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770章 那一声笑……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770章 那一声笑……

    作品:《我欲封天

        大地被撼动,颜色的改变,似淡了一成的样子。

        “一成!!”

        “该死,此人到底是什么妖孽,居然以他的身体,生生吸收了整个诅咒之力的一成!!”天空上,北地问道巅峰四人,在与宋老祖等人的斗法轰鸣中,看到了大地颜色的改变,立刻骇然。

        孟浩身体颤抖,他的身上充满了诅咒之力,血肉不断地枯萎,在那永恒境界中又不断地恢复,短短的时间,就不知循环了多少次。

        甚至比当初孟浩在血妖宗光幕外,与四大势力交战时,还要惨烈。

        不但他的嘴角溢出鲜血,甚至他的眼角,此刻也有黑色的血液溢出,他的面色苍白如同死人,可他的双手,依旧死死的扣住大地,血妖**运转到了极致,去吸收这大地的诅咒之力。

        他身后的第二本尊,一样在颤抖,用了全部修为之力,使得孟浩的血妖**,吸力惊天。

        整个岛屿,出现了一层灰色的风暴,这风暴轰隆隆的转动,覆盖整个湖泊,将八方都缭绕在内,无穷的诅咒,从大地蔓延而出,被孟浩的血妖**,尽数吸收在了身体内。

        身体的剧痛,无法形容,血肉枯萎中的永恒,仿佛天地间最歹毒的酷刑,孟浩的头发,渐渐开始无法恢复,不再是黑色,而是想着白色改变,看去时,已是灰发。

        “再快一些!”孟浩咬牙,喷出一大口鲜血,身体摇晃中。十个指头死死的扣着大地。诅咒之力疯狂涌现。

        两成!

        三成!

        真个南域大地。颜色不断变淡,短短的时间内,对孟浩而言如同轮回百次,他的身体似不再属于自己,唯有他的意志,始终坚定。

        天空上,来自北地的问道巅峰四人,已被这一幕骇然了心神。一个个倒吸口气,无法置信。

        他们无法想象,能有人做到这一,以自己的身体,去对抗枯冥九衰的诅咒。换了他们任何一人,都无法做到这一。

        这在他们看去,分明是找死!

        “疯了,此人疯了!”

        “他岂能不疯,这是他的婚典,可如今却成为了葬场!”

        “他必死无疑。他的身体一旦无法承受,就会化作血水。而他的血水,将是更歹毒的诅咒!”

        “他死定了!”北地四人心惊。

        这一刻,孟浩的四周,来参加他婚典的数十万修士,他们的身体正慢慢枯萎,尽管孟浩在疯狂的吸收诅咒,可只要这诅咒还在,对他们来,伤害就会持续。

        一个个容颜苍老时,许清……身体的颤抖,仿佛一朵随时会凋谢的花。

        孟浩内心的悲愤,仿佛化作了一口郁气,在体内无法散出,冲击他的身躯,他的眼中带着红,他的脑海里,此刻只有一个念头……

        拼了全力,也要将这诅咒吸入体内。

        可……他身体的恢复,已渐渐跟不上诅咒的吸收,甚至他的皮肤也都出现了干瘪的征兆,体内的永恒境界,就算再强,可也终究是无法永远的恢复。

        “这世间,没有真正的永恒……”孟浩嘴角溢出鲜血,他心知肚明这一,他明白自己的永恒境界,不可能没有尽头的持续下去,但他依旧还是……再次吸收。

        轰!

        大地的颜色,再次淡了一些。

        四成!!

        短短的时间内,孟浩将这枯冥九衰的诅咒,以自己的身体,吸走了四成,这四成的诅咒,让他全身存在了无法形容的剧痛。

        他的牙齿松动,他的皮肤老化,他的骨头松软,七窍流血,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孟浩看着许清,他深吸口气,他身体内的诅咒已经积累了很多很多,多到永恒境界都很难去化解,他的五脏六腑也都开始了枯萎。

        这一刻,许清……睫毛轻颤,睁开了眼。

        她望着孟浩,似没有力气话,但那目中的焦急与深深的担忧,蕴含的悲伤,让孟浩在这一刻,内心撕裂。

        这是婚典……只进行了一半的婚典。

        可如今,却成为了灰色,成为了血色!

        这本应该是人生大喜的日子,可如今……却成为了大悲。

        孟浩笑了,仰天大笑,那笑容里带着癫狂,带着一股怨恨,更有强烈的不甘心,笑声里,他双手轰鸣,哪怕体内已几乎要被诅咒的枯萎占据,可依旧还是再次吸收。

        轰!

        大地震动,颜色再次改变!

        五成!!

        无穷无尽的诅咒,轰隆隆的凝聚而来,风暴滔天中,孟浩在这风暴内,他的身体化作了黑洞,吞噬一切。

        七窍流血,他的皮肤出现了碎裂,他的身体仿佛要化作一滩血水,体内积累的诅咒,已到了极致。

        这诅咒,来自枯冥九衰,那是枯萎之力的极致,枯萎大地,枯萎一切在大地上出生的生命,此刻积累在孟浩的身体内,永恒都无法磨灭时,孟浩的身体,轰然一震。

        无心插柳,可偏偏他修行的枯炎妖法本尊道,这七字诀中的枯字诀。

        在这一刻,彻底大成!

        随着枯字诀的大成,孟浩的身体轰鸣,他体内积累的所有枯萎诅咒,都在这一刻急速的收缩,凝聚在他的血脉里,凝聚在他的灵魂中,凝聚在他全身每一寸血肉,化作了……枯字神通!

        在这枯字神通大成的刹那,孟浩猛地吸气,血妖**融合枯字诀,再加上第二本尊的疯狂,大地再次轰鸣起来。

        六成!!

        整个南域大地,颜色又一次改变,被彻底撼动时,天空上。北地问道巅峰的四人。神色瞬间大变。

        “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有问题!!”

        “他修行的功法也不对劲。此人……此人的身体可以不断地恢复!!”

        “他居然能吸收枯萎诅咒!!”

        不但是他们四人此刻心神轰鸣骇然,就连宋老祖等人,也都一个个露出无法置信,唯有丹鬼,神色悲哀,怔怔的望着大地上,孟浩的身影。

        他身为孟浩的师尊,他明白孟浩此刻如此拼命的原因。今天,是他的婚典,那岛屿上,有他的妻子。

        “不到十成,不可逆……”丹鬼喃喃。

        当这诅咒之力,被孟浩吸走了六成时,他四周那数十万修士,枯萎的速度明显减缓了一大截,一个个尽管还在颤抖,可似有了缓和。当他们睁开双眼时,看到的……是孟浩喷出了鲜血。身体似要融化。

        六成……还不够!

        孟浩甚至取出了雷鼎,试图以这诅咒之力导入雷鼎中,可却没有作用,雷霆与这诅咒,似两个不同之物,哪怕是岁月木剑,孟浩也取出,想要以岁月沾染诅咒,但那一瞬间的岁月,改变不但是大地的诅咒,还有存在于南域众人体内的诅咒。

        一旦爆发,或许眨眼间就会结束,但……这等于是加速了诅咒引起的毁灭。

        他想了很多办法,没有可以解决的途径。

        唯有以身体再次吸收,体内的枯字诀运转,又一次展开,轰鸣中,大地颜色改变。

        七成!

        枯字诀,也有极致,当孟浩体内凝聚了七成诅咒时,就连枯字诀,也都无法再吸收。

        而孟浩,也到了他的极限所在。

        他的永恒境界,已几乎要消失,他的身体,再无法承受诅咒的枯萎,开始了苍老,许清那里眼中流下泪水。

        “结束了,他已到了极致,无法再吸收了!”

        “吸收了七成诅咒还不死,甚至他自身居然也蕴含了枯的力量,此人……堪称南域第一人!”

        “灭南域,先杀他,可恨,诅咒只剩下了三成!”北地问道巅峰四人,已被孟浩震撼,此刻眼看孟浩似到了极致,纷纷松了口气。

        大地上,岛屿上,许清的泪水落在孟浩的目光里,仿佛世界在这一刻安静了。

        孟浩望着许清,他的生命之火燃烧,他的修为在爆发,他的右手背上,那曾经出现过的印记,再一次出现。

        他仰天大笑,凄厉的笑声回荡天地时,孟浩燃烧了自己的一切,换来了最后一次疯狂的吸收!

        “不!”许清颤抖中张开口,她虚弱的声音在传出的瞬间,正是孟浩最后疯狂的一刹。

        大地轰鸣,颜色在这一瞬,轰然改变,再次淡了!

        八成!!

        八成的诅咒之力,被孟浩吸收在了体内,当他试图去吸收第九成时,孟浩身体猛地震动,喷出一大口鲜血,他的双手被一股大力弹开,整个人倒退出去,鲜血再次喷出时,他……再无法去吸收诅咒之力。

        “这不可能!!”北地问道巅峰四人,倒吸口气。

        没有了孟浩的吸收,整个南域大地余下的两成诅咒,轰然爆发,将这数十万修士淹没,可……这数十万修士修为的轰鸣,全力的抵抗,生生的将这诅咒之力……再次削弱了一成!

        十成的诅咒,此刻被抹去了九成,余下的一成在这一刹那,彻底爆发,让那数十万修士,全部喷出鲜血。

        可他们的目中,却是露出了强烈的煞气,余留下的一成诅咒,几乎对所有修士来,都不再是劫,而是可以承受,甚至修为也没有收到太大的损失。

        他们全部站了起来,眼睛露出滔天的杀机,一时之间,天地色变,风云倒卷,那北地问道巅峰四人头皮发麻,一个个已被彻底震撼。

        唯独许清……她喷出鲜血时,身体一下子虚弱了,她的身体特殊,哪怕一成的诅咒,对她而言,也是致命。

        在她身体倒下的刹那,全身黑气缭绕的孟浩,一瞬而来,抱住穿着红色婚衣的许清,在这即将爆发的战场上,带着悲哀,带着癫狂,远去。

        他救了整个南域,最终却救不了他的妻子,癫狂中,孟浩凄厉的笑声,如同无声的哭泣,回荡在天地间。

        -------------------

        我在公众威信里发了一个神秘的萌萌的人物,明明是书生的样子,偏偏手里拿了一个“棒棒糖”……就摆在我的桌子上,大家可以去看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