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807章 仙古道场!
  • 第六卷 名动九山真仙路 第807章 仙古道场!

    作品:《我欲封天

        南天星,东土大地。

        一处连绵不绝的山脉中,此地被东土修士称之为禁区,就算是问道踏入,也都有去无回,其内仿佛存在了神秘可怕之物,让无数人止步,不敢进去。

        就算是季家,也都曾有老祖带人踏入,寻找其内因果,可那一次踏入,几乎全军覆没,唯有老祖逃出,警告东土季家,从此不可进入半步。

        那位老祖,就是如今季家中,仙境巅峰,失去双臂的青年!

        就算是他,当年也没有办法深入山脉的最深处,在途中被这里的禁制震撼,因南天大地自身的神秘,这季家老祖,并没有将此事上报,因在这里……让他这般觉得恐怖的地方,有数处之多。

        而他也没有在去闯入,在他看来,除非是掌握一些族中的强大宝器,否则的话,难以踏入,而若有了宝器,则一切或许会变得不同。

        只是宝器太少,以他的身份,哪怕坐镇这里,也都无法获得,那封仙台算是一个,可此台自有灵智,非他能强行掌控,至于宝器……唯有族内的天骄之子,才会被赐予防身。

        没有人能解释,为什么南天星如此特殊,在这里,没有任何一方势力,可以成就霸主的地位,就算是季家,也只是在威慑上,以这种方式称霸,而如东胜星的方家,可以占据半个星辰,甚至若是意愿,可以占据完整。

        而在南天大地,四个区域,却是各自都有道统。甚至若是推衍上去。可以发现……这里几乎绝大多数的宗门。在外界星空,都有主脉,而南天大地,只是分支。

        似乎所有势力,都想要在这里,留下一缕道统。

        更是在这南天大地,孟浩的父亲,成为第九山狱尊。这一个狱字,似明了很多很多……

        可偏偏,孟浩询问时,他父亲却告诉他,此狱,不是监狱!

        至于具体,他父亲没有,只是神色有些迷茫,仿佛就连他自身,也都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有些茫然。

        但无论如何,南天大地……很特殊!

        在这里。孟浩的七岁劫度过,在这里有封妖一脉的传承,当年的妖仙古宗覆灭,血妖老祖都藏在这里,甚至在这南天大地……有让孟浩觉得不可思议,强大的凡人国度,大唐!

        而那唐皇给孟浩的感觉,更是惊人。

        孟浩带着很多的疑惑,他想到了在南域上古道湖下,看到的那个世界,那次试炼里对方所的远古的约定,还有……那最后一层时,孟浩感受到了可怕。

        神火本源!

        这些,都让孟浩迷茫,而此刻,当他在这山脉按照仙古道令的传承,走过一切,看到那间古庙的时候,孟浩的心,震动了。

        他又看到了一处,不可知的天地。

        在这里,他看到了一片磅礴的道场,无边无际,山峰也好,草木也罢,都消失了,存在于这里的,是青石铺成的巨大道场。

        有无数身影盘膝坐在那里,每一个都强大的让孟浩呼吸急促,仿佛无数仙神打坐,大道之音传遍四周,日月都在颤抖,似于此地,无法散发光芒。

        在这道场中,有一座祭坛,祭坛上盘膝坐着一个老者,那老者仙风道骨,面带微笑,正在布道,声音模糊,融合天地内,孟浩听不清,但却看到下方无数身影,里面有不少,好似顿悟。

        直至,那老者右手提起,在天空一挥时,一个巨大的仙字……轰然出现!

        那是一个青色的仙!

        仅仅是一个字,却让天地失色,让日月黯淡,让整个苍穹天宇,仿佛都匍匐下来,如生灵一样去膜拜。

        孟浩身体颤抖,他整个人沉浸在这恐怖的世界内,这里的青石大地,每一块都散发出无法形容的气势,蕴含了惊天的仙气,这仙气的强烈,难以想象。

        尤其是在这道场中,还有九个巨大的鼎,九鼎分散开来,有阵阵青烟升空,那袅袅烟丝内,居然存在了一个又一个世界。

        而天空……是星辰,有星河流淌,日月在内起伏,更有一些无法想象的大能,时而飞出时,抬手就将星河中的星辰摘下,在虚幻的大手里炼化,当拿回时,变成了手心内的璀璨之宝。

        甚至还有几人,一脚剁了一下地面,立刻大地裂开,无穷地火燃烧时,化作了一个生灵,那生灵好似大地之灵,被修士一把抓走,组成了战车,那是上万大地之灵拉动的战场,呼啸而去。

        更有一人,在天空上哈哈一笑,似口中了几个字,身体砰砰砰的骤然庞大,眨眼间,居然看不到了完整的身影,看到的……只是一个脚趾头,就已是占据了目中的所有天地。

        而那人的身躯,无法想象。

        飞可摘星!

        入地炼灵!

        起能撑宇!

        而最终,这一切的一切,全部扭曲,在孟浩的眼前,所有画面凝聚,形成了……一间残破的古庙。

        这古庙关着门,四周残破,就连围墙都坍塌,似不需要从门走入,四周随处都是入口,能看到院子内的庙宇,其内应该是供奉着一些神像,可如今神像残破,仿佛曾经的辉煌,如今只存于后人的轻颂,不朽的传,也早已成为了破灭的虚无。

        唯有一盏青桐油灯,沾染着锈迹,诉着沧桑,其内有油火燃烧,发出轻微的啪啪之声,火光映照四周,出现了不少的影子。

        除此,一切都很安静。

        院子内,还有一口井,井下漆黑,不知藏着什么恶鬼,让人看一眼,就会觉得心悸,再就是一旁,有一排残破的竹架,一些干瘪的藤条缠绕,仿佛很久很久之前,这里有一处葡萄秧,缠绕竹子,成为阴凉。

        在那竹架下,还有一些枯萎的花,毫不起眼。

        孟浩沉默,在这安静中,他忽然有些头皮发麻,若非这是他父亲指定要求他来,换了其他情况,他此刻必定立刻回头远远离去。

        这里,让他觉得心都在颤抖,明明没有威压,可偏偏孟浩觉得呼吸都困难,明明没有什么能看得到的危险,可孟浩的心神内,却传出前所未有的危机。

        他觉得这四周的一切,都存在了诡异!

        这片山脉,怎么会有这么一间庙宇,这庙宇分明与四周的大地不符合,仿佛是在很久之前,从远处飞来落在了这里。

        孟浩深吸口气,硬着头皮向前走去,刚刚走出数步,忽然他听到了哭声,这哭声来的极为突然,似一个女子在哽咽,飘乎而过时,孟浩汗毛耸立,修为轰然爆发,猛的回头四下看去,可却没有丝毫异常。

        就连风都没有……

        孟浩沉默,片刻后双眼一闪,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那仙古道令出现,被他拿在了手里,这令牌一出,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孟浩觉得此地似乎一下子不再那么阴冷。

        他心前行,直至到了门旁,迟疑了一下,他觉得这里诡异,最好不要翻墙而入又或者从四周踏入,要进……就要堂堂正正。

        他直接大袖一甩,推动身前的庙门。

        本以为会很难开启,可嘎吱一声后,这门缓缓打开,露出了里面的院子,庙宇的大殿,还有院子里的那口井。

        一股阴风吹出,仿佛有什么身影从他身边走过,孟浩面色一变,这感觉很是强烈,他立刻体内仙气运转,凝聚右目,连续眨动数下后,猛的一看。

        什么都没有,一切依旧是残破。

        孟浩苦笑。

        “爹,你让我来的这是什么鬼地方……”

        孟浩深吸口气,迈步走入进来,这庙宇很,院子也不大,孟浩看了眼那口井,他总觉得这口井很诡异,又看了看那排竹架,正要踏入庙中时,他忽然脚步一顿,头皮嗡的一声,猛的转头,死死的盯着那排架子下……那些枯萎的毫不起眼的花,呼吸急促,立刻走到近前,仔细的看了后,孟浩神色无法控制的,露出骇然。

        “这些……”

        “这些是……彼岸花!!”对于彼岸花,孟浩太了解了,他此刻一眼就认出,这些花……赫然每一朵,都是彼岸花!

        而在这里,这些彼岸花……似只是寻常的花草,这一幕,让孟浩再次倒吸口气,他越发觉得这里……神秘莫测。

        此刻天色已是黄昏,孟浩迟疑了一下,走入庙宇内,看着那残破的神像,地面满是灰尘,就连蒲团也都残破了,孟浩略一思索,跪在了蒲团上,向着那残破的神像一拜。

        “神仙保佑,神仙保佑……”孟浩喃喃,他话语完,立刻觉得这四周仿佛阴森之意又消散了一些,顿时觉得有用,起身时,忽然有一股风吹来,吹的那油灯晃动,似要西漠,地面的灰尘也都被掀起,孟浩忽然双眼一凝,他看到,被吹散了灰尘的地面……赫然有一个巨大的字!

        仙!

        正是孟浩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那虚幻的画面里,被那祭坛老者挥手时,出现的那个仙字。

        一模一样!

        看着这个字,一股莽荒的气息扑面,似有人在喃喃低语,模糊中如在布道,从远古沧桑中传来,回荡今生。

        孟浩福灵心至,盘膝坐下,怀里拿着仙古道令,怔怔的看着这个字,已然入神——

        第一更!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