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47章 准道至尊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47章 准道至尊

    作品:《我欲封天

        整个大地,掀起了一片尘雾,向着四周翻滚,使得正中间的这尊雕像,立刻惊天动地。

        随着另一只脚抬起,再次落下时,轰鸣大地,身躯晃动,山脉崩溃。

        大地的尘土之雾,大范围的掀开,向着四周轰隆隆的翻滚,形成了震撼,这一幕,让中年男子头皮发麻,脑海嗡鸣,仿佛是看到了这一辈子最无法置信的事情,面色瞬间苍白,带着不可思议,更有强烈到了极致的骇然。

        “这……这……这是准道境至尊的气息!!”他已失声,双眼都直了,心神内掀起了滔天大浪,将他整个人轰鸣。

        他太清楚准道境至尊这一个层次内,代表了什么,也非常的明白,准道……那是在九大山海,一个让人色变的境界,这境界的疯狂与恐怖,让九大山海的强者,不得不将其尊称为至尊!

        不但是他这里如此,就连天空上的第七祖的神念化作的老者,也都在这一刻,目瞪口呆,内心骇然,无法置信自己亲眼看到的这一幕。

        “怎么可能!!”第七祖睁大了眼,呼吸急促,脑海嗡鸣。

        “守护道像,居然……动了!!”第七祖倒吸口气,猛的看向雕像头颅上的孟浩,再次看到了孟浩的悲伤时,他的头皮,罕见的麻了一下。

        大地颤抖,山脉坍塌,轰隆隆的巨响向着四周传开,地面的尘土化作了尘雾,翻滚间,被山石的脱落砸地形成的风卷着。不断地扩散开来。

        无数荒草。被吹动的弯下了身体。地面的裂缝,也快速的被漫天的尘雾遮盖。

        天空上,第七祖呼吸急促,呆呆的看着大地的雕像。

        而半空中的那位消瘦的中年男子,此刻早已骇然到了极致,脑海嗡嗡,看着那惊天动地的雕像,感受着雕像身上的气息。他面色瞬间苍白,没有任何迟疑,身体疾驰后退。

        他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变化,前一刻,在他看来,击杀孟浩,简单如翻手一样,可一瞬之后,一切逆转过来。

        他忽然明白了,为何方秀山。杀一个辈,居然要请连同自己在内的九人出手。尽管他的明白,是一个误会,可此刻对他来,这才是真正的答案。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方秀山你个王八蛋,你这是在坑我,你你你,你让我一个熄灭一盏魂灯之人,去击杀被准道至尊保护的修士,你怎么不早,这妖孽般的方浩,他居然能让守护道像复活!!”中年男子疯狂的后退。

        可就在他退后的刹那,在无尽的尘雾内,屹立在天地间的雕像,抬起了头,它的目光如同真正的光,一瞬就落在了中年男子的身上。

        在被这雕像目光锁定的刹那,中年男子脑海如有雷霆轰开,强烈的生死危机,让他发出了一声咆哮,不惜喷出鲜血,展开秘法,疾驰就要逃走。

        他怕了,身为古境强者,他很少会有害怕的情绪,可这一刻,他怕了,害怕到了极致,害怕到了骨头里。

        他太清楚准道境至尊的强悍与恐怖,多年前,他就亲眼看到过一位准道至尊,那种毁灭性的疯狂。

        他不能不害怕,雕像的复苏,震撼了他的心神,让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家族内关于这雕像的种种传。

        “我……我到底招惹了什么一个妖孽,居然……居然会这样!!”中年男子内心后悔到了极致,他发誓若是此番能活命,回去后必定要找方秀山的麻烦。

        可就在这中年男子飞出的瞬间,孟浩身下的雕像,那按着大剑的双手,蓦然间抓住了刺入大地的大剑,向上一抬,大地再次轰鸣,咔咔声中,可以看到刺入大剑的地面八方,立刻出现了无数的裂缝,这些裂缝急速的散开时,大剑……被直接从大地上拔出!

        这惊人的雕像,目露冰冷的寒芒,双手拿着大剑,将其挥舞时,向着远处疾驰逃遁的中年男子,一剑落下。

        这一剑,整个世界安静了。

        碎石的脱落,没有了声音,山脉的崩溃,悄然无息,尘雾的翻滚,寂静的可怕,就连时间……似乎也都凝固了。

        疾驰逃遁的中年男子,他的身体仿佛被停顿在了半空,他的表情惊恐,带着骇然,他的瞳孔一动不动,就连他身后的八燃一灭的魂灯,也都在这一刻停顿,仿佛整个世界,在这一瞬,一动不动。

        动的,只有雕像的那把大剑,一剑斩落的同时,鲜血从中年男子的眉心出现,流淌过了鼻尖,划过了下巴,从他的腹部而过,粉碎了这中年男子身后的魂灯。

        世界恢复了,兵俑手中的大剑,重新的刺入大地上,地面轰鸣时,声音又重新出现了,可……半空中,消瘦的中年男子,他的身体,却在这一刻,直接分成了两半,魂灯全部熄灭。

        在他的尸体内,还有不少法宝的碎片,也随着血肉散开。

        无法抵抗,无法阻挡,甚至连挣扎都没有资格,更不用闪躲。

        鲜血喷发,他的元神,他的魂灯,他的一切,都在这一瞬,消失了。

        唯有储物袋飞来,落在了孟浩的面前。

        孟浩沉默,坐在雕像上,一言不发。

        天空的尽头,第七祖深吸口气,看向雕像时,就算是他,也都露出忌惮之意,他清楚的知道,之前雕像的那一剑,是多么的恐怖与惊人。

        “以自身之道,替换了天地规则,挥舞的那一剑……可斩道,可斩规则,可斩一切存在!”

        “的确是准道至尊的力量!!可它……分明只是一尊雕像罢了,雕像都如此强悍,那么将其创造出来的人……又是多么的恐怖!”

        “怕是……唯有真正的道境,且还需要罕见的天地至宝,才可以将其创造出来,可对于道境来,这样的至宝,若是拿来炼制其他事物,会更符合价值。”第七祖呼吸急促,看着雕像,内心震撼。

        他清楚的知道,准道境……那是一群疯子,一群可以不顾一起,几乎无人敢去招惹的疯子。

        积累了无数年,度过了一次又一次魂灯熄灭后的死亡浩劫,最终带着毕生的希望,走到了古境巅峰,将最后一盏魂灯熄灭,可却没有成功踏入道境,只是半步道境,寿元崩溃,生命只剩下了数十年,这一类人……就是准道!

        他们必死无疑,天地无救,所以疯狂,又因半步道境,具备了一定的道之本源,所以被人敬畏,不敢招惹,称呼为至尊。

        这一类人,方家这数万年来,出了十一位,有的疯狂了,也曾展开杀戮,有的则默默等待生命尽头的出现。

        大长老所,方家历代踏入道境的老祖,都葬在这祖地内,的……除了一代老祖是真正道境外,其他都是这些准道至尊!

        而柯云海,当年也是在这一步失败,可他的修为强悍到了恐怖的程度,哪怕失败,哪怕半步道境,哪怕寿元崩溃,可依旧……还是强行的存活了很多年,去守护他的儿子。

        那一刻的他,真正的战力,早已超越古境,在道境内,也有其名!

        而他的魂灯,就是那与他葬在一起的龙盏凤芯的灯!

        兵俑,是以此灯炼制,更有柯云海当年不多的生命,故而……强悍!!

        第七祖呼吸急促,看向雕像时,露出忌惮之意,他自身……不是道境,依旧还是古境,只不过他的魂灯,当年开了十五盏,如今已熄灭了十三盏。

        “唯有大哥那里,身为一族地祖,以其道境修为,才可以镇压这雕像!其他几人,哪怕是老二与老三熄灭了十四灯,只差一灯就全灭,也依旧不是这雕像的对手,毕竟,他们依旧还是古境!”

        他更震撼的,是这家族的守护道像,居然在保护孟浩!

        “这辈,居然能引动守护道像,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是如何做到的,他之前很笃定,明他最早的时候,就已经很确定,这雕像会为他而战,而去保护他!”

        “此事……太不可思议!!”第七祖倒吸口气,这让他觉得无法置信,可亲眼看到的这一切,让他无法去解释,甚至若非是他神念来到这里,如果是别人与他起此事,他必定觉得一派胡言。

        可如今,他亲眼所看,只能震撼。

        孟浩轻轻地抚摸雕像,大地慢慢平静下来,尘雾消散,当一切都恢复时,孟浩抬起了头,将他对柯云海的思念放在了心底,睹物思人,记忆的悲伤,无法逆转柯云海的死亡。

        他闭上了眼,许久之后,睁开时,孟浩看向雕像,这雕像在他眼睛里,已不仅仅是兵俑,而是柯云海送给他的宝贵遗物。

        “走吧,陪我去闯一闯,这方家的祖地。”孟浩轻声开口,他身下的雕像双眼蓦然光芒明亮,身体一瞬飞起,带着孟浩,直奔前方。

        这很简单的举动,险些让天空上的第七祖眼珠子掉下来,差失声——

        祖地情节很关键,每天思索的时间多过去写,请大家原谅我没有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