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834章 看看我是谁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834章 看看我是谁

    作品:《我欲封天

        “阁下是……”孟浩缓缓开口。

        “我是孟浩,南天第一霸!”青年冷哼一声,淡淡开口,气势如虹,言辞更是惊天动地。

        “第一霸你知道什么意思不,就是我在南天大地,无人敢惹我!”青年抬起下巴,神色傲然。

        “你快给他一个交代吧,我夫君是南天大地除了一些老家伙外的第一强者,南域巅峰之辈,左右了大陆战争。”大汉变成的芷香,立刻劝。

        “住口!男人话,女人一边去!”青年立刻瞪起眼睛,大袖一甩,断然开口时,冷眼看向孟浩。

        “孟某一不二,念在你是初范的份上,这一次可以不杀你!”

        孟浩神色古怪,看了眼一模一样的自己,又看了看那变成的芷香,嘴角露出微笑,能做出这么破绽百出的局,除了鹦鹉与皮冻,孟浩想不到其他人了。

        “想必你也听过我的名讳,罢了,我也不难为你,交出你的储物袋,我允许你以财务来换取我的原谅!”

        “若敢反抗,今日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处!”青年声音阴冷,话语间全身气势轰然再次爆发,形成了风暴,似与天地连接,足以让一切人在感受到这气息后,呼吸都苦难,仿佛面前出现了一座不可撼动的火山,而若去挣扎,一旦这火山爆发,自己这里必死无疑。

        洞府外那些残破的阵法,顿时全部崩溃,飞沙走石。山崩地裂。气势之强。让苍穹色变,就算是孟浩这里,也都双眼猛地收缩。

        若非是他确定眼前这两个家伙是皮冻与鹦鹉,若非是他对鹦鹉与皮冻这两个二货极为了解,他此刻必定会被震慑。

        “哦?你怎么知道我是初犯?”孟浩似笑非笑。

        青年一愣,那大汉变成的芷香也是愣了一下。

        “该死的,莫非你不是初犯?你太过分了!!”青年立刻大吼,右手再次一挥。地动山摇,气势崛起,似要一巴掌将孟浩拍死,可又似极力克制。

        孟浩这么一副样子,让鸡仔变成的青年内心咯噔一声,隐隐有些不妙,与大汉变成的芷香相互看了看后,这青年冷哼一声。

        “看来你还不够充分的了解孟某!”

        “知道孟某的爹是谁么,方秀峰!!”青年内心得意,暗道自己变化出的人物。那可是整个南天大地最厉害的存在,他也是这段日子。变化成孟浩的摸样后,从一个方家族人口中,听了这件事情。

        “你怕不怕!”

        孟浩干咳一声,眨了眨眼,有些腼腆。

        “你真的是孟浩?”

        “孟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孟浩!”青年傲然道。

        “我听孟浩可以一跺脚,让大地碎裂,你能做到?我不信你能做到。”孟浩摇头道。

        “你不信!!”青年眼睛猛地睁大,怒视孟浩。

        “我不信!”孟浩坚定的开口。

        “该死的,你居然不信!”青年怒吼中猛的一跺脚,轰然间,洞府崩溃,大地颤抖中出现了一道裂缝。

        “怎么样,信了吧!”

        “这才裂开一道缝,我的是大地碎裂出一个洞,孟浩可以做到,你能么?算了,你做不到。”孟浩不屑的道。

        “啊啊啊啊,气死我了,你居然不信,该死的,你看好,看看五爷……恩,看看孟某能不能做到!”青年眼睛都红了,他最反感别人不信他,最怕激,此刻身体猛地飞起,向着大地轰然而去,直接将地面轰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孟浩双眼闪动,仔细的看着四周的地面与远处的草木,眼中精芒一闪。

        眨眼间,青年从窟窿内飞出,趾高气昂。

        “信不信!”

        “不够深啊。”孟浩叹了口气。

        青年暴怒,身体一晃再次撞向窟窿,轰轰之声传出时,地面颤抖,片刻后巨响回荡,仿佛这个窟窿被打通到了地心,居然有地火喷发,这青年重新飞出,死死的盯着孟浩,大有你若还不信,我可以将南天大地穿透的气势。

        “好吧,我怕了可以吧,我身上一共有十个储物袋,你们要几个?”孟浩咳嗽一声,叹了口气。

        “十个都要!”

        “三个,我要三个!”青年与大汉变成的芷香,几乎同时双眼冒光的开口。

        “笨蛋,十个都要!”

        “你才笨蛋,三是最大,要三个!”大汉与青年,相互大吼时,隐隐似要争斗起来,那大汉变成的美女,此刻眼睛一样红了,死死的盯着青年。

        “你个笨蛋,三个储物袋多大啊,你你你,居然要十个,十是几,有三大么!!”

        “你白痴啊,十当然比三大,三才多少,要十个!!”青年怒吼。

        大汉一愣。

        “唉,这位女道友,我觉得你的夫君行事太过恶霸了一些,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恶霸啊,这样的恶霸,是要被度化的,我很同情你啊。”孟浩叹气开口,他的这些话语,换了任何一个修士,都会觉得言辞幼稚,根本就没有丝毫可信之处,甚至这里面的挑拨之意明显的几乎等于是直接出。

        可偏偏,这大汉与青年,却没有听出来……

        尤其是那大汉,听着孟浩话语里连着多次出的恶霸二字,眼睛渐渐露出了凶残之芒,

        “恶霸,该死的,你就是个恶霸,你这么做不对,你这么做不道德,你这么做太无耻,我要……度化你!”大汉怒吼猛的向着青年扑去。

        青年着急,连连后退时,一样怒气冲天,可他……毕竟还是稍微聪明一些的,猛的身体一顿,抬头直接看向孟浩。

        “不对啊,老三你停下,我怎么觉得不对劲……”

        “我们不能自己打起来啊,不对劲,不对劲,这家伙简单几句话,居然让我们内斗起来!”青年喃喃中,仔细的看着孟浩,越看越是心惊。

        孟浩依旧微笑,站在那里,看着神色渐渐变化的青年,暗道这鹦鹉果然还是聪明一些,看出了端倪。

        就在这时,青年忽然倒吸口气。

        “我知道你是谁了!!”

        “能看出我们的破绽,能几句话就让我们内斗,你就是……靠山老祖!!”青年大吼时,那大汉闻言立刻哆嗦了一下,身体砰的一声从芷香的样子变成了大汉,倒吸口气,蹬蹬蹬退后几步。

        “你是靠山老祖!!不怨我,是他逼我变的,他变的才是孟浩!”大汉哆嗦中快速退后,连连吼道。

        孟浩面色阴沉下来,没了心情,冷哼一声,索性直接将斗笠摘了下来。

        “你们两个笨蛋睁大眼好好看看,我是谁!”

        孟浩的斗笠摘下的刹那,他的气息顿时散出,他的样子清晰的显露在了青年与大汉眼中,在看清孟浩模样后,大汉一愣,忽然尖叫一声,身体怦怦的直接变成了皮冻,惨叫宗急速向着远处飞去。

        “是他,是孟浩,他追来了,完了完了,死定了死定了,都怪你都怪你!”

        那青年哆嗦了一下,发出更为凄厉的尖叫,身体砰的一声化作了杂毛鹦鹉,爪子上抓着一根黑色的羽毛,使劲蒲扇翅膀,似用出了生命中最强的力气,逃之夭夭。

        “该死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不可能,我们居然会遇到他!!”

        如同鸡飞狗跳,鹦鹉与皮冻尖叫中疾驰而去,随着它们的飞出,这里的大地瞬间扭曲,眨眼间恢复时,地面的裂缝没了,窟窿没了,洞府也没了,那些可怕的禁制阵法,也都没了。

        这里根本就不是洞府,只是一处山谷而已,所有的一切,都是幻境,不是真实。

        而一切的根源,正是从鹦鹉爪子上抓着的那根黑色的羽毛引起,这羽毛此刻散发妖异的光芒,闪动间,似可影响虚无,出现幻境。

        孟浩看着鹦鹉与皮冻逃遁,根本就不去追击,而是站在那里,淡淡开口

        “三息之内,你们两个谁先回来,我就不惩罚谁,而另一个,我要双倍惩罚当年趁我危险逃走的事情。”孟浩声音传出时,皮冻与鹦鹉在半空猛的一顿。

        “该死,那皮冻一根筋,是个笨蛋,必定会上当,万万不能让它上当,还是五爷自己亲自去上当才保险!”鹦鹉猛的转身,速度之快,刹那直奔孟浩而来。

        皮冻身体哆嗦了一下。

        “那鹦鹉狡猾多端,都是它的缘故,当初逃跑也是它怂恿我,我可不能代它受罪!”几乎与鹦鹉同一时间,皮冻瞬间四周雷光闪耀,用出了全部力气,直奔孟浩飞来。

        “我投降!!”

        “你奶奶的,我也投降!”

        鹦鹉与皮冻急速而来,孟浩冷哼一声右手蓦然抬起时,铜镜出现,鹦鹉惨叫中,化作一道光瞬间被收入铜镜内。

        而那片羽毛则落下,被孟浩拿在了手里,至于皮冻,身体哆嗦颤抖中,立刻尖声开口。

        “主人,三爷想死你了,这些年都是那该死的鹦鹉,是它当年带我走的,都怪他,主人,我们一起度化它!”

        孟浩右手一拍,直接拍在皮冻头,轰的一声,将它缩成一团后,抓在手中,向着大地一扔,大地轰鸣,被砸出了一个洞,皮冻惨叫中弹起,孟浩又抓住,一路疾驰,一路扔向大地,痛的皮冻连连惨叫。

        “别装了。”孟浩一句话,皮冻立刻不再惨叫,变成了求饶。

        ---------

        昨天收到了n盒巧克力,咋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