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19章 击杀李灵儿!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19章 击杀李灵儿!

    作品:《我欲封天

        “孟浩,把我的宝刀还给我!”靠山老祖悲哀大吼,那把飞刀,没有失去时,他也没觉得怎样,可失去后,那种感觉,让他在短短的时间内,思念了数百次。

        每一次想起,都会心痛。

        孟浩如没有听到,右手抬起,再次一指,还是第七禁,连续数次,靠山老祖头皮发麻时,孟浩忽然禁制一换,用了第六禁。

        光芒一闪,化作符文落在靠山老祖身上,但紧接着,靠山老祖的眉心 ,居然也出现了一个符文,与孟浩这里第六禁的不一样。

        孟浩看了后,恍然大悟。

        “你身上,早就被人下了第六禁啊!”

        “那么我试试第五禁。”孟浩立刻振奋,右手掐诀,手心内赫然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这一幕,看到的靠山老祖几乎魂飞魄散。

        “孟浩!!!”

        “你要干嘛,你想干嘛,你别逼人太甚!!”靠山老祖怒吼,身体颤抖,他已发狂了。

        “没有你这么欺负人的,我算是倒了八辈子霉,当年被封妖一脉欺负,如今又被你欺负!”

        “我为了躲你,我都躲到了东胜星,我容易么啊,我容易么!!”

        “你想干什么,宝刀都被你抢走了,你要干嘛,你出来成不成,我这么大年纪,我是你老祖啊。”靠山老祖悲声开口。

        孟浩挠了挠头,也觉得不好意思了。

        “这样吧,你带我去九海神界,我这一次就放过你了。会再给你一次躲我的机会。”孟浩咳嗽一声。他有当初三大道门试炼时前往九海神界的玉简。可此事方守道不知怎么,也都知晓,使得此玉简失了效。

        靠山老祖沉默,苦涩中了头,可内心却在得意,更有冷笑。

        “这王八蛋,还是太嫩了一些,老夫一向老谋深算。岂能向他低头!”

        可表面上,却是唉声叹气,托着孟浩,向着第九海飞去,可没飞多久,孟浩右手抬起,立刻他的手心内,第五禁的裂缝出现。

        “老祖,你是要带我去仙墟么?”孟浩似笑非笑的道。

        靠山老祖身体哆嗦了一下,有心发火。可一想到孟浩的禁制,就内心悲呼。改变了方向,绕着仙墟飞行。

        按照他的速度,不会太久,便可带着孟浩去第九海。

        孟浩笑眯眯的看着靠山老祖,右手在储物袋一拍,立刻鹦鹉飞出,皮冻在它脚踝上,飞出时,传出叮当之声。

        “咦,这么一只大乌龟,奇怪,我怎么觉得好像有些印象?”鹦鹉刚一出现,就看向靠山老祖,眨了眨眼,立刻尖叫起来。

        “是你是你,我想起来了,你是天河海上那只老乌龟!!”鹦鹉兴奋了,飞到靠山老祖头颅旁,激动的问道。

        “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你是吃什么长大的,居然能长这么大个,来来来,告诉五爷,五爷有赏!”

        “三爷也有赏!”皮冻不甘示弱,也大吼一声。

        孟浩站在靠山老祖的头上,看着鹦鹉与皮冻去骚扰靠山老祖,没在理会,有这两个家伙盯着靠山老祖,孟浩也不怕对方耍什么心思。

        回头时,望着赵国,神色中露出追忆,迈步间,消失在了原地,出现时,在了靠山老祖背部赵国的一处山峰上。

        此山,尽管与记忆里不一样,曾被移山倒海,可孟浩还是认出了,这是……大青山。

        站在那里,孟浩脑海追忆,这里是他踏入修行的地方,在这里,他遇到了许清。

        “大青山……”孟浩轻叹,低头时,山底下的大河已没有了,回头时,云杰县也消失了,不复存在。

        唯独这座山,依稀间,还保留着孟浩的回忆。

        他默默的站在那里,许久,许久,孟浩走出,漂浮而落,看到了那座山洞。

        半晌后,孟浩轻叹,转身离去,没有走远,而是去了北海,哪怕移山倒海,哪怕整个赵国都被改变,可这片湖,依旧还在。

        湖水清澈,如一面镜子。

        看着北海,孟浩的记忆再次打开,往昔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直至在这湖上,他看到了一艘老船,船上一个老者,推着船桨,靠近了湖边,看向孟浩。

        船舱里,温着一壶酒,一个少女,从船舱内露出头,巧笑嫣然,与那船夫一起,望着孟浩。

        “还记得我的名字么。”少女笑着道。

        “古乙丁三雨。”孟浩微笑,一步之下,踏入船上,那老者微笑欠身,继续划船,少女坐在孟浩的对面,将酒壶拿起,为孟浩斟满一杯。

        “还记得你对我的承诺么?”少女双目清澈,如同湖水。

        “我答应过你,终有一天,会助你化海。”孟浩笑着拿起酒杯,一口饮尽。

        少女笑了,笑容很美。

        “我要成为一片,平静的海,没有碧浪,没有波涛,平静的,安静的,如一面镜子的海。”少女认真的道。

        孟浩头。

        “你这辈子,有过几个承诺?”少女问道。

        “四个。”

        “实现了几个?”

        “一个都没有。”

        “那岂不是,我要等很久很久?”

        孟浩微笑,拿起酒杯,再次喝下。

        几乎在孟浩与古乙丁三雨相见的同时,在距离他们不远的星空,有一艘整个第九山海的修士,似都无法察觉到了的舟船。

        那上面,正是当初孟浩推仙门开仙脉时的那一老一少二人,那老者望着星空,可以遥遥的看到孟浩与靠山老祖,他目中露出奇异之芒,似对孟浩,很有兴趣。

        其旁的青年。此刻神色很是轻蔑。

        “这一人一龟。倒也般配。还有那只鹦鹉,他们也算绝配了。”青年耻笑道。

        “人,不是简单的人,龟,也不是简单的龟,至于那只鹦鹉,一样不是简单的鹦鹉。”老者看向身边青年时,神色内有些失望。但却没有多什么,平静开口。

        “能有什么不简单的,此人尽管开出了极致的仙脉,成为了仙境的至尊,可在我们灵星界里,如他这样的,大有人在,虽然不是仙,可仙……又算得了什么!”青年傲然开口。

        “他是真仙。”老者皱起眉头,缓缓道。

        “真仙?可笑。这里还是当年传中,曾经被无数大能追寻渴望的至尊仙界呢。但如今,却只剩下了九座山罢了。”

        “此人,我若想杀他,一只手就可以做到。”青年眼中杀机一闪,似高高在上,要杀孟浩,如捏死一只蝼蚁。

        “这一次我的历练,就以此人为目标吧,击杀一位仙……将他的头颅取走,想来回到灵星界后,他的头颅,会被做成战利品。”青年舔了舔嘴唇。

        老者目光有些冰冷,看了青年一眼。

        “他的真仙,不是这个时代的真仙,而是远古之时,那种真正意义上的仙,那种在远古时,在我们的灵星界,随意降临一尊,都要受星空膜拜的存在。”

        “曾经的时代,我们的灵星界,也只不过是这至尊仙界的三千下界之一而已,而当年至尊仙界的崩溃,那是有特殊原因,我们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你看不上的那只龟,它看似寻常,可你知道么,老夫在看到它时,都觉得心惊!”

        “而那只鸟,老夫在它身上,能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波动。”

        “最后,再那个你看不上的人,此人的身上,难道你就没有察觉,他与这九大山海之间的联系!!”老者越,言辞越是凌厉,目中更有锐利之意,到了最后,近乎喝斥。

        青年沉默,脸上发青,可却不敢什么,低下头时,他目中有冷毒之意。

        “这里,哪怕崩溃到了如今的程度,也绝不是你可以轻易招惹的,我本不赞同冒险来到此地,可既你父亲执意要求,让你来弑仙洗礼……

        老夫勉强同意,带你来此,你若真想选择此人,我不拦你,可这一路的记录,你父亲事后都能看到,也怨不得老夫,是你自己……找死!”老者冷声开口,右手抬起一指,顿时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漩涡,这漩涡内有一幕画面,画面里的正是逃婚的李灵儿。

        “此女弱一些,也是仙,你可杀她洗礼。”老者话语间,青年抬头,看了一眼漩涡内的李灵儿,目中露出一抹诡异之芒。

        “如此美人,杀之前,师尊你不介意我享受一下仙人的服侍吧。”

        老者皱起眉头,有些厌恶,但却没有多什么。

        青年舔了舔嘴唇,身体向着漩涡,一步迈去。

        星空中,李灵儿盘膝坐在飞梭上,正向前疾驰,她要去第九海,并非是九海神界,而是打算在第九海中寻找一处岛屿修行。

        借助第九海的力量,来帮自身凝固仙境。

        对于第九海,她不陌生,在家族里,她曾多次去第九海历练,此刻轻车熟路,可突然的,在她的前方,星空扭曲,一个漩涡,蓦然出现。

        一个青年的身影,从这漩涡内,迈步走出,脸上露出傲然之意,双眼带着邪异之芒,看向李灵儿,如看猎物。

        李灵儿目中露出警惕,她没见过这个青年,可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险,且这青年的目光,让李灵儿很不悦。

        “美丽的仙子,你好,你要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郑林法,你也可以叫我一法子!”

        “因为,接下来的时间,将是你这一生,最难忘,也是最后的回忆。”青年笑着开口,向着李灵儿,迈出一步。

        -----------

        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