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06章 这一代的剑与盾!
  •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 第1006章 这一代的剑与盾!

    作品:《我欲封天

        孟浩深吸口气,目中露出明亮之芒,半晌后,他向着兵俑传出神念。

        兵俑不可在外太久,孟浩神念传出后,兵俑向着孟浩一拜,在孟浩的不舍中,也踏入到了裂缝中,化作了雕像。

        “早晚有一天,我会如一代老祖一样,将一片仙墟化作我的世界,让你……从祖地内走出,陪着我……征战苍穹!”孟浩在心底,向着兵俑承诺,这是他的保证,一如他当年在碎仙桥上,答应韩山的事情,他不会忘记。

        当兵俑踏入裂缝后,祖地的缝隙,渐渐愈合,直至完全消失。

        方家的天,恢复如常,只是大地似有了枯败之感,无数草木,渐渐出现枯萎的迹象,甚至就连灵气,也都减少了很多。

        似乎这一次的家族剧变,看似没有损失太多,可实际上,除了那些叛变的族人外,整个星辰,都虚弱了。

        孟浩若有所思,他隐隐觉得,东胜星的虚弱,应该是与一代老祖的苏醒有关。

        这种强悍的具备了掀棋盘,能让季主都忌惮的存在,显然不可能轻易苏醒一次。

        此刻已是黄昏,远处的夕阳余晖洒落大地,那些被复活的族人,在茫然中想起了之前的一幕幕,看着四周少去的身影,族乱解决的喜悦,并没有出现。

        相反的,一股沉重的叹息,在每个人的心底,都在浮现。

        寻常的族人如此,方卫更是这样,就连天空上的方守道、方言墟以及方丹云三人。也都沉默。

        “结束了。”方守道看着方家的族人。轻声开口。他的声音低沉,带着沧桑,回荡家族时,让所有的族人都抬起头,看向天空。

        “凡人身躯,有恶疾之祸,此祸若不重治,必定灭生。”

        “而一族之家。一样有恶疾之祸!”

        “昨日,我方家有恶疾,藏的很深,一旦爆发,必定祸及全族!今天,此恶疾被挖去,我方家虽悲,有痛,但一样也是新生!”

        “明天,就是我方家的新生之日!让第九山海所有修士。都想起曾经辉煌之时!”

        “老夫不再闭关,将亲自担任代族长。让我方家,辉煌无尽!”方守道声音传出时,大地上的方家族人,一个个目中似燃了火焰,似乎在方守道的声音里,蕴含了某种奇异的力量,这力量,可以让每一个方家族人,都出现了重振家族的决心。

        方卫沉默,孤独的站在远离人群的地方,他的四周没有任何朋友,他的父亲,祖父,他的一脉族人,已近乎全部死亡。

        只有他,被重新复活。

        苦涩中,方言墟在半空看向方卫,内心一叹,右手抬起向着方卫一指,立刻方卫身体震动,不由自主的飞起,在所有族人的眼中,他飞向了方言墟的身前。

        孟浩也看到了这一幕,至于他储物袋内,方卫的尸体,早已消散了。

        “你还愿守卫方家么?”方言墟平静的道。

        方卫身体颤抖,沉默片刻,低头看向方家的族人,也看到了孟浩,最后收回目光,望着方言墟,抱拳深深一拜。

        “守卫家族,是我一生之愿!”

        这一刻,方家的族人都望着方卫,纷纷沉默,方卫之前临死前的声音,那悲壮的一幕,让所有族人都深刻的记住。

        方言墟望着方卫的双眼,似要看到方卫的心中,半晌后,他脸上露出微笑。

        “从今天开始,你跟随我,未来的方家……你要如你的名字一样,守卫家族,你不会是家族的利剑,可你会成为……家族的盾牌!”

        方卫身体颤抖,向着方言墟跪拜下来,眼中流下了泪水。

        方言墟轻叹,向着方守道一抱拳,挥手间,带着方卫离去,二人化作长虹,离开了方家,去了药仙宗。

        方丹云与方守道二人,望着远去的方言墟以及方卫,内心暗叹。

        方言墟,就是这一代,方家的盾牌,也是影子!

        而方守道,则是家族的利剑,光辉无尽,至高无上!

        任何一代,在一个光辉万丈的骄阳身后,都会有一个影子,这个影子,会去帮助那光辉的骄阳,去做很多他无法做的事情,去承受太多,他不可去碰触的事情,他不会成为被人注意的剑,而是会成为……让人忽视的盾!

        甘愿从此之后,默默无闻,甘愿从此之后与光明远离,失去所有地位,失去所有辉煌,成为影子,成为家族的盾牌。

        这一代,方言墟,选择了方卫,成为他未来的接替者。

        这些道路,寻常族人不懂,可孟浩却身体震动,他能看明白这一切,神色复杂,他望着远去的方卫,脑海里,似又回荡,还是孩童的方卫,那句稚嫩中带着坚决的话语。

        “我的名字是方卫,我要强者,因为我要一辈子,守卫我的家族!”

        第七祖、第五祖还有第三祖,这三位古境强者,也都看着远去的方言墟以及方卫,他们的神色里,渐渐明悟。

        这,才是方家,能持续辉煌的规则所在,任何一代,都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个是剑,一个是盾。

        一个辉煌,一个如影。

        孟浩忽然明白了,为何一代老祖坐化,可他的分身,却化作了星辰,守护家族,因为,一代老祖的本尊,是家族的剑,而他的分身,则是家族的盾。

        哪怕本尊死亡,可他的分身,依旧还会守卫家族,直至永恒……

        “方家……”孟浩喃喃,对于这个家族,他隐隐的,有了与平日里不一样的认同。

        方丹云向着方守道一拜,在半空中微笑的看了孟浩一眼,那笑容里有鼓励,有赞赏,更有期待,似乎他在期待,孟浩这里,绽放出与方卫不一样的辉煌。

        带着笑容,方丹云远去了,回到了属于他的丹道一脉,他的寿元已不多,哪怕以独角仙分散,也依旧很难坚持太久,可他无悔。

        他要在生命的尽头,将家族的丹道,重新崛起。

        成为盾牌的药仙宗,尽管很多都是家族刻意造成,但有一是真实的,家族内的三枚丹药,的的确确,只有药仙宗能炼制其中两枚,而丹道一脉,却做不到。

        大地的族人,也都带着崛起家族的执着,修整祖宅坍塌的区域,清理地面的鲜血,用不了多久,或许第二天清晨时,方家……就会让所有人,看到与往日里的不同。

        方守道看着远去的方言墟与方丹云,转头时,迈步走向远处,第七祖等人,跟随在方守道身后,眼看就要离去。

        孟浩眨了眨眼,咳嗽了一声,声音不大,可却能传入半空,落在方守道几人耳边,可方守道却仿佛没有听到,脚步加快。

        孟浩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一次虽然季家来临,与李主传承有关,就算没有孟浩的事情,怕是也会动乱。

        可孟浩觉得,自己毕竟是这计划的一部分,虽然被家族利用,他不介意,可他介意的是……不能白白用了啊。

        “这要给我钱啊,这种事情,我做了这么大的牺牲,好几次都吓的不得了,受到了严重的心灵创伤,无论如何,也要给我一个法啊!”孟浩很委屈,眼看方守道走的挺远了,孟浩连忙高声开口。

        “几位老祖留步!”

        他话语一出,方守道面色微变,袖子一挥,身影模糊,居然要挪移而去。

        孟浩急了。

        “老祖留步,你别跑!!”

        “老家伙,你给我站住!”

        孟浩眼看方守道的身影都消失了大半,立刻怒吼,祖宅内的族人,都听到了,纷纷心惊肉跳。

        方守道脚步一顿,身影重新显露出来,也知道自己没办法这么一走了之,回头时,他很严肃,瞪了孟浩一眼。

        “混蛋,我是你爷爷的爷爷,你敢叫我老家伙?”

        “为什么不敢,我又没犯错,我为家族立下汗马功劳!”孟浩抬头,一想到自己的不满,他硬着头皮大声道。

        方守道一瞪眼,右手抬起蓦然一挥,刹那间,他与孟浩就在半空中消失,出现时,在了一处阁楼内。

        现身后,孟浩立刻警惕的看着四周,还退后几步。

        “你有什么委屈?吧。”方守道失笑,坐在一旁,很感兴趣的看着孟浩。

        “家族剧变,我为家族受伤流血!”孟浩立刻开口,他话语刚一完,方守道右手一挥,一道柔和之光落在孟浩身上,瞬间他所有伤势,全部恢复,虽原本伤势就已恢复了大半,可随着光芒的笼罩,孟浩觉得全身仿佛汗毛孔都舒展开来,就连修为都稳固了很多。

        “伤势好了。”方守道微微一笑,那笑容,在孟浩看去,分明就是一副老狐狸的可恶样子。

        “大战时,我吞下了很多丹药,我还吸收了不少仙玉,还有灵石!”孟浩内心警惕,再次道,方守道右手一挥,这一次出现的,不再是光,而是一幕画面,里面正是孟浩从开始渡劫,直至大战结束,期间……他实在是没吞几颗丹药,也从来没吸收仙玉,更没有动用灵石。

        孟浩内心一震,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起来,盯着如老狐狸般的方守道,孟浩有种遇到了劲敌的感觉。

        -------------

        明天爆发!!求一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