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760章 你母亲曾来过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760章 你母亲曾来过

    作品:《我欲封天

        风雨欲来。

        紫运宗的天空上,起了乌云,云层弥漫,摩擦时起了一道道闪电,很快的,就有雷声轰隆隆的传遍开来。

        似很快就要有雨水倾盆。

        对于这种天地雨雪,很多宗门不会特意避开,而是任由雨雪洒落在宗门内,他们认为这是万物之道,只有经历这些,宗门内的灵气,才会活跃起来。

        而若是将这些雨雪隔离在外,看似宗门如仙境,但却总是少了一些自然。

        孟浩目光扫过那把银枪,干咳一声,客套了几句后,这才离去,于这丹东一脉,来到了当年属于他的那座山上,此地多少年过去,再没有别人能住入,似永恒的等待着孟浩。

        从这细之处,孟浩能感受到,在他的师尊丹鬼心目里,自己……永远都是紫运宗的弟子。

        当孟浩踏入洞府时,紫运宗掌门长老等人,看出了孟浩神色内的追忆,识趣的相继告退,让孟浩独自一个人,留在了这曾经就属于他的住所。

        时间不长,外面雷声更大,雨水哗哗而落,拍击在地面上,掀起了不少的尘雾,可这些雾气还没等升空,就再次被雨水重新拍了下来,直至地面出现了河。

        天地一片朦胧,雨水如帘子一样,模糊中,似备有一番韵味。

        孟浩站在洞府口,望着外面的雨,他的记忆回到了曾经在这里炼丹的日子中。

        时间流逝,转眼天色渐暗,雨水没停。反倒越大。孟浩站在那里。他以为……他会看到一个身影走来,可直至天空初阳抬头,也没有那个女子的身影出现。

        孟浩沉默中,摇头一笑。

        初阳时,雨水才停,空气清新,带着雨水的潮湿,带着万物滋润的生机。孟浩走出了洞府,他离开了紫运宗。

        临走前,孟浩找到了白云来,给他留下了不少的灵石,还有丹药。

        寒雪姗那里,还有孟浩熟悉的面孔,他都各自松了不同之物,哪怕是……楚玉嫣,孟浩沉默片刻,送了一道神识凝聚的玉简。

        由此玉简在。可保楚玉嫣一次生死危机,这玉简。他让寒雪姗送去,自己转身时,迈步踏入半空,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一瞬远去了。

        当孟浩离去时,丹东一脉,一座洞府内,楚玉嫣咬着下唇,凝望天空。

        “你有你的选择,我也有我的骄傲!”楚玉嫣轻声喃喃时,寒雪姗到来,迟疑了一下,将玉简递给了楚玉嫣。

        楚玉嫣沉默,本不愿接收,但却控制不住身体,抬起手,将这玉简拿在了手中。

        寒雪姗轻叹,转身离去。

        楚玉嫣身体颤抖,拿着玉简,眼中不知觉的,流下了泪水。

        孟浩离开了紫运宗,走在天地的苍茫里,走在这熟悉的南域大地上,他的方向,是宋家!

        宋家在南部,有一片特殊的区域,在这区域内,修士的修为,虽然不会被压制,但却吸收不到外界的灵气。

        这种特殊之处,当年孟浩不理解,可如今以他的修为,他已然知晓,这是问道巅峰的强者,形成的域。

        问道,可形成自身的规则,而问道巅峰的强者,这种规则会越来越强,直至形成这种域,在其内,规则是问道巅峰所化。

        当孟浩踏入宋家的域时,整个宋家震动,那位在宋家地底闭关的老祖,也立刻睁开眼,亲自走出,迎接孟浩的到来。

        他们不敢对孟浩这里,有丝毫不敬,放眼整个南域,如今也没有哪个修士,敢对孟浩这里,有不敬之处。

        孟浩不强,但他的第二本尊,却是问道巅峰,而他的身份,更是血妖宗少宗。

        宋家全族举行了盛宴,对孟浩这里的到来,给予了前所未有的规格,宴席上,孟浩看向四周,宋家,这是他第二次到来。

        第一次时,是宋家招婿,在这里,他获得了造化,遇到了……水东流。

        宋家老祖坐在孟浩身边,看向孟浩时,很是感慨。

        可比他更感慨的,是那当年的宋老怪……他依旧还是元婴修士,此刻坐在距离孟浩不算很远的地方,始终低着头,生怕被孟浩看到。

        可孟浩的目光,还是落在了宋老怪的身上。

        “宋道友,你的那些凶兽,圈养的如何了?”孟浩淡淡开口,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不是一个记仇的人……

        宋老怪身体哆嗦了一下,之前在上古道湖时,他就生怕被孟浩看到,后来以为没事了,可如今孟浩出现在宋家,他就更紧张起来。

        此刻被这么一问,宋老怪赶紧站起,脸上露出阿谀的笑容,向着孟浩连连抱拳,只是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承蒙前辈关爱,那个……晚辈这里早就不养凶兽了……”

        孟浩哦了一声,目光扫过宋老怪,宋老怪身体更是哆嗦,眼中露出哀求。

        孟浩微微一笑,这才收回目光。

        宋老怪松了口大气,赶紧坐下,拿起酒杯喝下一大口,算是压压惊,他之前怕的不得了,如今外界早就传开,这孟浩煞气惊人,杀人不眨眼,问道都被灭,杀斩灵如杀狗,至于元婴修士……怕是吹口气,就可让人形神俱灭。

        尤其是他的到来,连宋家老祖都在旁陪着,这一幕幕,让宋老怪内心很是害怕,实际上,从孟浩重新回到南域后,这宋老怪就开始后悔了,随着血妖宗的崛起,随着孟浩的崛起,他的害怕更对。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当年招惹这个煞星……谁知道当年那屁孩,如今居然能这么恐怖……唉唉唉,谁能想得到啊。”宋老怪内心叹息,一想到当初在赵国。那个拿着一杆银枪。从山下一直杀到山上。不断拿走各种灵石丹药的身影,宋老怪就会有些恍惚。

        “不过起来,这也是老夫厉害的地方,老夫当年可是让这煞星逃遁的男人,放眼整个南域,能有几人做到这一?”想到这里,宋老怪忽然又得意起来。

        “况且,当年的事。吴丁秋那老东西才是主谋!”

        还有一个人,在这宴席上也是内心感慨,那是宋佳的母亲,宋佳坐在她的身边,反倒神色淡然,而她的母亲,则是内心叹息的同时,双眼也有激动之意。

        “按照当年那人的法,佳儿可以成为这孟浩的侍女……这也不错啊,可这事该怎么提呢?”女子皱起眉头时。目光忽然扫过宋家老祖,而那老祖。也似随意的看了她一眼。

        女子立刻明悟,不再思绪下去。

        这场盛宴,持续了数个时辰,孟浩来到宋家的目的,是安抚为主,毕竟如今血妖宗势大,且已近乎一统南域,故而保持中立的宋家,需要他这个血妖宗少宗,亲自来安抚。

        彼此心照不宣,孟浩能亲自到来,也明了态度,宋家老祖亲自招待,一样也表达了态度。

        直至黄昏即将到来,孟浩谢绝了宋家挽留,起身欲离去,当他目光落在宋佳身上时,孟浩迟疑了一下,从怀里取出了一枚玉简。

        这玉简内,一样有他的一缕神识,对于宋佳这里,孟浩始终觉得亏欠,他当年年轻鲁莽,影响了宋佳的招婿,使得宋佳这里始终没有出阁,此事孟浩总觉得过意不去。

        亲自送出这枚玉简,再加上妖仙古宗内的相助,孟浩的心,才算平复了一些。

        宋佳接过玉简,没有拒绝,低头道谢,神色也很平静。

        一旁的宋家老祖,看到这一幕后,双眼一闪,嘴角露出微笑,哈哈笑声中,送着孟浩走出宋家祖宅。

        “老祖留步,若有闲暇,孟某再来。”孟浩抱拳,正要离去。

        “孟浩友,不必如此,你我本是一家人,我那孙女宋佳,早晚都是你的侍女,友对我宋家,不要见外。”宋老祖哈哈一笑,爽朗亲切的道。

        “侍女?”孟浩本要前行,听闻此话脚步一顿,回头时诧异的开口。

        “恩?友你不知道?”

        “当年我宋家招婿时,你母亲曾亲自到来,与我过,让我那孙女,日后成为你的侍女。”宋老祖一看孟浩的神情,内心已有答案,故作吃惊的道。

        孟浩内心蓦然一震,似泛起了大浪,但他修行多年,心机早已不是当年初出茅庐之辈,闻言神色如常,只是双眼,却一下子深邃起来,望着宋老祖。

        “老祖,有话直接吧。”

        宋家老祖看到孟浩这幅表情,神色也严肃起来。

        “友,我不知那是不是你的母亲,我事后回忆,有两个可能,要么她的确是,要么……她就是彼岸花之母!”

        “具体我很难判断,但对方必定是仙人,就是无法判断,是伪仙还是真仙……但我能确定,她来自东土!”

        “这是她的模样,是我当年事后凭着记忆烙印下来。”宋老祖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枚玉简,递给孟浩。

        孟浩沉默的接过,他忽然不敢去看,直至他深吸口气,神识瞬间融入玉简内,当看到玉简里,那女子的身影后,孟浩的内心,突然翻滚滔天。

        他哪怕定力再强,这一刻也都全部粉碎,仿佛十万雷霆在耳边全部炸开,他身体颤抖,他的双眼中更是露出强烈的执着。

        他本以为,自己已不再去试图寻找父母的消息,本以为,自己儿时的梦想,要去东土,已是过去。

        可在这一刻,他忽然有强烈的冲动,要去一趟东土,去问一声……为什么!

        因为,那玉简内的女子身影,与他记忆里的娘亲……

        一模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