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642章 老祖暴怒(第一更)
  •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642章 老祖暴怒(第一更)

    作品:《我欲封天

        “我就在这里不走了,等到那王家第十祖到来,且我有伤势在身,在这里疗伤,于情于理都的过去。”孟浩心有得意,盘膝坐在这片较为偏僻的山林内,四周很安静,夜色迷人,有风吹来,扑面时满是清爽。

        体内修为运转,缓缓疗伤,孟浩深吸口气,渐渐闭目,转眼数日过去。

        鹦鹉与皮冻,也在前一天飞来,显然是在海面上玩耍的愉快,不知是否满足了什么恶趣,回来时带着回味之意,叫嚣中,站在了孟浩的肩部上。

        “你这样不道德,那只仙鹤……”皮冻叹了口气,絮叨的开口。

        “闭嘴!”鹦鹉眼睛一瞪,正要话,忽然轻咦一声,狐疑的看向四周,正要些什么,孟浩双眼蓦然睁开,一把将鹦鹉与皮冻收入储物袋内,干咳一声,继续闭目打坐。

        此刻的靠山老祖满脸纠结,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对孟浩这里,他已无可奈何,此刻已过数日,他心底更为焦急,且看孟浩的状态,分明是要在这里将伤势彻底治愈的样子。

        “王八蛋,你给老祖我等着,老祖我拼了!”靠山老祖仰天低吼,他纠结了数日后,实在无法等待下去,此刻咬牙中右手抬起一挥,立刻他身体瞬间透明,仿佛从体内分离出了一缕精华,散发五彩光芒,凝聚在他的右手上。

        形成了一枚好似果实般的灵果,散发阵阵清香,让人一眼看到。就会有种怦然心动之感。

        一旁的少女。此刻睁大了眼。呼吸微微急促了一下,她认得此物,这是靠山老祖这具分身内,凝聚的一丝本源。

        咬着牙,忍着心痛,靠山老祖右脚抬起,向着行宫大地一踏,立刻从地面飞出一只仙鹤。这仙鹤飞起时样子改变,化作了一只灰鹰,一把抓住灵果,穿透行宫,直奔远处而去。

        眼巴巴的看着灰鹰飞出,靠山老祖心痛的不得了,连连跺足。

        “亏了,这一次亏大了……不过只要能让这王八蛋走,老祖我忍了!”

        这只灰鹰,速度极快。在天空上疾驰时,直奔孟浩所在的地方。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瞬间出现。

        掀起了大风,孟浩双眼蓦然睁开,猛的抬头看向天空,在看到这只灰鹰的一瞬,他双目突然收缩,重的看向了灰鹰爪子里的灵果。

        一眼看去,他立刻就感受到了这灵果内蕴含的波动,五彩缭绕,好似仙果,甚至在看到这枚仙果的同时,孟浩体内的伤势,也都刹那好似被压制。

        “此物可疗伤……”孟浩迟疑了,苦笑起来,内心暗叹,靠山老祖这招的确是戳到了他的软肋处。

        “可这也太明显了……不过他是靠山老祖,也就不奇怪了。”孟浩苦笑中,心底挣扎了一下,那只灰鹰就在他头盘旋,飞来飞去,似在等着孟浩抢夺灵果。

        “抢啊,你怎么不抢啊!”靠山老祖看着这一幕,大吼起来,恨不能孟浩立刻出手。

        孟浩挣扎了半天,深吸口气,目中露出果断,他绝对不能被这样就诱惑,正有所决断时,忽然的,那只灰鹰竟在半空,突然送来了爪子。

        那枚灵果,直接落下,很是准确的,落在了孟浩的面前。

        靠山老祖哈哈大笑,神色极为得意,他哼哼了几声,再次认为自己英明神武,随后神识融入灰鹰内,带着自认为心智上的优势,似传出了欢快的声音,转身正要远去。

        孟浩呆了,此刻他没注意到,他储物袋内,鹦鹉不知何时露出了头,带着陶醉看着灰鹰,此刻数年化作一道黑光,以迅雷般的速度,刹那直奔灰鹰而去。

        “王八蛋,老祖我活了多少年,你和我斗?我看你现在还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不走,哈哈,老祖我……恩?啊?啊!!”行宫内的靠山老祖,正神识融入灰鹰内,让其远去,得意无比,笑声传出时,他忽然身体猛地哆嗦了一下,睁大了眼,露出无法置信。

        他清晰的看到,那道从孟浩储物袋内飞出的黑光,瞬间就临近了黑影,刹那就直接从黑鹰的屁股穿透而过。

        黑鹰身体猛地震动,它本就不是实体,此刻虚幻扭曲,直接就化作晶光消散。

        靠山老祖身体哆嗦,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灰鹰内有他的神识,之前那一瞬发生的事情,足以让他……感同身受。

        “它……它在干什么?”靠山老祖颤抖,此刻满脸不可思议,可很快的,当他整个人反应过来时,靠山老祖忽然眼睛红了,仰天猛的大吼。

        “你你你……你居然……”

        “太过分了,你居然……”

        “啊啊啊啊!”靠山老祖已彻底明白过来之前发生了什么,那种感觉,让他瞬间直接怒火滔天,前所未有,直接疯狂了。

        整个圣岛的大地,立刻轰鸣,岛外海面,也在这一瞬,掀起了惊天大浪,岛屿上的所有修士,一个个面色大变,纷纷茫然不知发生了何事。

        孟浩也是吓了一跳,当看到鹦鹉一脸陶醉的回来后,他顿时头皮发麻。

        “这该死的鸟,它……它把靠山老祖给……给弄了?”孟浩倒吸口气,看向鹦鹉的神情,带着震撼,这超出了他的所有想象。

        鹦鹉还在回味,此刻回来时,孟浩听到了它的嘀咕。

        “奇怪,怎么这么不经弄,就弄了一下就散了?”

        孟浩立刻一把抓住鹦鹉,狠狠的将它扔入储物袋内,苦笑中毫不迟疑的捡起灵果,直接一口吞下后,身体化作一道长虹瞬间飞起。

        “此地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宜久留!!”孟浩大声开口,立刻飞出,他刚一离开,身后之前所在的地面,顿时轰鸣,直接坍塌下去。

        地动山摇,海浪滔天,靠山老祖彻底爆发,此刻怒火惊人,他不敢动孟浩,可却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正要不顾一切的显露本尊,一口将那该死的鹦鹉吞下时,古乙丁三雨立刻跑来,一把拉住靠山老祖。

        “老祖息怒,大事为重啊!”

        “你走开,老祖我和它拼了!”靠山老祖迈步间,行宫轰的一声,直接开启,露出了外面圣岛的天地。

        “老祖三思,孟浩已要走了,这个时候你若出面,岂不是前功尽弃。”少女连忙劝。

        靠山老祖抬起的脚,此刻一顿,脸上青筋鼓起,整个人好似火山,随时可以爆发,他脸上露出挣扎,一方面是为了以后的幸福,一方面是报了之前被弄之仇。

        在这挣扎中,靠山老祖狠狠的一跺脚,再次忍了下来,他身体哆嗦,此刻头冒烟,显然是已忍到了极致。

        在他心里,更有一股无名之火,已彻底燃烧,恨不能找了人大打一架,方可宣泄心头这口恶气。

        在他的又一次忍耐中,岛屿不再震动,海面恢复平静,孟浩化作长虹,疾驰远去,他面色难看,此刻体内的伤势,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痊愈。

        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他身体轰的一声,好似百窍齐通,挤压在体内的伤势,这一刻直接痊愈,一丝丝寒气从他全身汗毛孔内散出,融入虚无,化作了一片片黑色的雪花飘落。

        孟浩深吸口气,速度飞快,脑海一样在念头百转,思索更多的可以留下这里的方法,但他也知道,此刻的靠山老祖必定是暴怒到了极致,稍微一个不好,就会爆发。

        一旦爆发,靠山老祖必定会逃走,这不符合孟浩的计划。

        “都是那只杂毛鹦鹉,坏了我的大事。”孟浩叹了口气,此刻疾驰时,渐渐距离岛屿边缘越来越近,他有心慢下速度,可刚一慢下来,下方大地就立刻轰鸣,一处山峰坍塌。

        孟浩苦笑,疾驰时,看到了远处距离海面不远,圣岛上最后一处修真城池,此刻是白天,可原本热闹的修真城池,瞬间所有店铺关门。

        “靠山老乌龟,你太绝了!”孟浩内心暗骂,一咬牙,身体骤然停顿下来,目中露出冷冽之芒,转身时,神色阴沉。

        他的这幅样子,立刻让靠山老祖愤怒的心,咯噔一声。

        “我这些年我身处这座远古行宫内,已完全隔离了封妖的波动,他应该不会有感应才对……坏了坏了,定是之前太明显了,再加上老祖我没控制住脾气,被这王八蛋看出来了!!”

        “不知哪位前辈在此地,既不愿孟某在这里逗留,孟某离去就是!”孟浩看向四周,面色极为阴沉,冷淡的开口时,四周鸦雀无声。

        靠山老祖一听此话,顿时松了口气。

        “他果然还不知道我在这里,以为是其他人,还好还好。”

        孟浩目光扫过四周,最终落在下方城池上,右手抬起一指。

        “不过晚辈缺灵石,口袋里一堆乱七八糟的法宝,要在此城全部卖掉,卖完后即刻离去,绝不停留!”孟浩完,大袖一甩,直奔城池而去。

        ---------------------

        兄弟姐妹,有月票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