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90章 序列宣战!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90章 序列宣战!

    作品:《我欲封天

        谁是上位者,在这一刻,似乎有些不清了。

        第九国的祭坛上,孟浩站在一旁的边缘,看着远处的苍穹,苏嫣已被他重新封印,扔在了储物袋内,他站在那里,有沙漠的风吹来,掀起尘土时,也吹动了孟浩的长发与衣衫。

        他的身后,其他几人,都在沉默,看向孟浩的背影时,都在这复杂与畏惧,哪怕是凡冬儿,也都如此。

        孟浩的杀戮,超出众人的强大,使得他在这第九国,经过这一战,凝聚了无上的地位。

        祭坛下的剑道子等人,也都在看向孟浩时,露出了真正的对于仙人的敬畏,不再抬头去看,而是缓缓的低下头,跪拜在了那里。

        他们明白,从这一刻起,其他仙人他们可以不需要太去唯命是从,在这个第九国度内,从今天开始,直至孟浩离去或者是被人取代,孟浩的声音,将是……一言九鼎。

        在众人沉默时,第八国中,属于第八国的祭坛上,此刻一片白骨,死意滔天,有八个修士,正颤抖的跪拜在那里,而这八人的前方,坐在一推白骨上的,正是那第八山海的序列,穿着黑色长袍的干瘦青年。

        “你们带来的人太少了,怎么不多带一些,我……还没有杀够。”他眼中露出残忍之芒,冷眼看着颤抖的众人,最终抬起了头,一股滔天的煞气,在他身上轰然爆发,至于四周,弥漫了大量的尸骸。没有一具是完整。

        鲜血。染红了祭坛。

        第七国上。有一个手持长枪的青年,这青年的长枪上,赫然有七个头颅,被他穿成为串,他站在那里,四周的八人,都在颤抖。

        “我不想灭杀你们,可谁让你们非要来抢我的序列呢。在第七山海,我不敢过分,可在这里……你们算什么东西!”青年咧嘴一笑,一股强大的信念之意,在他身上爆发出来。

        第六国中,坐着一个童子,这童子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盘膝坐在祭坛,笑眯眯的看着四周的人,他的四周。有九个大汉站立,这九个大汉。每一个都神色冷漠。

        这第六国,最为特殊,竟没有一个带人进来,使得此地,没有雷霆降临。

        而最惊人的,是第五国,那里的祭坛,直接成为了血色,只有一个人从血海中走出,站在了祭坛的边缘,此人身体略胖,脸上总是带着微笑,可在那笑容背后,却藏着冷漠。

        与他一切来得所有人,都全部死亡,只剩下了他一个。

        “欲夺我的序列,你们还不够资格。”这满脸笑容的青年,喃喃低语。

        第四国中,一片寂静,穿着白色长袍的林聪,一脸傲然,他的身后,跟着四个修士,这四人神色上都有戾气,四周尸体弥漫。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出手,而是他的这四个随从,直接灭杀了另外四人以及那些被带来的修士。

        “希望在这里,能有趣一些。”林聪微微一笑。

        第三国,一样血流成河,可不同的是,在这第三国中,此刻存在的九人,竟没有一个是序列!九人里,有一个中年男子,此人穿着一身帝袍,站在那里,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那笑容带着满足,更有一抹期待。

        “等了太久太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主宰之言,果是真的!”他着,忽然抬头,看向远处,他能看到,在那里,有一道身影,正疾驰远去。

        那身影,是一个女子,一个出现在这片祭坛的第十人!

        而在这祭坛下,存在了上万修士,可却没有人低头,都在抬头,都在看向那穿着帝袍的中年,他们的目中,带着狂热。

        第二国的祭坛,很安静,安静到了可怕的程度,这里没有血腥,有的只是一片冰寒,整个祭坛,成为了一块巨大的冰。

        在那冰中,有一个穿着蓝色长衫的男子,正闭着眼。

        他的四周,有八具尸体,一动不动。

        至于那第一国的祭坛,是所有祭坛里,最诡异的一处,祭坛下的人,一样没有低头,而是被要求抬起头,他们都在颤抖,都在恐惧的看着祭坛上,漂浮而起的一个白衣男子。

        这男子神色很平静,似在感悟,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其手心内,赫然……有一道闪电,那闪电,绝非寻常,若孟浩在这里,必定一眼就能认出,那是……之前天雷的雷鼎!

        这白衣男子,竟将这一缕雷霆摄在了手中,甚至看他此刻的样子,那种感悟,似正对这雷霆,进行操控。

        如此修为,如此强悍,他就是第一山的序列,也是序列中,被公认的,最强的三人之一!

        他的身后,来自第一山海的八人,都是他的随从,没有一个是第一海的弟子,都是这白衣青年,个人的随从。

        都是在他的一战战中,被他折服之人,从此跟随他,为他而战,而最惊人的,也是让第一山海的修士震撼的,是他的这些随从八人里,有一人,也是序列!

        身为序列,居然成为他的随从,可见这第一山的白衣青年,他的强悍之处。

        “雷本源,在这里的感悟,果然比在山海界,好了太多太多。”半晌后,这白衣青年右手猛的握住,咔咔之声回荡时,那雷霆消散,居然融入了他的体内,他的双眼在这一刻,露出强烈的光芒。

        “这如风界开启了数次,我虽第一次来,你们,我能否搜集到一些喜欢的人与物,又是否能真正意义上,将那世界本源带走?

        不过相比之下,我更期待……能再搜集一个序列,最好是一个男修!”白衣青年笑了笑,转头看向身后一个女子,右手抬起。在这女子脸上轻轻刮过。这女子低头一笑。其他几个随从,两女五男,闻言也都笑了起来。

        此刻整个如风界的天空慢慢晴朗,十多个呼吸后,忽然的,有一个冷漠的声音,从苍穹传来,回荡在第一国。回荡在整个如风界,可如风界之人却听不到,唯有外来者,方可听闻。

        “试炼……开始!”

        “中心神庙,抉择之地,仙修不可入,以九国为棋盘,以如风界兵修为旗子,展开九国大战!”

        “任何一国,都有如风界印。获取界印最多者,可踏中心神庙!”

        “此刻……九国壁障。开!”这声音不沧桑,只是那种麻木之感,似没有丝毫情绪,如同傀儡之声,在传出的刹那,忽然的,在这如风界的九个国度之间存在的飓风壁障,瞬间消失,彻底的消散!

        随着消散,九个国度之间,再没有了彼此的封闭与守护,直接连接在了一起……

        更是在这一刻,大地颤抖,整个如风界的规则与本源,没有丝毫保留的,全部显露出来,灵气狂暴,规则时而变化,本源露出,仿佛能更容易的被感悟。

        天地色变,整个苍穹,起了狂风,呜咽中很少八方。

        第一国祭坛上,白衣青年长笑,随着飓风壁障的消散,他立刻就感受到这如风界内,其他序列的气息。

        那种感觉,似乎是在黑暗中的灯火,清晰可查。

        笑声中,这白衣青年猛然间,将自身的气势轰然散开,直接融入天地内,修为爆发,形成了一股强烈的气息,横扫九天。

        他在宣战,向着……整个如风界,其他八个国度,宣战!

        与此同时,第二国的寒冰中,那蓝衣男子双眼蓦然睁开,他四周的八具尸体,也都刹那睁开了眼,露出灰色的光,咔咔声中,冰层爆开,这蓝衣青年,一样散开了自己的气势,一样去宣战!

        第三国中,那穿着帝袍的中年男子,诡异的一笑,他明明没有印记,可偏偏在这一刻,他的身上,一样有印记的气势,冲天而起。

        第四国,林聪傲然抬头,气势一样爆发,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去示弱,他们是序列,是山海界的天骄,而在这无拘无束的如风界内,示弱代表了真正的弱,一旦被察觉到虚弱,那么……很有可能,将是第一个被直接灭国夺印之人。

        第五国,那满脸笑容的青年,此刻笑容更多,气势爆发。

        第六国,那童子笑声尖锐,起身时,赫然有强悍的气息,在他身上滔天而起,卷动风云,撼动九天。

        还有第七国,第八国,在这一刻,身为序列,都在宣战!

        孟浩身体一震,抬头看着苍穹,他身后的众人,也都听到了那个沧桑的声音,可他们却感受不到,来自其他八国序列的气势与霸道。

        似在通告其他的序列,自己的到来。

        “宣战么……”孟浩双眼露出奇异之芒,整个第九山海内,他已走在了几乎所有同辈的前方,成为了他们的大山,而近乎所有天骄,都欠下孟浩不少财务,被结下了因果,有了欠条。

        他很早就发现,想要再找一个天骄来写欠条,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可如今……在感受到那些序列的气势后,孟浩的双眼越来越亮。

        “这些人,应该比第九山海的那些家伙,更有钱!”孟浩深吸口气,更为兴奋,他忽然将自己的气息轰然散出,使得气息滔天而起,如同燃了看不到的狼烟,甚至在孟浩的不好意思中,他还在自己爆发的气势中,施展了一纸因果,将这一次机会,作为因果的初接触,以便留下第一条因果线。

        你们来宣战,我来宣欠条!

        让所有的序列,都欠我钱,都给我写欠条!

        这条欠条之路,孟浩决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这一刻,所有序列,气势都在各自的区域内崛起,在这九天之上,在这苍穹之间,似展开了一场彼此之间看不到的碰撞。

        使得苍穹色变,风云倒卷,来自序列之间的无形碰触,轰鸣了整个世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