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311章 这才是修士!
  • 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311章 这才是修士!

    作品:《我欲封天

        孟浩面色阴沉,在看到四周雾气翻滚的刹那,他就立刻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这口鲜血在他面前瞬间挥发后,成为了血雾,猛然间缠绕在了孟浩的脚下。

        使得他的速度,在这一瞬,暴增数倍,近乎于瞬移般,直接出现在了五里外,那正在不断缩的仙人尸体上。

        出现在尸体上的刹那,孟浩喷出一大口鲜血,黑色的头发,此刻有一些直接成为了白色,他之前用的术法,是血仙传承中一些驳杂的禁术之一,此术结丹修士可以展开,能在一瞬,换来远远超出自身的极限速度。

        虽不是瞬移,可在短距离,与瞬移相差已然不多,而瞬移本是元婴修士才可拥有的神通,结丹修士以此密术展开,一生所用,不可超过三次。

        几乎在孟浩身体消失的刹那,他之前所在的位置,虚空瞬间坍塌,这种坍塌,直接就如粉碎了一片虚无,若非是孟浩果断的展开禁术,那么凭着他的本事,就算是再快,也都无法避开丝毫。

        必死无疑!

        而此地的禁止传送,禁制一切传送,可孟浩的禁术,却并非瞬移,而是爆发了极致的速度,此刻喷出的鲜血,已代表他的五脏六腑,受了创,甚至他的双腿,也在这一刻发出咔咔之声。

        孟浩面色苍白,但他却没有半迟疑,目中紫光刹那弥漫瞳孔,以生机寿元,来换取伤势的恢复。

        可以,从结丹开始。孟浩的寿元随之增加。按照正常来。他是可以活到四百岁左右,但如今已耗费一些。

        这种代价,使得孟浩此刻虽看起来还是青年,可苍白的面色,是紫瞳术也无法恢复的黯淡。

        “终究,还是来了。”孟浩的四周,那十多个季李两家的元婴修士,以此刻被压制后的结丹大圆满。向着孟浩这里呼啸而来。

        方才孟浩的避开,让这些老者一个个双目闪动,以孟浩的修为,可以避开方才的必死局面,即便是他们,也都有些诧异。

        至于韩贝楚玉嫣等人,也都是在远处看到这一幕后,心神震动。

        而许清,则是双手死死的握住,咬着下唇。面色苍白的看着孟浩,有心一起出手。可孟浩在喘息时似随意看来的目光,却是带着严厉的制止。

        “不要让我的一番心血,白白浪费。”这是孟浩要对许清的,许清能在这目光里看出,她的身体颤抖,她的眼睛中带着泪水。

        “倒是看了你这个辈,难怪可以杀我李家道子,不过,今日你这辈逃不掉,杀人者偿命!”李家一位老者,前行时盯着孟浩,冷笑开口。

        “废话真多!”孟浩右手一拍储物袋,血色面具直接出现,被他毫不迟疑的,将血色面具直接带在了脸上,在这血色面具与他面孔融合的刹那,随着血煞气息的散开,所有看到之人,都一个个心神震撼。

        陈凡等人还好一些,虽震撼,虽被这血煞的气息笼罩,可只是面色苍白的退后一些,但那季李两家的老者,却是在这一瞬,面色齐齐一变。

        此刻的孟浩,一身青袍被血光映成了血色,如同血袍在身,除了双眼外没有其他五官的白色面具,与那目中的赤红,勾勒出了一副,此地元婴修士各自都在家族的典籍里,看到过的画面。

        太厄一族,当年血仙!

        在样子上,一模一样!

        强烈的杀机,滔天的煞气,这一切的一切,形成了此刻孟浩头,大量喷发的浓郁红色丹气,丹气翻滚,向着四周扩散时,孟浩脚下的仙人尸体,已缩的只剩下了十多丈大。

        “自不量力!”刹那间,四周的十多个季李两家老者,已急速而来,有一人速度最快,正是季家八老之一,他眼中杀机强烈,已下定决心,要亲手灭杀孟浩,以此来保自身之命,此刻丝毫没有因为孟浩是辈而有所担心以大欺的难听名声,杀机滔天,瞬间就超出了所有人,直奔孟浩而来。

        “给老夫死!!”这季家老者,声音阴冷,传出时右手已然抬起,他速度之快,若是换了平时,孟浩看不清身影,可如今在他目中看去,虽还是模糊,但也能隐隐看到痕迹。

        越来越近!

        “无面!”孟浩眼睛红了,右手一挥,一头长发此刻又有一部分成为了白色,可这白色偏偏在那血光中,看起来就是红色!

        他身后的丹气,更是强烈的翻滚,直接就形成了一张巨大的面孔,左目妖异,而孟浩则是存在于右目中,随着这庞大的面孔,直接飞起,向着来临的这季家老者,直接轰去。

        以死为战,置之于死地,只为争取那一线生机。

        轰鸣之声在这一刹那,惊动了天地,震动了八方,传遍了四周所有黑雾范围,就连外界的盆地,在这一刻,都清晰听到。

        青罗宗的紫罗老祖,双眼一闪,他身后的青罗宗斩灵老祖,也是目光闪动,二人瞬间飞起,就要冲向黑雾内,可突然地,紫运宗的那两位斩灵老祖,身体刹那消失,出现时,已在了青罗宗二人身前。

        “在进一步,休怪老夫杀人!”紫运宗的斩灵老祖,阴沉的开口,眼中露出强烈的杀机与愤怒。

        此刻在黑雾内,随着轰鸣的传出,孟浩身体外形成的庞大面孔直接粉碎崩溃,他喷出鲜血,全身骨头瞬间碎裂大半,更有无数伤口撕开,鲜血溢出,使得他的衣衫,不再是被血光映成了红色,而是直接被他自己的鲜血,染成了红色,成为了真正的血袍!

        他的身体倒卷,直接落在了仙人的尸体上时,颤抖中孟浩咬牙站稳,此刻的他,如同是当年在靠山宗内,面对王腾飞时,他的执着,他的绝强,他的强者之心,在这一瞬,哪怕身体崩溃,此心永不灭!

        他目中的红芒黯淡,鲜血顺着面具滴落,他脚下的仙人尸体,此刻已缩的只有五丈大。

        至于那季家的老者,则是全身一震,面色变化了一下,但却没有受伤,可看向孟浩的目光,却都出现了凝重,方才的一击,尽管是结丹大圆满之力,但他是元婴修士,那一击足以灭杀任何一个结丹大圆满,可孟浩这里……竟没死!

        瞬间,这老者眼中杀机强烈,同时又起了贪婪。

        他清楚的知道,孟浩的修为只是结丹初期,可一个结丹初期能做到方才的气势,一切……都是因为那血色面具!

        不仅是他明悟此事,他身边的其他人,也都一个个目光闪动,齐齐冲向孟浩。

        孟浩那一击,自身重伤,但以他的修为,能在一个修为被压制到了结丹后期的元婴修士手中不死,本身就已经明了这血色面具的强悍。

        可以,戴上了面具的孟浩,与没有戴面具的他,在实力上,完全不同。

        但……就算是这样,孟浩依旧不敌,此刻身体摇摇欲坠,仿佛油尽灯枯,面具下外人看不到的面孔,已经苍白的开始出现了皱纹,可他的双眼,却是带着一抹疯狂,散发红中带紫的光芒。

        他再次不惜消耗寿元,恢复伤势。

        眼看四周的十多个修士来临,孟浩忽然仰天大笑,那笑容带着傲然,带着一股永不低头的倔强。

        他是丹鼎大师,他是封妖第九代传人,他是方木,他是……孟浩!

        他本是书生,走到了今天,以结丹初期修为,对抗十多个本是元婴修为的强者,即便是因此地特殊的压制,即便是因血色面具的妖孽,可放眼整个南域,放眼南域数千年,能做到这一的,只有他一人!

        所以,孟浩大笑,那笑容里带着无悔,带着一股豪情,更带着一股滔天的执着!

        他的伤势正在以生机来恢复,面具下的面孔,正在快速的苍老,他的头发,已完全成为了白色,可在外人看去,于赤光中,这已不是一头白发,而是成为了红发!

        这一幕的身影,形成了强烈的印象,直接烙印在了四周的南域各宗天骄目中,这些从崩溃的世界传送回来的各宗天骄,他们在这一刹那,脑海中孟浩的身影,如同成为了永恒,几百年,上千年,哪怕是一生,他们都无法忘记。

        因为这个身影,已经成为了他们这一代,当之无愧的如日中天,这一代人,再没有任何一位,可以去超越眼前的孟浩,这是他们所有人的共识。

        什么天骄,什么道子,与如今这带着面具,一头红发,面对十多个元婴修士,仰天大笑的孟浩比较,他们……如同蝼蚁!

        “这……才是修士!”不知是谁喃喃开口,这句话刹那间,成为了此地众天骄,心神内的共鸣!

        --

        修士,当有屹立天地之豪情,修士,当有血战绝不低头的执着,这才是修士,是耳根心目中的修士,一身血袍,一头白发,一个人面对群雄,不管遇到多么大的凶险,不管遇到多么难走的艰路,都要咬牙走下去,都要仰天大笑!去创造一个神话!

        这,就是我心目中的修士!以此修士之心,求7月月票!我想知道,这样的修士,他值兄弟姐妹,投几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