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1142章 是谁,将我求来!
  • 第1142章 是谁,将我求来!

    作品:《我欲封天

        孟浩没有自大到认为以自己如今的修为,可以逼退那在他看来,恐怖的画轴。

        这画轴是孟浩这一生所看到的术法中,最让他觉得惊人与恐怖的,尤其是这画轴内的那个身影,所蕴含的煞气,似乎……是这天地间一切煞气之源。

        他不知道,那需要杀戮多少人,甚至杀戮多少岁月,才会凝聚出这样的煞气,而这,还仅仅是一个画像,如同是真人的话,恐怕只需要将煞气散开,毁灭如今的山海界,并非困难。

        能与其交战的,或许……只有至尊这个级别的大能之辈。

        也就是,这画轴的黑袍人,他……是一位至尊!

        这就是孟浩的判断,而在他的判断里,能将这位至尊画下的人物,也绝非等闲之辈,尤其是那画轴内的身影,在看到至尊桥后的喃喃,那所谓的不完整,让孟浩内心发毛。

        可以从那一刻起,孟浩就对这画轴,起了强烈的贪心,可惜……此物不是法宝,而是至尊法幻化出来,所以孟浩想要去夺走,似乎没有什么办法。

        除非是,他能知道,道天是在什么地方,看到了这画轴,从而将其感悟,变成了自身的至尊法。

        而此事,似乎除了搜魂,没有其他道路,可道天身为曾经的最强序列,孟浩想要搜他的魂,也并非容易。

        所以,孟浩准备尝试另一个方法,此刻一拳落下,天地轰鸣。一股强烈的冲击骤然间从孟浩拳头上爆发出来。蕴含了他的肉身之力。更蕴含了孟浩的罗天仙力,轰鸣中,道天面色大变,他竟无法控制身体,被这大力轰中,嘴角溢出鲜血,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退开来。

        几乎在他倒退的一瞬,孟浩拳头立刻化作手指。妖封禁法,骤然展开,向着道天的至尊法形成的画轴,蓦然一指。

        妖封,第七禁,因果禁!

        他赫然是要以因果之法,去找到这画轴的因果线,从而找到此物真正所在的地方。

        轰的一声,在孟浩手指落下的刹那,这画轴内雕像上的黑衣人。抬起了头,神色冷漠。没有丝毫情感,只是冷冷的看了孟浩一眼。

        这一眼看去,孟浩脑海嗡鸣,全身振动,嘴角溢出鲜血,身体骤然后退,而他的因果禁,在落下的刹那,立刻这画轴上突然出现了无数的因果丝线。

        可诡异的,是这些因果丝线,竟在出现的一瞬,居然全部成为了灰色,全部灰飞烟灭,竟没有一条完整,全部碎开。

        “这不可能!”孟浩睁大了眼,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幕所代表的,是这什么的至尊,他所认识的所有人,都已死亡,亦或者,他所认识的所有人,都认为,他已死亡!

        所以,他的因果线,全灭!

        而因果线全灭之人,根本就不可能还活着,世界都认为他死亡,所有熟悉的人都认为他死亡,那么,就就可以影响规则法则,使他……真正的死亡。

        “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之人,莫非这画像,画的是一个死人!!”孟浩内心震动,他有些不甘心,双眼露出果断,狠狠的一咬牙后,直接咬破舌尖,双手掐诀时,自身的封妖一脉的波动,轰然爆发。

        借助罗天仙,去催发体内那滴帮助孟浩融合了第一枚涅槃果后,藏在他体内的九封至尊的鲜血,使其爆发之下,让自身的封妖气息,连接天地,沟通山海界。

        轰鸣间,距离这里遥远的山海界,全部震动,山海齐颤时,日月两颗星辰,竟爆发出强烈的光,似乎在其内,有至宝蕴含,如在呼应孟浩。

        这一刻,孟浩身体一震,他感受到了自己体内,封妖传承的波动,还有所有封妖禁法的震动,他呼吸急促,右手抬起,向着画轴内的黑衣人,再次一指。

        妖封,第七禁!

        这一刻,是孟浩不惜代价,借助自身未来身份,换来山海界相助,展开的最强的禁法,此法一出,孟浩全身轰鸣,而在他一指落下的瞬间,那画轴内的黑衣人,突然的,在他的身上,因果线再次出现。

        这一次出现的因果线,依旧是黯淡,依旧是全部崩溃,似乎与之前的,没有什么区别,孟浩内心一震,可在下一瞬,他忽然睁大了眼。

        因为他看到,那些碎灭的因果线,竟没有消散开,而是在这黑衣人的身后,彼此缠绕在一起,赫然……勾勒出了一个身影。

        这身影闪动了几下后,形成了一幕画面,画面内的,是一个背影,一个有着一头白色的长发的背影。

        而在这背影四周,赫然存在了让孟浩无法形容,甚至无法想象的……因果线!

        那因果线,近乎无边无际,密密麻麻,多到了让孟浩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程度,他从来没见过一个人,可以拥有如此惊天的因果线。

        蔓延之下,这些因果线绝大多数,直奔上方虚无,只有不多的几条,竟是蔓延到了山海界内!

        “他是谁!”孟浩呼吸急促,可就在这时,突然的,那画轴内的黑衣人,全身猛的震动,竟蓦然抬头,右手抬起猛的一挥,轰的一声,他身后的白发背影,直接消散,那些因果线,全部崩溃。

        甚至……就连画轴,也都在这一瞬,轰隆隆的四分五裂,消散在了天地间,可……那黑衣人,竟没有与画轴一起消失,而是从其内走出,喃喃低语。

        “我不应该在的……是谁,将我呼唤醒,是谁……将我从我的世界里求来!!”他的声音似带着某种奇异的力量,更有无上威严,传出时,整个如风界都在颤抖,天地失色,风云轰鸣。

        似乎,之前他第一次出现时,他可以决定是否让外界感受到自己,那个时候,他选择了沉默,而如今,他再次出现,他的选择,是问出这一句话,让他的气息,传入天外,让他的声音,回荡因果之中。

        道天哪怕是施展这至尊法之人,可依旧发出凄厉的惨叫,七窍流血,身体急速后退,神色骇然。

        林聪,更是全身鲜血喷出,惨叫中身体几乎要萎靡下去,还有韩青雷,还有宇文坚,还有那第五山的序列以及四周所有人。

        孟浩鲜血喷出,身体立刻后退,神色震撼。

        就连纵无涯,都鲜血喷出,露出不可思议,看着那黑衣人,他呼吸急促。

        哪怕是失去了双眼的帝君,此刻都强烈的颤抖,他看不到黑衣人,可他的世界里,黑衣人所在的地方,居然是一片煞气的漩涡,那漩涡内,赫然有无数面孔,无数生命,正在嘶吼,仿佛要从漩涡内冲出。

        “您……是谁!!”帝君骇然,他都不敢用你这个字,而是用了您。

        这一刻,骇然的不仅仅是此地众人,山海界内,第九山四周,四大星辰之一,王家所在,这一瞬,整个王家所有血脉之人,全部身体颤抖,全部脑海轰鸣,有鲜血喷出,而在王家禁地内,那片竹林里,那老气横秋,全身干瘦,盘膝坐在一处竹子上,正教训身边几个辈的老者,突然身体猛地哆嗦起来。

        “这气息……”他身体颤抖,竟一下子消失,出现时,赫然在了星空,看向如风界的方向时,他身体更为颤抖,神色渐渐露出骇然与无法置信。

        同一时间,如风界外,海梦至尊神色平静,而那如风主宰,则是身体一顿,猛的回头,看向如风界时,他的表情很震撼,他的内心,泛起了滔天大浪。

        “海梦,你早就知道……你疯了吗,为什么不阻止!!”他喃喃,早已失色,显然,他……认识这个黑衣人!!

        “疯了么?或许吧,我的家只剩下了九座山,我的所有熟悉的人,都已埋葬在了山下,可我居然还活着……

        我已没什么不可失去的了,既然乱,就让这所有的世界,山海界也好,三十三天也罢,外面的世界也好……一起彻底的大乱吧。”海梦淡淡开口,脸上露出微笑,只是那笑容的背后,是悲伤,是癫狂。

        而在如风界的上方,在那凹陷的大网内,此刻其内混沌中,存在了所有身影,都在看到那黑衣人的刹那,全部颤抖,全部骇然,全部震撼,全部倒吸口气,居然不约而同的,齐齐后退。

        “是……是他!!”

        “不对,不像……”

        “不可能,此事诡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立刻将此事汇报上去,这将是大变!!!”

        天地轰鸣,如风界颤抖时,这黑衣人闭上了眼,带着满身的煞气,竟向着远处迈步走去,如同一个天地间的孤魂,飘忽间,向着远方,似乎没有固定的方位,越来越远。

        “师尊!!”道天擦去鲜血,立刻急声开口,可那黑衣人却没有丝毫停顿,喃喃低语,着外人听不到的话,走向虚无。

        道天立刻再次施展至尊法,可却睁大了眼,鲜血喷出,他绝望的发现,自己竟再无法展开至尊法,仿佛……被生生的抹去!

        “孟浩!!还我至尊法!!还我师尊!!”道天猛的转头,死死的盯着孟浩,凄厉嘶吼,修为爆发,冲杀而来。

        孟浩也没想到,自己施展因果禁,居然会造成如此后果,他呼吸急促,看着那黑衣人的远去,他忽然内心一震,隐隐的,他察觉到,似乎自己与那黑衣人,在那因果禁下,仿佛产生了某种奇异的联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