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欲封天 > 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81章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第二更)
  • 第二卷 初入南域 第181章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第二更)

    作品:《我欲封天

        随着话语的传来,陈凡的身影从远处迈步走来,出现在了孟浩的身前,冷眼看着半空中的李姓中年男子。

        李姓修士面色变化,盯着陈凡,尤其是盯着陈凡身前的那枚黑色剑丸,面色渐渐难看起来。

        “你还能守他一辈子不成,只会躲在别人身后之人,一生成就不了什么大事,筑基中期,已是断路!”李姓中年男子冷哼一声,脸上露出轻蔑之意,看了一眼孟浩。

        “有陈某在,就不会让你动我师弟丝毫!”陈凡淡淡开口,声音更是斩钉截铁。

        “若没有你师兄,我杀你只是一瞬,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李姓中年狠狠的瞪了孟浩一眼,大袖一甩,轻蔑之意更浓,转身迈步离去。

        孟浩叹了口气,看着此人离去,自然也看到了对方的神情,只是这件事他也无奈,实际上这李姓修士,他要灭之很容易,可连续两次,陈师兄都站在身前,就使得孟浩实在不好意思继续出手。

        此刻挠了挠头,孟浩唯有苦笑。

        “师弟不用担心,这姓李的算不了什么,有师兄在,绝不会让人欺负你。”陈凡显然是误会了孟浩的神情,此刻连忙转身安慰起来,神色带着关切,使得孟浩就更不能些什么了。

        “可惜师尊在月前闭关了,这一次估计要几个月后才会出关,不过我已留了音讯,等师尊出关后定会看到。

        界时你我已从宋家回来,到时你拜入了一剑宗。那姓李的就更不敢动你。

        不过这段日子。你独自时要心一些。罢了,这段日子我陪在你身边。”陈凡立刻开口,言辞落入孟浩耳中,让孟浩心底很是温暖。

        “多谢师兄。”孟浩抱拳一拜。

        “谢什么,和师兄这里别见外,来来来,我们今天夜里秉烛夜谈。”陈凡哈哈一笑,拉着孟浩走入阁楼内。进了房间后,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两坛酒水。

        “师兄这里没什么好招待的,不过我之前去师尊那里时,顺手取了两坛洗剑酒,此酒不错,我这些年颇为喜欢。”陈凡着,将一坛酒递给了孟浩,自己这里拿起另一坛,放在嘴边喝了一大口。

        孟浩也拿起酒坛。喝了一口后,顿时面色都红了起来。只觉得全身瞬间一片燥热,好半晌化作了全身的汗水,整个人倒吸口气,这才缓缓呼出。

        甚至孟浩都有种全身如被洗髓般,随着呼吸,随着汗水的弥出,他的双眼都仿佛明亮了一些,抬头时看着陈凡。

        “这是什么酒!”

        “是我师尊自己酿的,呵呵,多喝,此酒对我等修士有大好处,尤其是筑基境,堪比灵丹!”陈凡笑着开口,拿起酒坛再喝一大口。

        “这酒我经常喝,另外师弟,我看你修为已到了筑基中期,但要谨记一,我等修士,底如山岳,一定要牢固,不可贪图境界之快,忽略了根本。

        如我这里,去年就已可以开第四座道台踏入中期,可师尊那里不让,他老人家曾言,道台之开,如木已成舟,不可逆流,故而需慎重,有开第四道台之力,不如去炼化已有三台,直至完全圆满后,再开第四台,顺理成章。”陈凡望着孟浩,认真的开口。

        孟浩放下酒坛,若有所思,许久了头。

        “另外,修士修行难免有摩擦,可万事不可全部打杀,要知道法术也好,法宝也罢,都只是修行路上的自身护道而已,只是护,而非道!

        道是什么,师兄这里修为不够,也不配去提,但我师尊曾言,就算是他也都模糊,可却要牢记,打杀也好,法术也罢,这些都是护!

        要有自己的道,不要沉迷在杀戮之中,又或者,要有自己的心,有自己的原则。”陈凡大有深意的开口,望着孟浩。

        “我观你身上,煞气有些重了。”陈凡正着,忽然从孟浩的储物袋内,猛然间传出了一个声音。

        “是啊是啊,我就这孩子的煞气太重了,你的对,你的有道理,你的太正确了。”这声音传出的极为突兀,让陈凡一愣。

        孟浩那里面色立刻黑了起来,还没等话,一道杂光从他乾坤袋内飞出,正是皮冻化作的鹦鹉,此刻拍打着破烂的翅膀,在飞出时,大有认同陈师兄话语之感。

        这皮冻化作的鹦鹉,原本是在血色面具内教导李家老祖,如今不知怎地飞出,在屋舍内飞了一圈,落在了孟浩的肩膀上。

        “它是……”陈凡愣在那里。

        “这是我捡来了,扔也扔不掉……”孟浩刚一开口,那皮冻变成的鹦鹉就立刻絮叨起来。

        “你这娃的对,我就这孟浩煞气太重,他不对,不道德,来来来,我们讨论一下,我看你特别顺眼。”皮冻化作的鹦鹉,此刻精神抖擞的望着陈凡。

        孟浩看到这里,顿时倒吸口气,带着同情之意望着陈凡,他可以预见,陈师兄那里接下来的凄惨。

        “既然是师弟身边之灵,在下自然欢迎,至于讨论,此事自然可以。”陈凡连忙开口,看着孟浩肩膀上的这只鹦鹉,露出感兴趣之意。

        看到陈师兄目中之芒,孟浩暗道完了,不是我不救你,此事谁也救不了……但孟浩又心有不忍。

        “师兄,这只鸟……”

        “师弟,你这话不对,它不是鸟,它是一只鹦鹉,且能口吐人言,双目蕴含睿智,这是灵啊。”陈凡认真的开口,纠正孟浩的话语。

        “你要善待它才是。”

        这番话语被皮冻听到,顿时激动的快要热泪盈眶,大有遇到知己之感。

        “你的太对了,你的太有道理了,为什么我当初遇到的不是你呢,唉唉,不这个了,那个,我们来探讨一下人生吧。”

        “人生?好啊,陈某很早就想与人探讨人生了,可惜我师尊那里不知为何总是闭关,师弟师兄大都也在闭关,本打算今夜与师弟探讨,你要喜欢,我们探讨一下也可以。”陈凡顿时精神一振。

        “在谈论人生前,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些前戏才是,比如……我们先今天早上的天气?要知道天气之,实际上是有很大的学问的……”

        “啊?天气?这……好吧,今天早上的天气应该还不错吧,不过我觉得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师弟身上的煞气为好。”

        “咦?你也认同我的观,你的太对了,你的太正确了,我早就嘛,天气不好,可以影响人的思绪,你看你看,不就是这么回事么……”

        “还有这么个法,此事陈某倒是第一次听,不过你这么一,我倒是觉得很有道理,因为我记得多年前的一天,就是因为外面阴云密布,我修行时都觉得不太顺畅,一天都烦躁,恩,你的有道理。”

        “有道理?你居然我的有道理,天啊,苍天啊,我上辈子,上上辈子,上上上辈子,从未没有遇到你这样的知音啊,你居然我的有道理……”皮冻变成的鹦鹉浑身激动的发抖,从孟浩肩膀上飞出,站在了陈凡的面前。

        孟浩耳边嗡嗡的,他呆呆的看着陈师兄一脸认真的在与皮冻交谈,一人一鸟都双眼慢慢有了光芒,那完全是遇到了知己般的神情,还有那似隐隐的谈论中,渐渐出现的要比试般的苗头,孟浩忽然哆嗦了一下,身子赶紧退后。

        退的老远,在这阁楼的角落里,连忙盘膝闭目打坐起来,他担心自己若再继续听下去,会渐渐烦躁,一只鸟本已让孟浩有些无法承受的聒噪,可如今……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孟浩看着陈凡与皮冻变成的鹦鹉,脑海中浮现出了这八个大字。

        时间慢慢流逝,孟浩好不容易才忽略了外面的声音,直至一个时辰后,他才睁开眼睛,觉得应该是讨论的差不多了,可他还是看了陈凡与皮冻相遇后爆发出的激情。

        “对不对,你我的的对不对……”

        “的确有道理啊,你这么一我真的想起来了,记得去年的一天,我……”

        “当然了,我的一向都有道理,对了,我们原本是打算探讨人生的吧,这样,完了早上的天气,我们要中午的阳光……”

        “好主意,我也觉得应该将人生放在最后去讨论,最好是在黄昏时,那才是夕阳下的人生啊……”

        孟浩耳边嗡嗡,他呆呆的看着陈凡一脸的激动,看着那皮冻变成的鹦鹉同样在激动,一人一鸟,那种双目凝望的感觉,似如胶似漆……让孟浩身子再次哆嗦了一下,赶紧闭目打坐,生怕被陈凡与鹦鹉拉着参与到他们那可怕的讨论之中。

        时间,再次流逝……

        -----

        再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