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88章 小桃红
  • 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88章 小桃红

    作品:《我欲封天

        山,消失不见,遥遥的只能依稀望到,在很远的地方,存在了一片山脉。

        天,不再是蓝色,而是带着一片火红,因为这是黄昏。

        黄昏,带着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大地,如流水般覆盖了一处县城,这县城的城墙似屹立了多年,露出了一抹沧桑的同时,也能让人看到墙皮的脱落以及斑斑岁月的痕迹。

        城墙上,几个兵士懒洋洋的靠在一旁,时而低声谈笑着城中的院坊内,这段日子又新来了几个姑娘,传出的笑声,带着对生活的美好期望。

        城门下,一条车队正排着长龙,在马儿的嘶鸣与鞭子的挥舞,还有喝斥的声音中,慢腾腾的向着城中挪去。

        尽管是夕阳,可火热的感觉依旧弥漫整个世界,仿佛变成了一个蒸笼,要将大地烤化,没有风,没有雨。

        有的,只是燥热。

        城池不大,只是一个县城,街道上三三两两的人群,拿着扇子不断地扇着,时而还传出几声咒骂天气的声音。

        最热闹的,要数茶馆了,一碗凉茶入口,似能消散一些暑意,在这炎热的夏季黄昏,着张家李短,成为了这个季节里,大伙最津津乐道之事。

        除了茶馆,还有就是县城内的院坊,那里的是有钱人去的地方,让很多汉子往往路过时,都忍不住抬头瞄上几眼,若能看到那些靠着木窗旁,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定会内心一热。越发觉得天气让人难受了。

        若是身边还有婆娘。这个时候婆娘定是激头酸脸的。拉着自己的汉子赶紧走开,若遇到泼辣的,不准还会向着木窗旁的放荡娇笑的姑娘,骂出几句。

        在县城的传里,院坊的姑娘们,一个个都如花似玉如妖孽,院坊中,每个房间都有大量的冰块。还有乖巧的丫鬟拿着扇子,为有钱的大爷们扇着冰凉的风。

        在传里,院坊中还有不少的美食美酒……那是每一个男人都向往的地方,所向往的或是姑娘,或是美酒,或是冰块。

        “总之,这是一个好地方!”孟浩狠狠的握住拳头,低声对着身边两个与他年纪一般大,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很认真的开口。

        “还是你们两个够义气!”孟浩拍了拍身旁的两个少年。一个干瘦,一个胖胖的。此刻这两个少年都一脸激动,可却依稀似还有些腼腆。

        “明天,爷我就要去私塾了,以后这东来县城第一恶霸的名号,我就传承给你们两个了,记得,不要坠了爷的名头!”孟浩非常认真的看着二人,如宗门的老祖去安排传承一样,隐隐还带着神圣。

        如果……他们所在的位置,也蕴含了神圣的话,那么这番话语,形成的气势会更好,可惜,此刻的三人,正趴在一处墙头,不时的向内看去。

        墙头,是县城院坊的后墙,墙内有一处院子,不远处一间二层阁楼,与前院的建筑相连,趴在墙头,可以清晰的看到,在那二层阁楼内,正有男女身影,谈笑之声隐隐传出。

        “方少爷,你放心,东来县第一恶霸的名号,永远是你的,我们两个第二、第三恶霸,一定帮你守住名头!”那胖胖的少年,一脸雀斑,此刻激动的大声开口,他身边的干瘦少年,也是激动的头。

        “好,我信得过你们,可投名状还是需要有的,今天就是考验你们的时候了,看好了,一会有人出来,给爷我狠狠的扔砖头!”孟浩严肃的看了二人一眼。

        在他们三人的手中,竟每一个都拿着大大的砖头。

        “这该死的家伙,竟敢找我最喜欢的桃红,爷倒要亲眼瞧瞧,到底是谁,敢找我的桃红!”孟浩咬牙切齿,死死的盯着院子中的二层楼。

        “桃红都答应我了,等我长大了,我就可以去她那里睡觉,可这不知是谁的该死的王八蛋,竟敢欺负桃红!”孟浩呼吸急促,内心怒火中烧,他这幅样子,落在身边其他两个少年目中,顿时化作了强烈的敬佩。

        “不愧是我们的大哥,东来县第一恶霸,居然都有了相好之人,这本事整个县城里,哪个十二岁的少年能有!”二人相互看了看,内心暗道,神色更加狂热,似乎在他们看来,能进入这传中的院坊,能在里面有个相好,这就是天大的本事,出去都觉得特别骄傲与自豪。

        很快一炷香过去,黄昏渐散,明月将起,院子里二层楼的门被打开,一个花枝招展的姑娘扶着一个有些醉意的中年男子,带着柔柔的笑声,一起走出。

        月光不浓,天色有些暗,看不清晰具体的样子,可孟浩第一眼就认出了桃红,立刻眼睛就红了,顿时大吼一声。

        “老王八蛋,爷我打死你,敢找我家桃红!”孟浩一吼,立刻将手中的转头狠狠的扔了过去,他旁边的两个少年也都暴起,将转头扔了过去。

        “爷我……啊?”孟浩正要冲过去,突然的身子一个颤抖,却见院子内那之前有些醉意的中年男子,避开了三个转头后,带着怒意抬头,一眼就看到了孟浩后,微微一愣,但很快就怒火更大。

        “王八蛋,你要造反!”中年男子这一开口,孟浩顿时哆嗦了一下。

        “爹……”他的满腔怒火刹那熄灭,如被冷水淋了全身,此刻立刻跳下墙头,赶紧远跑,他那两个同伴,此刻仿佛腿肚子钻劲,吓的面色苍白,也跟着赶紧逃走。

        “完了完了,孟浩他爹是县城内前任第一恶霸,身为捕头,杀人不眨眼……”这两个少年面色煞白,赶紧逃窜。

        直至三人都不见了影,院子里的中年男子。竟被气笑了。这一幕儿子抓老子。让他既生气,又好笑。

        “这王八蛋不学无术,送他去私塾读书就对了!”

        深夜,孟浩磨磨蹭蹭,连连叹息的,还是回到了家门口,看着灯火辉煌的宅子,孟浩愁眉苦脸。

        “怎么会是我爹……娘啊。你走的早,不然的话岂能这样,我都为你叫屈!”孟浩眼珠转动,刚刚推开自家院子的大门,就立刻嚎啕大哭起来。

        “娘啊,我想你!”

        “娘啊,你昨晚托梦给我,让我去桃红那里……”

        “娘啊……”

        “闭嘴!”一个带着怒意的声音,立刻从房间内传出,房门被推开。孟浩的爹,那位中年男子。此刻皱着眉头,无奈的看着孟浩。

        “别装了,还不去睡觉,明早我带你去私塾拜先生。”中年男子看了孟浩一眼。

        “我不去,我去念书,城里的同道之人都在笑话我!”孟浩退后几步,大声道。

        “你个王八蛋,多大的年纪,还同道之人……”中年男子皱起眉头,快走几步,一把就抓住了要逃走的孟浩,拎起后巴掌向着孟浩的屁股就拍了过去。

        啪啪之声传出,听起来响亮,可实际上落下时,孟浩并不是很痛,从到大都是这样,父子二人相依为命,每次他犯了错误,他爹看似严厉,可却不舍得打重。

        “念书有什么不好,学学尊师重道,学学人伦之事,你去不去!”

        “我不去!”孟浩大声开口,眼珠却在快速转动。

        “你……”中年男子右手高高举起。

        “你以后不再去找桃红,我就去……你找别人我不管,找桃红就不行!”孟浩连忙开口,生怕他爹一气之下打的重了。

        中年男子哭笑不得,抬起的右手放下,落在孟浩的头上,没有用力,而是揉了揉孟浩的头发。

        “行,你这子年纪不大,就有了这些花花肠子,爹以后不去找桃红了,给你留着,以后你长大了让她做你妾!”

        “真的?”孟浩双眼一亮。

        “还不去睡觉!”中年男子眼睛一瞪,将孟浩松开,孟浩眉开眼笑,赶紧跑回屋舍,脱了衣服躺下,美美的做了一个梦。

        第二天清晨时,天刚蒙蒙亮,孟浩还在迷糊中,被他父亲给穿了衣服,擦了脸,看着明显还没睡够的儿子,中年男子威严的脸上,露出平日里孟浩看不到的慈爱。

        索性直接将孟浩抱起,仿佛时候一样,让还在睡觉的孟浩,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拿着重礼,出了门。

        一路上中年男子的身影有些蹒跚,抱着这么一个半大子,也非易事。

        半个时辰后,到了城东的一处在本地很有名气的老先生的家门口,这才将孟浩放下,将他叫醒后,敲开了老先生的家门。

        打着哈气,被留在院子中的孟浩,看不到屋舍内,他父亲抱拳恭敬恳求的样子。

        不多时,他父亲出来,一同走出的,还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这老者容颜沧桑,可精神很好,使得这老者看起来,就有种德高望重之感,与常人不同。

        尤其是他的眼睛,充满了深邃,如蕴含了星辰,让人望去时,仿佛会沉浸在内,他凝望了孟浩一眼。

        这一眼,似凝望了前生,看到了来世。

        这一眼,似望穿了尘埃,看透了三生。

        这一眼,似这一生,于此方世界里,只为了等眼前这个少年,来自己这里,三叩拜师。

        半晌之后,老者微微头。

        “师尊如父,方木,我要你尊重你的师父,比尊重我还要重!你此生若做不到,就不是我的儿子!”孟浩的父亲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走出了房门。

        -----

        原谅我上一章“拜师四字”的乌龙,唉,我也是最近这些年才猜到,我的数学一定是和英语老师学的……

        此刻我决定蹲在桥墙角去反省自己,求月票安慰,我也纳闷,怎么会写出四个字……

        莫非我被皮冻传染了?

        求兄弟姐妹,月票安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