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800章 七岁劫!(第一更)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800章 七岁劫!(第一更)

    作品:《我欲封天

        “主,该读书了……”

        “不能打,主子,他是卫公子啊,是你族弟,你都把他打哭了。”

        “哎呀,主你不能欺负灵儿郡主,她……她是你未来的道侣啊,是老祖钦定的呀!”

        孟浩怔怔的看着一切,看着五六岁的他,狠狠的揍着一个同岁的男孩,似乎是这个男孩告状,让他被姐姐揍了一顿,此刻正在报复,那男孩连连求饶不断哭泣,随后他又看到,自己烧着了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女孩的头发,这一幕让他有些诧异,甚至觉得……这不应该是自己啊。

        他看到了很多陌生的面孔,看到了七岁前的自己,无忧无虑,甚至可以没心没肺的快乐。

        还有读书时的不认真,这让他不由的想到了自己不顺利的科举之路。

        可这一切,在他七岁的生日时,全部改变!

        七岁生日的那一天,他的身体出现了惊人的变故,这变故让整个方家震动,将消息封锁,因为此事太过惊人。

        方家,有一种血脉传承的道法,此法逆天,根据族人血脉的不同,可以让人……涅槃四次,如存活四生!

        方字有四笔,如这四生,也正是这道法,使得方家在第九山海,无论是李主年代还是季主时代,都始终屹立不倒。

        每一个族人出生,若具备涅槃印,则是天骄,如没有此印,则后天也很难形成。

        可……多少年来,四生只是传而已。就算是一些老祖。在年老虚弱时。也最多是涅槃一次罢了,能涅槃两次者,极为罕见。

        这需要极深的修为,更需要浓郁的血脉。

        每涅槃一次,会开出一朵涅槃花,此花融入体内,可让人至强,再活一生!

        七岁的那一天。孟浩……涅槃了!

        他没有多么高深的修为,可偏偏……涅槃了!

        此事轰动整个方家,孟浩的父母更是心神前所未有的震动!

        因为……涅槃,是好事,可让人多活一生,但若是发生在一个七岁的孩童身上,这就是最残忍的浩劫!

        他没有人生,他未来无限的可能,还没等绽放,就被扼杀。取血肉精华,取生命的所有没等盛开的造化。进行涅槃,重新再来!

        他的身体开始蜕化,生生从七岁,如时光逆转,重新回到了刚刚出生的那一刻,他手背上的涅槃印淡了一些,脱落了一层,化作了一朵花,而这朵花居然……盛开结出果实!

        这个果实的出现,再次轰动了方家,就连那些闭关不出的老祖,都出关来看。

        因为传中,方家的涅槃道法最终的极致,就是涅槃果!

        涅槃花尽管少见,可终究每一代还是会有,可涅槃果……多少年来,在方家也都是传之物,至今为止,家族内只有一个干瘪的没有气息的果壳存在。

        涅槃花,是方家族人涅槃后,再活一生的开启时,绽放之物,仿佛生在体内,可让人至强,随着族人的日后死亡,这涅槃花也会枯萎消散。

        而涅槃果……则是这种强大的极致,更是可以……保留下来,甚至传承!

        如今……在孟浩的身上,出现了这枚涅槃果!

        此事轰动方家,孟浩这里也被无数族人认为是惊世天骄,可他的父母却心中有些不安,他们看着自己的孩子,生生从七岁重新变成了婴儿,那种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

        这种造化,不能深想,一旦深想……就会毛骨悚然,七岁的孩子,没有了人生,在他的身上似乎没有八岁。

        孟浩的祖父沉默,在一天夜里离去,临走前他告诉孟浩的父母,他要去寻一个异人,唯独此人能有办法,解释此事,与他一同去的,还有孟浩的外公,那位第八山的孟家老爷子。

        二人一同离去,踏空星空。

        仿佛一次轮回,孟浩重新长大,他没有前一生的记忆,性格改变了很多,整个人很多时候都在沉默,对于家族内太多的人那种单独看向孟浩时,目中深处藏着的奇异之光,让他有些害怕。

        那目光,不像是在看一个孩子,而是在看一株天材地宝。

        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姐姐都会怒吼而出,带着他去暴打那些目露奇光的族人,不时的守护在孟浩的身边。

        “弟,不怕,姐姐保护你!”十五六岁的姐姐,已是亭亭玉立,可那暴躁的性格,依旧没变,反倒越发的暴力了。

        直至有一天,当一个族中的前辈也这样看孟浩时,孟浩害怕了。

        他把这个事情告诉了父亲,孟浩的父亲微笑的摸了摸孟浩的头,哄着他睡下后,转身走出时,他的面色阴沉至极,那一天,整个方家轰鸣滔天,凄厉的惨叫不断的传出,孟浩的父亲拿着一把剑,走过了整个方家。

        从这之后,这样的目光瞬间少了太多太多。

        时间流逝,之前与孟浩同一辈的孩童,每一个比他大了,甚至当初被他欺负的人,也都修行精进,他再也不能烧着那出落的越发美丽的女孩的头发,再也无法去揍那个他看不顺眼的卫公子,也没有同辈之人陪着他玩耍,尽管身后族人还是很多,可那种寂寞孤独的感觉,总是环绕在他的身边,他渐渐也明白了前一个七岁的涅槃。

        唯有父母陪伴着他,姐姐陪着他,那第二生的时间里,孟浩很少走出屋舍,默默的度过了七年……

        直至,他第二生的七岁到来时,他……再次涅槃了。

        这一次的涅槃,孟浩害怕中感受到了痛苦,他的身体枯萎,他的一切都模糊,他的血肉仿佛要消散,手背上的印记散发妖异的光。

        整个方家,再次轰动,他的母亲流着眼泪抱着正在涅槃的孟浩,眼泪落在他的脸上,让记忆有些模糊的孟浩,睁开了眼,怔怔的看着伤心欲绝的娘亲。

        “娘亲……不要哭……你不是么,我就是睡一会……睡一会就醒了……我醒了后,你还要给我将故事呢……”孟浩沙哑的开口,他的姐姐在一边,哭着望着弟,她已双十年华,看着弟弟从到大的两次涅槃,她的心如被撕裂一样。

        父亲在一旁死死的握住拳头,眼中仿佛要滴落鲜血,一股至极的悲伤在他的心底,无法宣泄。

        涅槃,是天地造化,可……连续两次发生在一个孩童身上,连续两次在七岁的时候来临,这就不再是造化,这是劫!

        七岁劫!

        若第三次再发生,第四次再发生,那么等待孟浩的只有死亡,他会留下四个涅槃果,随后消散在了天地间。

        他的世界里,永远……没有八岁。

        方家,也在这一刻,出现了一些诡异的气氛,太多的人目光落在孟浩身上,看着孟浩在涅槃,等待孟浩涅槃后,出现第二枚涅槃果,可却没有人目中露出异常,也没有人开口话。

        他们看着孟浩慢慢身体蜕化,再次成为了孩童……他手背上的印记,开出了一朵花,结出了涅槃果。

        孟浩的第二场不完整的人生,在这一刻,落幕了。

        他重新变成了婴儿,可却没有哭泣传出,而是被他的母亲抱在怀里,怔怔的看着天空,仿佛木然。

        他的母亲哭了,他的父亲在一旁颤抖,仰天怒吼,可却没有办法去改变一切,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孟浩的手背上,那涅槃印再一次出现后,他们明白,第三生,开始了。

        这一次,注定了也是七岁后,再次涅槃。

        方家的众多族老,纷纷在四周看着这一幕,有不少人露出不忍,更有人轻叹。

        事情,终于还是传了出去,但却隐瞒了涅槃的秘密,外人所知晓的,只是方家这个嫡系的长孙,出生时就带着浩劫,七岁一劫。

        这样的孩子,只能是一个残废。

        他的母亲整天以泪洗面,他的姐姐脾气暴躁,每天都要出去与人打斗,似在发泄内心的悲愤,他的父亲发动了一切力量去寻找解救的方法,可都于事无补。

        他的祖父与外公,再没有回来。

        当他这第三生,一岁的时候,东胜星上来了一个青年,他的出现,让方家的族老都震动,纷纷来拜。

        他自称是被孟浩的祖父与外公请来,当他看了孟浩后,沉默了很久,神色内似有些追忆与复杂,更有吃惊。

        “一切有因才有果,如那庄稼,你需劳作,才可收获……有付出,方有回报。”

        “你们夫妻二人,可愿放弃辉煌的未来,放弃一切身份,甘愿成为第九山狱尊,镇守南天门十万年,在这枯燥的十万年内,无论天崩地裂,无论外界一切浩劫,都不可走出南天一步,看守南天门,不能让任何外界生命,走过南天门。”

        “若你们愿意,将一切沾染因果之物都留下,带着这个孩子去那里吧,那里是第九山的起源之地,在那里……在他七岁的生日前,你们离去,不到问道之日,不可相见,不可沾染因果,一切,要看你们是否心诚,诚则成。”

        “他也不要姓方,随他母亲的姓吧。”

        “这样,或许……他可以活下来。”

        -----------

        爆发,兄弟姐妹,月保底月票给封天吧!这是跨年的一个月,求014,015的祝福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