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20章 擦肩而过!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20章 擦肩而过!

    作品:《我欲封天

        星空中,靠近仙墟的区域,有一片大地正在急速前行,仔细去看,可以看到这片大地下,赫然有一只庞大的乌龟。

        这乌龟满脸憋屈,双眼冒着凶光,似愤怒到了极致,可却不敢多什么,展开全速飞行。

        而在这庞大的乌龟的头,孟浩盘膝坐在那里,正喝着酒,一边古乙丁三雨含笑,为孟浩温酒。

        酒香四溢,孟浩很是舒坦,想到自己逃婚成功,他就觉得天大地大,海阔天空,他虽修行多年,可性格始终都是这样,给人感觉似不那么沉稳,可孟浩也不想真的沉稳下来,一切随心,修行之路,在他看去,若是整日苦闷,没有意义。

        自由自在,这是他的道,性格上,也是自由自在,一切随性。

        可靠山老祖那里,却是恨的牙根痒痒,尤其是他的耳边,鹦鹉老气横秋的尝试收他为弟,这就更让靠山老祖怒火滔天。

        若仅仅如此,他也忍了,可皮冻那里的啰嗦,让靠山老祖几乎要崩溃,那絮叨的声音如同魔咒,让靠山老祖很怀疑,孟浩身边跟着如此家伙,居然还能活到现在,很不容易。

        “该死的,老祖我倒霉,赶紧把这王八蛋送到第九海去,然后老祖我要离开这第九山,再也不回来!”

        “我就不信,我都躲出了第九山,这王八蛋还能找到我!”靠山老祖内心委屈,在心底咆哮。

        他真的很委屈,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从遇到封妖一脉开始。就成为了灰色。

        “早晚有一天。老祖我要一口将封妖一脉吞了,他奶奶的,老祖我要给封妖一脉一场造化!”靠山老祖在心底怒吼。

        许是他在内心诅咒的太久,以至于忽略了方向,似又要向着仙墟靠近,孟浩干咳一声,右手抬起向着屁股底下的靠山老祖一指。

        “吁吁!!”孟浩眼睛一瞪,妖封第八禁施展。可口中却传出骑马时的口令之声。

        第八禁一出,靠山老祖的身体猛地就停顿下来,配合孟浩的口令,仿佛孟浩坐在靠山老乌龟身上,真的如骑马一般。

        靠山老祖睁大了眼,身体停顿,数个呼吸后才恢复如常,他猛的仰天大吼,吼声中带着凄厉,更有憋屈。

        他活了太久。岂能不知道吁这个字的含义。

        “孟浩你个王八蛋,老子是靠山老祖。不是马,不是牲口!!”

        “好吧,驾!”孟浩干咳一声,他从就是书生,虽然知道这些骑马的口令,没骑过几次马,眼下坐在靠山老祖的身上,孟浩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那些口令。

        他话语一出,靠山老祖那里下意识的前行,刚一飞走,靠山老祖就抓狂了,他发现自己居然无意中,配合了孟浩的骑马口令。

        “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靠山老祖发狂,身体颤抖,头颅正要抬起时,孟浩赶紧开口。

        “喔喔!”一边着,还一边向着靠山老祖的右侧,扔出一道封妖第五禁的裂缝,吓的靠山老祖赶紧向左侧转弯,随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又一次配合了孟浩的口令。

        “孟浩!!”靠山老祖仰天大吼,吼声轰鸣,在这星空中传遍八方,扩散开来,也传到了距离这里不算太远的星空中,正在疾驰逃遁,面色苍白的李灵儿耳中。

        李灵儿嘴角溢出鲜血,美丽的容颜此刻苍白如同死人,她的身体上,更有一道道剑痕,撕开了衣服,割开了血肉,使得她整个人,仿佛被人凌辱。

        曾经绝美的容颜,此刻在眉心的位置,也有一道疤痕,鲜血流下,滴落在星空。

        她披头散发,气息虚弱,正急速前行。

        只是在她的目中,露出愤怒,她怎么也没想到,在逃出了家族后,在去往第九海的路上,她竟遇到了如此可怕的修士。

        那自称为一法子的青年,她很陌生,她可以断定,对方不是任何一个宗门家族的天骄,可偏偏……在此人身上,竟散发出惊人的恐怖波动。

        以李灵儿的仙境巅峰的修为,居然在那一法子的神通下,坚持不到半柱香,就立刻败落,若非是她有一些保命的手段,怕是如今早已陨落。

        “他是谁!!”李灵儿咬着下唇,生死危机强烈。

        “你跑不掉的。”在她的身后,郑林法添去手上的鲜血,双眼露出幽光,微微一笑,他不着急,既然他的护道者了,他可以杀此女完成试炼,那么他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尽情的享受过程。

        哪怕事情最后闹大了,他不用他来负责,他的护道者,自然会去将一切麻烦解决,甚至在他看来,那护道者太谨慎了。

        “能作为我的猎物,哪怕你是仙人,也应该感受到荣幸才对,因为我的身份,不是你能想象的。”一法子笑着开口时,右手抬起向着前方一抓,这一抓之下,轰的一声,李灵儿身后的衣衫,立刻被隔空撕开了一些,更有一股大力爆发,若非是她闪躲的快,必定再次重伤。

        可就算是闪开,李灵儿依旧喷出鲜血,神色黯淡,整个人的气息,再次微弱,生命之火,似随时可以熄灭。

        “他不是第九山海的修士!!”李灵儿咬牙,她已发出了家族求救的玉简,她相信,只要在坚持片刻,家族的族人,就会来临。

        “又何必跑呢,我记得,你叫李灵儿是吧,你是仙人啊,是真仙啊,我修行多年,还从没饮过仙人的血,果然甘甜。”一法子笑着道,回味李灵儿鲜血的味道,双眼光芒更亮。

        “我知道了,你是在拖延时间,想要等你的家族来救你是吧,你可以等等看,看看你的家族,是否有人,能接到你的玉简。”一法子右手一指,一道指风轰然而去,眼看就要碰到李灵儿,在这一刹那,李灵儿身上绿色的光闪耀,出现了无数藤条,生生抵抗这指风。

        轰鸣间,所有的藤条都四分五裂,李灵儿再次喷出鲜血,她眼前已有模糊,苦涩中双眸内露出绝望。

        按照时间来看,如果家族有人接到了玉简,那么如今……早已来临,可眼下没有丝毫身影出现,这足以明,对方击杀自己的行为,有准备!

        “你放心,我会温柔一些,允许你在死亡前,好好地服侍一下我,然后……我会温柔的,一一,将你的身体撕开,让你的鲜血……来洗礼我的道法!”

        “弑仙成道,夺你仙体,成就我一法子道基!”一法子哈哈一笑,迈步间,急速接近李灵儿。

        就在这时,一声怒吼,从远处星空传来,掀起无穷波动,轰鸣八方。

        “孟浩!!”

        这怒吼里,只有这两个字,回荡间,李灵儿双眼刹那露出光芒,直奔那声音传来的地方,咬牙疾驰。

        甚至不惜耗费最后一丝修为,展开秘法,燃烧仙脉,换来不可持久的惊人之速,眨眼间,破空而去。

        一法子面色一沉,看似如常,可实际上却心惊肉跳,他不在意那怒吼里的两个字,他在意的是这怒吼的本身,蕴含的那种让他头皮一炸的气息。

        更是在这个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了他的护道者的声音。

        “老夫展开瞒天过海之法,你别玩了,速战速决,杀了此仙,完成试炼洗礼,我们立刻离开此界!”

        一法子双眼微闪,没有回话,可速度却是刹那暴增,眨眼间,就化作一道长虹,直奔李灵儿追去,杀机弥漫,惊天动地。

        隐隐的,在他的身后,出现了一只三头黑蟒,咆哮滔天,散发出一股与九大山海完全不同的凶煞之意。

        仿佛天地至凶!

        呼啸之音,如同利箭破空,追击中,一法子距离李灵儿,越来越近,也就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如同跨越了星空,距离燃烧仙脉换来速度的李灵儿,不到百丈。

        而这个时候,李灵儿也看到了星空中的大地,看到了靠山老祖,也看到了在靠山老祖的头,正喝着酒的孟浩。

        “孟浩!!”看到孟浩的第一眼,李灵儿就急急开口,声音传出时,却发现,孟浩竟视若无睹。

        “他看不到,如果他能看到,那么今日我不介意,杀两个仙。”一法子声音冰冷,传出时,他右手抬起,向着李灵儿猛的一抓,李灵儿鲜血喷出,她也察觉了,自己这里与孟浩之间,看似不远,可实际上,似乎有一层虚幻的光幕,将彼此分割看来。

        “这一法子既有如此准备,必定并非一人,我又何必害这孟浩,他不看到则罢,若是看到了我,也会被卷入进来。”

        此刻苦涩,绝望中李灵儿眼内露出一抹坚毅,在一法子大手抓来的刹那,李灵儿选择了仙脉自爆!

        轰鸣间,她的仙脉猛的散出身体,化作仙龙,直接爆开,她喷出鲜血,在仙脉爆开的瞬间,借助这股力量,直奔……仙墟而去!

        “与其被这一法子擒拿,仙墟内或许能有一线生机!”李灵儿速度之快,刹那踏入仙墟中。

        ----------

        向大家请假到4天,今天到15号,估计每天只能一更了,带女儿去北京儿研所看病。

        这段日子,我心里始终担心关于孩子的病,没和大家,心里也不想。希望能得到兄弟姐妹的理解,谢谢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