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36章 余波再起
  • 第三卷 紫运称尊 第236章 余波再起

    作品:《我欲封天

        孟浩的纠结,因两亿灵石对他而言,是一个难以形容的庞大数字,可如今的南域,却是有更多的人,也在纠结。

        他们纠结的,是紫运宗丹拍中出现的十绝丹,况且还是丹悟创造,天下独一无二。

        丹鼎大师这个称呼,随着那场丹拍的结束,立刻被传遍开来,震动了大半个南域,使得无数宗门,众多的修士,几乎全部都听了丹鼎大师这四个字。

        虽然想要晋升成为大师,需要所有层次的丹药都炼出九成药效以上,可这一次丹拍中出现的丹药,也一样掀起了震动,再加上丹悟创造,就使得这丹鼎大师的身份,立刻崛起不,更是充满了神秘。

        这丹鼎大师到底是谁,此事被疯狂的传开,有人猜测这丹鼎,正是丹鬼大师的另一个称呼,但更多的人却是认为,丹鼎大师,必然是紫运宗某个紫炉丹师。

        至于拍卖场内所的寻常丹师,无人相信,毕竟具备这样的丹道造诣,除了紫炉,实在很难找出他人。

        这样的传闻越来越强烈,如一股狂风横扫了南域,这些年来,除了陆续有在往生洞外各宗门不断探寻时而传出的事情外,便只有当年的孟浩太灵经之,才可以与这一次的丹鼎比较。

        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有关丹鼎大师的传闻,更多起来,种种言论里,渐渐出现了与所猜测此人是紫炉的法,完全相反的言辞。

        渐渐有人认为,这丹鼎大师。或许真的只是一个寻常的丹师。可却具备了难以形容的丹道天赋。不然的话,为何会出现在丹拍中,显然这一切,就连这丹师自己也都没有预料。

        若是紫炉,大可以此出身份,借着这一次丹拍,提高名气,甚至为日后晋升大师作为铺垫。

        这法慢慢获得了认可。不过很快又有反驳,使得整个南域,围绕丹鼎大师这四个字,展开了一场轰动的风暴。

        可最终无论是谁,都不得不承认,炼制出十绝丹的这位丹鼎,即便并非真正的大师,不如南域三大丹师,可也必然是如今公认的,最有可能成为大师之人。

        毕竟。这是一枚九成五的近似十绝丹!

        若干年后,若这位丹鼎大师可以多次炼出绝丹。则南域定然不再是三位丹道大师,而是四位!

        如此一来,丹鼎之名崛起,如狂风横扫,且其中有不少人,更是直接就认为,这位丹鼎大师,实际上早已具备大师造诣,是南域第四位大师!

        青罗宗、金寒宗、血妖宗甚至一剑宗,还有三大家族,全部在这个时候传出声音,所言各宗各家族,盛情邀请这位丹鼎大师成为客卿,更许下了重诺。

        这几大宗门家族的言辞,顿时又引起了轰动,使得丹鼎大师这个称呼,立刻被渲染的如日中天。

        随着外界的轰动,紫运宗内也同样掀起了嗡鸣,无论是紫气一脉还是丹东一脉,都在谈论这丹鼎大师,纷纷猜测,此人到底是谁。

        也不是没人想到孟浩,可如今丹鼎大师这个称号名头极为响亮,使得提出孟浩之人,纷纷被人讥讽,无论是紫气一脉还是丹东一脉,尽管也认可孟浩的炼丹,可若拿孟浩与这神秘莫测的丹鼎大师比较,无人会信。

        在丹东一脉之人判断,他们更倾向的,是某位紫炉丹师,不知因什么缘故,不愿露出身份,正是此人,炼制了这枚十绝丹。

        甚至已出现了不少丹师,强烈的崇敬这位神秘的丹鼎大师,若听有人不敬,立刻就如辱了自身一般。

        紫运宗的那些老家伙,在此刻这整个南域都在讨论丹鼎大师时,也相继的展开了调查,只是丹东一脉地位特殊,若没有丹鬼许可,无人可以来探寻什么,而此事诡异的是,丹鬼竟置若罔闻,从始至终,不曾谈论一言,也不允许紫气一脉来丹东一脉调查。

        即便是丹东一脉的自己人,也无法去调查此事,仿佛被丹鬼抹去了一切痕迹。

        随着言论的越来越多,随着丹鼎大师这个称呼被更多的人谈起,孟浩在宗门内,却是常常叹息。

        他每次听人起丹鼎大师,都会想到那两亿灵石,每次想到灵石,就会想起丹鬼的没有付钱。

        “欠我两亿灵石……”孟浩内心纠结,原本以他的修为,不会为了一些灵石去计较,可这是两亿灵石!!

        孟浩每次想到,都觉得自己的心口仿佛被刺入了一把剑,他原本当年拜入靠山宗,就是觉得给仙人打工可以发财,直至一路或是身不由己,或是随波逐流,到了如今的程度,可骨子里对于当年的理想,还是存在了相当程度的执着。

        哪怕行事的手段冷酷居多,哪怕曾经被人认为狡诈狠辣,可实际上在孟浩的心底,他依旧还是当年的书生,依旧还是对于发财有钱人的念头,不曾遗忘。

        要知道当初他拜入靠山宗时,还在庆幸周员外的银子不用还了,可想而知,当两亿这庞大的灵石摆在孟浩面前,可却不属于他时,这种感觉有多么的纠结。

        孟浩深吸口气,苦笑中继续炼丹,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可丹鼎大师这个称呼,却始终在南域以及紫运宗内没有消散,反而在沉淀之后,越加的声名迭起。

        这一切实际上与神秘有关,这丹鼎大师越是神秘,则传闻就越多,渐渐已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是在南域很多拍卖场内,还出现了一批也刻着鼎印的丹药。

        随着以假乱真之事多了起来,丹鼎的名声,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赫赫,至于那些虚假的丹药,自然会被人揭穿。

        这些事情,孟浩从白云来那里,多少也听了一些,每次白云来对孟浩提起丹鼎大师时,都是神色古怪,看向他的目光带着敬畏。他可是清楚的知晓,如今在整个宗门乃至南域,被传的如日中天的丹鼎大师,正是如今眼前之人。

        那入魔丹,他多少次日日夜夜,无论是梦中还是现实,都浮现出自己拿在手里,遮盖身影暗中送到了拍卖场的一幕幕。

        尤其是想到这么一枚十绝丹曾经在自己手里,这么一个丹鼎大师就在自己面前,很多时候,白云来都有种梦幻之感。

        紫运宗内,一样有这感觉的,还有楚玉嫣,这段日子她耳边所听到的,全部都是这丹鼎大师,甚至于她在探查之下,竟也没找到这丹鼎大师到底是谁,反倒有不少人来旁敲侧击,似觉得这丹鼎大师,极有可能是她楚玉嫣。

        对此事,楚玉嫣在苦笑的同时,她对于这位神秘的丹鼎大师,已有了强烈的好奇,更是在这好奇中,在打探中,于她的内心,升起了难以形容的崇敬。

        不管此人是谁,楚玉嫣身为丹师,清楚的知晓能炼出十绝丹,这种丹道造诣,值得所有丹师尊敬,而最让她这里崇敬的,甚至期望能与这位神秘的丹鼎大师论丹的,是那丹悟!

        这是对丹师而言,一种神秘的境界,在这境界里,丹方已不存在,只凭一股对丹道的理解,去信手拈来般创造出丹药,这才是楚玉嫣崇拜这位丹鼎大师的原因所在。

        这种崇拜,随着丹鼎大师之名的赫赫,竟在楚玉嫣心里越发的强烈起来,甚至为此,她去哀求了其师尊多次,这才将那枚入魔丹借来观摩,这一观摩,楚玉嫣整个心神都沉浸在了其内。

        她感受到了那股疯魔之意,感受到了那超越燃魂的疯狂,更是感受到了这丹药内,那种锋利至极,孤傲天地的意。

        渐渐地,竟在她的心底,勾勒出了一个模糊的身影,这身影有着沧桑的面孔,有着睿智的双目,有着修长的身躯,伟岸的气质,一切的一切,都符合楚玉嫣内心因丹而浮现的形象。

        可她无论怎么寻找,也无法在宗门内,找出符合脑海这也样子的丹师,可这些,不但没有让她的崇拜减少,反而更多更浓。

        甚至有一次孟浩无意中在宗门内遇到了楚玉嫣,正要避开时,却发现对方看都不看自己,而是在与另一位女性丹师,二人讨论着丹鼎的名字,从孟浩身边走过。

        那神情,充满了执着,更有奇异的光芒,仿佛每次出丹鼎大师的名字,楚玉嫣的双眼都带着明亮的光。

        孟浩愣了一下,脸上很快露出古怪,觉得若有一天,这楚玉嫣如果知道了方木是丹鼎大师,不知道会什么表情,而又知晓了方木竟然是孟浩后,那表情又会如何变化……

        直至又过去了半个月,这一天,孟浩刚刚炼制完丹药,忽然神色一动,他听到了洞府外,传来的阵阵吵闹之声。

        在丹东一脉,一向是很安静,这种吵闹声很罕见,孟浩诧异时起了身,走出了洞府,一看之下,立刻发现山谷内所有的药童,此刻都向着一个方向快速跑去。

        “金寒宗的山久大师来了,那可是与丹鬼老祖一样名震南域的三大丹道大师之一!”

        “这一次莫非是来挑战!!”

        “这位山久大师当年与我等一样,都是药童,一步步晋升,可最后却判出了宗门,好在丹鬼老祖念其不易,这才没有收回丹道,否则的话,岂能有此人今日!”

        “不知这山久来我紫运宗,又有何事……”

        孟浩双眼一闪,站在洞府外,他可以看到不少山谷内的药童,还有丹师都纷纷出现,直奔一个方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