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慷慨赴死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慷慨赴死

    作品:《绝世武神

        天空之上,段人皇杀机毕露,霸道冷漠。www.lingdiankanshu.com

        而在他下方,三道人影,三位兄弟,誓死与共,凌然正气,直冲云霄,让人敬佩。

        虽说九霄大陆武道为尊、强者至上,但人终究有同情之心,有一念善恶,让他们对段人皇微有些鄙夷,原来这昔日的天才竟是靠独吞兄弟一起得到的宝物才有了今天,而如今,还要杀当初一起的兄弟三人。

        再观林海等人,他们的情,令人尊敬,他们的义,让人动容。

        虽一死,但无愧于心,当轰轰烈烈。

        那股毁灭的威压越来越强大,段人皇身上的杀机越来越凌厉,下方三人,仰头看着段人皇,身体冲天而起,悍不畏死。

        “吼……”一声可怕的怒吼之声滚滚而来,大地都崩塌裂开,只见那石猿庞大的身躯,同样也化作一道流光,朝着段人皇冲去,如一座山。

        “杀!”段人皇一声怒喝,虚无当中,仿佛出现了一扇扇虚幻的门,带着可怕的封印意志,这一扇扇虚无之门压迫而下,轰隆的爆响之声传出,那冲杀而来的石猿身体直接狠狠的砸下,伴随着一声轰隆的爆裂声响,就好像一座高山砸入了地底,震得人群的身体都颤抖起来。

        “杀!”

        林海等人的怒喝之声吐出,掌力、寒气以及无情剑意刺向那虚无的封印力量,但都无法将之破灭。

        这股力量轰杀而下,直接将他们的身体再度压迫回去,尤其是月梦荷诸葛无情,直接被轰回了地面,狠狠的砸落在地上。

        林海虽然突破那封印之门的镇压,轰向段人皇,然而接下来他面对的则是段人皇可怕的攻击,和月梦荷以及诸葛无情一样,他的身体被镇压回去,鲜血狂涌,狠狠的被震回地面。

        “死吧、你们都去死吧。”段人皇身上的杀意依旧是那么的冷冽,梦情的身体已经站了起来,然而此刻远处一道声音远远的传递而来。

        “不要……”

        这声音从皇宫的方向传来,人群朝着那边看去,就见到一穿着长裙的美貌女子花容失色,对着这边呐喊了一声。

        这女子,赫然正是公主段欣叶。

        只见段欣叶头上的发丝都凌乱了,美丽的眼眸当中却只有恐慌,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今天不是她大婚的日子吗?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疯狂的朝着迎亲的队列跑去,她的目光偶尔还回过头朝着后面看一眼,在那里,有着她的父亲,和她的二皇兄,但此时他们的眼眸却是如此的漠然,让她感觉到很陌生,很恐惧。

        “不会的、不会的……”段欣叶依旧不敢相信,疯狂的奔跑到了身受重伤的月梦荷等人身边,身体直接扑倒在地,眼眸中尽是泪水。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会这样的!”段欣叶看到月梦荷几人嘴角都是血迹,她感到无力、恐怖,还有强烈的愧疚。

        月梦荷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摸了摸欣叶的脑袋,温柔的道:“傻孩子,我怎么会怪你呢,这不关你的事情。”

        “可是,都是因为我……”段欣叶依旧是那么的自责,回过头,看着远处的君王和二皇子,她嘶吼出声:“为什么,你们为什么都要骗我。”

        君王和段无涯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段欣叶,过了片刻,段无涯才吐出一道话音:“你不该来的。”

        “是,我不该来,等我得到消息之后,再后悔终生吗。”段欣叶吼道:“都是假的,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二哥,下药的人根本就是你,只有你有这种机会,以前我不敢相信,但现在我只能信了,你一直在设计林枫,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听着段欣叶的嘶吼,远处的人群全部都暗暗叹息,原来,一切都是阴谋,生在君王之家,何来情义,全部都是尔虞我诈。

        只是可怜了这单纯而美丽的公主,她只能沦为阴谋的牺牲品。

        没有人回答段欣叶的话,她的话,只是在虚空中飘荡,然后散去,烟消云散,人群看到的只有那张憔悴而绝望的脸。

        站起身来,段欣叶挡在了月梦荷等人的面前,抬起头,看着段人皇道:“你要杀就先杀了我吧。”

        段人皇看着段欣叶,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自己的传人段无道,他对月梦荷林海他们的在乎,都要胜过段欣叶。

        然而段人皇依旧劝了一声:“我好歹也是你叔父,不想杀你,让开吧。”

        “我不会让开的,要杀,先杀我。”段欣叶拦在那,轻咬着嘴唇,柔弱的女孩此刻的目光却是那么的坚定。

        “欣叶,你回去,不关你事。”月梦荷吼了一声,这孩子,太傻了。

        段欣叶只是不断的摇头,不让,她怎么能让开,这些,都是因为她,即便活着,她也会愧疚一生。

        “你想死,我就成全你。”段人皇冷漠说道,杀意降临。

        君王和段无涯都沉默,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发生,段欣叶,只是牺牲品。

        “铛……”一道琴音尿尿而来,随即,从人群当中,有一道身影闪烁而来,这人盘坐于虚空当中,真元的力量化作云层,在此人的双膝之上,还有着一张古琴。

        一股股萧杀之气从琴音中疯狂的蔓延而出,朝着段人皇挥舞而去,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琴杀之意,朝着段人皇绽放。

        “竟然还有人敢杀段人皇,找死。”人群看着来人目光都微微一凝,是一安静的男子,很平静,只是双手抚琴、拨动着琴弦,目光看都未曾看段人皇和人群一眼。

        “又一个来送死的。”段人皇冷冷的开口说道,而段欣叶的眼眸却是僵硬在那,看着来人,喃喃的喊道:“老师。”

        原来这抚琴的男子,赫然正是烟雨平生,一蓑烟雨任平生!

        抬起头,烟雨平生看了段欣叶一眼,安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老师,你何苦呢。”段欣叶目光中有泪水滴落,看着烟雨平生,老师根本不会是段人皇的对手,正如段人皇说的一样,只是送死的。

        “欣叶,我烟雨平生一生只有三个半弟子,你、段无涯还有问傲雪都算一个,林枫,他算半个,而如今,我教出的一个弟子,心狠手辣,利用自己的妹妹,甚至要害死自己的妹妹,而他妹妹偏偏是我另外一个弟子,也是我那半个弟子的妻子,我烟雨平生,如何还能不站出来。”

        烟雨平生依旧抚琴,琴弦波动,无尽的萧杀之意滚滚,朝着段人皇释放而去,但根本伤害不到段人皇分毫。

        “在我的众弟子中,你最善良单纯,我最为喜欢,傲雪也是聪明机谨,唯独段无涯心机深沉;至于让我最满意的,其实还是那半个弟子林枫,或许他没有傲雪那么完美,但他天赋绝伦,爱憎分明,有血有肉,我这一生中,有你们两个半弟子,也算是无憾了,至于段无涯,我帮他最多,却是助他祸害你们,今日一死,也算是赎罪吧。”

        烟雨平生话音落下,携萧杀琴音朝着段人皇冲杀而去,无穷无尽的肃杀之琴仿佛将他自己的身体都包裹在了其中。

        段人皇冷哼一声,一股恐怖的意志力量让那万千萧杀琴音全部都定格,被封印意志阻挡在那,随即就看段人皇脚步一跨,怒喝一声,恐怕的杀伐之气逆转,朝着烟雨平生穿透而去,顷刻间,烟雨平生,在无尽的杀伐之气中被毁灭,琴音也在此刻戛然而止。

        当的一声,弦断、人亡!

        “老师!”看着老师的身体在空中消散,段欣叶喃喃的吐出一道哭泣的声音,死了,烟雨之后,雪月再无如此好琴之人。

        PS: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