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818章 改了命!!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818章 改了命!!

    作品:《我欲封天

        “愣什么,写欠条啊,你觉得你这条命值多少钱,就写欠下我多少,不过你若写的少了,我口袋里灵石也很多,不定直接就买下了。”孟浩咳嗽一声。

        “你!!”太阳子几乎要喷出鲜血,盯着孟浩,半晌之后长叹一声,写下了巨额的欠条,被孟浩心的收起,与众多的欠条放在了一起。

        当看到孟浩储物袋内,有这么多欠条后,外面的众人,还有太阳子,大都倒吸口气。

        “他得坑了多少人……居然有这么多欠条!”

        “他到底来自什么地方,莫非真的是南天大地的修士?”

        “不可能,这里虽然奇异,可怎么会出现这么无耻的家伙!!”

        太阳子看着那么多欠条,他忽然觉得自己好过了一些,苦笑中看向孟浩。

        “孟兄……”

        “放心,我孟浩办事,童叟无欺,光明正大,绝不会拿了你的欠条,又做出不放人的事情来。”孟浩认真的道,忽然低语。

        “看在你这么配合的份上,来来来,告诉我外面那些家伙,谁与你有仇,我就去把他抓来。”

        “你好好想想啊。”孟浩着,在旁边又开始挖坑,埋下丹药。

        而太阳子那里,正是睁大了眼,呆了一下,外面的众人,更是全部倒吸口气,又有不少立刻退后,甚至还有一些,索性退回了一线天中。

        太阳子呆了一下后,忽然双眼微微一闪,猛的看向外面众人中。王家的王木。二人目光在半空一碰而过。

        “王木!”太阳子立刻开口。

        “就是他了。他当年抢过我一次造化,就是他!”太阳子立刻开口,神色恨恨。

        王木站在远处,闻言双眼杀机一闪,他四周护道者立刻上前,目中都有寒光闪动。

        “明白了。”孟浩抓着太阳子,将他束缚了身体后,一把扔在了葡萄秧子的旁边。随后手中雷鼎轰轰一闪,猛的看向王木时,王木那里全身修为立刻崛起。

        而在下一瞬,孟浩却看向了宋罗丹,二人身体刹那间彼此消失,宋罗丹直接出现在了院子里,他脚根本就不碰触大地,身体一瞬漂浮。

        “计量,也值得你去戏耍!”宋罗丹冷笑,他们众人在外面。都早有准备,可就在这时。第二本尊那里几乎同时猛的一踏大地,轰的一声,宋罗丹身下地面的丹药,再次爆开。

        轰鸣间,宋罗丹喷出鲜血,他来不及避开,此刻披头散发,发出凄厉之吼时,第二本尊已来临去战。

        孟浩在外面,刚一出现,立刻四周轰鸣滔天,李灵儿、方云易,还有方香姗,还有季家族人,以及其他宗门的天骄以及护道者,全部出手。

        大地更有阵法之光出现,竟是他们之前暗中布置出来,要阻杀孟浩。

        甚至还有几人,动用了宝器,一时之间轰鸣滔天,孟浩喷出鲜血,身体在战车上疾驰后退,雷霆闪耀,多次换了位置后,生生冲出,眼看就要踏入院子里,一剑从远处刹那而来,这一剑,让漆黑的天地,直接璀璨至极,仿佛天空化作了一把剑,向着孟浩,直接斩来。

        这一剑,惊天动地,孟浩面色变化,掐诀间神通轰鸣,法相如开天,与那剑气直接对抗时,轰轰轰的声响,瞬间传遍大地,那剑居然破开了孟浩的法相,斩在了他的战车上。

        巨响惊人时,孟浩再喷出鲜血,借力一晃,回到了院子里,刚一踏入,他再次喷出鲜血,猛的抬头时,他的面前,隔着院子的门,季阴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右手抬起时,带着一团因果之力,竟穿透而来。

        他的手,甚至进入了这大门内,仿佛在与此地院子的禁制对抗,散发出刺目之芒,虚无扭曲,波动扩散,仿佛有雷鼓轰鸣,在伸出了三寸后,无法在伸入,缓缓收回。

        四周众人,有不少倒吸口气,看向无法看到容颜的季阴。

        孟浩也是双目收缩,内心震动,这季阴的强悍,他此刻终于知晓。

        “让我进去,我保你命。”分不清男女的声音,从季阴口中传出,带着一股杀伐,冷血至极。

        孟浩笑了笑,擦去嘴角的鲜血,转身时走到了重伤后,被第二本尊束缚了身体的宋罗丹身边。

        宋罗丹怒视孟浩,眼中杀机弥漫。

        孟浩也懒得话,一巴掌拍过去,连续数巴掌后,宋罗丹怒吼滔天,孟浩一言不发,将他全身储物袋取下,又搜刮了一圈后,拿出纸笔。

        “死都不写!”宋罗丹怒吼,脸上的疤痕,此刻看起来更为狰狞。

        “不写?”孟浩淡淡反问。

        “花,你那里缺不缺陪你荡秋千的?”孟浩看向那处荡来荡去,传出笑声,有黑血滴落的藤条。

        他隐隐觉得,这院子的花与青,在自己获得了那疯癫老者的认同后,似有了一些变化。

        此刻他话语一出口,立刻秋千一顿,紧接着,宋罗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起,骇然中,身躯居然缩,眨眼就化作了七八岁的样子,坐在了那藤条上,荡来荡去。

        他表情麻木,可目中却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惧。

        此刻天色渐渐快要黎明,院子内那阴森的诡异,似也快要消失。

        院子外的众人,一个个目露杀机,尤其是太阳山与宋家,更是杀机弥漫,再就是那些对九海神界的凡冬儿有些倾慕的天骄,一样对孟浩有了杀心。

        孟浩皱起眉头,看了看天空后,退后几步回到了庙宇内,望着四周的道影,望着那青桐古灯,孟浩叹了口气。

        “四十九天,如今只过了一多半。剩下的日子……我不可能守护的住。”

        “外面的人太多。我如今已拖延两天……”孟浩沉吟中。来到青铜灯的面前,看着其内燃烧的灯火,每当白天时,此火看似熄灭,可孟浩观察了多日,已看出那不是真正灭,而是有火种存在。

        夜里时,它会燃。

        沉吟中。孟浩再次挤出鲜血,一滴滴落入在灯火里,发出滋滋的声音时,释放出一股淡淡的香气,孟浩闻了后,精神一振。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要求,在这里阻挡外人踏入,不能让这等被其他人碰到,沾染他们的气息。”孟浩叹了口气,他思来想去。也想不到办法,此刻外面天已快要亮了……

        他可以感受到院子外众人的杀机。他已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不但阻挡了他们的造化,更是触犯了一些人的杀心。

        “若这事情,就去向爹娘求救,我也就不是孟浩了!”孟浩眼中猛然间露出寒芒,他问道之前,没有依靠父母之力,走到了半步真仙。

        几次经历生死,甚至天河海上与王家第十祖的一战,他真的走过了生死之间的路,南域大战,他更是崛起巅峰。

        这一切,让孟浩有自己的骄傲。

        “而且,我的路在南天之外,爹娘在这里十万年……不可走出,我的路,终究还是需我自己去走,造化……也需自己去拼!”

        “否则的话,我与外面那些人,也没什么区别了。”孟浩眼中露出战意,他深吸口气,忽然脑海念头一闪,身体顿了一下后,双目猛然间露出奇异之芒。

        “不对啊……”

        “那疯癫老头,四十九夜,不可让灯火灭,不可让人踏入这里碰到灯。”

        “那是不是,踏入这里实际上没事?只要不碰到灯就可以?”孟浩眼睛一亮。

        “如果这一成立的话,是不是也……不管我如何做,哪怕拿着青铜灯离开这里,只要不让我之外的其他人碰到,只要要让它熄灭,就好了?”

        孟浩想到这里,呼吸急促了一下,目中露出果断,既然注定了无法阻挡外面的人,索性……尝试一下!

        孟浩右手蓦然抬起,抓住青铜灯,就要将其拿下,可此灯纹丝未动,更无法被他收入储物袋内,孟浩目露奇光,全身修为轰然运转,身后法相刹那出现,用全力去抬起这青铜灯。

        轰轰之声,立刻从庙宇中惊天而起,大地颤抖,古庙震动,地底有嘶吼咆哮,院子内哭笑之音惊人,整个山脉,整个天地,仿佛都在这一瞬摇晃。

        院子外的众人,纷纷神色大变,齐齐看向庙宇里。

        甚至在这一瞬,整个南天大地,都轰然震动,南天星原本的运转,居然出现了静止!

        天河海咆哮,大地轰鸣,南天所有强者,全部在这一刻,心神悸动!

        唐楼上,孟浩的父母在那里,二人正在下棋,忽然间,他父亲面色一变,猛的抬头时,孟浩的母亲也神色变化。

        “这是……”

        “仙古气动,不好……那里出了大变故!”孟浩的父亲立刻起身,正要前去时,忽然他脚步刹那一顿,孟浩的母亲,也神色骤然变化,二人齐齐看向不远处,半空中不知何时出现的一个身影。

        一身寻常的衣袍,一头灰色的长发,沧桑的身影,目中仿佛蕴含星辰日月,他站在那里,如同画面中人,似乎他抬手间,就可画出宇宙万千。

        “秀峰前辈!”

        “孟丽拜见前辈!”孟浩父母,立刻一震,齐齐拜下,这个人,正是当年出现在东胜星,指他们来到南天星,让他们镇守此地十万年的……那位异人!

        若是孟浩在,必定一眼认出,他是……水东流!

        “仙机被天道吞噬,道路与沧古重叠,我看到了九只蝴蝶再次飞来,我看到了那消失的身影,回首时的目光……算不出了,看不到了……他……居然改了自己的命!”水东流喃喃,目露奇光,遥遥看向仙古道场所在的山脉。

        --------------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