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691章 续你生命断桥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691章 续你生命断桥

    作品:《我欲封天

        时间流逝,转眼过去了半个月。

        许清,没有回来。

        往生洞内的孟浩,在这阴寒的死气中,不会腐烂,会保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的身体,倒在那里,已没有了丝毫的生机。

        他,死了。

        他的魂本可入轮回内,可因这往生洞中那块第九山海的磁石,被封在了这里,无法消散,但竟也没有从身体内飞出,使得那些等待着要吞其魂的意识们,一个个都不断凝望这里。

        他们隐隐看到,在孟浩的体内,似有一根丝线,缠绕着他的魂不放。

        丝不断,蚕不灭,蚕不灭,丝不断!

        无目蚕,一丝吊着生死间!使孟浩的魂,永恒常在,但身却死亡,在这魂生身死之中,出现了一场天地罕见的亦生亦死!

        似在某些方面契合了离神诀,可这,不是往生。

        直至又过去了半个月,往生洞外,来了一个人。

        他不是许清,而是一个中年的胖子,相貌充满了猥琐之意,身体如一个圆球,脸上长满了一些雀斑,穿着道袍,可这道袍似有些紧,穿在他身上,鼓鼓囊囊的,很不协调。

        偏偏他似乎还自认为如今的样子很是劲壮,背部更是背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大剑。

        他是当年的胖子,李富贵。

        此刻他独自一人,哆哆嗦嗦的走入往生洞范围内,速度很快,随着踏入。他面色急速的苍白。

        “要死了要死了,孟浩啊孟浩,老子也被你坑死了!”

        “还有许师姐,唉唉唉……”胖子愁眉苦脸,可步伐却没有半停顿,宁可生机正快速消散,也依旧疾驰而来。

        走入千丈时,他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外立刻出现了五彩之光,每一道光芒内。都有一个老者的虚影盘膝打坐。

        “老子是金寒宗这一脉的独苗。身上别的宝贝没多少,保命的东西一大把!”胖子大吼,他身上藏着不知多少保命之物,此刻全部拿出。冲入五百丈内。

        到了这里。他身上的光芒急速的消散。就连如圆球般的身体,也都肉眼可见的枯萎,乍一看。好似瘦了不少。

        “孟浩是我大哥,为了他,我这一身金贵的肉没了……呃……我再吃回来就是。”胖子咬牙大吼一声,又冲出了二百丈,此刻他的身体已瘦到了正常人的体型,他身边更有砰砰之声不断回荡。

        那是一件件保命法宝的崩溃。

        “该死的,还有三百丈,许师姐为了孟浩都已那样凄惨,如今生死不知……将一切希望放在我这里,我若走不过去,会内疚一辈子!”李富贵眼睛血红一片,嘶吼中再次取出无数保命法宝,不惜身体枯萎,生机急速的消散,终于再走出了一百丈。

        到了这里,已是他生命的极限,他的眼前已经模糊,他的世界已经昏暗,再多踏入一步,他就会死亡。

        实际上他之所以能踏入到这里,多亏了那些法宝,更是因在来之前,他不知吞下了多少让生机旺盛的丹药。

        否则的话,他来不到这个位置。

        “二百丈!!”胖子看着不远处的矮山,他的目中有了泪痕,他看似洒脱,可实际上当知道孟浩的事情后,他就不惜一切的来临这生命禁区,就可以看出,在他的心里,孟浩一直是他的大哥!

        一直是当年在靠山宗内,带着他一起修行的大哥。

        “孟浩,胖子尽力了!!”李富贵眼中流下泪水,他右手抬起时,手心内多出了一个黑色的丹瓶,其上有一道黑光在流转,这丹瓶出现的刹那,四周瞬间死亡的气息,轰然暴增。

        与此同时,在这往生洞内,那些藏在深处的意识,齐齐散出,徘徊在洞中,死死的盯着胖子手中的丹瓶。

        胖子咬牙,将手中的丹瓶向着两百丈外的往生洞,猛的扔出,这丹瓶化作一道黑光,直奔往生洞而去,瞬间落入洞内。

        随后胖子喷出一口紫黑鲜血,身体枯萎,转身时,化作长虹,疾驰远去,一边离去,他一边流着泪水。

        “孟浩,一定要往生……一定要走出来!”

        往生洞内,这丹瓶刚一落入,那些意识瞬间来临,就要抢走时,一声女子的冷哼,蓦然从洞内传出,外人听不到,可那些意识却听的清清楚楚,顿时所有意识都颤抖了一下。

        与此同时,一股蛮横的意识,从洞内深处刹那而来,卷住丹瓶后,化作了那将许清送走的女子。

        这女子目光扫过四周,立刻那些意识纷纷避开,各自缩回到了洞内深处,直至这时,那女子才转身,走到了孟浩的身边,看了孟浩的尸体一眼,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丹瓶。

        她沉默了。

        许清没有回来,这一她在当初将其送走时,就已知晓,她本以为,多了一个选择后,那痴情的女子,或许会在清醒后,出现迟疑。

        这样的话,也算保住了性命。

        可这丹药的出现,却是让这彼岸花的善念所化的女子,心底出现了颤动。

        “人没有来,丹托人送到,而他又有天地奇宝吊着魂不散……”女子轻声开口,看着手中的丹瓶,她尽管不知晓具体的事情,但可以想象的出,为了得到这枚丹药,那可怜的女子,一定付出了无法形容的代价。

        女子轻叹一声。

        “我的一生,是一场悲哀……”

        “这里没有往生,世间或许也没有往生,可我既然答应了她……”

        “我已存在了太久太久,生无可恋。”

        “既如此,何不成全了她?”女子看着手中的丹瓶。许久之后忽然用力,砰的一生,丹瓶碎裂,其内飞出一枚丹药,这丹药刚一飞出,就立刻被她一口吞下。

        瞬间,她的身体原本是虚幻,但在这一刹那,好似化作了实质,居然形成了血肉。

        “暂时拥有血肉的感觉……真好。”女子轻声开口。这一次。她的声音是真实的。

        “我成全她,让她看一看,这世间是否真有不薄情之人,看看这封妖一脉的最后传承者。到了斩情时。他会如何选择!”

        “我救你。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她,为了看一看。那个时候,世间是否会再多一个我自己。”女子轻声开口。

        “我一生重诺,对当年他如此,对如今这个要走上我曾经之路的女孩,也是如此。”

        “我来到这里,并非是因要死亡,欲往生,是因要重新拥有一次新的自己,在这里,斩断过去,走出时,我会解脱。”

        “这里……没有往生!”

        “有的……只是以我悠久之命,续你生命断桥!”女子轻淡开口时,右手抬起,向着往生洞深处一抓,刹那间,在这往生洞深处,有一块百丈大的黑色岩石,有一半的位置埋葬在泥土下。

        此刻这黑色岩石猛的震动,生生从上分割下了一块,直奔女子而来。

        刹那就被她抓在了手里,一把捏碎后,成为了黑色的石粉,挥洒间,落在了孟浩的身上。

        与此同时,她右手掐诀,目中露出对曾经美好的回忆,沉默了片刻后,再没有迟疑,一指在了孟浩枯萎僵硬的眉心上。

        在她的手,碰触到孟浩眉心的瞬间,孟浩许久不动的身体,猛的震动了一下,而那女子,则是身体缓缓枯萎,最先枯萎的,是她的双脚。

        她的生机,她的生命,她的一切,都在这一刻,顺着手指,送入孟浩的体内。

        她抬着头,望着远处的漆黑,在她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幕画面,画面中有她,还有一个她忘不掉的男子。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这样的话,我曾经也过。”女子喃喃,身体越发枯萎,反之孟浩那里,身体正快速的恢复,不再是沧桑,而是出现了生机。

        “那一年,我看到了你,你看到了我……”

        “那一天后,我就陪在你身边,跟着你一起走过一场场生死……”

        “你每次受伤,我都心痛,你每次微笑,我都开心,我知道……你曾很多次要离开我,可你不舍。”女子喃喃,她的双腿彻底枯萎,如同生根,与大地连接,她的生机不断的融入孟浩体内,使得孟浩长出了长发,红润了面孔,不再是苍老,而是成为了中年。

        生机,在孟浩体内不断的凝聚,填补了一处又一处的虚失。

        “我也知道,你有你的爱人,你有你的宗门,你有你的责任与使命,你有属于你自己的一切。”

        “可我……真的,只有你。”

        “就连我的名字,也是你给我的,我喜欢你叫我妲女……”

        “若你老,我陪着你一起老,这句话,我也过。”女子轻声低语,目中的回忆里,带着美好,带着幽幽,更有苦涩,她的身躯,此刻也开始了枯萎,将生机送给孟浩,使得孟浩的身体,此刻成为了青年,除了没有睁开眼,在外表看起来,与当年一模一样。

        “只有一句话,我过,她没有。”

        “你若成仙,我会陪着你……一起成仙!”

        “我没有伤害你的心,也永远不会伤害你,那一天的黎明,苍麻之日,面对你的斩情,我哭了……”

        “我将我全部的善,留在了天河海那具棺材内,我不怨你……”

        “要怨,只怨我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只是一朵……爱上你的,彼岸花。”

        她眼中画面里的自己,赫然是一朵美丽的彼岸花,深深的种在了一个男子的身上,走过了无数年,她……爱上了自己的宿主。

        -------------

        终于写完了,从回来就开始写,现在松了口气,这几天,没有断更,没有少更!

        兄弟姐妹,有月票么,给耳根几张鼓励一下吧,谢谢大家,感谢你们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