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575章 好久不见
  • 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575章 好久不见

    作品:《我欲封天

        女子听懂了,但也没有听懂,她看着孟浩,沉默了,低头看着手中的灵果,半晌之后,她退后几步,靠在岩壁上,将这整枚灵果都吃下后,抬头时,脸上露出微笑。

        “我不知道你的来世是什么,我只知道,那个叫做许清的女子,很幸福。”她笑着轻语,此刻有风吹来 ,乱了她的发丝,被女子轻轻婉在了耳后。

        完,她坐了下来,深吸口气,闭上了眼,不再话,盖住的双眸内,藏着她不愿让外人看到的明悟。

        她很聪明,超越了她年龄的聪明。

        从孟浩的话语里,她听懂了一个关于死亡的含义。

        她不确定,也不想去确定。

        “如果你与许清的约定,是在这里相遇,如果她注定会从我的身体里苏醒,那么……我愿意成全了她,让她与你,在这里相见。”女子的内心,轻声喃喃。

        这一刻,在妖仙古宗内,在她的身上,因这种主动的愿意,出现了一些罕见的变化。

        南天大地的修士,寄身融入第二个境界,回到这远古的岁月,此事非寄身所愿,因他们早已陨落,骸骨在外。

        可……哪怕死亡多年,但妖仙古界的特殊,他们冥冥有灵,此灵……若是认可,若是愿意,那么与其融合的南天大地修士,将能极大程度的获得属于这寄身的一切。

        比如,这寄身所修行的功法,所拥有的明悟。这些。南天大地的修士。在与寄身融合时,在觉醒后,他们虽有记忆,但却模糊,可以在这里使用,但却无法带走。

        仿佛……一个局外人。

        可现在,能变成了半个局内人。

        女子闭着眼,再没有睁开。

        四周很安静。孟浩也再没有话,而是盘膝坐下,望着远处的天空,默默地等待时间的流逝,等待……许清的觉醒。

        在他的保护下,将不会有任何人,能对许清的觉醒造成丝毫的伤害,这一天,孟浩没有去修行功法,他看着天空渐渐阳光浓郁。看着妖仙宗这远古的世界,一种似乎整个人。与这里真正融合的感觉,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他忽然很羡慕柯九思。

        他羡慕柯九思有这么一个宗门的家,羡慕他有那么的兄弟姐妹,羡慕他有那些可以与其一起杀人的朋友,可最羡慕的……是他有一个好父亲。

        一个为了自己的儿子,可以弯下脊梁,可以默默的在背后擦去孩子涂鸦的痕迹,可以用包容的心,去将一切的错误,承受下来的父亲。

        尤其是那鬓角的白发,还有那尽力隐藏压制的死气,这一切都明了,柯九思的父亲,这位第四峰的至尊,已到了大限。

        “这是一场戏……我是看戏的外人,可为何,我愿意真正融入戏内,成为戏中的人。”孟浩沉默。

        他想到了柯云海,那看似严厉目光,只是目中深处,孟浩能体会到深深的爱,让他有些迷失进去,他想到了大青山,想到了云杰县,想到了还是孩童的童年里,自己的父亲,自己的母亲。

        那个时候,他很快乐,无忧无虑,可这一切,在那紫色的风横扫了云杰县时,消失了。

        “我的父亲,是谁……是否还在人间,他是否知道,我在思念记忆里,他的身影。”孟浩望着天空,情绪有些低落。

        沉浸在苦涩的海洋里,孟浩从储物袋内,取出了一个酒壶,放在嘴边,喝下了一大口。

        “爹,娘,你们可知道,我已快记不清你们的样子了……太多年了,记忆里的身影,已经模糊了。”

        “这非我所愿,而是岁月的流逝,让我很多时候,想去抓住,可却抓不住……我很羡慕柯九思……”孟浩再次喝下一大口酒水,辛辣的酒,顺着喉咙入了愁肠。

        孟浩很少会陷入这样的情绪里,自从当年爹娘失踪后,他就不得不学会独立,不得不学会坚强,可这一次,因许清勾起了往事,想起了南域,回忆起了大青山,因柯九思与柯云海的关系,产生了共鸣,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云杰县,想到了快乐的童年,想到了自己的爹娘。

        他忽然很理解柯九思,这样一个恶霸纨绔,如果他还活着,那么或许是这死亡的妖仙古宗内,数万年来,唯一的存在。

        没有离去,而是守护在这宗门内,守护在第四峰上,一年一年,永恒的在这里,守护着他心中的净土。

        或许,此刻的妖仙宗内,没有人会想象得到,数万年后的柯九思,会成为那个样子。

        “看着自己父亲死亡,看着宗门一天天落寞,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一陨落,直至最后,见证宗门的灭亡。

        如果我是他,我会怎么做……”孟浩沉默,拿起酒壶,再次喝下一大口,此刻天色已是黄昏,一整天的时间,在孟浩这沉浸的思绪里,慢慢的流逝了。

        “柯九思送我回到这里,回到他父亲即将死亡的年代里,他的要求……我或许已明白了。”孟浩目中藏着明悟,拿起酒壶,正要再喝下时,一只手从他背后伸来,轻轻的放在了他拿着酒壶的手腕上。

        孟浩没有回头,他感受到了身后,传来的拥抱,抱的很紧,仿佛当年在往生洞内,那害怕失去的抱住。

        孟浩脸上露出笑容,没有话,任由身后的玉人,抱着自己,将头趴在自己的背上,似在听着心跳。

        仿佛只有这心跳声,才可以让她觉得,这一切是真实的,四周是虚幻的梦,但梦的二人,拥有着彼此。

        我以为看到了你,便拥有了世界,却不知你的梦里,早就拥有了我。

        黄昏中,橘色的阳光洒落大地,照耀在第四峰上,将峰后的大地映出倒影,在那漆黑的倒影里,有两个人的身影,拥抱在一起。

        似希望时间可以永恒的停顿住,使得思念,使得约定,在这一瞬,不再如风中的沙。

        “你醒了。”许久,当天色渐暗时,孟浩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女子,一样的容颜,可却有了不一样的魂。

        魂的不同,使得容颜在这一刻,也都有了细微的变化,似多了冷冷清清,少了胆怯紧张,多了简简单单,少了陌生。

        她是许清。

        她没有韩贝的聪明,没有楚玉嫣的美丽,她是许清,简简单单,冷冷清清,如她的心,若喜欢一个人,没有原因,有的只是不知不觉,已目中有了你。

        一身外门弟子的长衫,一头秀发,吹弹可破的俏脸,虽非绝美,可却让孟浩一直记在心中的……许师姐。

        许清望着孟浩,脸上露出开心的微笑,眸中的柔和,带着思念,带着一百多年来的回忆,看着孟浩,看着那记忆里的面孔。

        多了沧桑,少了青涩。

        许清凝望孟浩,没有去问孟浩为什么也在这里,也没有对自己刚一苏醒,就看到孟浩而吃惊。

        似乎在她心里,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地方,与孟浩相遇的一幕,都在她的脑海里浮现过,很自然,很平静。

        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相视一笑。

        仿佛这样的相遇,在她的世界里,已上演了千万次,仿佛她从始至终,哪怕当年在紫海上,也都无比的确信,两个人,一定会在某一天,相遇。

        “不惊讶么?”孟浩微笑开口。

        “为什么要惊讶?你答应过我的,我们有过约定,会再次相见。”许清依旧带着笑容,摇了摇头。

        孟浩看着许清,内心之前浮现的苦涩,此刻消散了很多,他脸上笑容更多,这样的回答,才是许清,简简单单的许清。

        她相信,一定会相遇,因为有约定,所以在这一生中,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地方,她都不会惊讶,她始终坚信。

        “这些年……你好么。”许清柔声道,她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一些年纪,可却在这一百多年里,始终于自己心中,怎么也忘不掉的身影。

        她忘记不了,大青山在自己面前,崛起屁股,顺着绳子,一边调侃下方王有财等人的身影。

        她忘记不了,上古福地内,自己无助时,挡在自己面前的背影。

        她更忘记不了,青罗宗内,让自己与凤祖的融合中,苏醒了自我时,走出宗门的孟浩,转头的微笑。

        她一生也都无法忘记,往生洞内,发生的一切。

        如果把秘密,比喻成两个人情感的积累,那么她与孟浩之间,有着太多,唯有他们才懂的秘密。

        “我去了墨土,去了西漠。”孟浩笑着开口,此刻夜风吹来,乱了许清的秀发,孟浩抬起手,轻轻替她婉过。

        许清低头,嘴角带着微笑。

        “我也去了墨土,也去了西漠。”很快,她又重新抬起头,望着孟浩。

        “我知道。”孟浩笑道。

        月色下,柔和的月光映在二人身上,如披了一层银纱,泛起了一股叫做美好的风,吹动二人的长发。

        许清望着孟浩,看着看着,忽然怔了一下,似想起了什么,睁大了眼,露出诧异。

        “不对……你……怎么会还是自己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