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54章 平地惊雷!
  • 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54章 平地惊雷!

    作品:《我欲封天

        “此丹……”孟浩神色如常,看不出任何思绪,如深不可测的潭水,缓缓传出了声音,他的声音立刻吸引了四周所有人的注意。

        此地几乎所有人,包括周德坤在内,都认为孟浩输了,他没有丝毫可能获胜,别是主炉,就算是紫炉,也绝对做不到,可以辨认出这等上古丹药的丹方。

        “此丹如何,方木你话太啰嗦,输就是输,何必继续挣扎!”陈嘉喜直接打断了孟浩的话语,冷笑开口。

        孟浩平静的看了陈嘉喜一眼。

        “此丹外层,经历了至少千年岁月,埋葬在大地之内,死气沉淀,使其玉盒出淤,但却不伤这丹药丝毫。”孟浩缓缓开口,声音不疾不徐。

        “可奇怪的是,此丹中层,却并非如此,只有七百多年的岁月之感,且一些草木变化,看似属于上古非熔炼制作,可实际上还是多少露出了一些以火融化的痕迹。”孟浩声音传出,四周一片安静,陈嘉喜嘴角冷笑更浓。

        “而这丹药的内层,更是奇怪,那里面存在的药意,只蕴含了十七种药草变化,且所有变化,年代不超过二百年!

        所以方某观察的时间长了一些,因为不知晓,这所谓的增加寿元的补天丹,为何外、中、内,有如此不同之处!”孟浩蓦然开口,此刻完,立刻四周嗡鸣哗然。

        “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这丹药是假的!”

        “怎么可能是假的,方才的仙音缭绕。童影飞舞。这不可能是假的!”

        “难道这方木。是在胡言乱语?”在这四周青罗宗修士哗然议论时,陈嘉喜仰天大笑起来,那笑容带着阴冷,传遍四周。

        “方木,你若直接认输,陈某还敬你是丹东一脉的主炉,可你竟下作到了欲瞒天过海的程度,竟如此污秽上古丹药。此丹是赝品!陈某与你对赌,实在是丢了身份,根本不值!”陈嘉喜大袖一甩,傲然开口时,目中再次出现了讥讽。

        “丹东一脉之修,竟出了你这样的丹师,丢人现眼,难怪是取巧成为了的主炉,此事陈某算是彻底明白了。”

        不仅是他如此,李一鸣那里也是神色露出嘲讽。周德坤也觉得有些脸红,身为丹师。哪怕是输了,也对于丹道的尊重,决不可丢。

        暗叹一声,周德坤正要开口打个圆场时,孟浩的声音,依旧是不疾不徐的传出。

        “方某何时,此丹是赝品?”孟浩神色如常,仿佛看不到四周之人的目光,也看不到陈嘉喜如今的得意。

        “牙尖嘴利的人之辈,你还想再些什么?你方才的话语,句句不都透出此丹是假?还要辩解?你方木还要脸不要!”陈嘉喜得理不饶人,此刻大声开口。

        就连四周的青罗宗弟子,也都一个个看向孟浩时,露出古怪之意,紫罗老祖三人,此刻微微皱眉,可却没有话。

        “聒噪!”孟浩猛的抬头,眼中刹那露出精芒,那光芒如黑夜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他的声音更是仿佛平地惊雷,轰轰回荡时,瞬间压过了陈嘉喜的声音,震的陈嘉喜心神震动,身体下意识的退后几步,双耳轰鸣。

        “胡言乱语,颠倒是非,丹道理解不如我,草木造诣不如我,闻丹知方你更不如我,还敢在方某面前张牙舞爪!”孟浩话语极不客气,更是迈出一步。

        “方某言辞三句,句句没有赝品二字,是你心之所想,自以为是的东西,是你提出比试在先,连连失败露出人嘴脸,问方某要不要脸,方某倒要问问你,谁给你的脸!”孟浩声音节节攀高,一句句如同利剑轰入陈嘉喜心神,使得他双目怒火,可身体却随着孟浩走来,竟心中起了畏惧,下意识的又退出了几步。

        “莫你只是一个红袍丹师,就算丹界一脉更高层次,也没资格来句句言辞方某取巧成为主炉,因为方某之所以能成为主炉,是拜山久大师所赐!方某炼制之丹,山久大师认可,你反驳方某,就是反驳山久大师,就是反驳丹界一脉!”孟浩再次走出一步,字字轰鸣。

        “而你身为丹界一脉,如此行为,这般言辞,就是背叛宗门!”孟浩声音轰轰,陈嘉喜脑海嗡鸣,双眼一片血丝。

        “你……”陈嘉喜身体颤抖,指着孟浩,但一向言辞犀利的他,此刻竟脑中一片混乱,根本就无法开口。

        “为了自身扬名,不惜反驳山久,不惜背叛宗门,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是谁给你的脸来在方某面前嚣张,谁给你的勇气在方某讲丹之时上了这座高台!”孟浩大袖一甩,话语雷霆般划过八方,落入陈嘉喜耳中,震的他身体颤抖,脑海一股气冲。

        “方木!!”陈嘉喜尖声嘶吼。

        “再你这丹药,此丹外是千年,中是七百年前,内是三百年左右,这种丹药,根本就不是什么赝品,因哪怕是赝品,也只是没有增加寿元的作用而已,可此丹,分明是一枚毒丹!

        外皮仿造,中层草木变化隐藏,内部各种药草,凝聚毒意!

        你这丹师心肠歹毒,拿出此丹,意欲何为,莫非是要卖给青罗宗的前辈?此丹一旦吞下,经脉逆转,气血倒流,三息之内七窍流血,十息之内全身血衣,痛不欲生,持续一炷香的时间,才会凄血而死!”孟浩右手一挥,手中玉盒内的红色丹药直接飞出,落在了此刻披头散发,浑身哆嗦的陈嘉喜面前。

        “这就是方某的答案,你拿出赝品方某可辨出丹方,可你拿出一枚毒丹过来,害人之心天下可诛,方某没必要与你继续赌斗!”孟浩冷声开口,言辞斩钉截铁。

        “这不是毒丹!!”陈嘉喜心神如被撕裂,此刻怒吼滔天,疯狂的大吼。

        “是不是毒丹,你可敢自己去吞!”孟浩目光如电,言辞如刀。

        “你!”陈嘉喜疯了,这是他千辛万苦弄到的丹药,本打算在青罗宗卖出一个好价格,可如今却被孟浩这般出,甚至就连紫罗老祖三人,也都迟疑起来,四周的青罗宗弟子,一个个目光已隐隐不善。

        “你吞了此丹,看你死还是不死!你若不死,就算方某败了,心服口服!”孟浩再次开口。

        李一鸣心脏加速跳动,这一幕的变化太快,前一刻还是陈嘉喜占据优势,可下一瞬,竟如此逆转,使得他这里脑海嗡嗡,一片空白。

        莫是他,就连周德坤此刻也都茫然,他分明确定,此丹是真,不然也不会出现之前的奇异一幕,可孟浩所,又极有道理。

        “你……你!!”陈嘉喜脑海轰轰,此刻他无法去解释,已被孟浩逼到了极致,若他不吞丹,则定然引起怀疑。

        “方木!!”陈嘉喜大吼一声,竟一把将手中的丹药,猛的扔入口中,双眼弥漫血丝,面部青筋鼓起,整个人仿佛成为了凶神恶煞,那丹药入口的一瞬,紫罗老祖迟疑了一下,可最终还是没有起身。

        其旁的红脸老者,内心也是一顿,没有去阻止。

        “我吞了,方木,这混元补天丹,我吞了!!”陈嘉喜大吼,死死的盯着孟浩。

        “一、二、三……”孟浩淡淡开口,就在他出三的一瞬,也就是三息时间过去的刹那,陈嘉喜那里面色突然大变,他的身体猛地颤抖,面容扭曲,发出了凄厉的惨叫,七窍流血!

        这一幕,瞬间轰动了整个五十七山上的所有修士,更有不少直接站起,神色带着震惊。

        李一鸣眼前一黑,险些晕倒,他脑海嗡嗡,如被雷轰。

        周德坤倒吸口气,带着无法置信,看着陈嘉喜惨叫中,七窍流血,凄厉的一幕。

        紫罗老祖双目收缩,隐隐露出一抹怒意,其旁的红脸老者也是皱起了眉头,目光带着不善。

        孟浩站在高台上,还在淡淡开口。

        “四、五、六……”

        随着孟浩的声音,陈嘉喜倒在地上,惨叫凄厉至极,身体翻滚,他的血液逆流,他的经脉逆转,其身体更是砰砰之声下,直接喷出了血雾,使得其一身红袍,此刻更为鲜艳,成为了血衣。

        一切的一切,竟都是如孟浩所的一模一样,眼看第十息即将到来,眼看这陈嘉喜即将死亡,孟浩道九时,身子忽然一步迈出,右手抬起猛的按在了此刻气息急速削弱的陈嘉喜额头。

        一拍之下,陈嘉喜惨叫之声消散,身体颤抖,气息虚弱,可却似乎停止了继续走向死亡的道路,但看其样子,怕是只能拖延片刻,用不了多久,依旧难逃死劫。

        “看在山久大师的颜面上,今日方某救你一命。”孟浩淡淡开口,神色平静,可无人知晓,此刻的孟浩,内心已掀着滔天大浪,更有难以形容的激动。

        ------

        求一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