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51章 封妖再显!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51章 封妖再显!

    作品:《我欲封天

        以往历代,有族人来到这里,看到这石雕与棺椁后,都是恭恭敬敬的膜拜,根本就没想过去打那些贡品的主意。

        孟浩,是第一个。

        他神色肃然,恭敬的一拜后,这才大袖一甩,以一副全心全意为老祖服务的姿态,没有丝毫觉得无耻,走到了贡品前。

        望着那足有婴儿头颅大的仙玉,孟浩长叹一声。

        “老祖,我之前那些来这里的族人,实在是不孝啊,他们居然让仙玉的灰尘如此多,且摆放了这么多年,实在是过分!”

        “太过分!”孟浩似有怒意,赶紧弯腰一把将那仙玉拿起,几乎在他拿起仙玉的瞬间,被供奉在这里的那三件法宝,突然气息散出。

        孟浩不为所动,看都不看那三件法宝,以他的性格,当初在仙墟仙阁内,都敢当着仙阁意志的面去拿走宝贝,又岂能害怕这三件法宝的气息。

        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仙玉收走后,孟浩取出了一枚指甲盖大的仙玉,轻轻的放在了贡台上。

        “老祖,看,我的这枚仙玉,多么的晶莹剔透,多么的美丽,一尘不染,只有这样的仙玉,才符合老祖的身份。”孟浩干咳一声,双眼冒光,右手向着一旁的几枚极品灵石抓去。

        就在这时,那三件法宝气息轰然爆发,一股威压骤然降临。

        “滚开,我是方家族人,有家族血脉,我来给老祖扫墓替换贡品。你们这法宝之灵。居然敢阻止?”孟浩眼睛一瞪。立刻低吼,声音传出时,那三件法宝气息一顿。

        在它们停顿的刹那,孟浩已用了最快速度,直接将那几枚极品灵石收入储物袋内。

        “太过分了,这灵石都是灰尘,我身为家族晚辈,此事无法忍!”孟浩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枚指甲盖大的下品灵石,肃然的放在了贡台上。

        “不像话,我方家老祖,坟前居然只摆放竹灯?不行,我身为晚辈,有义务,有责任去换成铁灯!”孟浩目光扫过那两盏幽色的竹灯,舔了舔嘴唇,正要一把抓去。

        可还没等他碰触竹灯,这里的三件法宝。轰然爆发,气息滔天而起。杀机强烈到了极致,似被触犯了逆鳞一般。

        仿佛若孟浩敢去动那竹灯,这三件法宝就会轰杀过去。

        孟浩手一顿,脸上讪讪的,干咳一声后缓缓把手缩了回来。

        “干嘛这么激动,多大的事啊,我也是好意。”孟浩声开口,看了眼那三件法宝,目中有些火热,想了想后,他放弃了以因果之法去强行结缘,毕竟这里与仙阁不一样,仙阁之宝无主,可这里的这三件法宝,显然是那位老祖之物,哪怕老祖已陨,可这三件法宝依旧有灵,在这里守护。

        孟浩尽管贪财,可也有其原则。

        “也罢,你们对我家老祖如此忠心,让人敬佩。”孟浩深吸口气,神色严肃,退后几步,抱拳深深一拜。

        天空上的第七祖,原本已怒火滔天,他看着孟浩在那里替换了家族曾经一位准到老祖的贡品,尤其是那些言辞,让第七祖几乎暴跳如雷。

        “我方家血脉,怎么会出这么一个无耻的混蛋!!”他咬牙完时,看到了孟浩一拜的动作,又愣了一下,感受到了孟浩的心,沉默片刻后,第七祖看向孟浩的目光,略微柔和了一下,他觉得孟浩这里,似乎并非无药可救。

        “且看看这混蛋,到底是什么心性,能在这里掀起什么浪花!”第七祖沉吟片刻,看了下方大地孟浩一眼,又抬头看向祖地远处,神色有些感慨。

        “祖地分为六片区域,守护道像、悟法地,准道祖墓,九冥山,葬古界,雾中天!”

        “这六片区域,成一条直线排列下去,越是深处,凶险越大,可能获得的造化……也一样越大!”

        “这座墓,就是悟法地与准道祖墓群,之间的界限了。”

        “古往今来,九冥山已是很多来到这里的族人的极致,能踏入葬古界者,凤毛麟角,至于雾中天,从来没有人踏入过,就算是大哥那里,身为道境大能,也没有机缘进入。

        因为在葬古界的尽头,没有了路。”

        “一代老祖的冥宫,就在雾中天内,而那里,也有他老人家,最强的术法……一念星辰变!”第七祖喃喃,闭上了眼。

        他没见过一代老祖,家族内石窟中,唯有他口中的大哥,辈分极高,曾经在一代老祖晚年时,面见过。

        其他六人,都是不同年代出生,在熄灭了十盏魂灯后,辈分已不重要,相互之间,血脉为引,兄弟相称。

        “家族内,曾出现过三次浩劫……”第七祖轻叹一声,正是这三次浩劫,使得如今熄灭十盏魂灯的,整个家族,只有他们几人。

        在第七祖感叹时,孟浩向着棺椁石雕一拜后,踏上兵俑,疾驰而去。

        就连第七祖都没有发现,孟浩之前这一路走来,随着他将所有看到,又觉得有价值之物的一一收走,一缕在这祖地内,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气息,慢慢的显露出来。

        这气息,准确的,是从兵俑崩溃了山脉,从大地飞起的那一瞬开始,在孟浩与这悟法地内,将一片片让后人感悟道法神通之物,一一收起后,这气息更浓了一些。

        隐隐间,似乎大地上,都起了一层很淡很薄的雾。

        时间流逝,孟浩坐在兵俑上,前行时,他下方的大地,开始出现了一座又一座大墓,不过诡异的是,这些墓,都没有碑,没有文。

        孟浩只能按照大长老所的去判断出,但凡能被葬在这里的,都是道境老祖。

        可他不知道这些人的名字,这一让孟浩也很奇怪,仿佛这些人陨落前,刻意的避开,不想让后人知晓自己的名讳。

        “奇怪……”孟浩尽管疑惑,可却不影响他高举扫墓的名义,高举去帮老祖的忙,替换贡品的大计。

        一路疾驰,在这片准道祖墓中,随着孟浩的不断扫墓,天空上的第七祖,目中的火越来越浓,几乎快要压制不住。

        好在孟浩对这些先人很是尊重,往往替换贡品前,都是先一拜,而离去时,再一拜,除了贡品,不去动墓地丝毫,这才让第七祖忍了下来。

        直至过去了几日,当孟浩在半空又一次降临大地,看向他面前出现的这又一座棺椁石雕时,他忽然双眼收缩,脚步停顿下来,目光落在了石雕前,竖着的墓碑上。

        他在这之前,看到了七座坟墓,看到了七座墓碑,可每一个都没有任何文字,唯独眼前这一做墓碑,上面有名!

        方品崎!

        孟浩一眼就看到了这三个大字,龙飞凤舞,透出一股磅礴的气息,在这名字下,刻着此人的生平。

        孟浩目光扫过,将这位叫做方品崎的老祖,生平全部看完后,孟浩心神起了强烈的轰鸣。

        这段生平上,描述了方品崎的一生,从修行开始,踏入仙境,是在他那个时代的真仙,一路天骄,堪称家族骄阳,踏入古境,开了十五魂灯。

        为家族立下无数功劳,甚至于仙墟中开疆辟土,成就那个年代的霸名,而他最终,经历古境十四次灭灯生死,一一渡过,成为家族在那个年代的老祖,直至最后一盏魂灯熄灭后,他突破道境失败,成为了准道至尊。

        但却没有与其他人一样疯狂,去做出人神共愤,心性大变的恶事,而是以平静的心态,渡过了他最后的五十年。

        那五十年里,他甚至还在为家族付出,直至平静的闭上了眼,坐化身亡。

        所以,他的坟墓,有碑文,被后人铭记膜拜,甚至在碑文上,还详细的介绍了准道这一境界的缘由与可怕。

        孟浩呼吸急促,他看完了全部生平的描述后,孟浩这里,也突然的明白了,什么叫做准道至尊。

        他想起了妖仙古宗内,柯云海的坐化,想到了柯云海当年曾的古之巅峰,代表了什么意义。

        “原来,古之巅峰与真正的道境之间,还有一个准道的境界,因其寿元崩溃,必死无疑,所以疯狂,所以被人尊称为至尊,似想要用这个名字,来束缚在这一境界的疯狂者。”孟浩喃喃,他望着石碑,没有去动丝毫的贡品,抱拳深深一拜。

        半晌后,孟浩离去,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走完了整个准道祖墓,一共十一个大墓,其中只有三座墓,有碑文。

        不同的经历,相似的结果,一幕幕,仿佛一本家族的劝慰之书,告诉所有来到这里的族人,在古之巅峰与真正道境之间,那准道程度的至尊,一念穷凶极恶的疯狂,一念则是后人世代的膜拜。

        “道境……”当走过最后一座大墓时,孟浩站在那里,回头看向身后,他的心有些沉重。

        “修行之路,就是踏着生死前行,一步一生死,能走到最后的人……太少太少。”孟浩轻叹,向着准道祖墓群,深深一拜。

        起身时,他正要离去,可就在这一刹那,突然的,孟浩储物袋内,很久没有出现震动的封妖古玉,在这一瞬,猛然间颤动起来,震动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当初孟浩看到六代封妖!

        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召唤,暮然的在孟浩心底滋生,那召唤,似从这祖地的深处,飘摇而来。

        “封妖一脉,岂能葬在山海间,踏九山海道劫路,若成功……这山海大界……回归封妖一脉!”

        听到这句话,孟浩心神猛地一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