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124章 一切为了真道!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124章 一切为了真道!

    作品:《我欲封天

        几乎在孟浩踏入第三国的同时,在这第三国的国运山上,那穿着帝袍的中年男子,正盘膝打坐,他的面前,漂浮着一个水晶球。

        这水晶球光芒流转,其内似存存在了一个被分割的世界,若仔细去看,可以清楚的看到,在这被分割的世界内,赫然有三道身影,若隐若现,正发出凄厉的嘶吼,仿佛要冲出,可却做不到。

        那三个身影,如果孟浩在这里,他立刻就会大吃一惊,甚至会头皮发麻,心神震撼,因为……他认识其中两个!

        一个,正是已死亡的童子洪斌,而另一个……则是第十序列海东青!

        至于第三人,可以想象,他应该就是死在了道天手中的第二山序列!

        这三人分明已死亡,可看着水晶球的样子,居然封印着他们的魂,这件事情,透着诡异!

        就在这时,忽然的,那帝袍中年双眼忽然睁开,露出一缕幽芒,遥遥看着第三国与第四国的边界方向,孟浩踏入的区域。

        他的修为不高,甚至都不到仙境,可偏偏在他身上,却有一股奇异的气息缭绕,使得他整个人,充满了神秘莫测。

        与此同时,他的四周,在他睁开眼的刹那,出现了一道道模糊的身影,一个个要么站在山,要么漂浮在半空,每个身影都穿着一身黑袍,将头部遮盖,看不清样子,可在他们身上,竟都散发出古境的波动。

        要知道这如风界的修士,是无法修行突破到仙境。更不用古境。可在这里。却是一下子多出了这么多强者,甚至在这些黑衣人中,有那么两三位,修为波动之强,竟不弱于山海界的宗门家族的十灯以上长老,甚至更强。

        他们一言不发,环绕在四周,似在等待那帝袍中年的命令。

        帝袍中年神色如常。右手抬起一挥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幕画面,画面上的,正是之前踏入第三国的孟浩。

        他看着孟浩喷出鲜血,看着孟浩身体干瘦,看着他虚弱无比时,帝袍中年双眼闪动了一下,陷入沉思。

        “有那女子的消息了么。”他忽然开口。

        “已派人去追杀,可此女狡诈,至今逃亡。没有被灭杀。”四周一个黑衣人,缓缓开口。声音沙哑,似年纪不。

        “她是变数,你亲自去一趟吧,时间拖的太久了,为确保万一,尽快击杀!”帝袍中年平静道。

        “一切为了真道!”那黑衣人深吸口气,抱拳一拜,认真的开口。

        “一切为了真道!”帝袍青年淡淡道。

        “一切为了真道!”四周的其他黑衣人,也都在这一刻,全部低头,语气坚定,带着某种执着,同时开口。

        “至于这孟浩……此人微不足道,与那道天一样,都是局中蝼蚁罢了,不用去理会,他若敢来国运山,也会如那道天一样,仓惶而逃,从此再不敢踏入第三国半步,序列之事,非万不得已,我们不参与,他们的用处不再现在,而本帝这里,再有一些时间,就可离开此山,那个时候……就是我们成就大事之时!”帝袍中年微微一笑,看了眼面前的水晶球,半晌之后,闭上了眼。

        他四周的那些黑袍人,一个个沉默,抱拳一拜后,身影缓缓消散,消失在了八方。

        第三国,洞府内,孟浩此刻内心震动,他看着手中的血色面具,又看了看地面,双目微微一闪,神识蓦然散开,顺着大地,蔓延进入地底,半晌之后,他皱起眉头,他的神识没有发现丝毫不同之处。

        可偏偏从血色面具内的獒犬那里,在它挣扎与苏醒状态中,透出的那种渴望,却更为强烈,孟浩从来没在獒犬这里,感受到如此程度的渴望。

        仿佛若能获取这种渴望,獒犬这里不但可以立刻苏醒,甚至还会出现蜕变般,与之前截然不同,会出现某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里,到底藏了什么……”孟浩若有所思,没有再轻举妄动,而是将血色面具收起后,闭上眼,开始打坐疗伤。

        丹药配合永恒境界,孟浩的伤势,正在快速的恢复,直至三天后,他双眼蓦然睁开时,露出一抹精芒。

        “恢复了六成……再往后,恢复就慢了。”孟浩喃喃,这三天里,獒犬那边的渴望,更为强烈。

        孟浩一拍储物袋,立刻鹦鹉与皮冻飞出,这两个家伙一飞出,就立刻紧张的看着四周,没有发现危险后,这才松了口气的样子。

        “道天没追杀来。”孟浩冷哼一声,鹦鹉与皮冻这里,时而好似不畏生死,时而又胆的不得了,让孟浩也头痛,他才不信鹦鹉与皮冻在他和道天交战时不知情,甚至孟浩也想过把它们俩召唤出来。

        可这两个家伙,那个时候居然在装死一般。

        “嘿,这事你可不能埋怨五爷,以五爷的本事,一道目光息息间就可以灭杀那道天千百次,实在是我当时打了个盹,哈哈。”鹦鹉心虚的大笑。

        “三爷不是这么想的,三爷认为,你需要历练,想要成为强者,就需要不断地去历练,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的话,三爷不会为你出手!”皮冻严肃的开口。

        它这么一,孟浩很诧异,以往的时候,皮冻都是与鹦鹉一个语气才对,莫是孟浩,就连鹦鹉也都愣了。

        “你们俩吵架了?”孟浩好奇的问道。

        鹦鹉干咳一声,威胁的瞪了皮冻一眼。

        “老三的正确,看来五爷也没必要瞒着你,没错,除非是你真正的生死关头,否则的话,我们不会出手。”鹦鹉一副前辈高人的样子。

        “没错,这该死的鸟,邪恶的鸟,三爷和它吵架了,三爷从此之后与它势不两立!”皮冻立刻怒气大吼。

        “你什么,你敢不敢再一遍!”鹦鹉立刻全身毛发竖起,尖声道。

        “三遍三爷也敢!”皮冻怒吼,瞪着鹦鹉。

        孟浩立刻头痛,眼看这两个家伙要争吵,他低喝一声。

        “够了,要吵回储物袋你们吵去,鹦鹉,你来看看此地有什么不对劲,皮冻,你也来看看,这里有问题,呃……也有恶霸!”孟浩立刻开口。

        皮冻原本不屑,一听有恶霸,顿时双眼明亮,仔细的看向大地,看着看着,它忽然倒吸口气。

        “真的有恶霸,好多恶霸!!”

        鹦鹉那里也是看了看后,神色突然变化,露出无法置信。

        “煞荒血引天离阵!!”

        “这种远古煞阵,如今居然还有人能布置出来,此阵主重祭祀,这里祭祀的是……不可能!!”

        孟浩目光一闪,神识散开,直接就与鹦鹉以及皮冻融在一起,在这一刹那,他脑海轰的一声,他眼前出现了无数画面,他看到,在这大地的深处,在无尽的下方,赫然存在了一处巨大的地宫!

        这地宫庞大无比,有九十九个巨大的血坑,坑中鲜血沸腾,如被燃烧一般,散发出阵阵血色的雾气,正缓缓升空。

        在这九十九个血坑的四周,环绕着无数修士,这些人修为都不高,一个个皮包骨,可却神色露出狂热,在一处处深坑旁,不断的隔开手臂,释放鲜血。

        隐隐的,在这地宫中,还有阵阵低声的咒语之音,在缓缓地回荡。

        更远处,有数十个黑袍人,正盘膝打坐,似在守护,似被阵法阻碍,孟浩看不清他们的修为。

        更让孟浩大吃一惊的,是在这九十九处深坑中,赫然每一处,都盘膝坐着一个修士,一个九十九个修士,都盘膝坐在深坑内,被鲜血覆盖,如果不是具备特殊的方法仔细去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而其中一处深坑内的修士,孟浩认识,正是……第九国的那位年老之人,剑道子!

        孟浩呼吸急促,借助鹦鹉与皮冻,他的目光穿透了这九十九处深坑,看到了更下方,这九十九个血坑,如漏斗一般,越来越细,直至最后,化作了孔。

        而在这孔的下面,在那九十九处深坑下,有一条通道,而在这条通道下,赫然还存在了一处地宫。

        了很多,如同一个密洞,如上面的地宫连在一起,仿佛一个倒着的葫芦!

        在这洞中,四周摆放着一些雕像,这些雕像所刻,竟是一只只灵兽,有的是龟,有的是鹤,还有一个,是一只蝙蝠。

        这些雕像之间,似乎有一天光线,将它们环绕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形,而在这圆形的中间,那密洞内,有一个血色的冰块!

        在这血色的冰块里,可以看到,封印了……一只血色的蝙蝠!

        这蝙蝠的样子,赫然与那四周雕像中的蝙蝠雕像,一模一样!

        此刻,这冰块正在融化,而每融化一些,就会有血气上升,传入通道内,又被通道上方那九十九个孔吸收!

        “这是什么!”孟浩面色变化,他只是看了那血色冰块一眼,立刻就有无边邪恶的气息,轰然间扑面而来,哪怕是神识去看,哪怕隔着鹦鹉与皮冻,孟浩依旧能感受到,在那邪恶中蕴含的疯狂以及其内恐怖的力量。

        那绝不是……修士可以掌握的,那仿佛是超越了天地规则,甚至超越了本源的存在。

        “那是……逆灵……”鹦鹉轻声喃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