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49章 祖地很凶险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49章 祖地很凶险

    作品:《我欲封天

        祖地内发生的一切,外人无法知道丝毫。

        无论是大长老还是方卫的父亲与其祖父,都对祖地内的一切,无法去了解。这一大长老没有谎,外面,无法看到祖地内发生的事情。

        方家家族内,一切如常,唯有嫡系一脉的族人,内心忧虑,方西那里更是闷闷不乐,心底对孟浩很是担心。

        丹道一脉,也都听了孟浩去祖地试炼的事情,纷纷担忧,甚至那十八个八阶丹师,居然联合起来,一起去找了大长老。

        一番怒吼大吵之后,这十八个八阶丹师,愤怒离去,随后丹道一脉立刻传出声音,在孟浩回来之前,丹道不再给家族炼丹!

        这消息传出后,整个家族都震动了,大长老为此亲自去了一趟丹道,拜见丹老,可丹老根本就没有见他。

        方卫那一脉,在这一刻,似乎突然的意识到,不知不觉中,孟浩那里居然在家族内,彻底的站稳了脚,甚至还形成了一股让他们忌惮的势力!

        丹道,就是孟浩在家族的靠山!

        这一是方秀山的失误,为了化解此事,他只能咬牙付出不少代价,这才安抚了他们这一脉的那些长老对此事的不满与损失。

        可他心中还存在了希望,只要孟浩死亡,丹道一脉不会为一个死人与家族对抗,一切都可以解决,他的儿子方卫,依旧还是家族内的第一天骄,他们这一脉,早晚可以彻底取代方家的嫡系一脉!

        只是……这样的希望。很快就因一件事情。使得一切都扑朔迷离。

        此刻在方卫闭关的密室之上。阁楼中,方秀山盘膝坐在那里,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盯着他面前的一枚水晶。

        水晶内,有一幕画面,那画面是方家的命简殿,殿内摆放着无数玉简,每一枚都是方家族人的命简。

        若有族人死亡。命简就会碎裂,会被家族第一时间知晓,方便查明原因。

        方秀山的目光,正是落在那众多的玉简里,属于孟浩的那一枚!

        当初孟浩回到家族,获取身份玉牌的同时,也留下了命简在这里,此刻他的命简光芒柔和,没有丝毫碎裂。

        反倒是另一层,唯有古境族人才可列位的区域内。有一枚玉简,在之前咔嚓一声。碎裂开来,引起了家族强烈的重视,已展开了调查。

        这玉简的碎裂,让方秀山心惊肉跳。

        那正是他付出代价,安排进入祖地内,去击杀孟浩的九个古境长老之一。

        “在祖地内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古境长老,怎么……怎么会死亡!!”

        “而这该死的崽子,居然还活着!!”方秀山呼吸急促,他无法想象祖地内到底如今是什么样子。

        且因一个古境族人死亡,家族的调查极为严格,好在方秀山之前有所安排,进入祖地的九人,明面上都是去了外界执行家族的任务。

        不过他不知晓能拖延多久,一旦时间长了,在家族的严密调查下,必定能查出蛛丝马迹。

        “应该是死在了祖地的凶险之处,这是一个意外……用不了多久,那该死的崽子,就会形神俱灭!”方秀山目中杀机一闪,他万分的期待,孟浩的命简碎裂的一幕。

        “只要这崽子死了,且卫儿突破,成为真仙,那个时候……就算是被人知晓了此事,又能如何,死去的方浩,对家族来没有任何意义!”

        方秀山深吸口气,目中充满了血丝。

        此时,在方家祖地内,也正是那黑衣青年,在内心疯狂的诅咒方秀山的瞬间,这黑衣青年魂飞魄散,头皮发麻,此刻疯狂的疾驰逃遁。

        “他耍赖,他这是作弊,两个月,该死的,还有两个月……这里才可以被开启,我才可以离去,这……这怎么办!!”黑衣青年面色惨白,在这疾驰逃遁中,他身后的轰鸣滔天,这声音传入他的耳中,让他心头一颤。

        在他的身后,孟浩的雕像全身火焰弥漫,轰鸣中直奔青年,孟浩盘膝坐在雕像身上,看着越来越近的黑衣青年,目中杀机闪耀。

        二人之间的距离,任凭黑衣青年如何怒吼疾驰,也在不断地拉近,万丈,八千丈,五千丈,三千丈……

        在三千丈的刹那,黑衣青年发狂,似豁出了一切,猛的转身,掐诀间四周八燃一灭的魂灯,急速旋转,直奔孟浩而去。

        出手,就是以他的本命魂灯去攻击,可见这一刻的他,是多么的疯狂与绝望。

        几乎在这八燃一灭的魂灯来临的刹那,孟浩身下的雕像,蓦然间抬起手中大剑,准道至尊的气息轰然爆发。

        “留活口。”孟浩忽然道。

        他这句话出的刹那,兵俑右手松开,大剑落下被左手拿出,右手直接向着前方黑衣青年,一把抓去!

        这一刻,那四周的静止,再次出现,整个世界一动不动,就连黑衣青年,也都在这一瞬,身体如僵直,无法移动丝毫,就连意识也都模糊。

        一股无法抵抗,不可对决的力量,直接笼罩天地间,似乎在兵俑面前,这仅熄灭了一盏魂灯的黑衣青年,如同蝼蚁一样。

        兵俑的大手眨眼就碰到了八燃一灭的魂灯,仿佛处于不同的空间,居然直接穿梭而过,出现在了黑衣青年的面前,在这青年的骇然与绝望中,一把将他抓在了手中,狠狠一捏,咔嚓几声,直接碎裂了黑衣青年不少的骨头。

        一把抓回后,世界恢复如常,静止的虚无重新焕发,声音传遍四周时,这黑衣青年的惨叫,也在这一刻,传遍八方。

        他喷出鲜血,身体剧痛,在兵俑的大手内,仿佛被禁锢了一切,修为消散,虚弱的如同凡人,此刻颤抖中,他的目中露出绝望,更有对死亡的恐惧。

        “方秀山,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这黑衣青年发出凄厉的嘶吼,他恨孟浩,可更恨的,却是方秀山。

        “还有你,方浩,若非这家族的守护道像,杀你……如同捏死一个鸡子一样简单!”黑衣青年怒吼,嘴角溢出鲜血,死死的盯着孟浩。

        “现在我杀你,比捏死鸡子,还简单。”孟浩神色平静,望着被兵俑大手抓着的黑衣青年,淡淡开口。

        话语间,他双眼闪动,右手抬起突然掐诀,这印诀很是诡异,掐动时,居然在孟浩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符文。

        这些符文闪烁黑白两色光芒,仿佛孟浩的右手,在这一瞬,也都成为了黑与白。

        一股诡异的气息,瞬间在四周出现,仿佛无形的气流,眨眼凝聚到了孟浩的手中,与那些符文融合后,黑与白两种颜色,渲染了四方。

        孟浩的右手微微颤抖,这一幕,外人看不出端倪,就算是在天空上的第七祖,此刻也都皱起眉头,他看不出太多,可能感受到,在孟浩手边的那些黑白符文,似乎蕴含了某种本源的气息。

        这是……妖封第六禁!!

        孟浩在仙墟获得的那把剑上,存在了第六禁的气息,他经常明悟,如今已可勉强施展,只是此术太难,就算是现在,孟浩虽然可以展开,但却没有成功过。

        这与他缺少练习的对象有很大的关联,可如今,摆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练习靶子。

        孟浩目露奇光,右手刹那停顿后,一指黑衣青年,瞬间他手边环绕的那些黑白符文,眨眼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枚后,直奔黑衣青年而去。

        这黑衣青年双眼睁大,可却无法反抗,任由这符文瞬间落入他的眉心上,闪动了几下后,没入体内。

        孟浩目不转睛的凝望,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黑衣青年面色狰狞,青筋鼓起,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凄厉惨叫。

        这凄厉的声音,让天空上的第七祖都动容。

        无法形容的痛,那种仿佛魂被吞噬,仿佛身体被掠夺的感觉,让黑衣青年的惨叫都走了音,听起来,仿佛是野兽的嘶吼。

        只是维持了五个呼吸的时间,轰的一声,黑衣青年的身体直接爆开,血肉四溅,形神俱灭。

        这一幕,让天空上的第七祖,深吸口气,看向孟浩时,露出了凝重,但很快的,居然在这凝重里,起了一抹赞赏。

        “够狠辣!”他越看孟浩,越觉得孟浩符合自己的脾气。

        孟浩皱起眉头,暗叹一声。

        “还是失败,莫非是我施展的方式不对?”他的脑海里浮现当初在仙墟里,六代封妖展开这生死禁的一幕幕,那些但凡被下了生死禁的人,生死不由自己,掌握在六代老祖手中,他们……如同傀儡。

        几乎在这黑衣青年死亡的同时,方家祖宅内,方秀山所在的阁楼里,方秀山面色瞬间苍白起来,他看到了……自己派去的九个长老,命简又碎了一个。

        “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祖地太凶险了!!”方秀山身体颤抖,喃喃中双眼赤红。

        -------------------------

        亲,别忘记了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