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74章 口若利剑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74章 口若利剑

    作品:《我欲封天

        “辈你敢!”

        “晚辈不敢。”

        这两句话,回荡在八方,充满了怪异……

        天空上,出现了一个穿着赤色长袍,有着一头一样的赤色长发的老者,这老者的眉心,没有鳞片,甚至头上也没有角,可偏偏,在他的身上散出的气息,在这强悍中,仿佛取代了天地的意志,且充满了狂暴的妖修之意。

        正是……妖修一脉,道境老祖!

        妖修道境老祖的来临,让这四周的所有妖修,全部心神振奋,如同有了依靠,仿佛是被欺负之后,看到了自家的长辈,实际上,若真按照辈分去算,道境老祖,的确是他们的长辈。

        可……无论是他们,还是那此刻呼啸而来,在半空中,带着滔天怒火,右手抬起正要一把将孟浩抓住的道境老祖,都没有想到,孟浩居然会这么回答。

        在那些妖修看去,按照道理,孟浩应该是回答的强硬一些才是,可却怎么都没预料到,居然是一句……

        孟浩的声音传出,软绵绵的,透着虚弱,但却让四周之人,纷纷神色古怪,尤其是那些九海的修士,更是如此。

        只有与海女贝玉停止斗法,快速后退的凡冬儿,在看到孟浩的表情后,内心发毛,她想起了之前与孟浩的赌约里,对方也是这个表情。

        “这奸诈的孟浩,肚子里一定又在升起什么坏水!”凡冬儿极为肯定。

        而此刻,那来临的道境老祖,一愣之后。右手已经轰然而来。在半空中如同干扰了规则。化作了一只大手,向着孟浩,一把抓来。

        孟浩毫不闪躲,就在这大手抓来的刹那,一声冷哼,从孟浩身边传出,九婆老妪的身影,凭空出现。一步走出后,向着那抓来的大手,直接一指而去。

        无声无息间,如同是规则的碰撞,明明没有丝毫声响,可偏偏在所有人的脑海里,都有滔天巨响轰鸣而起。

        大手崩溃,那妖修道境老祖,闷哼一声,九婆这里也是面色微微苍白。抬头时,眼中露出一抹阴寒。

        “够了。你们妖修一脉,还要胡闹到什么程度,有没完没了!”九婆话语间,左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一个龙头仗,蓦然出现,被她拿在手中,向着大地一砸,轰的一声,以九婆老妪为中心,一股本源之力,轰然爆发。

        与此同时,天空上,凌云子出现,神师也迈步走出,紧接着,另一位妖修道境老祖,以及那两个男女道境,也都随之出现。

        他们的出现,顿时让四周的所有九海神界的弟子,全部心头震动,齐齐跪拜下来。

        唯独孟浩,靠着石壁,站在大地上。

        “既有约定,宗外之事,算我妖修一脉之错,此事,我等会给出你们一个交代,如风界,我们会全力相助开启,甚至消耗的资源,我妖修一脉一力承担!”赤发妖修道境老祖,声音低沉,可却阴寒无比,缓缓开口时,他看向孟浩。

        “可此子在宗门内,杀戮妖修一脉的弟子,此事也要给出交代!”

        九婆皱起眉头,内心暗叹,九海神界内的势力错综,派系之间的争斗,最是杂乱,她这里,很多时候,只能叹息,此刻双眼寒芒一闪,正要开口时,孟浩却提前了话,话前,他先取出大把丹药,扔入口中。

        “前辈啊,你外面的这些妖修是我杀的?冤枉啊,不是我杀的,真的不是我杀的,谁看到了?”孟浩一副委屈的样子,将口中的丹药,全部咬碎,恢复修为,内心则在冷笑,敢作敢为这四个字,很多时候,需要变通,一味的不变,那是愚笨,是直肠,孟浩有原则,可这原则不包括他的敌人。

        他话语一出,四周那些跪拜的妖修,一个个大怒起来。

        “我亲眼看到,是你杀了我的众多同族!!”

        “该死的,此地所有人都能见证,就是你!”

        眼看这些妖修似都发狂,仿佛没有见过如孟浩这样无耻之人,孟浩干咳一声,双手伸开,叹了口气。

        “看到了也没用,反正不是我杀的,或许是有人变成我的样子?恩,差不多应该是这样,你们休要冤枉我!”孟浩仿佛很生气,卖力的解释,又取出一把丹药吞下,一旁的九婆神色古怪,看了孟浩一眼后,干咳一声正要开口。

        天空上的那几个道境,无论是凌云子还是神师,又或者是其他人,此刻都是神色古怪起来,那赤发妖修道境老祖,被孟浩的话语怒极而笑,在九婆之前,他笑了。

        只是那笑容,弥漫了冰寒之意。

        “敢在老夫面前如此放肆,你还是第一个,你妖修不是你所杀,那么你如今是在谁的洞府,是怎么进入这洞府,而老夫方才又亲眼看到你将龙天海擒拿,这一切,莫非是老夫幻觉了?”赤发妖修缓缓开口,眼中已有杀机,他想要看看,孟浩会怎么回答,若真敢回答是他出了幻觉,他会让孟浩知道,挑衅道境的后果。

        “你这事啊。”孟浩脸上露出笑容,向着赤发老祖抱拳一拜,神色很是真诚的开口。

        “老祖你这一次真的误会了,我与龙道友当初一见如故,于是有一个赌约,当日我提出考虑时间,而今天孟某来这里,是为了告诉他,我打算赌的!”

        “可他在闭关,我性子急啊,于是就主动进来了,损坏了他的洞府,此事是晚辈错了,九婆老祖,我甘愿缴纳赔偿。”孟浩着,向着一旁九婆带着懊悔之意,深深一拜。

        九婆干咳一声,没话。

        那赤发老者,盯着孟浩,笑容更为冰寒。

        “既如此,你又为何擒他!”

        “老祖,我是怕他反悔啊,不过老祖你来了,我就放心了,他会反悔,可妖修一脉,不会反悔。”

        孟浩内心冷笑,方才妖修老祖来的太快,他来不及活龙取心,只能将其先擒住,此刻咳嗽中,他直接拿出一个丹瓶,直接向着嘴里一倒,这一幕幕,看的四周之人,都一个个表情古怪。

        “老祖若不信,可以问问四周之人,我与龙天海之间,是不是有一个赌约,赌约的内容,是我若九座金门石碑,都进入前百,那么他就代表妖修一脉,输给我十三亿仙玉,还有三件道兵!”

        孟浩话语一出,四周那些妖修里,有个别反应慢了一些的妖修,立刻怒声大吼。

        “你胡,你与龙师兄的赌约,分明是九座金门石碑进入前十,赌注是三亿仙玉,不是十三亿,更没有道兵,而你若输了,你要交出序列!!”

        这声音刚一传出,赤发老者面色就更为阴沉,赌约之事,他也知道,可却没想到孟浩会将此拿出事。

        且此事宗门内,因孟浩的一个月给答复,而后却始终闭关,所以海界九妖,将其传遍宗门,知道的人,太多了。

        赤发老者冷眼望着孟浩,对于孟浩这里嘴皮子的功夫,他很是厌烦,也又不能不承认,孟浩在借势之方面,有异于常人之处,甚至可以,他就从来没见过能如此借势之人。

        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他只需要一巴掌,就可将孟浩拍死,可却不能做,孟浩那边,仿佛有种天赋,可以利用一切错综复杂的关系,来将比他强大之人,一层一层的缠绕,各方制衡,不能动手。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仿佛有无穷之力,却无法施展。

        他却不知,孟浩踏入修真界,拜入的第一个宗门,叫做靠山宗,那宗门内的靠山理论,早已在孟浩内心根深蒂固。

        人生在世,用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寻找靠山,虽然并非真谛,可……在自己还没有足够强大时,却是一条真理!

        “赌约是你与龙天海个人之事,你若输了,交出序列,而现在,把龙天海送出来。”赤发老者已极为不耐,话语回荡时,孟浩双眼突然露出寒芒,看向赤发老者。

        “龙天海先不,老祖,晚辈这里,想问问妖修一脉,你们,是修士么?你们知道修士的忌讳么!”

        “你们与我第九山海的修士,是什么样的关系,是否只要不是妖修一脉,都可以被你们随意杀戮!”

        “你们恨我,此事没关系,可以对我出手,我反抗之下,是生是死,与旁人无关,可老祖你告诉我,你们妖修一脉,这又是为什么!”孟浩话语间一拍储物袋,立刻楚玉嫣的身影出现,被孟浩一把扶住。

        她的面色依旧苍白,闭目昏迷,身体虚弱,楚楚可怜。

        “她是我故乡的好友,拜入昆仑道,如今是昆仑道的弟子,可你妖修一脉,为了对付我,居然将她擒来,命在旦夕,更下了剧毒!”

        “九海神界的道友,如果你们的亲朋,被人如此折磨,以此来要挟你们,你们能接受么!”

        “什么是修士的忌讳,什么是修行的大忌,就是此事!”

        “若人人如此,修真界必定大乱,今日因我招惹妖修,被妖修擒杀亲朋,明日其他人招惹了妖修,也一定会被如此,这般循环,我辈修士,谁能忍!”孟浩声音传遍八方,立刻这四周所有的修士,全部心神一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