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1152章 一场戏!
  • 第1152章 一场戏!

    作品:《我欲封天

        面对孟浩的话语,海梦至尊神色冰冷,没有话,就连目光也都冷漠。

        “仙门崩,或许真的是因为虚无黑洞之力,可在仙门崩的同时,来自我身上的属于你的牵引,却明显重了一些。”孟浩望着海梦至尊,缓缓开口,在冷漠的海梦至尊面前,孟浩没有退步丝毫,他的性格就是如此,可以被利用,他不介意,他介意的,是白白利用!

        “尤其是当我这里想要去获得那叛经离道时,你这里的意志,也是以阻止为主!”

        “如风界的叛变,如果在这之前,海梦至尊你丝毫不知晓,孟某绝不相信!”

        “或许,如风的帝君叛变是真,可若如风主宰也叛变,此事我不信!”孟浩斩钉截铁,目光如电,仔细观察海梦至尊的神情,他尽管语气肯定,但内心却并没有把握,只不过端倪的确有,不但他看出了端倪,道天也一样看出,临走前他看向孟浩的目光,二人心知肚明。

        “一派胡言!”海梦至尊淡淡开口,右手抬起一挥,立刻一股狂风凭空出现,卷着孟浩,直奔那漩涡传送而去,似要将孟浩驱散此地。

        孟浩身体在退后时,青光轰然而起,双眼一闪时,爆发修为,强行去抵抗,可他虽然此刻是罗天仙,但面对至尊,根本就无法抵抗,眼看就要被卷入漩涡内,孟浩低吼一声,激发体内九封至尊血,使得山海界震动,日月光芒一闪。在漩涡传送的边缘。孟浩勉强停顿下来。可也仅仅是勉强,身体还在后退。

        “别是我不信,恐怕就算是三十三天,也不会相信,所以从始至终,他们都是在看,没有降临任何一尊下来。”

        “而叛经离道的出现,才让三十三天轰动。使得他们生出贪婪之意,但以他们的修为与心智,我相信如风界融入后,必定会被严格的控制起来。”孟浩声音立刻传出,但海梦至尊已转过了身,走向洞府,看都不看孟浩一眼,似她可以肯定,在自己一袖之下,孟浩必定会被卷入漩涡内离去。没有丝毫可能继续留下。

        眼看孟浩身躯在这不断地退后中,踏入到了漩涡内。传送之力蓦然展开时,孟浩双眼一闪,露出果断。

        “战兵!”孟浩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铜镜出现,这铜镜看起来平凡无奇,可这一次被孟浩取出后,随着孟浩全身修为运转,随着青光涌入铜镜内,顿时这铜镜猛然间……竟融化!

        化作了青铜液,刹那将孟浩的右手笼罩,而后如具备灵性般,竟蔓延孟浩的半个手臂,将他自身半个右手包裹在内后,形成了一把足有三尺长的利刃!

        此刃颜色青铜,充满了古朴与沧桑,似有无穷岁月蕴含在内,隐隐的,仿佛还有无数星辰之光散开,如同瑰宝,似乎世间仅有,唯一之物!

        而刃处,则如镜面一般明亮,寒光滔天,可折射苍茫一切事物,充满了不出的神秘。

        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轰然间从孟浩右手爆发出来,这气息不强,可却让那漩涡传送在咔咔声中,竟化作了寒冰,无法再展开丝毫。

        让这四周额虚无,猛然间丝毫所有规则,所有本源,全部被剥离,似有一层无形波纹,刹那间以这把利刃为中心,向着四周嗡的一声散开,所过之处,虚无还是虚无,可虚无又似乎不再是虚无!

        阵阵诡异之感,骤然而起,更是在这一刻,那转身的海梦至尊,她的身体竟猛的颤了一下,刹那回头,盯着孟浩的右手,神色连续变化了数次,露出复杂。

        “罗天道仙,果然是开启它第二个状态的契机所在!”海梦至尊喃喃低语,她的话语,让孟浩双眼微不可查的一闪,实际上铜镜的存在,孟浩早就怀疑,海梦至尊知晓此事。

        李灵儿那边,早已睁大了眼,身体连连退后,她在孟浩的右手利刃上,感受到了惊心动魄,仿佛看到了无数星辰陨落,似乎有无数生命,在耳边嘶吼咆哮。

        孟浩的半个右手,完全化作成利刃,此刃一共有九个起伏,如同波浪,形成了足以让所有人触目惊心的一道道锋刃!

        正是孟浩的铜镜,第二个状态,战兵!!

        当年鹦鹉就曾过,一旦孟浩能成为罗天道仙,那么就可以让铜镜,开启第二个状态,如今孟浩虽然不算完整的罗天道仙,可他的第三枚涅槃果已在融合之中,就算不是十成,也是五成!

        一股狂暴之感,在孟浩右手中爆发,孟浩几乎要控制不住,他呼吸急促,这一刻,来自右手的感觉,似乎可以一刀豁开三十三天!

        那种感觉,让孟浩感受到了惊天动地的强悍,他身体颤抖,几乎要控制不住,勉强走出漩涡时,右手刹那间战兵消失,重新化作了铜镜,落在了孟浩手中。

        他明白,自己哪怕可以让铜镜幻化出战兵,可却没有办法挥舞哪怕一刀,或许……唯有他完全具备了罗天道仙的实力后,他才有资格去挥舞一刀!

        或许,一刀之后,他的修为会被抽干,可哪怕只有一刀,若能斩下,所向之处,必定让苍穹从此失去光芒,让大地轰鸣埋葬一切,让这规则崩溃,让那本源碎灭。

        对此,孟浩有强烈的预感,他呼吸急促,右手一晃,铜镜消失,抬头时,看向面色复杂,带着骇然的海梦至尊。

        海梦至尊怔怔的看着孟浩手中的铜镜,直至铜镜被孟浩收起,她沉默不语。

        孟浩深吸口气,目中露出精芒,他再次开口。

        “海梦至尊,我还没有完,融入三十三天的如风界,会被重怀疑,即便是如风主宰,恐怕也会失去自由,如风界……根本就成为不了三十四天,此事对如风主宰而言,就是一场赌!”

        “虽然,这个赌,失败的可能性太大太大,可他还是赌了!”

        “这根本就是一场戏!”

        “而雪儿的没有归来,想必她才是海梦至尊的暗子!”

        海梦至尊的目光从孟浩手中消失的铜镜中收回,她望着孟浩,神色有些复杂,更有古怪,半晌之后,忽然开口。

        “那么本座为何,要这么做。”这是海梦至尊第一次,正面回答孟浩的问题!

        孟浩双眼一凝,他深吸口气,缓缓开口。

        “海梦至尊你之所以如此做,联想到你当年所的计划,孟某有很大的把握,这如风界,还有雪儿,他们的作用只有一个!”

        “传送阵!”

        “你得有正确,也有错误。”海梦至尊沉默,她没有去告诉孟浩,到底孟浩的猜测哪方面是真,哪方面又是假,可哪怕只是这一句话,也可以看出,这一刻的孟浩,竟让海梦至尊,也不得不去解释一句。

        她无法去无视孟浩的存在,无论孟浩九封传承者的身份,又或者是未来山海界之主的事实,还有就是……战兵的出现,都让海梦至尊,看向孟浩这里的目光,越发的深邃。

        哪怕此刻的孟浩,在修为上她可以不在意,可孟浩这里,却有太多,让她必须要去解释一句的因果存在。

        孟浩没有继续追问,他也没有兴趣去知道,到底自己的猜测,哪方面是真,哪方面是假,他双眼一闪,向着海梦至尊抱拳一拜。

        “晚辈只是猜测,因之前情绪激动,若言辞有得罪之处,还请海梦至尊不要责罚,只因九死一死,难免内心不忿,晚辈在这如风界数次生死,每次都有十九大遗憾,一想起这十九个遗憾,就觉得心如刀割,其中第一个遗憾,是若能获得一块仙墟随身带着,那么就算是在如风界战死了,也心甘情愿了。”孟浩干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腼腆的开口,这一刻神情的变化,与他之前的样子,差距极大。

        似乎绕了那么一大圈,又是愤怒,又是委屈,又是气势爆发,这一切,都是为了此刻,引出这么一句话。

        海梦至尊神色古怪,淡淡开口。

        “一块仙墟?”

        孟浩干咳一声,丝毫不觉得尴尬,而是长叹一声。

        “这是第一个遗憾,还请至尊成全,每一次看到仙墟,晚辈都忍不住去遥想当年我至尊仙界的辉煌,我觉得,若有一块仙墟成为自身之物,会更加激励晚辈去修行,去进取,去……”孟浩还没等完,海梦至尊右手抬起虚空一挥,立刻虚无轰鸣,直接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在那裂缝内,仿佛存在了一处世界。

        那是一片仙墟的世界,整个山海界内,仙墟庞大,分散开来,每一处都充满了神秘,此刻,孟浩看到在那虚无裂缝内,一片仙墟的大陆,突然一个角好似被一只无形大手掰开,轰的一声,直接断裂,有一块足有数万丈方圆的陆地,缓缓脱离,顺着裂缝,轰轰间竟从其内飞出。

        沧桑的气息,岁月的波动,还有那独一无二的仙意,使得孟浩心脏强烈的跳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