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1625章 狡诈的木潇
  • 正文 第1625章 狡诈的木潇

    作品:《绝世武神

        “死了!”剑山剑皇强者瞳孔收缩,锋锐无比,眸子中好似两道利剑般朝着前方斩出,他的两名后辈弟子实力如何他心中有数,刚才他甚至没有去注意双方的战斗,因为在他看来,杀两个护卫,将是没有任何悬念之事,但就在这眨眼间的时间,他剑山的两名弟子,身陨。www.lingdiankanshu.com

        木清影也呆了呆,惊讶的看着木潇,什么时候木潇的实力有这么强大了?她当然不会想到林枫,因为自始至终林枫似乎根本就没有出手过,而是在后退、在躲,战都不敢战。

        只有木林雪没有惊讶,和林枫配合炼器这么久了,她知道林枫的拥有极限大地奥义,再加上林枫在阵道上的造诣,所以她根本不担心林枫的安危,一个阵道高手身上怎么可能没有一些防身的阵符,但事实上,林枫甚至连阵符都没有用。

        “前辈这是干什么,我想剑山的前辈,不会因为后辈技不如人便出手对付我木府的两名护卫吧?”木林雪感受到对面剑皇强者身上的锐气,淡淡的说了一声。

        “很好。”那剑皇冷哼一声,冰冷的剑芒仿佛要刺穿林枫和木潇来,随即他的身影一颤,仿佛化作一道剑,瞬息消失在了人群的面前,他没脸在这里呆下去了,堂堂剑山弟子,竟然死了在木府的两名护卫手中,而且,是如此的轻而易举。

        “我们回去吧。”木林雪回过头,对着林枫和木潇说道,四人都抬起脚步朝着木府中走去,木清影则是来到了木潇的身边,在和他聊着什么,似乎是好奇刚才木潇是如何做到的。

        木府,木林雪炼器室中,木林雪将一枚玉简交给林枫,道:“我这次准备尝试炼制一件皇器铠甲,这里面是炼制之法,包含了需要刻的阵法在里面,你看看。”

        林枫点了点头,将玉简交过,神念侵入其中,如今,木林雪每次炼器之前,都会将需要炼制的兵器秘方给他过目,这无疑是对他的信任,否则,炼器师拥有的任何一种炼器秘方,都是非常珍贵的,不会外露,所以互相配合炼器的两个人,一定是相互间非常信任的。

        “这阵法可以改良,我能让它更好,只是不知道能否契合这要炼制的皇器铠甲。”林枫看完之后对着木林雪说道,使得木林雪的美眸微微波动了下,随即笑着道:“看来以前你都没有尽全力刻阵。”

        “你不也没有尽全力么!”林枫回应说道,两人相视一笑,木林雪认真的看着林枫,开口道:“我们认真一回,看能否突破我炼器的极限,如何?”

        “你任何要求,我都不会拒绝的。”林枫笑道。

        “谢谢你,林枫。”木林雪心头微热,从林枫的眼眸中,她仿佛能够看到那股真挚,甚至,她没有问林枫为什么,若是该说的话,林枫自然会告诉他。

        “我们动手吧,你尽力去做,可以改良,不尝试变通,如何能够突破极限,希望能够一次性成功吧。”木林雪深吸口气,炼器师想要炼制与自身等级相符的皇器概率比较低,但是两个人合作的话,能将成功率提高不少,因此,在炼器一道上,许多都是两人相互配合的,毕竟擅火焰、灵魂、阵道的全才还是比较少的。

        两人商量后便开始动手炼器,木林雪依旧是先以火焰灼烧炼器炉,这一次,她将火焰的力量提到了很强的地步,林枫感受到了火焰法则的力量在跳动,火焰越强,越是难以得心应手的控制,需要强大的灵魂力量辅助。

        熔金、打磨、淬胚、成型,木林雪一丝不苟的完成着每一个动作,不敢有半点的粗心大意,林枫很平静的在一旁看着,终于等到器胚成型,他开始刻画阵法,这一次是炼制防御性的皇器之铠,因此他并没有准备刻破灭阵道,而是以各种小阵道推演,刻入另外刻画防御力超强的兵盾阵道,林枫对于这一阵道的理解远没有破灭阵道完美,但他尽他所能,一丝不苟的刻画在有限的空间中刻画着一个个小的阵道,任由他们交织在一起。

        “这家伙,他是彻底颠覆了原来的阵法,刻画自己的防御阵道,不过这阵道若是刻出来,绝对比那皇器中拥有的阵道要强,就是不知道契合程度会如何。”木林雪控制着炼器的进程,目光偶尔扫过林枫刻阵,心中暗颤。

        这是林枫第一次认真的刻阵,力求完美,时间也是最长的一次,但越到后面,木林雪越是心惊,如果这阵道完美的刻画出来,只是阵法的单体防御,就能到达皇器级别了,再加上这些上等的材料并熔炼成器,她的心跳动了起来,很期待这次能够诞生什么皇器来。

        另外一座内院的炼器室内,木清影和木潇此刻也在冲刺皇器,这是他们第一次冲刺,此时木清影的额头透着汗水,炼器炉下的碧绿妖火格外的耀目,木潇此时已经完成了对阵法的刻画,开始锤打武器了,这件炼制出的大刀,很快就能够成型了。

        木清影心中颇为紧张,她知道,想要参加炼器大赛,她首先必须要得从木家中脱颖而出,虽说炼器大赛不限制名额,但是木府不会让太多的人去参赛的,炼器不行的人参赛只会丢木府的脸面,她至少要先在木府拿到名额,所以,她必须要炼制出皇器来,这是她第一次冲击。

        大刀的线条越来越完美了起来,甚至已经在开始发出轻鸣之音,她和许多人一样,能够炼制的只是刀剑这一类比较寻常的皇器,至于古镜、权杖等特殊皇器,一是没有炼制秘方,二是没有能力炼制,那种特殊类皇器的炼制要求更高,难度更大。

        终于,碧落的刀身闪过妖异的绿芒,仿佛是想要饮血般,在炼器炉中不断的颤动着。

        “凝。”木清影大喝了一声,顿时刀芒冲向天穹,劈开了炼器室的屋顶,直接冲了出去。

        “皇器。”木清影的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她炼制出皇器了。

        “清影,我们成功了。”木潇也很高兴,他帮助木清影炼制出皇器了,虽然是以特殊的手段拿到这一位置,但是木潇的确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尤其是这段时间,他将全部的心思都花在了这上面,他知道,想要得到木清影,他首先要让木清影无法离开他,而让木清影离不开他只有一个办法,炼器,让木清影在炼器之上,不能没有他。

        “是的,我们成功了。”木清影对着木潇露出了灿烂的笑意。

        木潇看着木清影的美丽容颜,缓缓的上前一步,用手轻微的触摸着木清影的脸蛋,似乎是在为她擦拭汗水,低声道:“清影,你真美。”

        木清影身体微微一僵,随即脸色陡然间变了,叱喝道:“大胆。”

        木潇听到这一声怒喝退后了几步,脸色也变了变,道:“清影,我……”

        “木潇,你太放肆了。”木清影冷漠说道。

        木潇心头一狠,随即开口道:“清影小姐,你太美了,其实我早已偷偷的喜欢上了你,为你而疯狂,若不是因为你,我也不可能如此执着于炼器,木潇知道自己身份地位,不该有非分之想,刚才更是触怒了清影小姐,我明白自己该怎么做。”

        “小姐,你保重。”木潇身体缓缓的后退,随即直接转身,要离开这里,背对着木清影的他眸子中闪过一道锋芒,皇器都已经炼制出来,而且距离炼器大赛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木清影,不可能放他走的,他在等木清影喊他。

        “站住。”果然,木清影冷静了下,深吸了口气,将激动之心压下。

        “小姐还有什么需要木潇效劳吗?”木潇对着木清影道。

        “你不准走。”木清影道。

        “若是没有刚才的一时冲动,我定会默默的为小姐付出,但是错已铸成,我知道小姐是看不起木潇的,因此,我没有颜面在留在这里了,小姐若是要杀我,木潇也无话可说。”木潇低着头,以退为进。

        木清影神色一僵,目光闪烁不定,而此时,外面的虚空当中,出现了很多人影,木清影,竟然也炼制出了皇器。

        “清影,你成功了么!”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是木清影的父亲,这让木清影心头更乱,她不能失去木潇,否则她一个人,不可能再炼制出皇器了。

        “木潇,刚才是我一时激动了,我从来没有看不起你,而且,对你,我也很欣赏,只是一时无法接受刚才的事情,你不要在意。”木清影压低声音道。

        “小姐的意思,是愿意接受木潇。”木潇目光灼热,盯着木清影。

        “让我考虑一段时间,可以吗?”木清影无奈的道。

        “木潇一定拼尽全力,为小姐付出一切,即便是生命。”木潇心中惊喜,他已经看到希望了,现在先暂时到这一步,等到时间距离炼器大赛再近一些,他再突破最好一道关卡,将木清影压在他的身下,到时候,木清影就更别想离开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