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798章 方父笑谈扫南天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798章 方父笑谈扫南天

    作品:《我欲封天

        “三千大道,每一种都有其至尊至强之处,无法分辨哪一种更强……”

        “道在心中,心由意生,你意强,则道强,则剑……无敌!”

        “注意我的动作,一共九个动作,每一个都可引动星空之力。”男子轻声开口时,铁剑落下。

        天地轰的一声,整个世界的所有光,在这一刻都消失了,只剩了剑光,天地间的所有存在,都模糊了,只剩下了铁剑!

        这剑光刹那而起,一剑斩落,出现在了上古道湖,出现在了那刚刚飞出的凶兽面前,这凶兽一愣,在看到这剑光后,忽然神色大变,发出凄厉的嘶吼,神色露出惊恐与无法置信,身体猛地后退,就要回到道湖中。

        “这是……这是……”这凶兽刚一退后,剑光刹那而来,与此同时,上古道湖突然喷发,其内有一个沧桑的声音急速传出。

        “大人息怒,求放过我族人……”

        “不准!”低沉的声音,带着威压炸在上古道湖半空时,剑光一扫,那凶兽的惨叫嘎然而止,身躯直接被展开,而后燃烧,形神俱灭。

        一剑斩灭,天地轰鸣,那出现的九股气息顿时少了一股,其他八股气息全部在半空一顿,一个个都露出骇然之意,眨眼间,这八股气息立刻倒卷,就要赶紧退回。

        可却晚了!

        “浩儿,看好这第二剑,记住,出剑时,你的意要空灵。没有杂念。你就是道。道就是剑!”男子轻声开口,传授的,赫然是他这一生最强的道。

        道不可轻传,但对他的儿子,莫是道,十万年的镇守南天,他都可以同意。

        话语间,他右脚向前迈出一步。这一步速度极快,带起了一股风,第二剑滔天而起,整个苍穹都在颤抖,似在这剑光中恐惧,仿佛只要男子一个意,能将天斩开!

        轰的一声,剑光一瞬出现在了南域太厄古庙上,那雕像幻化的身影,此刻惊恐到了极致。正快速的后退,可他还没等退回古庙内。剑光一扫,凄厉的惨叫传出时,这曾经的大能之辈,立刻身首异处,身体顿时燃烧,干干净净。

        唯有他死亡前的凄厉之音,还在八方回荡。

        “灵境之上是仙境,你如今是半步真仙,已是灵境与仙境之间的层次,再迈出一步……就可踏入仙境!”

        “现在,你看着第三剑!”男子开口时,呼吸绵长,左手抬起在剑上一抹,仿佛开了灵般,第三剑轰鸣而出,这一剑竟是刺入大地,整个大地颤抖时,剑光出现在了天河海下,那此刻正带着骇然,在海水中急速倒退的干枯身影面前。

        “你是谁!!不要杀我,我愿归降,我能为你子嗣护道!!”

        “浩儿,你要么?”南域,男子回头看向孟浩。

        孟浩一愣,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男子大笑。

        “如此角色,还不配给我子护道。”声音回荡中,一剑斩落,这干枯的身影全身轰的一声,直接碎裂,全部燃烧,形神俱灭。

        三剑,斩杀三位大能之辈!

        这一幕让东土各宗老祖,全部骇然,他们全部都站起了身,颤抖恐惧的遥望这一幕,内心一样有强烈的猜测。

        季家内,那失去双臂的青年老祖,轻叹一声。

        “你们不出也就罢了,他也不会寻你们的麻烦,若是换了其他时间出现也还好,以此人的性格,倒也真的不回去理睬,可偏偏……你们是要为难他的子。”

        “他的子,那是他的逆鳞啊!谁敢碰?”

        其他六道气息,此刻全部颤抖,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那黎仙居然招惹了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立刻这六道气息,有两道不再倒退,而是直奔天空而去,就要逃走。

        一个是骷髅头,一个则是西漠紫海下的山神。

        “修行之路,不可依靠旁人护道,你这一世还没有离开南天星,为父当年看到了太多被人护道的天骄,可如今……一个个都是土鸡瓦狗罢了。”男子向着孟浩一笑,左手掐诀,两指并拢,仿佛掠夺天地之力,化作奇异之光流转全身,身体再迈出两步,落下时两道剑气刹那飞出,直奔天空。

        眨眼间,凄厉的惨叫从那山神口中传出,他庞大的身体明明已快要飞出南天星,可却轰然崩溃,燃烧消散。

        而那骷髅头,则是冲入了星空,在星河间疾驰,但却依旧无法逃过那来临的剑气,刹那而过,斩灭所有骨头,抹杀元神。

        “不!!”临死前,这骷髅头内传出凄惨之声。

        孟浩睁大了眼,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父亲,一剑一剑,走了四步,如同斩杀鸡仔一样去杀了一个又一个恐怖的存在,这些大能的气息,每一个都让孟浩觉得恐怖惊人,任何一个都可以斩杀自己,可在父亲面前,只配一道剑气,一道剑光而已。

        “他们是……什么境界?”孟浩喃喃。

        “通了仙脉,凝聚唯一道果,踏入仙境仙道巅峰,自称道主,只是打不开古境之门,又不是真仙,早晚归墟。”回答他的,是身边的母亲。

        “灵境,问道巅峰是极致,而后仙有两路,其一是祭拜先祖,获先祖道果,成就仙路,法相幻化,永远不可能是自己,这种仙,叫做伪仙,因一道其先祖陨落,所有对其祭拜之人,都将修为跌落!”

        “这种简单,也是世人大多数的选择,而另一条路……则是膜拜自身,法相幻化也是自身,经历仙劫,走出独属于自己的路,让他人膜拜自己,修自己的路,成自己的伪仙,这是……真仙!”

        话的是孟浩的父亲,他身体如风,走出两步,步伐落下大地嗡鸣,头发无风自动,天灵升起丝丝雾影,右手抬起一挥间,两道剑气刹那而出,一道去了东土,一道去了西漠。

        东土大地,古乐园内,那颗大树此刻所有枝条都无风自动,气势滔天而起,他的心神前所未有的凝重,拼了全力,甚至撼动了整个古乐园,使得大地碎裂,它的根也都挥舞,去对抗天空上降临的剑气。

        轰的一声,这大树嘶吼,拼了全力,可依旧被这剑气直接斩下,将大树分成两半后,直接燃烧,苦涩之声传出时,此树成为了飞灰消散。

        西漠紫海下,那条鳄鱼颤抖,速度极快,试图要逃走,可这剑气呼啸而来,在它的头刹那而落。

        这鳄鱼露出绝望。

        “我……我可以当坐骑,我没资格作护道者,我……我愿意当坐骑!”眼看剑气落下,这鳄鱼立刻大吼。

        它吼声传出时,剑气蓦然一顿,不再凌厉,而是化作一个封印,刹那落下,烙印在了这鳄鱼身上。

        “有鳞龙血脉,倒也有些资格,成为我家浩儿的坐骑。”

        这鳄鱼颤抖,它心中早已被恐惧占据,害怕到了极致,被那封印笼罩后,身体立刻缩,变成了一丈多大后,直接被收走,出现时,在了孟浩的面前。

        这鳄鱼知道这是祖宗,赶紧露出讨好之意,尾巴来回晃动。

        孟浩神色古怪,看了这鳄鱼一眼。

        “可惜只开了五十三脉,若能开到六十脉以上,就可幻化其血脉鳞龙之力。”孟浩的父亲摇了摇头。

        “浩儿,仙境内,没有什么具体的境界,只有仙道百脉一!”

        “一切生灵,皆有百脉,这是唯一,任何生命,不多不少,都是如此。”

        “仙境后,修的也是百脉,三魂七魄,一共十尊,每十脉凝聚一尊,百脉全开,成就仙魂,诞生唯一道果后,就可去推开古境之门!”

        “只是仙境太难,自古以来开五十脉,就可称为仙境巅峰,就可以去尝试轰开古门,传里,能开到八十脉者,凤毛麟角,唯有各大家族宗门的嫡系天骄,才可以庞大的宗门家族之力做到。

        至于九十脉,则更为罕见,存在于传中,而真正的百脉全开……或许从古至今,也无人做到吧。”

        “浩儿一定可以!”孟浩的母亲,立刻开口。

        男子闻言哈哈一笑,身体忽然微蹲,站起时如同巨人撑天,一晃两步,挥手间,两道剑气刹那飞出,一道东土,一道北地。

        以他的修为,本不用去刻意做出什么动作,一切行云流水,只是为了孟浩,这才展开了动作。

        北地冰封山谷内,那之前从冰封中走出的男子,此刻苦笑,他没有闪躲,而是盘膝坐在那里,尽管苦笑,但目中却有一抹疯狂。

        他的身体正快速的变成紫色,隐隐有诅咒之力弥漫,刹那间,当剑气来临的一瞬。

        “杀我者,血脉诅咒!”这背后有翅膀的男子,蓦然开口。

        “区区咒族,血脉不纯,也敢诅咒方某。”冷哼之声回荡,剑气轰然落下,直接斩落这有着翅膀的身影的头颅。

        瞬间燃烧,那些诅咒之力化作烟丝,扭曲中无法蔓延开来,生生炼化消散。

        -------------------------

        方父威武霸气,扫完南天后看了一眼各位拿着手机或者电脑面前的兄弟姐妹,抱拳一拜:谢谢各位道友支持孟浩,给张月票清仓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