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93章 黎明之时盛开!
  • 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93章 黎明之时盛开!

    作品:《我欲封天

        海面参天大树之上,是无尽云层漩涡,更上方,则是宋家招婿入赘之筵。

        此刻宋家老祖的声音传入下方海天,那模糊的女子身影消失的一瞬,在宋家山脉的深处,整个宋家的道蕴之藏内。

        那半个身子已成虚无,唯有上半身还存在的骸骨,双眼忽然露出了一抹幽芒,只是在这幽芒内,隐隐有一抹迟疑之光闪现。

        “她……到底是谁?有上仙之灵,可却无上仙之境……”

        “她望向那少年时,看似慈爱柔和,看似怜意深浓,可目中所望,却并非那孟姓少年,而是这少年身上的……彼岸花!”

        “所言当这少年走到他们的面前,就会明白一切,为何这句看似简单的话语,在我听来,却毛骨悚然……”老者沉默,双眼渐渐露出沧桑之芒,陷入沉思之中。

        “所言若失败,则等着此少年于黄泉中转世,这句话的很是顺理成章,似已习惯……这绝非修士可以做到,修行无轮回,转世一场空,否则的话,也不会有往生洞出现。

        往生可在,那是再活一生,可却没有转世之,而唯一存在转世法的,唯有……那传中的彼岸花!”

        “彼岸花,融一人如转一世,故而称之为彼岸,若被此花所融,则人不在,而花长存,但世间之事没有绝对,若能降服此花将其吞下,则七色升仙!”

        许久,这位宋家如今被族人知晓的,唯一一位还存在的老祖。双眼一闪。竟半个身子蓦然飞起。在半空时他的下半身幽光闪耀,隐隐出现了轮廓后,一头乱发飞舞,他竟整个人半跪在了石台。

        “此仙来历神秘,我宋家世代守护南域,还请仙灵解惑!”老者开口时,竟咬破舌尖,喷出一口对他而言。本就不多的心神之血,这血液飞出后刹那消失,可就在这一瞬,宋家天空上的日月至宝,却是猛的一闪,如有一道外人看不见的光芒,顷刻穿透山脉,降临在了那老者的面前。

        化作了一个半透明的身影,这身影看不清男女,整个身体都处于模糊。如存在,如不存在……

        在看到这身影的一瞬。老者神色露出其虔诚,他明白,这是至宝之灵,此灵……更是他们南域宋家最古老的一位老祖,传成仙之后,留下的灵体所化。

        这身影的右手抬起,轻轻的按在了老者的天灵。

        许久,老者身体猛地一震,眼中露出无法置信,抬头时,那虚幻的身影渐渐消失,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黎明之时盛开,苍麻之日成仙,彼岸花之母……黎仙……这孟浩,他危险了……”老者深吸口气,沉默片刻,不知想起了什么,若有所思,竟没有传下任何封命,去修改之前被逼无奈,传出的侍女口谕。

        此时此刻,在漩涡云层下,那怒浪滔天的大海半空,狂风呼啸中,踏入这里的修士,足有数十人之多,如今都是环绕在那颗巨大的参天之树的四周。

        谁能第一个突破此地的风,靠近参天之树,则在这场竞争中,便占据了第一步的优势。

        成为宋家的女婿,从此有了深厚的修行之地,是此地绝大多数修士的渴望,所以他们才来到这里,所以他们才为之争取。

        可孟浩却并非为了什么女婿入赘,即便是宋家适合他修行,但孟浩性格不愿寄人篱下,除非是有重要目的,否则的话,海阔天空,他喜欢独自遨游。

        男儿走天下,看天地之光,看万物之景,品众生之意,这才是孟浩想要的生活,此刻他双目露出精芒,抬头时看着远处参天树冠,那里,存在了一颗珠子。

        此珠众人不在意其本身的价值,而是在意此物代表的含义,唯独孟浩,他更在意的是前者!甚至若非是有这个珠子存在,孟浩都不会来到这里。

        “希望此珠,可解我毒,若真能如此,就省去了混入紫运宗的麻烦。”

        孟浩双目一闪,前行时忽然内心一动,眼睛眯起时,身体在半空顿了一下。

        “这里……居然也有能被我吸收的灵气,且浓度更高,这宋家到底存在了什么样的秘密,为何会有这种如血仙传承内的可被我吸收的灵气。”孟浩若有所思,速度顿时快了起来,更是体内修为运转,立刻四座完美道台在他身体中轰鸣,如他的身体成为了一个黑洞,顿时就有四周的灵气,直奔孟浩而来。

        孟浩并非肆无忌惮的吸收,而是带着谨慎,循循渐进。

        远处,王腾飞面色阴沉,可内心却有苦涩,更有一股疯狂之意,他从就是天骄,从就有应龙之血从天而降,甚至成长的路上,总是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造化。

        可……在家族里,因为他的哥哥王厉海的原因,他成为不了道子,甚至在重视的程度上,也远远不如,可以他的童年,就是存活在他哥哥的阴影下。

        他想反抗,想挣扎,想要超越他的哥哥,想要去证明自己才是王家的道子,为此,他离开了王家,去了赵国,寻无暇筑基。

        因为他明白,在王家,自己很难崛起。

        带着大理想,带着大志气,他去了赵国,去寻无暇筑基,去寻应龙传承,在他的计划中,当自己从赵国归来时,将是他与哥哥一战的时刻。

        但,这一切被孟浩摧毁,他失败了,败的彻彻底底,可他不甘心,在王锡范的勉励下,在楚玉嫣的支持下,他走出了阴影,锻造了毒指。

        甚至在楚玉嫣的相助中,他尽管不是无暇筑基,尽管还是有缺,但却无限的接近,更是在血仙传承里,他亲眼看到王厉海死亡,那时的他,觉得人生一下子豁然开朗,如否极泰来。

        他认为,属于他王腾飞的人生,即将到来。

        可……接下来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前所未有,先是愕然发现,王厉海居然没死,死在血仙传承内的,只是一缕被王家老祖炼化的道身。

        随后,有关楚玉嫣与一个陌生男子之间的事情,如狂风般被传开,使得王腾飞无法忍受,更不愿相信,寻楚玉嫣追问,可得到的,却是楚玉嫣的沉默。

        若仅仅如此,他王腾飞尽管倍受打击,可却依旧能咬牙承受,但紧接着在这宋家,他竟然发现那与楚玉嫣有传闻的男子,居然是孟浩!

        那一刻,他要发狂了,他不顾一切的要出手灭杀孟浩,但这一战,却是成为了压垮其人生的最后一片树叶,当这树叶落下,当孟浩以碾压的姿态将其击败后,王腾飞惨笑,他的思绪,他的性格,他的一切,都在那一瞬,彻底扭曲,彻底改变。

        近乎疯狂。

        “王家,我可以不要,楚玉嫣,我同样甩袖断绝,我王腾飞要走出自己的路,要将被孟浩夺走的一切,全部抢回!!”王腾飞双眼带着血丝,披头散发间,整个人投出癫狂,迎着狂风,直奔参天大树而去。

        胖子扣着鼻孔,身体漂浮在半空,四周存在了七八个金寒宗的弟子,一个个如保护般将他守护在内。

        “本来李爷也没想入赘,可既然宗主不允许,我就偏要试试!”胖子着,取出一块灵石嘎巴嘎巴的吃了起来。

        看的四周金寒宗的弟子,唯有苦笑。

        “师叔祖,此事不好吧,万一您老人家一发威,获得了宋家女婿的身份,我等回到宗门定要被责罚的很惨……”

        “是啊师叔祖,三思……三思……”

        胖子眼睛一瞪,神色中露出迟疑。

        “可我都进来了。”

        “师叔祖,要知道宗门里特别喜欢您老人家的那几个师妹,还有被宗主给您指定的几个道侣,可都在眼巴巴的等着你呢……”周大牙连忙开口,他最了解胖子,此刻话语一出,胖子那里顿时深吸口气。

        “罢了罢了,我看热闹总行吧。”

        在金寒宗这里环绕胖子劝阻时,远处的王有材,默默的站在半空,他身上弥漫了一股神秘的气息,他的样子还是七八年前的模样,此刻整个人很是孤僻般,望着远处的参天大树,沉默不语。

        他看到了胖子,看到了孟浩,可每当孟浩目光望来时,他都会选择避开。

        发生在他与董虎身上的事情,或许除了他二人,外人永远都无法知晓。

        海面狂风肆虐,风声呜咽,海底黑影游走,使得这片天地,充满了一股森然之感,随着风的呼啸,这四周的数十人已然全部冲出,迎着风,直奔那颗参天大树而去。

        ------

        今天早上老婆突然问我,你打算怎么过生日,我愣了一下,才恍然想起,原来快过生日了,这时我女儿在旁边喊了一句

        “我要一个白雪公主的蛋糕!”

        于是,咳咳,这就成为了下周一,耳根过生日时,将会摆放在桌子上的粉色的白雪公主蛋糕……咳咳,我很庆幸她的不是瘪茄子蛋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