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540章 呼延老祖!(第四更)
  • 第四卷 五色至尊 第540章 呼延老祖!(第四更)

    作品:《我欲封天

        第十坊市,如临大敌,阵法全开。

        此刻已是深夜,这阵法的光芒并非柔和,而是璀璨,映照的四周海域,也都五光十色,这阵法流转光芒,散发出凌厉的气息,仅仅是从气息上,就可以判断出来,此阵明显强于其他九个坊市。

        甚至根本就不可比较,这第十坊市的阵法,看起来更为强悍,似很难如之前的阵法般,被孟浩转眼间破开。

        在这阵法中,所有修士都严阵以待,一个个定气凝神,更有警惕。

        有十六个元婴修士,在这第十坊市内盘膝打坐,其中元婴后期巅峰,有三人,这三人分别坐在三个方向,分担阵法的反噬。

        更多的修士,则是在维持阵法运转,整个坊市里,一片寂静。

        他们已经知晓了九大坊市的毁灭,知晓孟浩的杀戮,知晓了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

        可他们没有太多的畏惧,因为呼延老祖即将到来,因为他们已打定主意,绝不会走出阵法,因为他们对这阵法,极为自信,他们相信只要众人不选择出去,而是全力展开阵法,孟浩想要轰开,绝非短时间能做到。

        只要等到呼延老祖到来,一切就雨过天晴,对方必死无疑!

        这第十坊市内,几乎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想法,此刻在这阵法的正中间,有一个高高的架子,这架子上,挂着五十具乌神部落族人的尸体,没有人活着。全部死亡……

        早在数日前。他们就已经死了。尤其是在这尸体中,挂着一个没有身体的头颅,那头颅能看出是一个老者,一个苍老的,似失去了修为,如同凡俗的头颅。

        与此同时,在这阵法内,还有两个巨大的战车。如同弩弓一般,通体散发黑芒,隐隐透出凌厉的气息,在这阵法内,被修士操控。

        时间慢慢流逝,当深夜降临,天空一片漆黑,唯独四周的海水,哗哗拍击时,突然的。远处的天空,出现了一道红芒。这红芒的出现,立刻就引起了阵法内众人的注意。

        “来了!”

        “这孟浩胆子不,不过他既然敢来,想要轰开此地阵法,是不可能的!”众人齐齐看去时,立刻有不少露出鱼冷笑,可就在他们看向天空红芒的刹那……

        在这第十坊市四周,整个紫海,立刻掀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轰轰转动时,立刻让坊市内的所有人,面色一变,海面翻滚,舟船起伏,轰鸣之声不断传出。

        紧接着,当天空的红芒刹那而来,獒犬那庞大的身躯,显露在了此地众人的目中时,他们也看到了,站在獒犬头,穿着青色长衫,面色阴沉,四周煞气滔天的孟浩。

        孟浩的目光,扫过第十坊市,可紧接着,就猛的一顿,双目瞳孔刹那间收缩,怔怔的看着的阵法内,挂着的乌神部落族人的尸体中,那个头颅。

        在看到这头颅的一瞬,孟浩的心,再次被刺痛,那是古拉的头!

        “呼延老祖……天从部落。”孟浩喃喃,眼中的煞气渐渐改变,成为了浓浓的戾意,看了一眼下方的第十坊市内,孟浩右手抬起一指。

        这一指之下,立刻四周的紫海滔天咆哮,环绕第十坊市,形成了巨大的紫海漩涡,在这轰隆隆的转动下,骤然间,竟升天而起!!

        方圆千丈的巨大海柱,在这一刻,直接覆盖了第十坊市,轰鸣间,如喷泉爆发,轰的一声,这坊市的阵法,根本就无法阻挡丝毫,直接就被崩溃爆开。

        与此同时,大量的舟船,齐齐碎裂,坊市内的众多修士,发出了凄厉的惨叫,身体不受控制,全部被海水冲起,在与紫海碰触的瞬间,他们的生机与海水的死意碰撞,直接爆发了灭绝。

        一时之间,轰鸣不断,一个又一个修士,还没等展开神通,就直接身体爆开,无法抵抗,无法阻挡,无法闪躲!

        他们的所有力量,都是放在了天空上,他们得到了情报里,有孟浩的修为,有那獒犬的恐怖,可却没有……紫海的爆发!

        他们根本就想象不到,有人可以控制……这西漠的浩劫紫海!

        也无法相信,有人可以沉入紫海内,所以,这坊市看似凌厉强大的阵法,实际上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底部!

        轰鸣之中,整个第十坊市支离破碎,四分五裂,之前所有的布置,在紫海的浩劫中,摧枯拉朽,那两个之前准备的强大战车,此刻连一击都无法释放出来,就在这紫海的冲击下,崩溃爆开。

        连带着,还有众多的死亡,孟浩甚至都没有亲自击杀一人,仅仅是一个意念,引动了紫海的爆发,就将这第十坊市,彻底的埋葬。

        这,就是他的主场!

        西漠紫海!

        随着一具具尸体的落下,随着无数碎片的飘舞,第十坊市,没有一个人能在这紫海的灭绝下存活,全部……死亡!

        死亡,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简单。

        生命,有时候,就是这么的脆弱。

        这两句话,没有看到过生死的人,很难体会,只有在一生中,见证了数次葬礼之后,才会对生命,有这样的明悟。

        孟浩站在半空,看着这场生命的葬花,沉默不语,直至冲天而起的紫海,化作了紫雨,重新洒落大海害时,看着漂浮在海面上的残骸,孟浩缓缓地抬起了头。

        看着远处的天空。

        紫海上,大浪中,乌神部落的族人,一共有一百多人还活着,可余下的……已是尸体。

        这还是因孟浩及时救下,否则的话,再有数日,怕是所有人,都将死亡。

        这些死亡,与当年的迁移比较,微不足道,可这一切本是能避免的,这一切,实际上与乌神部落没有丝毫关联。

        哪怕孟浩,也都是一样的受害者,这些,孟浩相信呼延老祖不可能不明白。

        孟浩沉默,站在半空,獒犬在他脚下,冷眼看着四周。

        孟浩在等,等呼延老祖的到来!

        时间不长,远处的天空,于这漆黑中,赫然有一道更为漆黑的长虹,带着一股似能掀起苍穹的风暴,轰轰而来。

        在这风暴中,有一个穿着黑袍的中年男子,背着手,迈着步,从虚无而来。

        他长发飘舞,双目炯炯,身体上散发出的气息,似与天地融合在一起,如蕴含了某种法则,看似黑衣,可眨眼间,仿佛又化作了半透明。

        一股灭情的意境,在这一刻,似干扰了天地,笼罩了八方,使得孟浩的四周,此刻竟飘起了黑色的雪花。

        正是,呼延老祖!

        “孟浩!”呼延老祖迈步而来,踏着虚无,冷漠的声音骤然传出时,立刻下方的紫海,顿时出现了咔咔之声,竟起了一层薄冰。

        这四周的虚无,瞬间一片冰寒,四周的黑色风雪,更是在这一刻,仿佛全部化作了呼延老祖的身影,齐齐的传出他的声音,仿佛在这一刹那,有数万人,在同时喊出孟浩的名字。

        一股孟浩从未接触过的力量,如同这天地法则的一部分,骤然降临,出现在孟浩的心神内,化作了超越了雷霆的前所未有的巨响。

        仿佛在叫魂,可叫魂,是呼唤破碎的灵魂,而此刻,呼延老祖的神通,有一个更贴切的形容词……

        喝魂惊魄!

        那四周的寒冷,仿佛蕴含了无情,声音的冷漠,如同没有情感的天威,融合在一起,就变成了堪比法则的……言出法随!

        这,就是斩灵,仅仅是一个声音,就足以灭杀一切元婴修士,哪怕是元婴大圆满,在斩灵的面前,也都脆弱至极。

        轰!

        孟浩心神强烈的震动,他的灵魂似要破碎离开身躯,他的生命之火剧烈的摇动,似乎要被熄灭,可他……不是寻常的元婴修士,他是神识九千九百九十九丈的完美元婴。

        他体内的七个元婴,都盘膝坐在丹田,都闭着眼,如同沉睡,可在这一瞬,这七个元婴,齐齐睁开了眼。

        在它们双眼睁开的刹那,孟浩心神内,顿时崛起了他的神识之力,全部爆发之下,与那言出法随,骤然对抗。

        轰鸣中,孟浩身体退出几步,抬头时,目中露出清明之意,

        “原来,你就是呼延老祖!”孟浩望着走来的中年男子,双目刹那露出凌厉之芒,缓缓开口,此人,他不陌生,正是当日他离开墨土时,追杀而来之人。

        以此同时,孟浩神色中,杀机弥漫,他想起来了,当初芷香曾过,此人……只是一个分身!

        呼延老祖双眼刹那一闪,似对孟浩能从自己的言出法随内回复过来,觉得很是奇异,但他的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向着孟浩继续走来。

        他这样的举动,与其性格有关,也是属于他呼延云铭特有的战斗方式,会给任何与其斗法之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更是在走来时,每一步落下,似乎他的气息,都会强大一些,与四周天地的融合,都紧密一分。

        斩灵之威,显露无疑,隐隐让这四周八方的天地,似乎为他而改变。

        “回答我,是谁,杀了老夫的独子,呼延庆。”呼延老祖看都不看紫海上漂浮的残骸,坊市是否存在,他不在意。

        此刻淡淡开口,脚步没有停顿,声音回荡八方,神色从容,带着冷漠,唯独目光扫过孟脚下的獒犬时,才微微收缩了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