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12章 开本源之门!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12章 开本源之门!

    作品:《我欲封天

        这一日,所有的方家族人,几乎都看到了丹道一脉的药阁那里,飞出了一条青龙,这条龙冲天而起,在东胜星环绕了许久,这才散去。

        随着它的散去,绿色的晶光,洒落整个东胜星,落在大地上,竟使得整个星辰,似乎都焕发了一些生机,如同滋养。

        这一幕,让所有东胜星的修士,都心神强烈的震撼。

        方言墟在药仙宗,亲眼看到了这一幕,他神色强烈的动容,看着丹道一脉的方向,许久,喃喃低语。

        “第八层的传,是真的……任何丹师,若能在第一次踏入第八层时,将那条草木青龙解开封印,此龙会冲出药阁,滋养大地。

        这孟浩,他的丹道造诣,竟到了如此程度……”

        方守道呼吸急促,睁大了眼,呆呆的看着那条青龙消散后,滋养星辰的晶光,他右手抬起时,有一片晶光落在了他的手心上。

        与此同时,祖宅的半空,道钟再次出现,敲响钟声,回荡在每一个方家族人的心神内,久久不散。

        议论之声,哗然之音,沸腾的呼喊,浮现在家族的每一处地方,经历了叛族之后,如今的方家,需要一个这样的欢呼,来凝聚家族更强的力量。

        药阁内,第八层中,孟浩亲眼看到那条青龙,在被自己解开了所有的草木后,飞舞的身影,随着青龙的飞出,这第八层内,光芒闪耀。无数草木变化。出现在那一道道闪过的光幕里。

        孟浩没有立刻去下一层。而是盘膝坐下,闭目时,脑海里将之前看到的百万药草,在心底默默铭记。

        许久之后,当他睁开双眼时,他的目中露出强烈的光,看向在不远处,这第八层的完美通关后。出现的……一道门!

        不再是阶梯,而是一道门,一道通往第九层的大门!

        那是最后一层!

        “方家的药阁,称得上夺天地之造化,将草木变化到了极致,尤其是这第八层,更是达到了一个巅峰。”

        “那么,这第九层内,会是什么考验?”孟浩望着那扇门,他的心底很好奇。半晌后他站起身,向着门走去。

        一步步接近。当他站在门前时,孟浩双眼一闪,猛的推开,没有犹豫,直接迈步进去,踏在了这药阁的最后一层。

        在踏入进去的刹那,孟浩脚步猛的停顿,他整个人愣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世界。

        这是一个世界。

        天空蔚蓝,有一轮金色的太阳,在高空散发夺目的光芒,天空上,时而有飞鸟飞过,那些飞鸟,任何一只都极为庞大。

        远处,地面震动,有巨人咆哮,正奔跑而过。

        一切,仿佛是在远古时代,一颗草,吸引了孟浩的注意,它生在一处石头旁,看起来平淡无奇,可仔细去看,似乎……它在很久之前,是被那石头压着,可它的坚韧,使得它终于开了石头,从一旁长出。

        孟浩有些茫然,可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画面一闪,再次出现时,依旧还是之前所在的地方,可却山崩地裂,那颗草碎裂了。

        可却有一片破碎的部分,在这天地的崩溃中飞起,在半空中,与无数碎石一起,卷向远处,最终落在了一处地面的水坑中,沉了进去。

        时间流逝,不知多少年后,从那水坑里,长出了一株不一样的草,似乎更坚韧,更执着。

        孟浩皱起眉头,他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么,又与这第十层有什么关系,他沉默中,继续看去,他看到了岁月的变迁,一次又一次的日升日落,那颗草枯萎,而后又出现,周而复始,直至有一天,大地的碰撞,使得草所在的地方,变成了海底。

        泥土成为了淤泥,将它深深埋葬。

        又是一场岁月,淤泥中的草,重新长出时,它的样子改变了,仿佛成为了海草,弥漫开来,如头发一样,越来越长。

        而后,海水干枯,海草枯萎,渐渐消失,很久之后,那里长出了一颗颗大树,成为了丛林,在那里,有一颗大树,仿佛当年的草。

        岁月流逝,孟浩看着那颗大树,它渐渐缩,四周的树木枯萎,唯有它越发茁壮,以至于引来了天雷。

        在那天雷中,它干枯了,在即将死亡的刹那,一片新芽,成为了这世间唯一的绿色,在那枯木上,生长出来。

        孟浩愣了,他看着那新芽,一股让孟浩震撼的气息,隐隐的在这新芽上滋生,许久,有一只手从虚无中深处,将这新芽拽下。

        “果然成了一株圣药。”有沧桑之音回荡,孟浩眼前的画面,破碎了。

        当一切都消失时,孟浩呼吸急促,他看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那是一处药院,药田里只有一株药草。

        那是一个新芽,一个孟浩在那虚幻的画面中,看到了一生的新芽。

        孟浩愣了,他看着那株新芽,神色渐渐露出思索。

        “懂了么?”在这第九层,之前八层出现的那沧桑的声音,回荡。

        “草木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无人能回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一颗远古时代的草,在经历了一系列的造化后,谁不可成为一株,惊天动地的圣药!”

        “万物皆俗,可万物又皆不俗!”

        “修士在修行,欲跳出界限,如鱼跃龙门……草木,一样如此,将其炼丹,成为丹药吞下,壮大自我的同时,也应去感受草木本身的意志。

        看似草木成丹已死,可谁又能的清,这是不是草木的另一种生。”

        沧桑的声音回荡时,孟浩默默地盘膝坐下,看着那株新芽。他忽然想到了一代老祖化身星辰的一幕。

        他化身星辰。在这星辰上。又长出了无数草木……

        “这是……”孟浩喃喃,他隐隐觉得自己似把握了一些什么,可却不清晰,如无数线条在脑海里,很难抓到头绪。

        “轮回么?”孟浩抬头。

        在他这句话传出的刹那,他所在的世界,轰然崩溃,随着崩溃。无数碎片重新凝聚在一起,赫然重新出现了一副虚幻的画面。

        画面,是孟浩之前踏入这第九层,首次看到的一幕,是在那远古的世界,那株从石头下长出的草的一幕。

        只是画面里,多出了一只手。

        “巨石下,依旧渴望生长,那么,我就给你一次机会。”画面里有声音传出。那只手,轻轻地。在这草上,了一下。

        草一抖,恢复如常,那只手消失,如从来没出现过。

        画面彻底消失,第九层,成为了虚无,沧桑的声音,缓缓传来。

        “不仅仅是轮回,而是造物,草木的巅峰,在我看来,就是造物。”随着话语的传出,一扇离开此地的门,出现在了孟浩的身旁。

        孟浩沉默,那株草本是平凡,因那一指,如改变了命运,最终雷击下,成为了圣药。

        这的确,也是造物。

        许久之后,孟浩慢慢站起身,向着身后的虚无,抱拳深深一拜。

        突然的,那沧桑的声音,又一次出现。

        “若你选择,你是想成为那株草,还是要成为,那只手?”

        孟浩脚步一顿,回头看着虚无,平静的开口。

        “无论草还是那只手,都无法代表他们自身,都是被支配的,我想要成为……支配那只手去改变那株草的人!”孟浩完,转身正要迈入门内。

        虚无有沧桑的笑声传出,那笑声里带着开心,更有赞赏。

        “方家……竟出了这么一位族人,有意思,有意思。”随着笑声回荡,隐隐的,在那虚无中,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他望着孟浩。

        “多少年来,也没有几人能踏入这里,就算是到来了,选择也与你不一样。”

        “作为这第九层的奖励,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

        孟浩双眼一闪。

        “造物之上,草木造诣是否还有更高的巅峰?”孟浩问道。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首先你要知道,什么是道!”中年男子望着孟浩,缓缓开口。

        “道?”孟浩一怔。

        “为什么会生?为什么会死?”沧桑的声音,徐徐回荡。

        “为什么会有轮回,如一个圈,头与尾的连接,又代表了什么含义,仅仅是轮回吗。”

        “为什么会有修士,为什么会有境界?”

        “为什么会有道法,又为什么会有神通?”

        “光是如何出现的,黑夜是怎么降临的?”

        “金木水火土,又有怎么样的不同?”

        “同样是火,为何炙热却不同?”

        “什么热,什么是冷?你能想象出,一个只能存在与冰中的生命,会被一滴水烫死的含义么?”

        沧桑的声音话语越来越快,孟浩心神震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一个又一个疑问,每一个,他感觉似都可以直接回答,但真正回答时,却发现,竟无言以对。

        “什么,是道?”最终,这沧桑的声音,出了最后一句话,这句话在孟浩脑海轰鸣。

        “本源,就是道,一切逆天之本!”中年男子目露精芒,整个人凝重严肃,威严无尽。

        “一切未知,都是本源,追朔本源,方可理解天地,了解万物,掌控苍穹,当你明白了天地一切变化,逆了天,封了地,又有何难!”中年男子右手一挥,立刻孟浩在这心神震动中,身体不由自主的踏入门中,消失在了这片虚无里。

        直至孟浩消失,中年男子摇头一笑,走出一步,立刻虚无成为了药院,而他盘膝坐在药院内,渐渐的,化作了一株新芽!

        正是……那株草,最终变成的,新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