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06章 初起波澜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906章 初起波澜

    作品:《我欲封天

        “不可能,这不可能!!”方须中内心震撼到了极致,他不知道这药草是如何嫁接出来,也不知道孟浩的对错,可偏偏……以他的丹道造诣,他隐隐可以断定,这一切应该是真的。

        最重要的是,那五阶丹师给自己这株药草时,的的确确,给了自己一个丹方,甚至的那些话语,居然与孟浩所之意,几乎一模一样!!

        “你……”方须中面色苍白,他的退后,他的神情,在这一刹那被四周药童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瞬,全部明白,孟浩所,必定是完全正确!

        否则的话,不可能让方须中那里这种神情。

        “方浩又对了!!”

        “就连方丹师,也都无法在草木上比的过方浩么!!”

        “好在我之前在他讲述草木时,都记录下来,回去后定要仔细温习!”四周药童纷纷哗然,可他们毕竟只是药童,了解的不多,而此地那些一阶丹师们,则是一个个睁大了眼,呼吸急促,相互都彼此看了看后,纷纷看到了对方神色内,与自己一样的震撼与无法置信。

        他们是丹师,哪怕是一阶,可在了解上,也远远超出药童,他们在看到方须中取出的药草时,因不认识,到没有觉得什么,可当孟浩出后,尤其是居然出了嫁接的药草以及方法时,他们的脑海,顿时轰鸣。

        “天啊……这嫁接之法,那是一个丹师的不传之秘!!”

        “十九种药草,怕是只有五阶丹师才可以创造出来。可……可这方浩。他居然妖孽到了这种程度。他居然……只是看了眼药草,就将嫁接之法看透!!”

        “他的草木造诣,他的丹道,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太可怕了,似乎只要是草木,在他眼里,就没有丝毫秘密!!”这些一阶丹师。正因为有所了解,此刻的骇然程度,充满了全身。

        方须中面色苍白,抬头望着孟浩,此刻的孟浩在他眼睛里,变的极为可怕,更是深不可测,他从未想到过,居然有人能一眼,看透丹师不传之秘。出了嫁接之法。

        这在他感受,恐怖到了极致。

        这一刻。他完全明白,在草木造诣上,自己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个方浩的对手,与这样一个妖孽去比试草木,自己没有任何的胜算。

        “该死的方云易,等我回去后,定要让你好看!”方须中内心苦涩,对于方云易那里,已恨之入骨,反倒是对孟浩这里,他不敢去恨。

        孟浩是家族天骄,这一他不在乎,他是丹道一脉,体系不同,可……当他察觉到孟浩在草木上的造诣后,他害怕了。

        “这种草木造诣,哪怕他炼丹不擅长,也必定会在丹道一脉崛起啊……更何况,万一他在炼丹上也有天赋,那么就太可怕了,丹道一脉,他的地位必高过我,因为方云易,我得罪了他,不值当……”

        方须中深吸口气,咬牙之下,正想要果断的认输,可忽然内心一动,他觉得这不定也是一个机会,迟疑了一下,方须中先是向着孟浩抱拳一拜。

        “方丹师,草木造诣之深,我不是对手,之前鲁莽,还望方丹师莫要介意,这储物袋内有一些灵石,权当是在下的见面礼,我认输……”方须中话语一出,四周立刻哗然,可那些一阶丹师,都认为方须中必须要这么做。

        换了谁,面对一个能认出嫁接之法的妖孽,若还有信心去比试,那才是有问题。

        “不过,还请方丹师指一下,我……我曾经看到过一种药草,问了不少人,都没有得到答案。”方须中望着孟浩,再次抱拳。

        “若方丹师能指一下,我愿将这株嫁接的药草送给您,作为酬谢。”

        孟浩神色始终如常,内心却叹了口气,暗道自己应该之前表现的弱一些,如今居然把好不容易遇到的一只肥羊吓到了。

        “可惜了,我储物袋内的灵石不少,本打算给他挖个坑,可如今没办法了。”孟浩内心有些郁闷,右手抬起一抓,方须中的储物袋飞来,神识一扫,里面灵石也有不少,这才让孟浩觉得好过了一些。

        又抬头看了眼那嫁接的药草,此药的价值不低,甚至里面有一些嫁接手法,让孟浩也觉得很新奇,闻言了头。

        方须中精神一振,立刻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枚玉简,恭敬的上前交给孟浩,孟浩接过玉简,神识一扫。

        立刻在他的脑海内,就出现了一副画面,那画面里一株紫色的花,长在一只巴掌大的马身上,正在疾驰前行,速度极快。

        画面到了这里,就消失了。

        孟浩的神色,却是瞬间凝重了一些,再次重新以神识去查看画面后,沉吟片刻,看向方须中。

        “你在什么地方看到的?”

        “是在东胜星海域内的一处岛屿上,我偶然间看到,追寻时却一无所闻,问了在那里出海的渔民,都多次看到。

        可我之后去了数次,都再没有发现。”方须中连忙开口,这玉简他给过不少丹师看过,可最终谁也没有认出来,只是猜测,这应该是一株罕见的药草。

        “那马,应该是此药草的根。”方须中道。

        “你错了。”孟浩摇头。

        “这不是药草,这是……一颗丹药!”

        “一颗已有了灵性的丹药。”孟浩断然开口。

        “什么!!”方须中大吃一惊,有些无法置信,包括他在内的不少丹师,从来没人判断这是丹药,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株药草才对。

        “这怎么可能,丹药就是丹药,被人炼制出来,又怎么会出现这种生命的变化。”方须中下意识的开口。

        “有!我见过。”孟浩没有多,将玉简还给了方须中后,向着四周众人一抱拳,身体一晃,迈步离去。

        直至他走了,方须中都还无法置信,四周的药童一个个都很振奋,许久才慢慢散去。

        片刻后,当方须中回到了他的居所时,他立刻取出方云易的玉简,面色阴沉的传出一道神念。

        与此同时,方云易正在祖宅内,属于他的阁楼中打坐,等待来自丹道一脉的好消息。

        “方须中丹师,身为二阶,丹道造诣极强,有他出面,那孟浩必定灰头土脸,让他跪三天,也算让我出了口气。”方云易冷笑,内心很是期待,他准备稍后去一趟丹道一脉,亲眼去看看孟浩跪在那里的样子。

        “你在南天星,有你爹在,所以嚣张跋扈,可在这里,你一个外来者,我看你如何嚣张!”方云易想到这里,嘴角露出笑容,这时,他神色一动,笑容更盛,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枚玉简,一看之下,他哈哈一笑。

        “方丹师那里传来消息了。”他带着期待,神识立刻融入玉简内,眨眼间,这玉简光芒一闪,方须中面色阴沉的虚幻身影,凭空出现。

        一看到方须中的面色,方云易愣了一下,正要开口,可方须中的声音,已传了出来。

        “方云易,我与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这王八蛋居然阴我,让我去羞辱方浩?那方浩草木造诣妖孽一般,你如此害我,方云易,此事方某记住了!”

        方云易面色一变。

        “方丹师,这……”

        “别我叫方丹师,从今往后,你炼丹不要来找我,甚至我身边的丹师好友,也没有一个会再给你炼丹!”

        “方云易,你这件事情,做的太过分了!”方须中阴冷的望了方云易一眼,冷哼一声,直接断了神念。

        方云易面色变化,猛的起身,拿出玉简,去问询他之前派出的族人药童,到底发生了何事,片刻后,当他知道了在丹道一脉孟浩与方须中的比试后,方云易面色阴沉,狠狠的一把捏碎了玉简,面部狰狞。

        “孟浩!”他猛的低吼,对孟浩的恨,更强烈了。

        丹道一脉内,随着孟浩的离开,随着众人的散出,很快的,孟浩的名气,在那些药童的口口相传中,顿时被更多人知晓,尤其是孟浩与方须中的草木赌斗,更是传开。

        当听孟浩居然在草木上胜了方须中后,外山的药童,对于孟浩这里,都充满了神秘,孟浩的身份,也很容易引起众人的议论。

        血脉门光万丈,当年的七岁劫,嫡系长孙,方家天骄。

        这一切,随着传开,渐渐孟浩的名气在药童中渐渐崛起,甚至一些低阶丹师,也都听了孟浩。

        方家的祖宅内,方卫的父亲与其祖父,在一处大殿内,二人面色阴沉,听着面前一个一阶丹师,讲述了今天发生在丹道一脉的事情。

        半晌之后,当那位一阶丹师离去后,方卫的父亲方秀山,面色越发阴沉。

        “爹,这崽子如此下去,必起波澜……”

        “无妨,他活不了多久了,另外,就算是他在丹道一脉有了一些名气,可在我方家,族规最大,任何人修行,都需要贡献。

        而他刚刚到来,只有每个月的固定贡献,无论是修行还是炼丹,都掀不起什么波澜。”

        “而他一旦试图去获得贡献,就必须要去完成家族的任务,到了那个时候……就算他之前没死,也或许会在外出时,出些意外。”老者面色阴沉,缓缓开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