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1645章 要诛炎锋
  • 正文 第1645章 要诛炎锋

    作品:《绝世武神

        许多人听到炎锋对林枫的邀战之后露出了一抹有趣的神色,很显然,炎锋炼器大赛的冠军席位被林枫夺走,非常不甘,现在,想用另一种方式辗压林枫,人群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林枫,林枫和木林雪的修为也都和炎锋一样,尊武九重境界,若是不应战的话,就显得有些怯弱了,然而应战,岂不是顺了炎锋的意。www.lingdiankanshu.com

        毕竟,尊武九重境界的人,实力也可能相差很大的。

        林枫转过头来,看着炎锋的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意,嘴角微微勾勒出一抹弧度,淡淡的笑道:“我一般不怎么喜欢切磋,战斗就是战斗,死伤不负责。”

        “嗯?”林枫的话音使得虚空更加安静了下来,随即不少人都露出了有趣的神色,越来越有意思了,林枫岂止是应战,他竟说不切磋、只战、死伤不负责,他这话的意思是想要弄死炎锋么?

        此次炼器大赛的前十席位都是受到焰金塔保护的,但是,若是他们相互间的约战,而且还是当着焰金塔众炼器大赛的面,焰金塔,也不能说什么吧。

        “当然也不需要两人,你实在是太看得起自己了。”林枫笑着补充了句,使得炎锋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林枫答应得太爽快了,反而让他的自信被削弱了些,尤其是此时林枫嘴角中蕴含的讽刺意味,仿佛吃定了他般。

        “看来这次主动权反而到了林枫身上。”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暗暗说道,刚才是炎锋对林枫邀战,占据主导位置,戏虐的看着林枫,但此时,两人仿佛反了过来般,我不和你切磋,而是战斗,应战否?

        “若是你不敢的话,以后便不要在我面前嗷嗷叫了,免得让人看了笑话。”林枫见炎锋沉默,再一次开口,似乎想要激怒炎锋,炎锋主动提出战斗邀请,他怎么能不让对方如意呢。

        木林雪看着林枫,这家伙……以前她只知道林枫刻阵厉害,但至于林枫真正的实力如何,她还真的不是太清楚,仅仅知晓林枫对大地奥义颇为擅长,已经掌控了极限奥义之力,除此之外,林枫还表现出来过不朽和火焰的力量。

        木清影也看着虚空中的林枫,随着她知道真相,心中那股惭愧使得她对林枫越来越好奇,此人刻阵能力恐怖,实力到底如何?

        炎锋他主动邀战林枫,哪里受得了林枫如此相激,脚步一踏,他的身体降临虚空之上,遥望林枫,怒喝一声:“上来!”

        林枫看到炎锋的动作嘴角中闪过一道杀意,在之前炎锋就派人刺杀过他,如今,他身为此次炼器大赛第二席位之人,和木林雪一起进入了焰金塔中,以后定会威胁到木林雪的,既然拥有这么好的机会,该一劳永逸了。

        目光转过,林枫看向了紫金长袍的九级炼器大师,道:“前辈,我和炎锋邀战,若是我战死,是我林枫技不如人,非焰金塔没有对我提供保护。”

        “恩。”那九级炼器大师听到林枫的话微微点头,焰金塔承诺会保护获得炼器大赛前十席位之人,但是如今林枫和炎锋互相约战,便另当别论了,林枫主动这么说,以免去了他焰金塔落人口舌。

        “炎锋,你想清楚了吗?”那身披紫金长袍的炼器大师抬头对着炎锋问道。

        “我若战死,同样与焰金塔保护无关,是我自己求战,生死实力来定。”炎锋站在虚空之中朗声说道,使得炎家之人眉头微微皱着,即便炎锋的实力很强大,但他们此时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林枫他太自信了,自信到步步将两人的战斗一手推向了生死战,仿佛必定要战死一人般。

        “好,既然你们二人都执意如此,我便不多说了。”那紫金长袍炼器大师淡淡说道,不准备干涉林枫和炎锋两人间之战。

        三位赤金炼器大师以及七位紫袍炼器大师都诧异的看着虚空中两人,好冲动的家伙,当然,够胆魄。

        炎锋看着降临身前的身影,手掌伸出,顿时一团暴虐的火焰在他的掌心跳动着,气息恐怖,同时,他的身上释放出可怕的杀机,即便林枫真的隐匿了实力又能如何,他一定会诛杀林枫。

        “噗!”炎锋嘴中吐出一口精血,喷在他的火焰之上,顿时火焰猛的窜了起来,将虚空都烙得通红。

        “吼!”炎锋的背后传出一道嘶吼之音,三团虚幻之火飘荡在他的身后,以他为中心,虚空化作了一片火海。

        “涅火!”炎锋手掌猛的一颤,手掌中的那团火焰与身周的火焰融为一体,一股可怕的火焰法则力量滚滚的燃烧了起来,炎锋整个人的身体沐浴在火焰之中,心念一动,顿时火焰在他双掌间再次跳动了起来,如同一尊火焰神灵般。

        “好强。”许多人神色一凝,炎家不愧是玩火的家族,这炎锋武魂是火焰、法则之力是火焰,同时还掌控兽火,此刻火焰融合在一起,变得更加的可怕。

        “没想到峰儿的涅火经已经修炼到了这种境地,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此战峰儿必斩林枫。”炎家家主看到眼前的一幕心中暗道,在他的锋锐眸子中露出了一缕笑意。

        木林雪的眼中则带着浓浓的担忧之色,这炎锋实力果然也很可怕,甚至若是单纯论攻击的话,恐怕是能威胁到武皇了,而此战,如若炎锋有机会一定会杀死林枫的,她如何能不担心。

        倒是林枫本人显得颇为淡然,有些诧异的看了炎锋一眼,这种火焰如若攻击到他,的确能置他于死地。

        “你要找死,我成全你。”炎锋脚步一踏,火焰随他的脚步而行,虚空中有一团火在那疯狂的燃烧着,极为绚丽。

        “杀!”炎锋一声爆喝,三道携带火焰法则力量的拳芒破空,化作三尊火龙,狂猛的嘶吼着朝着林枫吞没而来。

        林枫没有硬碰,炎锋使用涅火经融合武皇诞生的火焰威力很强,能威胁到他生命,然而林枫的速度极快,一道残风卷过,三尊火龙吞没虚空,但林枫的身影已然不在了。

        “好快。”人群神色一凝,看来炎锋想要杀林枫不那么容易,就刚才林枫表现出来的速度,比炎锋要快很多,他一定擅长风之力量。

        炎锋也发现了这一点,身影闪烁,携带着滔天火焰的炎锋朝着林枫疯狂扑了过去,一股寂灭之火如同火海般淹没天地,扑向林枫,但炎锋却见到前方又拉出一道风之残影,林枫再次消失。

        “轰!”炎锋的火焰手臂狠狠的朝着林枫消失的方向甩了出去,残影再现,虚空之中,那团火焰疯狂的追逐着林枫,但却无法触碰到林枫分毫。

        转眼之间,整片虚空全部都是火海,炎锋的身体停了下来,目光冰冷的注视着前方的林枫身影,怒道:“你所谓的战,如此怯弱?”

        “炎锋的本身火焰可怕,而且若是我不能一击必杀的话炎家绝对会插手,到时候想再找机会除去这祸患便不那么容易了。”林枫看着炎锋心中暗忖,随即他的眼眸渐渐变得漆黑了起来,妖异漆黑,没有任何的感情,如同一尊魔王般。

        一旦出手,就不能给炎锋哪怕是半点挣扎的机会。

        炽热的气温迎面扑来,炎锋浑身携带恐怖之火朝着林枫扑了过来,林枫一直躲避让他很不爽,空有一身实力却无处发挥。

        “嗯?”就在此时,炎锋的眸子中释放出一抹夺目之寒芒,因为他发现林枫的脚步朝着他踏出了,这一次,林枫没有再闪避。

        “机会来了!”炎锋心中暗道:“涅火!”

        话音落下,一团团恐怖的火焰开始汇聚于他的右手掌心之处,有着可怕的火焰气旋,这一击,即便是普通的下位皇强者被击中,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林枫若是被击中,必死无疑。

        “停下!”林枫嘴中吐出一道寒音,千倍之势,陡然间降临在了炎锋的身上,使得炎锋身体一僵,只感觉一股滔天之势压迫着他的身躯,让他的动作变得极其的迟缓,仿佛陷入了绝地之中。

        “千倍之势,这混蛋竟然掌控了千倍之势而隐忍不发。”炎锋神色凝固在那,心头微微颤动了下,抬起头看向林枫之时,随即他看到了一双寒冷到极致的魔道瞳孔。

        “死亡!”林枫嘴中吐出两个字来,魔眼中蕴含的魔之意志以及死亡诅咒的力量穿透了炎锋看来的双眸,使得炎锋脸色都在瞬间变得漆黑了起来,布满了死意,而且,火焰陡然间仿佛都变弱了许多。

        林枫手掌一颤,顿时一道破灭圣纹在虚空中凝聚,随即只见他裹挟着破灭之纹朝着身前轰出。

        “爆!”一声怒喝,一股恐怖的大地虚无光波携破灭光纹朝着炎锋震杀过去,这一击足以将炎锋粉碎了。

        “不好。”炎家之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这林枫竟然掌控了千倍大势之力,此刻才运用出来。

        “炎锋。”炎家家主爆喝一声,仿佛想要将炎锋惊醒来,同时他的脚步踏出,快若闪电,不仅是他,炎家的许多强者身体都动了起来,无论怎么样,此时先保住炎锋的命再说。

        “这可是他们两人的约战。”木林雪的师尊冷漠一笑,脚步踏了出去,要阻挡炎家家主。

        “混帐。”炎锋的师尊面色一寒,那老家伙竟然想要让林枫杀死炎锋,去阻止炎家家主出手。

        “走。”木府家主喝了一声,一行身影同时踏步而出,要去截住炎家的人,木林雪夺得冠军席位,实则木府已经和炎家对立了,接下来,他木府必须要强势面对之后的一切了。

        炎家家主那一声大吼使得炎锋清醒了些,看来恐怖的大地裂光波辗压杀来他的脸色大变,滔天的火焰化作一面巨大的火盾阻挡在前,轰隆一声包厢,火焰被撕出一道恐怖的口子,朝着八面爆裂,那恐怖的辗压爆裂力量使得炎锋感觉浑身刺痛。

        抬起头,随即他见到林枫出现在了他的上空,那双冰冷的眼眸凝视着他,可怕的魔之力量再度穿透他的瞳孔。

        “不……”炎锋意念疯狂的挣扎着,抵抗魔之意志和诅咒力量的入侵。

        “今天谁也救不了你。”林枫声音吐出,就连他的话音中仿佛也都融入了诅咒之力于其中,要击溃炎锋的意志,使得炎锋有种崩溃之感,随即上空又是一道震裂一切的力量辗压而下,可怕的爆裂力量撕开天幕。

        远处的人群看到这一幕心头都狠狠的颤动着,这看似柔和的青年战斗之时竟如此疯狂狠辣,直接是要置炎锋于死地,不给炎锋半点的活路,一定要杀死他!

        PS:有一点必须要说下,总有人质疑怎么武皇这么不值钱了,皇器这么多了之类的话题,这也需要解释吗?举个例子,这就好像是乡下人到了大城市里满心疑惑,怎么有钱人(强者)这么多了?名车(皇器)这么不值钱了满大街跑?这好假啊,不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