抱住母亲。

        “你这孩子。”孟浩母亲笑道,目中带着柔和与慈祥,脑海里浮现孟浩时候的样子,母子二人谈了很久,直至黄昏时,孟浩才离去。

        “娘,爹那边的大礼,需要一段时间,我想四处走走,很久没回来了。”

        黄昏中,风更大了,天空出现了乌云密布,当孟浩走出方家的大院后,一声雷霆落下,轰隆隆间,豆大的雨滴,从天倾盆而落。

        沐浴在雨水里,孟浩没有施展术法,而是走在街上,看着四周的人群,都在急走避雨,孟浩摇头一笑,这场大雨,让他想到了赵国,想到了大青山,想到了当年在那里,发生了一幕幕往事。

        轻叹时,孟浩走远,他可以感受到,在这南天星的天地间,充斥着磅礴的仙力,那是来自方家的族人,散发出的无形气势。

        在这众多的气势中,有两个人的气息,如同黑夜里的灯火,格外的明显,正是方守道与方言墟二老,因这南天星的特殊,道境无法入内,故而修为自行压制到了古境大圆满的程度。

        感受着天地间的一切,孟浩内心慢慢平静,有句话,他母亲没有问,他也没有,那就是……一旦离去,何时归来。

        孟浩没有答案,他不知道自己走出第九山海后,什么时候才能带着许清回到南天星,回到爹娘的面前。

        “或许很快,或许……很久,很久。”孟浩有种不清的预感,让他沉默,在这雨水中行走时,不知过去了多久,忽然孟浩脚步一顿,抬头时,看到了远处的一片高墙,还有这高墙深处,一扇大门外,挂着的灯笼。

        雨很大,风不,吹动这灯笼摇晃,雨水淋洒在上面,顺着灯笼的油布凝聚成了一条线,落在地上。

        唯独这灯笼内的烛火,似特殊制成,尽管明暗不定,可却始终没有熄灭,映照出在那灯笼的油布上,一个清晰的……季字。

        这里,是南天星的季家。

        当年孟浩曾直接轰开这扇门,去要账……

        他也没想到,自己无意中的行走,居然来到了这里。

        “也是缘分,不知当年的故人,是否还在。”孟浩向前走去,到了门前时,看着那门上的铁栓,他想起了当年自己把铁栓掰走的一幕,哑然一笑,孟浩右手抬起,敲了门,声音传出,回荡季家院内。

        只敲了一下,孟浩就站在那里,默默等待。

        很快的,整个季家祖宅内,都轰动了,时间不长,大门被人从内缓缓打开,在打开的刹那,孟浩看到了在这院子内,足有数百季家族人,正全部站在那里,当首者,正是那季家此地的老祖。

        他的容颜不再是中年,而是沧桑了很多,望着门外的孟浩,他的目中有些复杂,许久,他轻叹一声,抱拳向着孟浩一拜。

        “我等,拜见方家少族。”

        随着他的一拜,此地的季家所有人,都齐齐一拜,人群内,季笑笑妇人装扮,不再是当年的明媚,而是有了沧桑,她怔怔的看着孟浩,神色复杂。

        多年不见,此刻一见,在她眼里,孟浩风采一如当年,且更为俊朗,举手投足间,一股不出的气势弥漫,尤其是那无形的威压,使得他站在门外,却仿佛站在了世界的中心。

        而自己这里,已成人妇,内心浮现不出的苦涩,季笑笑低下了头。

        孟浩目光扫过,这些季家的族人,他眼熟的已很少很少,除了当年交手的几人外,就只有季笑笑与季天一了。

        季天一已是中年,修为问道初期,已然成为了家族内的长老,他看向孟浩时,一样复杂。

        “季学林呢?”孟浩问了一句。

        “他在七年前,斩灵失败,死亡了。”回答孟浩的,是季天一。

        孟浩沉默,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踏入季家,来到这里,只是偶然,他目光扫过人群中熟悉的面孔,抱拳一拜,转身要离去。

        “等一下!”季笑笑一咬牙,立刻开口,在孟浩回头时,她右手抬起一挥,一个储物袋飞出,落在了孟浩手中。

        “这是我当年欠你的灵石,现在还你了,两清。”

        “这是我的。”季天一一样送出储物袋。

        孟浩看了眼储物袋,又看了看二人,了头。

        “从此,两清。”他轻声开口,季家重因果,若孟浩修为不如他们,那么这因果的主动权,在他们,可如今的孟浩,他的修为已到了让他们仰望的程度,因果的主动权,已不再他们,而在孟浩。

        若孟浩不想两清,随着孟浩修为越来越高,这因果将越来越大,会让他们如冥冥中都感受到压力,一旦两清,对他们而言,方是解脱。

        了断了一段因果,转身时,孟浩向着远处走去。

        风雨,更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