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553章 五爷为爱梦一生!(第四更)
  • 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553章 五爷为爱梦一生!(第四更)

    作品:《我欲封天

        天从部落的族人,于灭灵钉的黑色光幕内,带着怨气凄厉死亡的那一刻,天从部落的山门内,呼延老祖盘膝打坐的禁地中,他的双眼,在天从部落族人死亡的刹那,蓦然睁开了眼。

        目中,露出一抹寒芒与无情。

        他的四周,渐渐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怨气组成的魂,这些魂,是残魂,他们的主魂已灭亡,此刻出现的,是寄留在山门内的残存之念。

        这些冤魂,漂浮在呼延老祖的四周,无声的凄厉回荡,呼延老祖神色始终平静,看了身边数万冤魂一眼,他淡淡开口,如同喃喃。

        “你们的死亡,不是没有意义,你们的死亡,对我意义重大。”

        “不是我不去救你们,而是你们……必须要死,你们死的越凄惨,我的心才会越无情,你们死的越凄厉,我的道……才会越坚定!”

        “庆儿的死,使我的道,无法完美,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出替代庆儿的存在,而你们……天从部落八万族人,就是庆儿的替代。

        我看着你们死,有能力却没有去救,眼睁睁的看着你们的死亡,你们每一次的呼唤,都让我的心刺痛,可痛的越深,抹去的情就越多。”

        “你们不会白白死亡,你们会让我的道……达到斩灵第一刀的巅峰!”呼延老祖轻声开口。

        “至于部落……有我,就有部落。”呼延老祖闭上了眼。

        墨土大地上,七个紫海巨人迈着大步,轰轰奔跑。远远看去。似紫海翻滚。气势磅礴,孟浩站在獒犬身上,随着全身赤色毛发的獒犬,在半空向前呼啸而去。

        目标正是天从部落在墨土的山门!

        前行时,孟浩的面色极为阴沉,眼皮不断地跳动,右手更是下意识的握拳,发出咔咔的声音。这一切,不是因天从部落,也不是因呼延老祖,而是……鹦鹉。

        “嗨,你好,你可以叫我五爷,我们可以认识一下么?”鹦鹉飞在獒犬的面前,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可怎么看,都有股猥琐之意。正含情脉脉的望着血獒。

        血獒目中有些诧异,带着不解看向鹦鹉。

        这目光落在鹦鹉眼中。立刻让它险些控制不住冲过去,连忙用爪子抓住自己的胸口,内心呐喊起来。

        “就是它,它就是五爷这一生的挚爱了!!看这毛发,多么的迷人,看着眼神,多么的单纯,看着身材,多么的充满魅力!

        它,就是五爷一生的挚爱!!”鹦鹉双眼水汪汪的,带着痴迷与狂热,看着血獒。

        “美丽的乖乖,请允许我再介绍一下自己,你可以叫我五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妹妹啊,从今以后,你……”鹦鹉眼中带着光芒,正在那里大声表白时,孟浩阴沉的声音,似从牙缝里挤出。

        “滚!!”

        轰的一声,鹦鹉惨叫中身体立刻后退,但很快就刹那飞灰,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孟浩,忽然爪子不知从何处取出一块黑布,直接将自己的一只眼睛遮盖,立刻气势崛起。

        “我要向你决斗!!浩子,五爷和你决斗,谁赢了,这只美丽的乖乖,就属于谁!”鹦鹉发狂了,他此刻极为骄傲,他觉得自己是为爱痴狂,他更觉得,通过挑战孟浩,一定可以吸引那只美丽的乖乖的注意。

        孟浩觉得眉心一阵跳动,头痛的不得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忘了鹦鹉这特殊的嗜好,尤其是他看向獒犬时,也不得不承认,以獒犬此刻的样子,的的确确,对鹦鹉来,有种惊人的诱惑。

        “它是公的。”孟浩苦笑的解释。

        “不管公母,五爷可以为爱梦一生!”鹦鹉似觉得被羞辱,凄厉的大吼,全身五颜六色的杂毛竖起,一副斗鸡的模样,实际上内心颇为的得意,它认为自己这句话实在是太帅气了,完时,眼睛一扫,去观察獒犬的神情。

        孟浩沉默,越发头痛,看到鹦鹉那副欠揍的样子,他立刻右手抬起大袖一甩,立刻狂风呼啸,轰隆隆的卷向鹦鹉,直接将鹦鹉掀起。

        在那狂风里,鹦鹉挣扎的大吼。

        “我是真爱,真爱无敌!”

        “滚!”孟浩越发头痛,大袖再次一甩,狂风呼啸间,鹦鹉的声音再一次执着的传来。

        “孟浩你太无耻了,你要拆散我们,你是第三者!!”

        孟浩面色更为阴沉,索性一拳轰出,鹦鹉的狂热的咆哮,也随之回荡。

        “五爷的爱,一生不变,五爷的爱,可以爱一万年!!”鹦鹉似竭尽所能的大声表白,随后连忙故意再发出一声惨叫,在狂风中退后几步,看着血獒,一副痴情的样子,大声吼了起来。

        “乖乖,五爷可以为爱走天涯,我们私奔吧!!”着,鹦鹉双眼露出狂热。

        血獒已是斩灵修为,具备不低的神智,之前它还有些不太明白怎么回事,可眼下,在看到了鹦鹉的目光后,强悍如血獒,都身体哆嗦了一下,随后则是蓦然愤怒,此怒滔天,如被挑衅,如被羞辱,如被认成了母犬,这种强烈的刺激,立刻让獒犬勃然大怒。

        它低吼一声,刹那冲出,临近鹦鹉时,一巴掌直接拍了过去。

        轰的一声,鹦鹉立刻被拍飞,可在半空时,它的执着,依旧回荡。

        “可以为爱走天涯,可以为爱梦一生!!这就是伟大的,痴情的,专一的五爷!!”

        鹦鹉还在为爱大声表白时,獒犬刹那消失,出现时,直接在了鹦鹉的面前,一爪子将其拍住口,张开血盆大口,带着森然,向着鹦鹉。发出威胁之声。双方靠的极近。獒犬庞大的头颅,鹦鹉与其比较,实在是微不足道。

        鹦鹉正要挣扎,来自敖犬的斩灵威压,轰然降临,立刻让鹦鹉停止了挣扎,睁大了眼,看着獒犬近在咫尺的面孔。鹦鹉一脸陶醉,似情难自禁般,竟用尖尖的嘴,去……亲了一下獒犬。

        獒犬愣了,孟浩愣了,就连皮冻也愣了。

        四周一片死寂……

        “五爷就喜欢强大的乖乖,越是强大,越是反抗,五爷就越是喜欢啊。”鹦鹉双眼光芒更为强烈,望着獒犬。大声开口。

        獒犬仰天一声咆哮,似愤怒到了极致。眼中露出凶残,轰的一声,直接一口咬去,猛的一撕,立刻鹦鹉全身碎了,可刹那间,就再次凝聚到了一起,继续那副没皮没脸的样子,大吼着。

        “可以为爱走天涯,可以为爱梦一生!!你就算杀死我一千次,对五爷来,只是千锤百炼而已,我对你的爱,永恒不变!!”鹦鹉再次表白。

        獒犬轰的一声冲了过去,直接撕裂,周而复始……

        孟浩按着眉心,苦笑不断,皮冻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孟浩的肩膀上,也学着孟浩,变出一只手揉着眉心,就连表情都一样。

        “现在你知道,为何三爷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将它度化了吧。”皮冻低沉的开口,一副高深莫测,一副你会懂我的眼神。

        “明白了。”孟浩下意识的叹了口气,可这口气刚一叹出,他忽然身体哆嗦了一下,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自己居然……与皮冻搭了话!

        皮冻双眼立刻冒光,谈兴大发!

        “你明白了?你真的明白了?天啊,你真的明白了,你懂我了,我和你三万多年前的一件事吧,太过分了,太气人了,对了,之前,我们一七万多年前的天气吧……”

        皮冻兴奋的哆嗦起来,不断地絮叨开口,孟浩双耳嗡鸣,呆呆的看着前方獒犬与鹦鹉的彼此厮斗,听着皮冻的啰嗦絮叨。

        一股要疯了的感觉,在孟浩脑海里滋生出来,他觉得就算一个正常人,与皮冻和鹦鹉在一起时间长了,也会变的不正常。

        此刻他忽然很同情血色面具内的李家老祖。

        孟浩深吸口气,乖乖的沉默下来,一语不发,任由皮冻在絮叨,任由鹦鹉被血獒不断地拍飞,又不断地归来,着孟浩听了后,觉得极为肉麻的话语。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

        半天后,鹦鹉与獒犬在这不断地表白求爱与暴力拒绝中,孟浩的前方,出现了天从部落的山门!

        这山门,是一个巨大的葫芦山,此山的样子,如同一个石葫芦屹立在大地上,山体四周,空无一物,寸草不生,唯一的入口,就是山的葫芦口。

        在看到这葫芦山的刹那,孟浩忽然有种解脱之感,身体一晃,直奔山葫芦口而去,速度之快,刹那临近,在来到这葫芦口的瞬间,他立刻就感受到了此地存在的一股强悍的禁制之力。

        葫芦口,如同火山口,足有百丈大。

        一个巨大的符文,烙印在这葫芦口上,似虚幻漂浮,阻挡一切神识,一切身躯踏入,隐隐透过这虚幻的葫芦口,孟浩能看到葫芦口内,赫然存在了一片世界。

        -------

        咳咳,自爆个当年的往事吧,记得我刚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寝室与另外一个女寝联谊,大家懂得,我看好了一个女同学……苦追未果!(她的名字至今还记得。)

        恰逢聊天软件刚开始出现,申请了一个求求号,5位还是6位来的,忘了,反正鬼使神差的写下了这辈子第一个网名:可以为爱梦一生。

        现在想想,肉麻又不可思议的同时,也有感慨美好的青春。

        不了,下次有机会,和大家我大学收到的封情书,还有毕业上班后,收到的一封,这辈子只有这四封,偶尔想起,感慨一笑,拿出时,记忆就会随着泛黄的信纸,回到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