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1211章 路(二更求花)
  • 正文 第1211章 路(二更求花)

    作品:《绝世武神

        “当然,只是一个称谓而已,并不那么重要,每个人的一生,都可能会有许多为老师,许多人因为尊重第一位师尊,后面便不敢随意拜师,或者再称师尊,其实,大可不必如此,你心中有你遇到的每一位师尊,将他们当做你的师尊,这便是对他最大的尊重,一切,唯心。www.lingdiankanshu.com”

        禹皇安静的说道,林枫并未回应,只是聆听着。

        “不过,你完全可以反对我的话,因为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不一样,执念不同,所以,我所说的一切,可能在其他人看来,便都是错的。”禹皇似乎在自言自语。

        说着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终于回过头看了林枫一眼,笑着道:“你能听懂我的胡言乱语吗?”

        林枫一阵愕然,踏破天外天,所见到的一切,出乎他的意料,见到了武皇,又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很难想象,这说话随意,犹如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年,会是一位皇、跺一跺脚能让八荒震颤的武皇强者。

        看起来,太不像了……

        “懂一些吧!”林枫苦笑了下。

        “我看你不一定都懂,比如,我以后是你的老师,也许,我会在武道上对你有所教导、对你修炼上有所指正,但实则,其实我告诉你的,都不一定是正确的,也许对我自身而言是对,但对你而言就全错,所以,无论我说什么,你都应该用思考的目光去看,就好像所有人都会认为天外天是仙之地,但此刻,天外天,就是你眼前看到的一切。”

        禹皇缓缓的说道,让林枫心中颇为惊讶,看向禹皇,若有所思,即便是武皇告诉你的,也不一定是对的,每个人,要走的路,不一样。

        “你一定还有话要问我吧。”此时,禹皇笑了下,随即又躺在了椅子上,目光看向蔚蓝的天空。

        “老师,上一次我见你的时候,你是为老翁,然而这一次,却是一位中年,明明是一副相貌,为何会让我有不同的错觉。”

        “境界所致,也许下一次你看到我的时候,会发现你的面前是一位和你一样的青年,你这两次看到的,只是我的两面而已,也许,我还有第三面、第四面。”

        “境界所致!”林枫低语了一声,随即又道:“那老师与我,以前有何渊源?”

        林枫问出了心中已久的疑惑,今日终于见到了禹皇真身,自然要问清楚。

        “你那柄剑,给我看看。”禹枫低声道。

        林枫虽有些疑惑,但依旧照做,心念一动,天机剑出现,悬浮于禹皇身前。

        “不错,变得如此的强盛了!”林枫的手指轻抚剑身,将剑递还给林枫,笑问道:“天机子那不成器的家伙,还好吗?”

        “天机子!”林枫的瞳孔猛的一阵收缩,盯着禹皇,过了片刻,他的眉宇渐渐松弛了下来,苦笑道:“辈分似乎有些乱了!”

        “不乱,各交各的。”禹皇摇头笑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道路要走,昔日我与石皇离开天池,选择了我们的路,斩断一切,天池兴衰,我们不会去插手,若是那不成器的弟子放下了天池,愿来八荒,我自会帮他一点,但依旧会让他自己走自己的路,就如同你的九位师兄一样,还有你,昔日让青林前往乾域,实则是因为我和石皇无法彻底斩断和天池的情愫,第一次招收武皇门徒,看看天池,会不会有像样的弟子过来,不来,便也罢了,来了,我自然感觉亲近些,当然,若是你自己不争气,我一样不会收你。”

        成皇的路途,有多崎岖、会遇到多少磨难,又会与多少人有过恩怨情仇,无法数得清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能帮的,自然会帮一把,但一切,还是要看那些人自己怎么选择自己的路。

        比如,武皇,不可能去指导每一个弟子修炼、不可能去理会天台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去因为谁人在外面被人抹杀而动怒,这些,站在武皇的角度而言,都不叫事,若是真要管,许多武皇门下弟子千万,数之不尽,能管吗?

        红尘中事,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一切随意、随心。

        “刚才我的话,你明白了吗?”禹皇对着林枫笑道。

        “明白。”林枫微微点头。

        “你不明白。”禹枫摇头笑道,让林枫露出一抹疑惑的神色。

        “我刚才便和你说过,我的话,不一定正确,所以那一席话,用在我身上可能比价适合,但用在你身上,便不一定了,比如,我成皇之时,至亲之人早已死尽,所以我了无牵挂,可以斩断红尘事,但是你呢,你才如此年轻,即便有一天你成皇,你的至亲还在,你能不管他们?不理会他们?”

        林枫神色一愣,随即苦笑,他竟被禹皇给套进去了。

        “现在,明白了吗?”禹皇再问,“明白了!”林枫笑着回应道。

        “明白了什么?”

        林枫看着禹皇,平静的笑着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老师的路,不一定适合我走,我只需要,追随我自己的心,追寻我自己的路!”

        “好了,尊者以后的路,你已经提前懂了。”禹皇笑了下道。

        “尊者以后的路?”林枫低语道。

        “对,尊者以后,走的是境界,走的是自己的道,没有人能够帮你走,只能引导,适合你的,才是最正确的道!”禹皇平静的说着,这才是刚才他引导林枫的目的所在,尊者之后,路,要走自己走,别人走的路,别人告诉你的方法,都可能是错误的,即便是武皇强者也一样。

        “石皇前辈,他在这片空间吗?”林枫问了一声。

        “石皇也走自己的道去了,听说石皇那家伙以前的宝贝石头也在你身上,你倒是把我和石皇当年的两件的宝贝一起握在手里了。”禹皇轻笑了下,随意的躺在那,好似给人一种回忆的感觉,想当年,他是天玑峰的峰主,而石皇那家伙,则是天璇峰的峰主。

        天机剑与天璇石,在以前,便被他们拿在身上当宝贝,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挺有趣的。

        “走,我带你去看看你几位师兄!”禹皇对着林枫说了一声,随即他的身体站了起来,手微微搭在林枫的身上,脚步一旋,随意的一步却不知道有多少种变化,两人的身体瞬息从原地消失,这一步,早已不知道有多远。

        在禹皇和林枫离开之后,原地之处,有一道脚印,然而只那一道普通的脚印,却好似有着无穷变化。

        不都是,禹皇带着林枫来到了一座城池当中,这里,似乎是一座很普通的城,其中的武修并不强大,非常平凡,在林枫的视线之中,有一位僧人正在化缘,不厌其烦的敲着一家又一家的大门,即便被人赶出去,依旧笑脸相迎。

        很难想象,这化缘之人,会是一位恐怖的强者,翻手间,能够将这座小城摧毁的恐怖存在。

        “痴儿修金身佛像,走佛道,要心比金坚,道才能坚,佛才能坚!”禹皇淡淡说道,随即身体又是一颤,消失得无影无踪,下一刻出现的时候,林枫感觉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气息,恐怖的杀气,此时的他,站在一片战场之中。

        这片战场,全部都是非常恐怖的尊者,让林枫神色猛的一颤,每一个强者,都拥有毁天灭地之能,战得天穹都要崩裂,大地不断被撕开。

        在战场之中,有一道身影,黑色长袍,浑身染血,一手持剑,杀伐无尽,神挡杀神、佛阻弑佛。

        此人,赫然竟是尊武第一门徒,若邪!

        “若邪以杀证道,这是他的路!”禹皇再度开口,身形再闪,片刻之后,林枫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原地,那片安静的村中,一切依旧如常,好似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禹皇已经回到了椅子上,看着蔚蓝的天空,轻笑着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你大师兄木尘,他不去刻意追求,而是随心所欲,随遇而安,那是他的道。”

        “这武道的世界,远比我想象中的更复杂!”林枫低语一声,刚才,禹皇带他前去的战场,尊者遍地,强者如云,那是哪里?

        “老师,若是师兄在杀场战亡呢?”林枫问了声。

        “路是他自己走的。”禹皇平静的道:“八荒境,各大势力的争夺太常见了,武皇一般不会去参与,打破这种平静,除非有其它的武皇先撕破脸皮,否则,若是武皇也随意参与到弟子间的争斗当中,谁能成长起来?这世界,也就乱了!”

        林枫沉吟片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或许便是一种潜在的规则吧,若是武皇可随意出手抹杀其他人的后辈,那么你杀我的弟子门人,我斩你的晚辈子弟,还有谁能成长起来,那将是一股灾难,毁灭性的的灾难!

        PS;感谢诸位兄弟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