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126章 当关!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126章 当关!

    作品:《我欲封天

        于此同时,其他的血坑,此刻全部沸腾,似被封印,无数血气升起,在每一个血坑外,都化作了一把血色的剑,漂浮不动,可却有煞气散开。

        唯独孟浩消失的那处血坑没有血剑,可那里是所有黑袍人,追击之处。

        孟浩速度极快,轰的一声,从地宫血坑穿梭,出现时,在了一处通道内,这通道细长,他一晃继续下沉,这一次,直接就进入到了最下方的密洞中,刚一踏入,立刻孟浩眼前血光弥漫,刺目几乎让人目眩。

        他双眼一闪,暗自心惊时,感受到一股难以形容的的邪恶气息,在这一刹那扑面而来,仿佛有无数凄厉的声音在他耳边惨叫,偏偏那些凄厉之声,每一个孟浩都熟悉,都是他认识之人的声音。

        不仅如此,甚至在这一刻,他眼前出现了无数幻觉,甚至有种自己的身体要崩溃之感,仿佛置身在九幽黄泉内。

        他的心跳加速,他的血液逆转,孟浩面色瞬间大变,似修为都几乎要紊乱,险些控制不住,猛的一咬舌尖,借着剧痛让自己出现刹那的清醒后,他面色苍白,身体快速后退,直至靠近通道一些,才勉强抵抗。

        甚至,他有强烈的预感,即便是这靠近通道的位置,若是时间略久一些,自己依旧还会被那邪恶的气息沾染,甚至修为将会丧失!

        这是直觉,这直觉让孟浩双目收缩,他快速看向四周,一眼就看到了那些雕像。有玄龟。有鹤。甚至还有鹿……

        “它们……都是逆灵么!”孟浩双眼收缩时,他最终看向这密洞的正下方,那血色的冰块所在的区域,他看到了血色的冰块内,封印的那只血色的蝙蝠。

        一切邪恶,正是从这血色冰块散出,从这血色蝙蝠身上散出,它……才是此地邪恶的源泉!

        鹦鹉与皮冻。也都在看着四周,神色都有变化。

        就在这时,孟浩储物袋内传出一声嘶吼,血色面具自行飞出,在半空中轰的一声,散发出滔天的血光,在那血光内,獒犬……终于苏醒。

        它的身体蓦然飞出,在半空时回头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露出依恋。仿佛与时候一样,在它的世界里。孟浩是它的主人,也是亲人,是它生命意义的一切。

        一眼看后,獒犬目中露出果断,咆哮一声,转身时,竟化作一道血光,冲入那血色冰块中,它要去夺舍逆灵,要去……取而代之!!

        若失败,它会死亡!

        可若成功……从此之后,它就是逆灵!

        此事疯狂,若非这逆灵处于最虚弱,甚至很有可能早已死亡,獒犬没有丝毫成功的可能,但就算是这逆灵死亡,或是虚弱到了极致,獒犬这里,成功的可能到底多大,无人知晓。

        好在,獒犬本身就是一种血中诞生的灵,所以在天生上,与那血蝠属于同源,这就是给了它一搏的可能。

        此刻一扑,獒犬化作的血光,一瞬就融入血色冰块,向着血色蝙蝠,直接吞噬而去。

        轰鸣之声,在这一刹那滔天而起,血色冰块颤抖,似乎有某种无形的嘶吼,在这一瞬,龙争虎斗般,从血色冰块内传出,轰鸣密洞,孟浩喷出鲜血,身体快速后退,獒犬夺舍逆灵,他无法帮助,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獒犬一路保护的送到这里。

        至于能否成功,不在孟浩,在于獒犬自身的造化。

        且孟浩无法继续停留,他必须要出去,否则的话,在那邪恶气息的沾染下,他会从此之后修为消散。

        况且,此刻在上方的通道内,正有呼啸之声传来,那些黑袍人,已快要追杀来临。

        孟浩深吸口气,看向鹦鹉与皮冻,目中之意,鹦鹉明白。

        鹦鹉迟疑了一下,猛的尖叫。

        “拼了,他奶奶的,五爷拼一把,孟浩,你欠我一个大人情!老三过来帮我!”鹦鹉尖叫中翅膀扇动,立刻无数杂光飞出,笼罩血色冰块。

        皮冻不情愿的飞了过去,被鹦鹉一把抓到,似与皮冻融合在一起,全力施展它的奇异道法,帮助獒犬,使獒犬这里,成功的可能更大。

        “就算五爷帮它,能否成功,也要看它自己的造化!”鹦鹉大吼。

        “多谢,能做的,你们都做了,就看它自己了……而我,帮不上的不多,我能帮的,是去阻止外人,使无人能进来,对你们干扰!”孟浩深深的看了獒犬融入的冰块一眼,转身时,身体一晃,从这密洞内,直奔上方通道而去。

        这里的邪恶之意,尽管对人影响极大,可若是强行抵抗,可以对抗一些时间,孟浩能做到,那些黑袍人,一样也可以做到。

        孟浩不能去赌,若是任由那些黑袍人来到这密洞,他不知道对方是否会有什么举动,直接就影响了獒犬的成败。

        因为太在意,所以更不能去轻易决定,唯一的稳妥方法,就是阻止任何人,踏入这里!

        整个地下的血葬之地,是两个部分组成,一个大如地宫,一个如密洞,之间有一条通道,而此刻孟浩在这通道内,一眼就看到了前方追杀而来的那些黑袍人。

        目中杀机一闪,孟浩没有迟疑,向着这些黑袍人,瞬间杀去。

        他的上方,就是地宫,他的下方,则是密洞。

        “獒犬,你保护了我很多次,这一次……我来保护你!”孟浩喃喃时,全身修为运转,杀机弥漫,他不知道獒犬的夺舍逆灵最终能否成功,又或者需要多久,可孟浩明白,自己没有退路,也不需要退路。

        他深吸口气,全身修为爆发时,仙脉激荡。整个人散出锋利之意。眨眼间。就与那些追来的黑袍人,相互碰到了一起。

        这条通道不大,众人在其内,瞬间神通弥漫,术法轰鸣,若是换了孟浩全盛时期,他击杀这数十人,并不困难。可如今他修为只恢复了六成左右,出手时,艰难了不少。

        可就算是再艰难,孟浩身为序列,仙帝境界,也绝非寻常的古境强者可以比拟,此刻出手时轰鸣回荡,血妖头颅幻化,更有神火本源扩散,一时之间。厮杀滔天。

        “你们,不是如风界的修士!”孟浩身影如闪电。在这些黑袍人之间穿梭,右手成爪,直接抓在一个修士的天灵,血妖**展开,猛的一吸,可竟吸不走丝毫。

        “道不同,你之道虚妄,我之道真,你撼动不了,一切,为了真道。”那被孟浩扣碎了天灵的黑袍人,他的黑袍被掀开,露出了面孔,那是一个青年,面色苍白,傲然一笑,气绝身亡。

        孟浩内心一震,出现在另一个黑袍人的面前,右手抬起时刹那灭生一拳,轰出后,那黑袍人全身颤抖,鲜血喷出时,直接四分五裂。

        临死前露出了藏在黑袍中的面孔,那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的眉心上,赫然有一个鳞片,居然是妖修!

        “一切为了真道!”那妖修黑袍,死亡的一瞬,惨笑中吼出了这么一句话。

        其他人神色似没有太多变化,纷纷沉默,可他们出手却更为犀利,一道风刃呼啸,直接从孟浩身边横扫时,他的面前,有九条海龙咆哮而来,张开大口,向着孟浩直接吞噬。

        孟浩越战越是心惊,这些黑袍人给他的感觉,越来越诡异。

        他皱起眉头,至尊桥在这一瞬,轰轰出现,形成威压,向着四周横扫,使得这些黑袍人不得不后退时,孟浩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白骨长枪出现,直接一枪刺入一个黑袍人的眉心,死亡前,此人的黑袍掀开,露出了一个女子的面孔,她望着孟浩,分明将死,却没有畏惧。

        “一切,为了真道!”她淡淡开口时,身体轰然碎灭。

        孟浩有些毛骨悚然,他此刻若还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他就不是心思缜密的方家少族了,实际上,他之前在看到这些人修为的瞬间,他就想到了当初刚刚降临第九国,剑道子给出的警告。

        在那瀑布内,传出的妖言惑众之法,以及孟浩用仙目,看到了的瀑布内的身影。

        当时的事情,让孟浩内心出现过很多的猜测,直至后来看到有修士沉迷在**时,孟浩忽然意识到,如果在这如风界内迷失,会不会……在原本可以离去时,选择不离开,而是留下,永远的居住在这如风界内,在这里,不断地沉迷进去。

        这种事情,在孟浩看来很有可能,而如今,眼前的这些黑袍人,让孟浩当初的猜测,有了证据。

        “你们……都是历代山海界降临下来的修士中,沉迷在各自的**里,最终没有选择回去之人!!”孟浩一声大吼,他的吼声传出后,这些黑袍人瞬间沉默,可眨眼的功夫,他们抬起头,看向孟浩。

        “一切,为了真道!”平静的声音,从这些黑袍人口中同时传出,似带着某种奇异的力量,让孟浩心惊时,这些黑袍人再次杀来。

        轰鸣回荡,孟浩双眼通红,弥漫了血丝,他的衣衫被鲜血染红,与此同时,在上方的地宫中,此刻虚空扭曲,猛然间,出现了十六七个身影,正是被帝袍中年派来之人,他们一个个被黑袍盖住了面孔,出现后,当首的黑袍人,身上修为激荡,竟是堪比熄灭十盏魂灯者,他大袖一甩,一指地面的血坑。

        “奉帝君之命,击杀孟浩,煞阵归位,血炼杀起!”苍老的声音,从这黑袍人口中传出。

        整个地面的血坑,忽然之间,全部剧烈的沸腾,随着沸腾,那些血坑上漂浮的血剑,全部飞起,直奔这黑袍人而来,在他袖子一甩下,这些血剑炼成一串,重新刺入大地,顺着孟浩离去的那处深坑,直奔下方通道而去。

        ------------

        今晚1,兄弟姐妹,约不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