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809章 仙古道脉!(第三更)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809章 仙古道脉!(第三更)

    作品:《我欲封天

        时间流逝,夜晚时,孟浩目不转睛的看着庙宇内出现的那些影子,这些影每一个都不一样,他仔细看后,发现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还有一些居然不是人形,而是妖异的兽影。

        时间长了,孟浩早就对这里不觉得恐惧,甚至那些诡异的一幕幕,他都已习惯了,每当夜晚来临,外面从井口内蔓延的青丝,孟浩发现盘膝坐在青丝上,全身冰凉凉的,居然对明悟那些传道之影,很有好处。

        至于井口内时而传出的哭声,孟浩听得久了,渐渐竟在这哭声里,听出了一些韵味……

        还有那藤条化作的秋千,孟浩也觉得荡来荡去时,蕴含了一些大道,仿佛脑海里,都出现了一个秋千,在不断的飘荡。

        甚至大地下,夜晚传出的回家之声,孟浩也都习以为常,有时候兴致来了,还会冲着地面跺跺脚,觉得那声音打扰了修行。

        而庙宇内的一切,孟浩更是习惯,尤其是那每当夜晚就会出现的七窍流血的老者,每次孟浩感悟时,老者都会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天灵。

        时间久了,孟浩也就任由对方这么看着。

        至于他的衣衫,孟浩尝试换了好几次,发现无论多么崭新,只要自己一沉浸在那感悟之中,苏醒时都会残破,索性也就不再去换。

        “这是……一式道法!”这段日子,孟浩总是望着一个影子,那影子盘膝打坐,可身上却有波动散开。孟浩看的时间长了。眼前会模糊。会出现一只黑色的大鹏,散发出凶残的气势。

        这让孟浩想到了与北地帝族族长一战中,对方展现出的奇异神通,可化身凶兽,让孟浩当时就觉得不俗。

        他不断的明悟,沉浸在内,仿佛又回到了那古老的道场中,听到了大道之音。直至天明后才苏醒,感悟很多。

        周而复始,孟浩在这不大的庙宇内,他的修为不知不觉中精进了太多,他的问道,没有具体境界,按照他父亲的法,这是雾刀斩下的结果,对他而言,这就是一个大的境界。灵境的巅峰。

        他的下一步,就是真仙。

        而仙古道场内。这奇异的传道,对孟浩来,最是适合,那大鹏变化的道法,他隐隐明悟,又去感悟下一个道影。

        可惜这里不是所有的道影,他都可以明悟,有不少似与他相冲,怎么也都明悟不了。

        “这是一击爪法!”孟浩望着一处靠近墙壁的道影,目中闪过的,是一片青天中一个男子右手抬起,一爪间,大地碎裂崩溃。

        孟浩心神震动,不断地将这烙印留在脑海里。

        “还有这个……这是……摘星之法!”数日后,孟浩又看向另一个道影,明悟中,他再次看到了那远古的道场内,一个道人右手抬起时,将天空的一颗星辰抓住,狠狠一捏,星辰崩溃,化作璀璨之芒凝聚手心。

        孟浩彻底沉浸在了这庙宇传道中,他渐渐发现,那青铜油灯的灯火,似慢慢有了熄灭的征兆,他隐隐明白,当着灯火完全熄灭时,代表这一次的仙古道场的造化,将结束。

        直至又过去了数日,孟浩深吸口气,从入定中苏醒,这里所有的道影,但凡是他能去明悟的,都已明悟过,可惜很是驳杂,真正让孟浩掌握了皮毛的,只有三式。

        爪痕、大鹏变,还有就是摘星法。

        可这些,都是发,而非道。

        “法可千万,道在心中,这仙古道场的道……在什么地方?”孟浩抬起头,看了看四周,最终目光落在那残破的神像上。

        随后他起身,走到神像前,盘膝坐下后,抬头凝望。

        这神像残破了大半,没有头颅,身体也都只剩下了一半,只能看到是盘膝打坐,右手在身前掐出一个印。

        他也学着摆出这个印,但却怎么也都无法在这残破的神像上感受到什么。

        “你都在我身后看了大半个月了,我的头就这么好看?”孟浩有些心烦,回头看着身后那老者的身影,不满的开口。

        “你也是这油灯映照的灯火所化,每次看到你,都是从这神像的影子里走出,这大半个月不能白看吧?”孟浩望着身后的老者,也不觉得对方多么狰狞,反倒觉得有些呆滞的样子。

        “仙!”这老者忽然开口,声音沙哑,只了一个字。,

        孟浩立刻睁大了眼,这大半个月来,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老者话。

        “你什么?”

        “仙!”老者再次开口。

        “此像,是仙。”

        孟浩一愣。

        “你想,成为仙么?”老者忽然又开口,目中露出幽芒,凝望孟浩。

        “我只要再迈出半步,就是真仙。”孟浩觉得这老者又开始诡异起来,他双目微微一缩,平静开口。

        “仙,又何分真假……路错了。”老者摇头,神色沧桑,目中露出追忆。

        “路错了……是传承断了么……太久远了,那场战争……”老者喃喃,忽然大笑起来,很是癫狂。

        “都死了,大地碎了,星河断了……”老者笑着笑着,忽然又哭了起来,在这庙宇内走来走去。

        “断了,我镇压不了生者,我只能镇压亡魂……”

        “没有了,都没有了……”

        孟浩心神一震,他看着那老者疯癫,在庙宇内的身影,似有沧桑的悲凉,从这老者身上散出,外面的井口内,哭声越发凄厉,那荡来荡去的秋千,鲜血滴落越来越懂。

        “前辈,你的什么战争?”孟浩立刻问道。

        老者大笑,大哭,青铜灯火剧烈的摇晃。这四周的影子全部颤抖。都站起了身。一起笑着,哭着,在孟浩四周旋转。

        孟浩呼吸急促,正要继续开口,突然的,啪的一声……青铜灯,熄灭了。

        在熄灭的瞬间,一切都消失。

        漆黑一片。孟浩愣在那里,抬头时,远处天地,出现了初阳。

        这一天,孟浩都有些茫然,那老者的话语,还有昨夜的一切,让他觉得缠绕在这仙古道场上,似有一个惊天的秘密。

        这秘密,或许……与南天大地有关!

        “那宏大的道场……为何会消散。”

        “那么多道场内的身影。如今都在何方?”

        “这残破的庙宇,又因何今天这般破灭?”

        一天过去。夜晚时,青铜灯再次燃,灯火明显黯淡了很多,那老者又走了出来,站在庙宇门旁,不再哭笑,而是沉默。

        “你父亲很强,即便是在老夫那个年代,也一样可算一方强者。”

        “他也知道自己的路错了,可他无法改变,否则的话,会更强。”

        “你的根基很好,甚至比太多我那个时代的修士,都要好很多很多,你……想不想,成为仙?不是什么伪仙真仙,只是仙……百脉全开的仙!”老者蓦然回头,看着孟浩。

        “唯有百脉全开,才可以称的上是仙!在曾经的时代,百脉全开者,也不多,唯有那些大道的传承之人,才能勉强做到。”

        孟浩内心一震,他听父母过,脉八十者天骄,九十者罕见,百脉……传里似也没有,他双眼一闪,了头。

        “法不轻言,道不轻传,此地一开,第九山海风云动……这盏青铜油灯,燃烧的是远古,亮的是今生。

        这一次开启,它已燃十多日,很快就要熄灭,以你血为油,让这灯火坚持燃烧七七四十九夜,这期间他不能熄灭,也不能让人踏入庙宇碰到它,始终保持只有你一人的气息。”

        “那么……七七四十九夜灯火熄灭的一刻,它会散出一缕仙古道气,吸入体内,可化作一条仙古道脉!”

        “以此道脉,你若有机缘,可感悟仙道!”老者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转身时,走入神像影子里,消失不见。

        孟浩沉默,眼中露出执着之芒,低下头看着地面上刻着的那个仙字,一股远古的气息,从他心底升起,将他全身弥漫。

        “伪仙,真仙……仙!”孟浩喃喃时,忽然这青铜灯,黯淡,出现了要熄灭的迹象,孟浩立刻上前,右手划开手腕,将鲜血落入这油灯里,立刻灯火发出啪啪之声,不再熄灭,似多了一些生命。

        盘膝坐在青铜灯下,孟浩觉得心神前所未有的空灵。

        又过去了数日,南天星外,星空中,突然出现了璀璨的光芒,一个巨大的阵法凭空出现,让星辰失色,星海波光回荡间,从阵法内,出现了数十个身影。

        当前三人,正是方家那三位来临的天骄,而他们身后,则是十多个方家的族人,还有跟随在他们身边的家族护道者。

        这些人的出现,立刻让星空震动,只不过其中绝大多数,修为并非仙境,所以无法长久停留星空,需被人护送来,修为处于问道与仙境之间,即便是方家此番到来的那三位天骄,也是如此。

        但也有一些超越灵境的族人来临,尽管不是天骄,可修为毕竟是仙,刚一出现,气势惊人。

        “到了,这里就是南天星!”

        “我方家,应该是第一个到来的,走,去获得造化!”这数十人,包括他们的护道者,疾驰而去,直奔南天星。

        人群里有三人,彼此没有靠近,但任何一个,都被四周的其他族人仰望,三人里的女子,正是方香姗,而另外两人,则是没有头发,目有星辰,肉身强悍的方云易,以及用兽血沐浴的方东寒!

        三人,被称之为方家三大天骄,之所以没有到仙境,是因修为都在压制,试图将基础牢固后,一举冲真仙。

        他们,不愿成为伪仙!——

        三更!求一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