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神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 摩越国太子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三章 摩越国太子

    作品:《绝世武神

        “摩羯!”林枫的眼眸微微凝固,这出现之人,竟是昔日他曾经见到过的摩越国太子摩羯,在战场之上战无不胜的天才。www.lingdiankanshu.com

        唯独那断刃城一战,他败了,败了林枫的手中。

        然而虽然这是摩羯的身影,但他口中的声音,林枫却感觉是如此的熟悉。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来了。”那些摩越国将士恐慌的后退,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般,只见摩羯脚步一跨,直接踏入了坡上,看到林枫冰冷的瞳孔,他的手放在脸上,嘴中吐出一道声音:“林枫,是我。”

        “嘶……”一声轻响,摩羯仿佛撕下了一层面具,让人群的眼眸全部都是一凝,摩羯太子,一直带着人皮面具?

        只有那些摩越国的将领没有惊讶,他们见过摩羯的真面目,出现在他们眼前的青年,才是他们的天才太子。

        然而此刻林枫的目光却是僵硬在了那里,怔怔的看着撕下面具的摩羯,嘴中吐出一道声音:“云…飞…扬!”

        这摩越国天才太子,赫然正是与他一起前往雪域迷城,参加雪域大比的天才,云飞扬,而且与他成为了好友,然而此刻,他是摩越国太子。

        难怪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言,难怪云飞扬在雪月之时说他从断刃城而来,难怪在雪域大比的舞台上他没有看到摩越国的天才摩羯,此刻,豁然开朗!

        “是我林枫,我摩越国太子,本名云飞扬,对外称摩羯。”云飞扬的脸色一直沉着,开口说道,让两国之军都愣住了,那些摩越国的将领也愣住了,林枫,和太子摩羯,似乎,认识!

        他们的太子可是夺得了雪域大比前十的席位,强大无比,一定能保护他们的。

        “即便是你,三位将军,依旧不会白死,他们,全部都要死。”林枫目光冰冷的盯着云飞扬道:“若此事是你所为,你,一样要死!”

        林枫,他是将云飞扬当做了朋友,然而,这朋友明知他与柳沧澜的关系,还杀了柳沧澜,那么便不叫朋友。

        “若是我所为,不用你说,我也甘愿一死。”云飞扬此事的脸色阴沉得有些难看,昔日和柳沧澜以及林枫在战场上相遇,他岂会不知道柳沧澜和林枫关系,可如今,他的军队,杀了柳沧澜。

        “至于他们,不用你来杀。”云飞扬冰冷的扫视了那些摩越国将领一眼,让他们的内心狠狠的一颤,他们怎么感觉,太子殿下,在林枫面前似乎处于弱势,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是站在林枫一边。

        “噔、噔!”云飞扬的脚步跨出,走到三位将军尸体所在的绞刑架前,看着中间柳沧澜的尸体,双膝微屈,直接跪倒在地。

        这一幕,又是让所有人目光凝固在了那里。

        云飞扬的脑袋狠狠的往地面砸下,猛烈的碰撞竟发出轰的声响。

        抬起头之时,云飞扬的额头竟有着一缕血迹:“将军二十年沙场征战,如今冤死在我摩越**人手中,摩越国、云飞扬,愧对将军。”

        话音落下,云飞扬的脑袋再度落下,轰隆的一道声音传出,这一次,碰撞得更猛烈。

        “可笑我云飞扬在离开之时还曾与将军谈论国事,请将军与我共谋大业,将军虽未答应,但云飞扬依旧与将军成为忘年之交,可笑,竟是如此结局,我云飞扬,愧对将军。”

        说罢,又是重重的一个叩首,让人群都看得呆了。

        “我摩越之军为人所利用,导致三位将军冤死,连累三军将士死伤无数,却成全别人,这都是云飞扬之过,我云飞扬,愧对将军。”

        话音吐出,云飞扬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冷漠的杀机,身体缓缓的站起来,将绞刑架斩裂,随即将三人的尸体小心翼翼的平放。

        做完这些云飞扬再度来到林枫的身前,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封封书函,两种不同风格的书函。

        林枫目光闪烁,将书函接过,随即一封封打开,翻看,他的眼眸不由得凝在了那里。

        这两种不同风格的书函,出自两人之手,其中一封,赫然是摩越国太子,摩羯。

        而另一人,竟是柳沧澜的口吻。

        云飞扬,和柳叔,经常书信往来,正如云飞扬所说的那样,云飞扬他和柳沧澜,成了朋友,他们在书信当中无所不谈,云飞扬的书函当中说过想要请柳沧澜离开雪月,结合摩越大军一起,有朝一日攻入雪月皇城,而且,那时他愿将雪月交予柳沧澜治理。

        不过柳沧澜拒绝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拒绝。

        “林枫,这是我收到将军的最后一封书函,应该是将军生前绝笔,可笑我回到摩越后便在闭关修炼,否则,也许将军便不会死。”云飞扬将手中剩下的唯一书函交给林枫,书函同样是拆开的,林枫将之打开来,便看到里面的飘扬字迹。

        “摩羯……不,这次,我还是叫你云飞扬吧,也许,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封书函,在有生之年,柳叔能够结交林枫与你两位同样天赋绝伦的青年才俊,也算是不枉此生了,我曾经拒绝过你无数次,并非是因为雪月,对雪月,我早已心死,然而,我放不下的是断刃城这片土地,这里,有我无数兄弟洒下的热血,我的背叛,无疑是让他们曾经的热血白流,除非有一天,我死了。”

        “飞扬,你看完这份书函之后,若是有机会,帮我转交给林枫,如果说有一人能够有机会看到这封书函的话,我想一定是小枫了,至于接下来的话,是我对小枫要说的……”

        “小枫:若是有一天你看到这封书函,就证明我已经死了,请不要怀疑云飞扬,我的死,一定和他无关,既然与云飞扬无关,那么杀我的人,也不可能是摩越,摩越国的人,杀不了我,所以不要造太多的杀孽,让我死的人,只会是雪月之人;小枫,不要为我报仇,但你一定要记住,不要让我的兄弟们再和我一样为雪月流血了,不值得,照顾好菲菲,这是柳叔唯一放不下的了。”

        一字字的将书函看完,林枫的身体都微微颤抖着,让柳叔死的人,只会是雪月!

        脚步一跨,林枫的身体腾入虚空当中,将书函交给柳菲,道:“是柳叔的字迹吗?”

        柳菲低着头,将书函看完,身体也狠狠的颤抖着。

        “是父亲的字迹,没有错。”柳菲的声音都透着几分颤抖之意,杀他们的人,只可能是雪月。

        “林枫,我会给你交代的。”云飞扬看到林枫目光转向他,他的眼眸如刀般锋锐,扫视着那些摩越将士,冷冷的道:“摩风在哪?”

        一行人左顾右盼,眼眸都是一颤,摩越国的主将摩风,不见了。

        “摩风,滚出来。”云飞扬的声音低沉,眼眸朝着那无尽的人群扫去,随即,有一道身影凌空而起,穿着普通将士的铠甲,此人,赫然正是摩越国将军,摩风。

        “太子殿下。”摩风跨入山坡之上,看着云飞扬微微躬身,目光平静。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背叛了摩越?”云飞扬冰冷的问道。

        摩风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摇了摇头道:“太子殿下竟然亲自来了,摩风也知道难逃一死,至于多少年,应该有五年了吧。”

        “是雪月国的哪一位?”云飞扬再问:“将你安插在我摩越军中五年时间,直到如今才发难,害死雪月几位将军,害死断刃城无数将士,同样,也害死猎云国以及我摩越国无数将士,到底是雪月国的哪位大人物,心机如此的深,计谋如此的狠辣!”

        PS:90朵,不动了,擦,距离冲入前五还有40多,如果兄弟们稍稍发力一下,真的不难!