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122章 他叫戮!!(第四更)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122章 他叫戮!!(第四更)

    作品:《我欲封天

        这煞气之强,刚一出现,就立刻卷动八方,大地无数沙土颤抖,苍穹无尽虚无变化,一道道闪电轰轰降临,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似乎都被这煞气渲染,成为了黑色。

        仿佛,那画面内的雕像,不再是画中,而是出现在了道天的面前,仿佛这如风界,也不再是如风界,而是变成了画面中的世界。

        大地漆黑,天空漆黑,可偏偏在这漆黑中,孟浩可以看清所有。

        他看到那雕像上盘膝打坐的黑衣身影,此刻似乎动了一下,缓缓的抬起头。

        仅仅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这世界轰鸣起来,仿佛时间都静止,仿佛规则都大乱,本源在这身影面前,仿佛都匍匐,如在跪拜。

        一股强烈的杀机,在这一刹那,如同一道利箭,直接顺着孟浩双眼穿透而来,轰入他的心神中,让孟浩身体猛地震动,面色一变时,孟浩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

        这危机,不是来自道天,而是来自那画中的黑衣身影!

        “他是谁!!这又是什么至尊法!”孟浩内心强烈的震动,每一个序列的至尊法都不一样,他见识过其他几个序列的至尊法,可唯独这道天的至尊法,让孟浩觉得不可思议。

        孟浩神色凝重,罗天仙的境界,让孟浩感受到了自身的强悍,就算是这道天,若没有这个至尊法,也不是他的对手。

        哪怕道天九次入古,可路若是错了,即便是九次。也终究是错的。孟浩的路。是罗天仙路,在远古时,最强的仙境之路!

        “你之前曾,我的路错……”道天望着孟浩,眼中露出强烈的杀机,缓缓开口。

        “我的路,的确是错的,这一我知晓。可你不知道的是,我之所以在这错误的路上一次又一次的压制突破,是因为,我要走的路……是我至尊法内,画中人的修行之路!”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这是一副什么画轴……我知道的是,这画轴很平凡,平凡的根本就是凡俗的纸张,凡俗的木轴,这里面唯一的不平凡。就是画出的黑衣身影。”

        “因有了他,所以这凡俗的纸。普通的木轴,化腐朽为神奇,变的不凡!”

        “他代表了杀戮,充满了我这一生没有再遇见过的惊天煞气,所以,我称呼他为戮,而在我的心里,他……就是我的师尊!”

        道天声音传出时,他竟直接跪在了那画轴面前,神色中露出狂热,深深一拜,在他一拜之后,那画轴内雕像上的黑衣身影,头颅终于抬起,露出了面孔。

        那是一个苍白的面孔,没有表情,甚至长相也很平凡,可在这平凡里,却是露出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冰寒,冷冷的看着孟浩。

        仅仅是一道目光,孟浩这里身体轰然震动,他感受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甚至比九海还要磅礴,直接笼罩而来,使得孟浩喷出鲜血,哪怕此刻是罗天仙,也依旧蹬蹬蹬的后退。

        他不想退,可在这画轴黑衣男子的目光下,竟不得不退。

        甚至在这退后时,来自那画中人的威压,竟让孟浩这里,仿佛要承受不住,逼的他去下跪,去屈服,去膜拜!

        每一次退步,孟浩都会发出一声低吼,当他退出了七八步时,他双眼赤红,身体强行停顿下来,代价时全身所有位置,在这一刻,都喷出血雾。

        尤其是双膝,更是颤抖中,似要断裂。

        “我居然被一张画轴逼退,哪怕这画中人曾经是天地大能,甚至是至尊,可如今……这只是一个画轴而已,凭什么……让我退!”孟浩挣扎的抬起头,脸上的神情狰狞,七窍流血,可他的气息,却是在这一瞬,轰然爆发。

        “我的道,是大自由,是大自在,天地间,除了我的父母至亲,无人……能让我孟浩去跪拜,你又算得了什么!”孟浩声音都嘶哑,低吼时他右手抬起,体内罗天仙的修为,在这一刻全部运转,唯一的一条仙脉,轰然鼓胀,在他的身体内,似乎构架出了一座桥!

        随着他右手在身前狠狠的一挥,他体内如桥般的仙脉,轰然爆发,磅礴之力,尽数的轰鸣而出,化作了孟浩面前的……一座真正的桥!

        至尊桥!

        孟浩的至尊法,本是极强之道,之所以曾经看起来威力寻常,不是此法弱,而是孟浩的修为,无法去发挥出多少。

        可如今,他在罗天仙这个境界下,再次展开这至尊桥,与以往截然不同,轰鸣间,至尊桥降临,天空颤抖,大地碎裂,一座无上之桥,出现在了孟浩的身前,出现在了这世界中。

        看起来不再是虚幻,而是成为了一座真正的桥,惊天动地,庞大的无法形容,仿佛世界在这座桥面前,都只能算是一部分。

        此桥纵横,无边无际,通往无上苍茫。

        一股至尊的气息,从这座桥上散开,世界在颤抖,天地在恐惧,孟浩终于……将这至尊桥真正的威严,以其罗天仙的境界,展现出了不多的一些。

        非但如此,更是在这至尊桥上,赫然出现了一些虚幻的身影,这些身影都是模糊的,在这座至尊桥上的不同区域,分别存在。

        每一个身影,都有恐怖的威压蕴含,似乎,这些人,就是曾经有资格踏上这座至尊桥,虽然没有走完,可却留下了神念的曾经的天地大能!

        “踏天……桥……”就在孟浩的至尊桥出现的一瞬,那画面内雕像上的黑衣身影,目光落在了这座桥上,目中居然出现了一抹追忆,喃喃之声,更是在这一刻传出。

        这声音,似乎也蕴含了回忆,可却依旧冰冷。

        这一幕,就算是道天,也都大吃已经,跪拜中抬起头,露出无法置信,这画轴是他的,这至尊法也是他的。

        可……就算是他,也从来没听到过画轴内的黑衣身影,过一次话!

        似乎,这至尊桥的出现,引起了一些他始料未及的变化,这变化,让他内心震动的同时,孟浩那里,也脑海嗡鸣。

        “踏天桥?”孟浩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的至尊桥。

        就在这时,忽然的,画面内,雕像上的黑衣身影,突然的站起了身,带着一头无尽的长发,向着前方一步迈出。

        这一步,让道天内心震动,孟浩在正对面,他看的更清晰,隐隐间,这一步,似乎蕴含了某种道,仿佛缩地成寸,又如无中生有,一步,从画中走出,从虚幻走入真实,出现在了……孟浩的至尊桥上。

        孟浩心神一震,他看着那黑衣身影,站在至尊桥上,神色内冰冷中带着追忆,居然一步步,在这踏天桥上走去,越走越远,掠过了一个又一个身影,仿佛要走上至尊桥的巅峰。

        但就在这时,那黑衣身影的脚步突然一顿,在这桥上的停了下来,他默默的低头,看着脚下的桥,渐渐惆怅。

        “踏天桥,不完整……”

        “我,也不完整……”

        “当年……在他与她的面前,我完成了使命,带着奇怪的心痛,带着惆怅,转身时,我明明已消散……”

        “为什么……我还在……”黑衣身影喃喃,大笑起来,笑容冰寒,煞气滔天。

        “我比你,更爱她!!”黑衣身影笑声癫狂,转身时大袖一甩,轰鸣间,至尊桥居然在他面前,骤然崩溃,可随着崩溃,这黑衣身影,一样颤抖,神色内带着追忆,带着刺痛,转身时,他的身影,与踏天桥一起,消失了。

        出现时,他回到了画轴内,回到了雕像上,重新的低下了头。

        可在这一刹那,道天那里哇的一声鲜血喷出,轰轰中,他全身爆出血雾,这画轴内似具备某种吸力,眨眼就将他的生命,抽走了近乎一半,使得道天颤抖,面色瞬间苍白。

        他施展至尊法多次,可却从来没有一次,如现在这样,好似被反噬。

        孟浩一样鲜血喷出,身体退后时,他感受到了罗天仙时间的即将结束,危机关头,他双眼忽然一闪,右手抬起,一拍额头,竟主动的选择脱离罗天仙的境界,涅槃果从眉心出现,落在了孟浩手中时,他的气息一下子跌落,面色更为苍白,可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冷眼望着道天。

        “你还要继续战么!”孟浩平静开口。

        “你怕了?此刻的你,应该是虚弱到了极致,我杀你,易如反掌!”道天呼吸急促,他看着面前消散的画轴,又看向孟浩,冷笑开口,可内心也有迟疑,他有些拿捏不准,孟浩这里的那种强悍的状态,是否还可以继续出现。

        “杀了你,孟某要付出的代价很大,我会重伤,于这如风界内,也很难再去收获什么。

        不过,若你执意找死,我可以成全你。”孟浩脑海念头瞬间百转,本想以平静示人,可念头一动,却是皱起眉头,望着道天,右手抬起时,他的手心内涅槃果,一闪一闪。

        道天双目收缩,盯着孟浩,若孟浩是平静的模样,他会立刻判断孟浩是故弄玄虚,可孟浩居然是皱眉,给他的感觉,似有些无奈,这就立刻让道天这里,再次拿捏不准。

        “一试就知!”道天沉默时,眼中杀机一闪,身体一晃直奔孟浩。

        ------------

        四更送上,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