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688章 一起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688章 一起

    作品:《我欲封天

        往生洞,南域险地之一,但却是凌驾于道湖,太厄古庙之上的最神秘之地!

        因为道湖的形成,可以看作是一些远古大能坐化而成,陨落后散出的道,经历岁月变迁,遗留了很多的身影。

        至于太厄古庙,也能追朔到来历。

        唯独这往生洞,它是南域第一险地,也毫不为过,甚至放眼整个南天大地,往生洞,也都神秘莫测,存在了让无数人,无数年来琢磨不透的深奥。

        可以让人往生,在其内,再活一次!

        无数年来,多少大能临死前,不甘心命运的抉择,走入往生洞内,寻找往生的契机,但真正能成功的,凤毛麟角。

        只知道一,但凡是走入往生洞内的修士,除非成功往生,否则的话,没有人能再走出来,只能成为洞内骸骨。

        往生洞的四周,是一片石林,与当初孟浩曾看到的不大一样,这些石林错乱的环绕在八方,充满了沧桑,充满了神秘,似蕴含了一些让人明悟不了的道理,可随着不同岁月而改变。

        在这石林的中心,有一处矮山,山内有一口大洞,占据了整个山的七成,如同一张森森大口,等待着吞噬天地众生。

        四周阴冷,地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蓝色的霜冰,很寂静,多少年来,仿佛这里的安宁,很少会被打破。

        除了当年的丑门台……

        在往生洞的八方,存在了一些修士。这些人或是单独,或是三五成群,时而尝试的踏入一些范围。借着此地的奇异之力来修行一些特殊的功法。

        这些人大都是散修,不敢迈入范围太深,当孟浩与许清走进往生洞范围时,在他们的不远处,有三个修士正盘膝打坐,双眼开阖间,看向孟浩。

        当看到孟浩的虚弱以及弥漫的死气时。这三人立刻双目一闪。

        他们顿时就判断出来,孟浩来此的目的。

        “此人死气浓郁,偏偏没有修为……往生……岂能简单!”

        “又是一个试图往生之人。只是他身边的那个女子,怎么有些眼熟?”

        “是青罗宗的许清仙子!”

        孟浩离开南域几百年,在这几百年里,许清的名字。早已传遍南域。为人熟知的同时,也因她在青罗宗的地位,而被南域瞩目。

        她的出现,顿时让这三人大吃一惊,凝神看去的同时,也立刻拿出玉简,将这个消息告诉其他人。

        很快的,越来越多的散修听了此事。都快速从四周赶来,望着走入往生洞范围内的孟浩与许清。

        阵阵议论之声回荡。几乎每个人都在猜测,在许清身边的孟浩,是谁。

        许清毫不在意四周人的目光,她的世界里,只有孟浩。

        孟浩艰难的向前走去,他的目中带着执着,望着前方,许清在他身边,扶着他的手臂,两个人,一起前行。

        时而相视一笑,孟浩神色柔和,许清目中带着温柔,如果这条路是人生的道,那么他们两个人,一起走在这条道路上。

        只是这条路,不好走,当距离往生洞还有万丈时,孟浩身体颤抖,他身上的死气浓郁的已覆盖了全身,整个人看起来,仿佛一具尸体。

        他的容颜更为苍老,目中的浑浊更深,至于他旁边的许清,如今也是容颜出现了一些苍老的痕迹。

        可她目中的坚定,使得孟浩多次看到,都心中浮起阵阵爱怜。

        万丈,八千丈,六千丈……当他们走入五千丈的位置时,孟浩心神内浮现浓浓的疲惫,他知道,那是死亡的气息,侵入了魂中。

        许清身体颤抖,面色苍白,她的生机原本旺盛,可眼下正飞快的消散,甚至青丝里,也有了一些白色的发梢。

        整个人,仿佛老了五岁,且还在继续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便会枯萎。

        孟浩脚步一顿,看向许清,他不想许清继续跟随下去。

        “你若老,我陪着你一起老。”许清轻声开口,神色柔和,凝望孟浩。

        孟浩闭上了眼,睁开时,他的目中露出一抹精芒,原本枯萎的身体,在这一刹那,出现了惊人的波动,仿佛是生命中最后一缕绽放的烟火,右手抬起时,一股磅礴之力,在他身上轰然爆发。

        这是他,可以绽放出的最后一次斩灵肉身之力,仅仅是一袖,便卷着许清,瞬间送出往生洞范围。

        许清无法挣扎,在孟浩的斩灵之力下,她的身体眨眼间就被送走,出现时,已在了往生洞外,她咬着唇。

        这一幕,让她想到了上一次在这往生洞外,她只能看着孟浩一个人远去,一个人挣扎的一幕幕。

        “这一次,我不会再沉默!”许清目中露出坚定。

        与此同时,在孟浩这气息爆发出来的刹那,往生洞八方那些散修,全部心神轰鸣,他们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压抑,瞬间降临全身。

        一个个心神震动的同时,全部面色大变,齐齐看向往生洞的方向。

        “是刚才那个老者?”

        “是许清仙子身边的那个人?”

        “他是什么修为,莫非……莫非是斩灵!!”

        此时此刻,孟浩身体猛地转动,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直奔五千丈外的往生洞飞去。

        瞬间,孟浩就飞过了三千丈,出现在了石林外,刚一踏入石林,孟浩身体轰然一震,他最后的修为绽放,在这个时候,被来自石林的力量直接消散,落下时,孟浩扶着一旁的石块,面色惨白,眼前有些模糊。

        在这里,他感受到了无法形容的死亡。这死亡的气息甚至已化作了白色的雾气,笼罩在四周,孟浩每一次呼吸。吞吐的都是死亡的腐朽。

        半晌后,孟浩挣扎的抬起头,望着最后的这两千丈范围,他咬着牙,缓缓向前走去,一步一步……

        两千丈的距离,对孟浩来。从来没有这么艰难过,仅仅是走过了五百丈,他就喷出一大口鲜血。这鲜血的颜色紫黑,刚一出现,就散发出腐朽的气息。

        孟浩目中更为浑浊,身体寒冷。已有了僵直。他的意识已出现了模糊,此刻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走下去……

        一直走下去,走到往生洞内,去拼搏往生的机会。

        不知过去了多久,孟浩每一步迈出,身体都在颤抖,每一步落下。他的死气就越浓郁,倒了最后。他的意识更为模糊是,他没有看到身后的路上,已弥漫了他嘴角溢出的紫黑鲜血。

        四周寂静,仿佛死亡后的世界……

        往生洞内,那十多股意识都在冰冷的凝望孟浩,甚至在往生洞的深处,此刻也有七八道意志,横扫而来,带着浓郁的沧桑与岁月,如同上古的神灵,一起将目光,落在了孟浩身上。

        他们看着孟浩越来越近,直至当孟浩走到了一千九百丈,距离往生洞,只有一百丈时,在这往生洞的深处,有一道意识无声无息的出现,这意识的出现,立刻让所有意志都颤抖,齐齐避开。

        使得这一股意识,在往生洞内,凝望百丈外的孟浩。

        这里,是孟浩的极限,他身体轰然一震,头发开始了脱落,膝盖已无法弯曲,整个人好似成为了干尸。

        他的身上,已没有了生机,有的只是那一丝对命运不甘的执着!

        可就连这一丝执着,也在他意识的涣散中,成为了黑暗,整个人的身体,倒了下去,倒在了这距离往生洞,还有一百丈的位置。

        “结束了么……”孟浩心底喃喃,意识彻底消散了。

        随着他的倒下,一声声叹息冥冥中回荡,往生洞内一个个意志,也慢慢收回,不再去关注,唯独那之前让所有意志都避开的存在,还留在洞内,将目光,看向了孟浩的身后。

        与此同时,那些被收回的意志,突然一个个震动起来,全部再次出现,看向孟浩的身后。

        白色的死亡雾气内,此刻正有一个女子的身影,正艰难的一步步走来,走入石林内,以自身的生机,不知从何处获得的坚定,一路走来。

        她的身体慢慢枯萎,她的修为慢慢黯淡,她的容颜渐渐苍老,当走到了孟浩身边时,她已从之前的娇颜,成为了苍老。

        她是许清。

        与孟浩失去道基不同,她原本有着旺盛的生机,更有着当年与残魂凤祖融合,所以在这往生洞外,她可以走的更远,只是能走到这里,对她来,也是一种坚持。

        许清望着倒在那里,已没有了生机的孟浩,她眼中流下泪水,轻轻将孟浩扶起,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吻向孟浩干枯的唇。

        一缕生机,从她身上散出,顺着她的唇,度入孟浩口中,她的脸上露出不正常的红,在那红的深处,藏着虚弱,藏着生命。

        “这是我在妖仙宗学到的秘术……将我的命,给你……”看着孟浩的身体,渐渐多了一丝生机时,许清笑了,她望着孟浩,一如当年在靠山宗内,月下时,那四目的凝望。

        抬头时,她看向百丈外的往生洞,扶着孟浩,向前一步步走路。

        她的容颜越发枯萎,她的身体颤抖,她的生命正在凋谢,可她依旧还是每走出几步,就要将自身的生机,度给孟浩一些。

        每一次,她都更虚弱,更苍老,可她无悔。

        她扶着孟浩,走过了百丈,走到了往生洞外,没有任何迟疑,与孟浩一起……

        走入洞中。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你若老,我陪着你一起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