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92章 韩贝之戏
  • 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92章 韩贝之戏

    作品:《我欲封天

        “韩道友此话何意?”孟浩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一震,转头看向韩贝时,立刻看到了韩贝的目光正望着自己的双目,显然是带着细微的观察。

        若是之前孟浩神色上有丝毫变化,那么韩贝那里立刻就能看出端倪,这也是她为何,要如此靠近孟浩这里的原因所在。

        韩贝此女的心机,孟浩在青罗宗福地内就已经很是了解,此女一路算计了众人,心机之深,孟浩在同辈内还是首次遇到。

        “孟兄何必明知故问呢,许清师妹那里也是赵国靠山宗之人,而孟兄同样也是。”韩贝笑着道,那笑容很美,给人一种巧笑嫣然之感,尤其是此刻男装,使得其魅力更添不少。

        “哦?”孟浩似笑非笑,看着韩贝。

        这神情从孟浩脸上出现,让韩贝那里一怔,皱起了秀眉,内心忽然有些拿捏不住起来。

        “孟兄,妹这里为了你,可是帮了许师妹多次,尤其是最近的一次,若非是我出面,怕是许师妹被怀疑的可能性将极大。

        好在妹在宗门内还是有些底蕴,故而许师妹那里,没有因你带走了极厌,从而受到牵连。”韩贝望着孟浩,再次笑着开口。

        “所以,你要怎么谢我?”韩贝笑容很美,目中闪过狡黠,看似可爱,可孟浩深知此女心机极深,不可从表面去看,当日一口一个谢郎叫着,随后便将谢杰灭杀的一幕,还浮现在孟浩的心头。

        此刻韩贝着。身子靠近了孟浩一些。使得二人这一幕落在外人眼里。似很是亲密。

        “韩道友就不怕与我走的太近,使得青罗宗之人对你也怀疑么,估计眼下青罗宗,应都在寻找在下,怕是过了今日,青罗宗之人便要来临了。”孟浩淡然开口,看似随意,实则试探。

        “孟兄想要知晓。直问就是,不用如此试探。”韩贝笑了笑,看着孟浩时,竟吹了一口气,吐气如兰,孟浩皱起眉头,身子向旁再次挪了一些。

        眼看孟浩挪开,谢杰笑容带着玩味之意,竟又故意的靠近了过去,她身上有淡淡的清香。闻到鼻中,很是舒服。

        孟浩皱着眉头。再次躲开了一下,使得韩贝的轻笑声,似带着揶揄之意。

        “青罗宗的确在寻找你,不过你可放心,明面上关于你的事情,不会有外宗知晓,而暗地里,你可要心了……”韩贝笑着,觉得自己距离太近,便要后退一些时,孟浩忽然右手抬起一把搂住韩贝的腰肢,身子缓缓靠近。

        “你,要我怎么谢你。”孟浩距离韩贝很近,甚至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二人双目对望,看似温柔,可实际上却有心机在斗。

        韩贝眼中刹那间露出一抹慌乱,她没料到孟浩居然真敢如此,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双眸内露出一抹野性之美。

        “很简单,把你从方鼎内带走的玉页,完整的给我,就可以了。”韩贝望着孟浩,柔声道,身子微不可察的一扭,便不露痕迹的从孟浩的手中移开,站起了身。

        “孟兄要仔细考虑一下哦。”韩贝笑着开口,孟浩则似笑非笑,没有话,望着韩贝,右手抬起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枚玉简扔出。

        韩贝秀眉微皱,这玉简只是寻常,并非她想要的玉页,但她明白这孟浩心机很深,很难对付,此刻接住玉简时,她灵识一扫,忽然面色瞬间一变,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大有深意的看了孟浩一眼,脸上渐渐再次露出笑容,了头后,转身回到了青罗宗所在之处。

        孟浩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那玉简里只有一幕画面,正是韩贝灭杀谢杰的一幕,被孟浩当日暗中拓印了下来。

        实际上,就算是韩贝不来找他,他也会去想办法找韩贝,以此玉简,换取所需的信息以及一种对自我的保护。

        胖子见韩贝离去,连忙凑上来问询起来,陈凡那里很是佩服的看了一眼孟浩,他觉得以师弟的本事,或许终身大事不需要自己来担心了。

        时间不长,此地再有钟声回荡时,七彩之光浮现,从其内走出了二人,一男一女,男的相貌俊朗,身子修长,双目如电,一身白衣,一头黑发,使得此人看起来充满了一股邪异的俊美,走出时,他脸上带着微笑,向着此地众人微微抱拳。

        “竟是宋家道子宋云书!”

        “这宋云书修为不俗,身为道子更是整个宋家的筑基境第一人……”

        “他身边的,就是其妹宋佳了,也是此番宋家为之招婿入赘之女。”

        孟浩抬头,目光扫过七彩光芒中走出的男女二人,在宋云书身边的宋佳,身子娇,仿佛很是柔弱,一头长发,皮肤白皙,整个人看起来有一股女性的娇柔之美,明亮的双眸,露出的不是韩贝的心机之芒,也不是李诗琪的咄咄之意,更非许清的简单淡漠,而是柔和。

        无论是任何人,在看到宋佳时,都能感受到此女身上的纯净与温柔,仿佛这是一个永远不会发脾气的女子。

        此刻她也正看着众人,当孟浩看向她时,恰是二人目光对望。

        “时辰已到,宋家世代修行,不讲繁文缛节,一切从简,诸位宗门的英杰都是翘楚之辈,来我宋家,除去观礼者,大都是知晓原因所在。

        既如此,老夫也就不再多。”宋家坐在最上首的老者宋天,此刻微微一笑,四周顿时安静,唯有他的声音在回荡,话语间,他右手抬起一挥,立刻前方的云层,顿时翻滚,转眼就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露出了云层下,这片奇异世界的大地。

        可以看到那大地上,存在了一片汪洋的大海,可在海的中心,却是有一颗巨大的树,参天而起,此树超越山峰,庞大之极。

        可看到粗大的藤条,缠绕在此树上,蜿蜒直奔天边一般。

        树杆巨大,而树冠更是磅礴,如一朵蘑菇云,屹立在海天之间,还有不少藤条垂下,落入海中,整个海面此刻起伏,如有狂风吹过,荡不起巨树,但却掀起了波涛翻滚。

        天空上,可见乌云滚滚,一道道闪电刹那间落下,雷霆之声轰鸣回荡。

        而众人所在,则显然是天空云层之上。

        “此树之,有一颗四方珠,谁第一个拿到这珠子,谁就是我宋家这一代的女婿!”宋天笑着开口,目光扫过四周众人,最后看向了宋佳时,露出身为长辈的慈爱目光,随后看似随意的,又扫了孟浩一眼,很快就收回。

        至于宋老怪那里,至始至终都是沉着脸,不知再想些什么。

        青罗宗的韩贝没有起身,可她身边此番来到这里的青罗宗弟子,却是大都一个个跃跃欲试,他们来到宋家,本就是为了成为宋家的女婿,如此一来就可一跃千丈,不但符合宗门的利益,更符合自身的选择。

        不知是谁第一个迈出,很快的,一道道身影瞬间飞起,直奔前方云层漩涡,向着下方大海呼啸而去。

        李道一没有动,他身为道子,此番前来只是观礼,自然不可能去成为入赘的女婿,他身后的其他李家族人,则非如此,如今一个个飞出,向着漩涡飞去。

        王腾飞沉默,迟疑后,哪怕是王锡范在旁阻止了一下,可他依旧还是选择了迈出一步,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直奔漩涡而去。

        他的飞出,意义不同,顿时让紫运宗之人一个个诧异起来,尤其是紫运宗的那位带队的元婴老者,更是双目一闪,其旁王家的元婴之修,也是皱了下眉头。

        胖子那里干咳一声,看了看孟浩,也身子一跃而起,他修为不到筑基,可有一身法宝,随着飞出,金寒宗不少修士都一起环绕,冲入云层漩涡内。

        一剑宗的陈凡,还有其他等人,此刻也都陆续飞起,血妖宗那里,李诗琪神色淡然,可其旁的其他弟子,却是已经飞起,包括王有材。

        孟浩望着那云层的漩涡,看着漩涡下大海中的那颗巨大的树,双眼微微眯起,沉吟片刻,身子站起后向前一步迈去,刹那直奔漩涡。

        那无人可以察觉的女子,望着孟浩踏入漩涡,看着他的身影渐渐远去,目中的怜爱更浓,但却化作了一声叹息。

        “你的路,要自己走下去,若有一天,你走到了我们的面前,你会明白一切……若走不到,地府黄泉内,娘亲会望着你,等你转世。”女子轻声开口,望着孟浩的身影,闭上了眼,转身时,她的身影渐渐地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仿佛从来没有出现。

        海面大浪翻滚,层层巨浪叠在一起,呼啸而过时掀起了强烈的狂风,使得一切降临的修士,都身体不由自主的被吹走,难以去靠近那颗巨大的参天之树。

        于此树比较,众人如同蝼蚁般,渺的似不可对比。

        海面下,看似巨浪,可在孟浩降临的一刹那,他猛地低头,双目收缩,他隐隐看到在这海底,仿佛存在了不少的黑影游曳,一股危机感存在心头。

        “这是我宋家招婿试炼,不愿见血腥一幕,故而若有不可化解之危,言之放弃,便会自行被传送回来。”宋家老祖,宋天的声音,此刻回荡整个海面,随着其声音的出现,就连这里的风,都顿了一下,似不敢与其同时凤舞九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